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三世情缘心丹结 > 正文 第六章 奇异血液,暗引缥缈忧虑

正文 第六章 奇异血液,暗引缥缈忧虑

    话说擎苍当日被烨华和炎彬合力打入炎冰地狱后,一开始确实消停了一段时间,当然,他是在疗伤,被迫消停。

    擎苍乃西方高原上一只雄鹰修习而成,眼神锐利,可见千里之外,羽毛似铁,硬比金刚,锋利如刀,堪称全身的尖刀利剑。

    除去这些外在的优势不谈,他还与生俱来一种神奇的血液,这种神奇的血液可以修复他身上所有的创伤。这也是为什么烨华宁愿舍弃自己所有的魔力,宁愿承受擎苍接连致命的尖刀利剑也不出手一刀砍死他的原因。

    对于有歪心、有野心,想篡夺魔位的凶兽而言,他理应罪该万死,可是他稀罕的血液却又是他一层结实的保命符。烨华为了整个魔族的长远打算牺牲了自己,他是高尚的,是值得整个魔族的族人去生生世世尊重的。

    可是,对于把擎苍囚禁在炎冰地狱中,当成他们魔族不会枯竭的药引来源,这真的是个绝妙的,有利于整个魔族的利事吗?

    也许,消逝在幽暗魔界的烨华,只是设想了故事的开头,而没有猜中故事的结尾。

    “砰……”

    “嗞……”

    又是一声“砰……”

    又是一声“嗞……”

    如此循环着,像压低的黑云下的雷声,震耳欲聋,像剑磨石岩的刺耳声,扰乱心声,使人烦躁。这声音以音波的形式在魔界上空传播,每一声音波仿佛都似一把剃胡刀,直刮每一个魔人的耳膜,生生要刮出鲜血来。

    “怎么回事?”炎彬从魔尊殿中大步跨出问守在殿外的梦魇。

    “报主人,是擎苍,他好像伤势恢复了,正在对着炎冰地狱的壁垒发泄怒火,不过主人不用担心,炎冰地狱有炎垒和冰垒两层防护,外面又有我族强悍猛将黑牙监守,料他也翻不了身。”梦魇胸有成竹地道。

    “嗯。”炎彬嗯了一声。

    又一声震耳欲聋的“砰……嗞……”毫无预兆地传来。

    “该死!”他忍不住皱眉低咒一声,“本尊去会会他,看他还有什么能耐。”

    炎冰地狱本为岩浆剧烈碰撞而成,又由于挨着冰泉,为此便形成了一层炎火一层寒冰的炎冰地狱。

    当炎彬骑着梦魇来到炎冰地狱外面时,监守地狱的猛将黑牙立马躬身一礼,恭敬地道:“魔尊大人,小的不知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炎彬一摆手,道:“你们都在外面守着,本尊去见见那擎苍老头。”

    见炎彬从身上跳下,梦魇立马又变成人模人样的妖媚男子,他找了块石头无聊地瘫在上面,双手交叉枕在后脑勺下。

    黑牙笑嘻嘻地走到跟前道:“梦魇大人,可口渴?”

    梦魇偏头看向他,慵懒地道:“我只喝冰泉里的泉水。”

    “大人,你看。”梦魇神秘地从背后掏出一带冰泉水出来,“昨日,小的派属下亲自从冰泉里装回来的,还新鲜着呢?大人,您尝一口,还望不嫌弃小的泉袋粗糙。”

    梦魇正巧感到一丝口渴,于是便伸手接来。

    黑牙一见,立马恭敬地把木塞扒开,小心地递到梦魇手中。

    梦魇喝了两口,斜睨了一眼旁边欲言又止的黑牙。心想,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于是道:“黑牙大将有话便直说。”

    “大人,”膀宽腰圆、一声黑毛的黑牙倒还羞涩了起来,不好意思地道:“不知魔尊亲自到来,可是对擎苍发出的振动感到恼怒了?”

