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三世情缘心丹结 > 正文 第九章 交友医魔,葵仙永朝日月

正文 第九章 交友医魔,葵仙永朝日月

    太白金星望向庙宇之外广袤无垠的高空,无奈又惆怅地道:“小月,你何苦要与魔族纠缠呢?就算你好心,也不需用心丹来替他疗伤,你可知道……”

    “师父都知道了!”终究是纸包不住火。

    明月表情是平淡的,这是因为她在把心丹喂给炎彬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结局。

    但清风却是双目撑圆,大声地质问道:“什么?小月你,你炼的那颗心丹给那魔尊魔头吃了?”

    “清风,结局一定不会像你以前说的那样的,就算他吃了我的心丹,就算他生生世世地纠缠我,可是我心系天下,绝不会与他有越界的关系,我相信,那个无情可怕的诅咒一定会自动崩溃瓦解的。”明月信誓旦旦地道。

    可是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多的是你意想不到的结局。

    清风的双眼逐渐变地灼热起来,像一只即将斗架的公鸡。可是他现在灵力尽散,他连魔界的大门都进不去,他又如何能去找魔界至尊炎彬决斗呢?

    明月就是因为他才失去了一半的魂魄,他把明月这份心酸看在眼里,终有一日,他也要让他付出同样的切心之痛。

    清风把垂在身旁的两只十指攥地死死的,他在心里暗暗发誓。

    “既然你愿意险身化解诅咒,为师便给你引路,要说起这心丹诅咒的缘由,那得追溯到千万年前。”

    “千万年前?”明月好奇问道。

    “是的。千万年前,本仙官刚刚飞升上仙,雄心如火,立志要炼出能救治世间百病的仙丹,失败了一次又一次,终于在一百年后的那一天炼成了,我还记得第一颗仙丹从炼丹炉里炼出来的样子,像棉花糖一样诱人。”

    “然后呢?”明月和清风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

    太白金星面露难色地看向明月和清风,继续回忆道:“当年炼出来的仙丹确实能够救治人界所有的病魔伤痛,但却对魔族的病伤一点效果都没有,其实这根本算不上缺陷,仙魔两族本就敌对已久,仙族没有炼制仙丹来救治他们的任何理由。如果不是那个人的出现的,心丹这两个字根本就不会存在仙界上,仙律上也不会针对心丹而加律三十条严苛律法。”

    “那个人是谁?”清风听的比明月还要认真。

    “她是我太白金星宫外的一颗千年向日葵树,常年吸收仙界灵气,修炼成葵仙,但她却与魔族交朋友,来往密切。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发现注入自己血液的仙丹可以救治魔族的魔人,于是她就趁我休息的时刻偷偷在炼丹房里私炼仙丹,然后再注入她的血液,随着魔族的魔人身体越来越矫健,数量越来越庞大,最终事情暴露了出来,玉帝大怒,把她生生世世困在我那太白金星宫外,并且施法让她生生世世都朝着太阳的方向,永远都看不到魔界。从那之后,修炼心丹就成了仙界的禁术,并且玉帝在炼丹炉里施入咒术,谁要是再用自己的鲜血来修炼心丹救治魔族,就让她生生世世被她所救之魔人纠缠,直至魂飞魄散,再不入轮回。这毕竟关系到仙魔两族的生存大事,玉帝是绝不会让魔族有扩大势力的机会,所以,小月啊!你算是碰了玉帝的逆鳞了。”

    明月听后,不禁唏嘘。难怪每次坐在太白金星宫外的门栏上时,总觉得那柱向日葵有点阴郁,虽然面朝太阳,却弯腰驼背、愁眉苦脸,原来还有这样神话的故事。

    难怪当日在凌霄宝殿,玉帝话里行间都是不容置喙的语气。清楚了前因后果,明月觉得玉帝在自己心中的形象又一次大打折扣,上次是冷漠、不分青红皂白,这次是自私、没有宽宏的大气。

    她不觉得那葵仙有错,她只是想交个朋友而已,玉帝对她的做法实在太过太残酷,他想把这仙界所有的人都变成同他一样没有情趣的人。

    想到这,明月不禁在心中咒骂玉帝一声:

    虚伪至极!

    可是对于清风来说,他更多关注的是明月今后的命运。既然心丹的诅咒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恶毒,那他决不能让那魔尊找到明月。

    他绝得这是当下最适宜的办法,可是他现在灵力尽失,所有一切的计划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一种惶恐的心思驱使着他要尽快修得灵力。

    正想着,太白金星又忽然道:“本仙宫已把心丹的来由去脉都尽数告诉了你们,你们散去的灵力需一点一点聚集,就从这金陵城开始吧!近日来不断有百姓在本仙官面前哭诉说无缘无故丢失了家中的孩子,你们俩尽快查明原因,早日解救出那些被抓去的孩童,也好收获第一滴灵力。至于小月的心丹诅咒,这得驯服到三个奇异灵兽,取它们各自一滴血液混合在一起,让你和那魔尊分别喝下,那心丹诅咒自然就解开了。不过那三只灵兽具体长什么样子,本仙官也不无得知,只是从玉帝的口中听到一言半语,这还得看你们的缘分了。总之,等到时机成熟,自然会有相遇的那一天,能不能驯服就看你的造化了!”

    “是,小月明白。”明月恭敬地道,这种事情,她想的最开了,顶多就是一死嘛!谁还怕了去。

    清风确实眉头紧锁,若有所思。

    不过他们很快都抛开脑中的杂念,投身到太白金星布置给他们救人的任务中去了。

    他们决定沿着金陵街一户一户打听,先把情况摸清楚了再做进一步的谋划。

    “怎么会这样?失踪的孩子都是年龄在五岁以下。”清风靠在石桥上,百思不得其解地道。

    他们走遍了金陵城大街小巷,凡是家中有小孩的都是人心惶恐。自从金陵城里接二连三的有孩童失踪之后,百姓们都紧闭门窗,只有逢着要紧的事时才会出门,出门前必定要把自家的孩子藏的好好的,生怕被黑暗中隐藏的眼睛发现了。

    明月道:“我也觉得奇怪,为什么一定要抓年龄在五岁以下的孩童呢?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刚刚那徐大婶说,官府的官差都查了一个月了也没有半点进展。”

    清风看向空旷旷的街道,不禁感到一抹苍凉。风把地上的纸屑吹了起来,纸屑在空中翻了个跟斗又被掉了下来,毫无招架地掉了下来。

    “我看我们还是先找个住处,从长计议,此事诡异,不像是凡人所为。”清风严肃地道。

    明月点头赞同,她也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

    可是他们要住在哪里呢?世界之大,竟无他们容身之地。

    “唉!”明月轻叹了口气,“还是去师父的庙宇吧!总觉得看到师父的神像,就不会觉得那么孤单和无措了。”

    清风见明月惆怅的神情,于是缓解气氛道:“哈,我也觉得,待在师父的庙宇里,还不用出房租费。”

    明月敲了清风一个响头,“顽性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