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三世情缘心丹结 > 正文 第十五章 大意轻敌,被关天牢嘲讽

正文 第十五章 大意轻敌,被关天牢嘲讽

    三人屏气凝神,眼见那来势汹汹的官兵已经走远,这才都歇了口气,垮下身去。正预起身离去,忽然后面传来一声得意地“哈哈”大笑。

    三人立即循声回头,不曾想那看着已经走远了的县令太爷不知何时已带着一个身穿道士服装的一脸阴险的尖嘴猴腮的瘦个子男人站在那里,一副小人得志的神态。

    明月胸口的心脏忽的一跳,心中一紧,暗想不好,额头上密密麻麻地渗出一粒粒细汗。三人分别对视了一眼,立马拔腿就往后面跑,只是越跑越觉得不对劲,四肢开始无力,呼吸变得急促,意识也开始变的模糊。

    “哈哈哈!”在本县令眼皮子底下耍花样,你们还嫩了一点,“无尘,你的无味无色粉真是妙呀!本县官定要给你一个大大的赏赐。来人啦!把这三个贼子通通绑起来押回大牢,本县官要为我的宝贝儿子报仇。”

    说到后面,声音变的狰狞起来,像枯井中饥饿无比的孤魂野鬼,在黑夜里嘶吼。

    明月在这样声尖挠心的声音中缓缓闭上了眼睛,身体再支撑不住,往地上倒了下去。

    在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手脚已全被粗壮的绳子绑的紧紧的。她环顾了一圈周围。

    果不其然,被关进大牢了。

    暼见清风和子悠还倒在地上浑浑噩噩,她用合在一起的双脚艰难地朝清风踢去。

    清风是个吊儿郎当惯了的人,把他扔在什么地方都能够睡的安稳。再加上连续两天都在外面奔波,体力早已不支,牢房的地板虽然冰凉,但他刚巧被扔在了一堆柔软的稻草上。

    明月踢他喊他,他还兴高采烈地梦到自己盼了很久的灵力又回来了,正在无数的妖魔鬼怪堆里大战威风,一刀便是一颗魔头落地。画风一转,又梦到把魔尊炎彬打的个鼻青脸肿,心中爽的不行,笑的全身打着颤抖。

    所以清风在醒来的时候还是笑嘻嘻的,眼睛都没有睁开就将明月的腿踢了回去,一个转身又想睡去,但嘴里硬是辩论道:“别闹!我再睡十分钟。”

    明月硬是一脚再次朝清风踢去,急道:“别睡了,我们全被抓起来了。”

    “啊!”清风猛地醒了过来,预要撑起自己的身子坐起,却发现手脚全被绑了起来,动都动不了,好不容易用腰力把自己上半身撑了起来,大叫道:“阴险,和本公子耍阴谋,看我出去后不把他们打的满地找牙。”

    这一声大叫如同六月惊雷,把还在迷糊中的子悠立马震醒了过来,见他们已全部被关进了大牢,眼神中立马灰暗了下来,“这下我们是跑不掉了,进了这层层把守的天牢,就算是只蜜蜂也休想逃出去。”

    “哈!不要这么没有信心嘛!你要相信我们,我们可是连仙界的天牢都不放在眼里,就这破破烂烂的牢房,本公子一挥手就能把它们砸的粉碎。你放心,我们一定救你出去。”清风胸有成竹、器宇轩昂地保证。

    “仙界的天牢?”子悠惊讶道,“你们是?”

    “咦!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仙官罢了,不提也罢,不提也罢。”清风笑嘻嘻地道。

    “得了得了,”明月实在听不下去了,“别再吹牛了,小心泡沫破了把你从天上摔下来,摔的你连自己亲妈是谁都不知道。”

    “啊!不要这么嘴毒嘛!我缓解缓解压抑的气氛嘛!”清风撇撇嘴。

    “快想想办法把身上的绳子也弄开,这样绑着迟早会出大事,我看那县令官一脸奸相,还有他身边的那个道士,一看就是修炼邪术的人,我们这样等着他们到来,迟早是死路一条。”明月冷静地道。

    清风见明月严肃了起来,立马收起自己的油嘴滑舌,低头沉思,忽道:“有了,来来来,小月,把你的手伸过来,我用牙齿先帮你解开。”

    “那你牙齿可得坚持住哈!出去后一定给你买碗大排骨汤补一补!”明月一边艰难地把手神过去,一边鼓励道。

    “这可是你说的哈!到时候也别又和我反悔。”清风煞风景地道。

    “知道啦!知道啦!赶紧的。”明月催促道。

    正在清风奋力咬绳的时候,牢房外却忽然传来很多的脚步声,紧接着,是那个县令官特有的尖锐的声音,“他们醒了吗?”

    有守卫恭敬地道:“还没有,估计是被迷的太厉害了。”

    “哈哈哈!”那县令官大笑,“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还御剑飞行,看来也不过是有些猫腿功夫罢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尖锐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明月紧张地看向自己手腕上还在被清风加紧撕咬的绳子,又紧张又心惊,“清风,快点,那县令官来了。”

    清风的牙齿正忙的不可开交,听到明月催促,又加大了马力。终于,在县令官出现在牢房外面的那一刹那,明月手中的绳子忽地断开,松软无力地掉在了清风腿上,清风立马把它压在腿下。

    明月来不及后退,手上的绳子被解开了,一看就能看出破绽,她倏地把双手背在身后,挨着清风。

    三人皆是神色紧张。

    “呦呦呦!”县令官看好戏地道,“看不出你们两个还是对小情侣呀!应该把你们俩单独关在一间牢房里的,哈哈哈……”

    戏谑完又是一阵嘲讽的大笑。

    明月气的嘴角抽筋,她暗中把自己的流星剑召唤了出来,等着房门外可憎的县令官进来。

    可奈何那县令官就是死活不踏进牢房半步,只见他在牢房外嚣张十足的发号施令道:“先把那个看起来清清秀秀的小姑娘抓出来,不仅破坏了本县令宝贝公子的新婚大夜,还出手打晕了本县令的宝贝儿子,怎么说也要她先补偿补偿。”

    那守卫得到命令就要开门进来,明月心中冷笑,暗道:敢打本仙子的主意,看我不让你们家断子绝孙。

    想到这,她悄悄把流星剑收了回去。

    可是清风不干了,一听要把明月抓去那又丑又好色的颜红玉那,立马破口大骂,警告道:“你们真卑鄙,身为金陵城的父母官,却行为如此无耻,你们今天要是敢动我家小月一根汗毛,看我不打破你们的脑袋。”

    双目泛红,双手紧张地攥着拳头,骨头被捏的“咯咯”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