    “你说呢?”梦魇邪魅轻笑了一声,随即反问道。

    “可是……可是小的实在是能力有限,只能保证那擎苍魔头逃不出去,实在没有办法让他消停下去呀!大人您说,他要在里面发疯地乱碰乱磨,小的也只有眼巴巴的干着急呀!”黑牙委屈地道。

    梦魇见黑牙着急的模样,忍不住“噗哧”一笑,“好了,这事不怪你,魔尊心里什么都知道,你呀!只要把这地狱守牢了就行。”

    听到梦魇的肯定回答,黑牙这才舒了一口气。见冰泉袋依旧在梦魇手中,于是一骨碌地抢了回来,像宝贝似的抱在怀里,向着梦魇傻兮兮地笑着。

    梦魇见手中一空,于是没好气的“切”了一声,朝黑牙欠揍的脸上狠刮了一记白眼,悻悻地道:“有什么了不起,本大人等下自个去冰泉里喝个够。还有啊!黑牙,你以后别再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情报。”

    “哼……”梦魇越说越气。

    “大人,小的已经给您喝了一口啦!大人要知足,知足才能常开心,开心了才能变年轻。”黑牙又是笑嘻嘻地道。

    “切……”梦魇简直不想看到黑牙那一头圆滚滚的黑脑袋,他倏地转了个身,丢给黑牙一个红艳艳的后背。

    再说炎彬,当他来到那道震耳欲聋、尖锐刺耳的声音源头处时,还是不得不赞叹擎苍的恢复能力。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他绝不相信眼前这个全身完好无损、体力充沛的壮士会是当日那个被父亲打的遍体鳞伤、缺肢断腿的擎苍。

    但,赞叹归赞叹,眼前这个人也是让他父亲魂飞魄散的屠夫。

    擎苍闻到脚步声,怒气冲冲地转过头来,他死死盯住炎彬。

    炎彬道:“父亲说的没错,你的血液真是个宝贝!”

    “哼!”擎苍从墙边倏地来到炎彬面前,眼中寒光四射,浑身血液奔流涌动,如一头凶猛的野兽,冷酷地怒视着红白相间的透明墙外站着的炎彬。

    “这么大的火气?”炎彬笑了笑,对擎苍投视在自己身上狠辣的目光不以为意,朝炎冰地狱中张望了两眼,又随口道:“本尊好心劝你还是心平气和的好,这炎冰地狱的壁垒,纵使你有坚硬的羽毛也奈何不得,何必白白浪费了力气。”

    “你们想要我的血液,我告诉你们,想都不要想,我宁愿死也不会给你们一滴血液。”擎苍气急败坏地道。

    炎彬轻笑一声,道:“那也要你能死掉才行,本尊在你身上施了免死法阵,你……没有死的权利。”

    闻言,擎苍鹰母赤红,忍不住吼道:“卑鄙,有本事就直接杀了我,你们才是魔界最自私的人,和你们相比,我简直自惭形愧。”

    “这就是宿命,你有奇异的血液,就算不被我魔族享用,你以为你在魔界之外还能置身之外吗?与其便宜了人族,倒不如奉献给自己的种族。”炎彬振振有词地道。

    擎苍怒视着炎彬,“这就是我要登上魔位的原因,你和你的父亲,都不配坐在威严的魔尊之位上,只有我,只有像我这样有着奇异血液、能拯救万物的武士才与它相配。你不要得意太早了,终有一日,我会再东山再起,到那一天,我要将你魂飞魄散,我—发—誓—”

    话语未落,擎苍忽然猛地振翅旋飞,在红白相间的炎冰地狱里,像一团阴气森森的煞气。

    炎彬没有再与擎苍争论太久,在他看来,擎苍已偏执到了极限,这种人,是再也回不了头的。他在炎冰地狱的坚硬走廊上走着,每走一步都会回荡出一声声悠长的回应,以及身后传来的咆哮,像枯井里孤魂野鬼的幽怨之声,让人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