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三世情缘心丹结 > 正文 第七章 魔尊筹礼,狼狈金陵街头

正文 第七章 魔尊筹礼,狼狈金陵街头

    炎彬严肃地从炎冰地狱里出来,梦魇几乎是在炎彬的前脚刚踏出炎冰地狱的大门便变成梦魇兽的样形,搭拉着两只肥大的耳朵,讨好似的用他庞大的额头蹭着炎彬的大腿。

    但炎彬不像平日里那样回礼他一抹抚摸,他只是回身对那个恭敬地站在右后边的黑牙吩咐道:“擎苍是我魔族重要犯人,你务必打起十二分精神,不容有失。”

    “请魔尊大人放心,我黑牙必定不负所托!”黑牙抱拳抱得砰砰响,紧接着又追加一句,“若擎苍在我黑牙眼皮子底下逃脱,不需魔尊大人动手,我黑牙自刎头颅!”

    “好!”炎彬也不多话,脚尖一点便跨在梦魇兽的背上,顺来时的路急速离去,在幽暗的魔界半空中留下一条赤红色弯曲的飘带。

    他一路沉默着,梦魇察觉到自家主人心事重重,受主人低落情绪的感染,自己也变的病怏怏了起来,直到回到魔尊殿,他终究没忍住,问道:“主人,您在想什么呢?”

    炎彬抬眼看向梦魇,预把自己在炎冰地狱里心中感知到的一缕虚无缥缈的忧虑告诉梦魇,可是终究,他只是轻叹了口气,道:

    “没什么。”

    梦魇自是不信,可是他只能装糊涂,魔尊不愿意对他说的事情,他坚信必是他不适合知晓。

    “哦!对了,”炎彬似乎像忽然想起什么,猛地转身,与紧跟在后头的梦魇实打实的撞出了一个暧昧的火花。

    梦魇摸着自各的额头,忍着痛,道:“主人可是有什么急事?”

    “呃!”炎彬身高体庞,虽然也被撞的后退了两步,但并没有感到丝毫疼痛,对他来说,正要开口说出的话才是让他别扭的事情。

    见自家主人支支吾吾,梦魇不禁按下疼痛,好奇看向炎彬,生怕错过自家主人任何一个表情。

    “上次让你去人界买的一百串冰糖葫芦可办妥了?”

    他的语气非常淡然,但听在梦魇耳朵里,却是感情十分浓烈。

    “这个……这个……主人,我……没有钱呀!没有钱在人界买不到东西。当然了,我虽然没有钱买,但偷也是可以的,可是……偷一百串是不是太多了点,那小贩总共都没有那么多。”梦魇诺诺地道。

    “所以就是还没有办妥了。”炎彬一语点破。

    “哦!不,办妥了四分之一,”梦魇急忙否定,“要不然主人您就将就着吃着?剩下的我再抓紧抓紧。”

    “本尊说的是一百,”炎彬语气温怒,“罢了,本尊亲自去人界搬回来。”

    “搬?”梦魇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家主人,“主人,梦魇斗胆轻轻地问一句,您身上可有银两?”

    “本尊要银两何用?”炎彬傲然地反问道。

    “买冰糖葫芦呀!难道主人您也用偷?这有**份呀!”

    “本尊从不偷东西。”

    “……”梦魇迟疑,“那您……不会用抢吧?”

    “为何要抢?”炎彬一扬眉,“本尊身为魔界至尊,只管拿便是了。”

    话音未落,魔尊炎彬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梦魇面前,梦魇摇了摇头,诺诺地担忧道:“主人,您会被打的。”

    只是这句发自梦魇内心的好心提醒,炎彬终究是没有听到,他离去的速度太快了。

    来到人界,为了不引起别人怪异的打探目光,炎彬把斗篷上的帽子戴在头上,两只虽然犀角被隐藏了起来,但牛高庞大的身躯和紫色的嘴唇还是引起了每个路过行人的驻足,他们或好奇、或惊讶、或探究、或怪异……

    一道道奇异的目光射在炎彬身上、脸上,他眉头紧皱、怒意已在胸口之下,但他有重务在身,着实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个无关的人。

    在街上左走右走,前眺后望,总算发现了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他眼冒精光,立马抬脚大步向那小贩走去。

    小贩虽然一开始被炎彬的外形所吓住,但顾客是上帝,他强压住内心的恐惧,笑盈盈地道:“公子选中哪一个?”

    炎彬道:“你这里总共有多少个?本尊全要了。”

    小贩一听,本尊?心里忍不住嘀咕,这都什么年头了,还本尊,真当自己长的牛高马大就自封尊号,真自恋!

    但心里虽然这么嘀咕着,可是脸上却是喜笑颜开,爽快地道:“这一捆总共25个,单价一文钱一个,既然公子一口全买下了,我给公子打个八折,公子给我20文钱就行了。”

    “没钱。”炎彬丝毫不惭愧地道。

    那小贩一听炎彬没有钱,立马变了脸,没好气地道:“没钱买什么冰糖葫芦,走走走走,别杵在这里妨碍我做生意。”

    炎彬一伸手就把小贩手中的那捆冰糖葫芦抢了过来,傲然道:“本尊何需要买?”

    说完就拿着那捆冰糖葫芦又往前走去。

    那小贩见炎彬吃霸王餐,反应过来后,一边朝炎彬追去,一边尖锐着嗓子叫喊道:“捉贼啊!捉贼啊!有人抢我的冰糖葫芦,大家捉住他,要把他押进官府,从严处置,各位乡亲父老,亲朋好友,帮忙啊!帮我抓住前面这个小贼,不能放过他。”

    街上的人最见不得这种偷盗抢劫,当那小贩一边追一边喊的时候,基本上街上行走的人都加入追贼的队伍,他们一起喊着:“站住……站住……”

    他们把街边不要的烂菜叶捡起来往炎彬身上扔去,瞟见角落里的棍子就拿起来直往炎彬方向打去。

    炎彬见后面追他的人越来越多,他不禁也跑了起来,他不想与这些凡人过多纠缠,可是还差50串冰糖葫芦,他还不能回去。

    就这样,他被越来越多的凡人从东街追到西街,又从西街追回到东街。在这一路逃跑与追逐的路上,他也没有闲着,一边躲避后面的明棒烂菜,一边眼光八方,总算把剩下的50串冰糖葫芦全部抓在了手里。

    当重务完成,他压根顾不上后面那些在他看来无足挂齿的凡人,化成一条紫烟绕身的魔龙模样瞬间破空飞去,留下金陵街道上一排排惊恐的双眼,像铜铃一样的圆睁着。随即便是一道道惊慌的脚步声。

    炎彬举着三捆冰糖葫芦刚现身在魔尊殿前,梦魇便踱上前去上下打量,调侃道:“主人,您……应该没有被挨打吧!”

    “哼!”炎彬怒哼一声,“那些凡人真没眼见,竟敢向本尊伸手要钱。”

    梦魇在心里嘀咕,主人就是没有见识,没有钱还敢去人界买东西。

    “把你那里的25串冰糖葫芦拿过来,本尊急用。”炎彬一边往魔尊殿里走去,一边道。

    梦魇好奇自家主人打的是什么主意,直到看到炎彬把100串冰糖葫芦整整齐齐的放在一个大箱子里时,他依旧一脸雾水,暗想自家主人什么时候这么讲究了?

    直到炎彬跨在他背上来到太白山脚,他才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