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三世情缘心丹结 > 正文 第十章 月色撩人,突遇心魔幻诱

正文 第十章 月色撩人,突遇心魔幻诱

    明月和清风走回太白金星庙的路上,路过一处幽深的小巷子时,忽然头发被一阵阴森的冷风一吹,残余的冷气划过脸颊,明月顿时警惕起来。

    清风见明月警惕严肃的神情,立马也变的正经起来。他们慢慢地轻轻地朝巷子里走去,阴风在耳边呼呼地吹过,像一只干扁的手从他们脸上拂过,又凉又毛躁。

    忽然前面一道黑影子快速闪过,明月几乎立马追了出去。清风见状,也拔腿猛追,奈何他现在没有半点灵力,奔跑速度就如同一个平凡的再平凡不过的凡人,眼睁睁地看着明月的身影在自己面前越来越远,在担心明月危险的同时,他同样生气自己怎么这么没用。

    又是一眨眼的工夫,他再看不到明月的身影了,他在原地急的直打转。

    苍白的月色笼罩在幽深的巷子里,像一口散发着白色蒸汽的包子蒸笼。清风不自觉地朝那走去,迷茫好奇之时,在那缥缈如玉的白色蒸雾中,忽然现出一抹熟悉又陌生的背影,慢慢地转过身来。

    “小月!”

    清风不自觉地喊道。

    那人对着清风莞尔一笑,温柔又蛊惑地道:“清风,清风,来呀!”

    清风情不自禁地抬起右脚,像一个意识混沌的木头人,他一步一步懵懵懂懂地走上前去。忽然腰间的白云袋发出一道灿烂的银光,刺醒了清风的心智。

    “你不是小月,你是谁?”清风被刺醒后,立马停住脚步,警惕地质问道。

    那人见清风意识清醒了过来,脸色微变了一变,但随即又调整了过来,继续蛊惑道:“我就是你的小月啊!来吧!清风,我带你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

    “只有我们两个人。”清风低低地嗫嚅,这句话对他太有吸引力了,以至于他又不自觉地抬脚往前走去。

    那人见清风又走近了一步,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是的,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来吧!来吧!”

    忽然,挂在清风腰间的白云袋又是一道灿烂的银光,这次远比上一次更加的刺眼,更加的有爆发力,就像黑云中猛地划过一道亮丽急促的闪电。

    “不,不,你不是小月,你是个什么东西?”这次清风彻底被电击醒了,他不仅没有再往前走,他还后退了好几步。

    “该死!”那人见计划失败,低声咒骂一声。

    清风思索自己现在手无缚鸡之力,遇到这种不是凡人的东西,还是逃为上策的好,等明月回来听听明月的意见。

    这么想着,清风拔腿就往巷子外跑去,只是后面忽然传来一阵大笑,“哈哈哈!清风,你真是没用,真是窝囊!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啊!”

    清风一听那人羞辱他,他怒气十足地回头,正想大骂一声,却发现那人竟变成了自己的模样。

    “你是谁?敢用我的样子,你活的不耐烦了!”清风大吼道。

    那人伸手环视了自己一圈,道:“我都说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长这个样子,当然我也是这个样子喽!”

    “放屁!”清风又是一声破口大骂,捡起路边的一根木根就朝那人打去。

    只是……打了个空。

    木棍砸在了结实的石头路上,发出低沉的声音。

    清风怒不可遏,他又重新举起木棍打向那人,那人一闪,又闪在了清风身后,连续十几次毫无效果的循环运动,不仅人没有打着,清风倒累的气喘上嘘。

    “你究竟要干什么?”清风撑着木棍,无力地问道。

    “是我们要干什么。”那人纠正道,“你本是仙界堂堂仙官,沦落到现在没有一丝灵力,你甘心吗?没有灵力的日子,该有多么不方便,不仅不能与你喜欢的明月仙子同肩并战,就连一个武力尚强的凡人都打不过,你甘心吗?是仙界的无情让你失去了这些东西,你不想拿回来吗?”

    “闭嘴!灵力是我心甘情愿散去的。”清风同样纠正道。

    “可是,你还是想拿回来的,你想堂堂正正配得上明月仙子,你不想自己一个大男人总是躲在一个女人身后。”那人笃定地道,“我知道你的灵力放在仙界哪里,只要你心甘情愿让我进入你的身体,我就有办法把你的灵力拿回来,到那时,你依旧还是当年那个灵力强盛的清风仙官。”

    “闭嘴!我清风不屑把散出去的灵力又重新收回来,失去的灵力,我会凭自己的努力一点一滴再修炼回来。”清风冷冷地注视着面前款款而谈的人。

    “说慌,”那人怒道,“你心里明明就不是这样想的,你刚刚明明就犹豫了,我是你的内心,我懂你!”

    清风转身就往出口处逃去,他说不过那人,那人的确说的没错,他刚刚确实犹豫了一会。

    这一刻,他忽然害怕了起来。

    见清风转身逃去,那人虽然惊讶了一会,但随即又露出一抹坚定的笑容,他似乎笃定了什么。

    失魂落魄地回到太白金星庙时,明月已经在庙口左顾右望了很久,见清风回来,明月立马迎了上去,关切地问道:“怎么现在才回来?路上可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清风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勇气和感受,亲切依赖熟悉甚至疲惫惊慌,一起涌上心头,他毫不犹豫扔了手中的木棍,紧紧拥抱上明月。

    明月大吃一惊,但很快便从清风颤抖地身躯里感受到他不安的内心,心中长叹口气,伸出手轻轻抚摸上清风的头发,温柔地道:“慢慢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先回庙里吧!外面冷。”

    清风又把脑袋埋在明月的脖颈里磨蹭了会儿,才放开拥抱,伸手挽上明月的手腕,这才跟着明月一起往庙宇内走去。

    这时候他忽然觉得,自己是多么的不能失去明月。仅仅刚才一个短暂的拥抱,他就觉得给了他无穷的幸福和鼓励。是的,我要与明月一起生活下去,他确实需要收获更多的灵力来站在她身边,但绝不是刚才那人口中上不了台面的办法。

    清风在心里这样暗暗下着决心,但他终究还是太过年轻,人心的险恶与不会满足,他刚刚才初次接触。

    天是森冷的蟹壳青,月亮像一个诱人的白色脸谱,微微漾着白光,白光映射到他们的背影上,在地上形成了两道又细又长的黑影,像古老的图案,神秘又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