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三世情缘心丹结 > 正文 第十八章 人心叵测,最终鹿死内讧

正文 第十八章 人心叵测,最终鹿死内讧

    可是梦魇并没有高兴太久,他很快感应到了自家主人对他投来的责备目光。当即就耷拉起脑袋,心中哀嚎:

    “唉!回去又要被挑水、挑肥喽!英雄埋没呀!”

    子悠却觉梦魇这时的表情有点可爱,她甚至想伸手摸一摸它的脑袋。

    颜红玉见无尘落败,又瞧见他没有再战斗下去的意思,咒骂一句,

    “没用的废物!”

    无尘见颜红玉这毛头小子也敢对他出言不逊了,当即就是一怒,“你也敢骂我?本道杀不了他们,难道还杀不了你?没有我,你能在金陵城里耀武扬威,早就死上千百回了。你以为你那县令大爹有多厉害,有几个臭钱了不起,没有我,你家早被附件的妖魔鬼怪占据为巢了。”

    “切!”颜红玉对于现在毫无用处的无尘,语气傲慢了起来,“别把自己见钱眼开的心思说的那么高尚。”

    “你!”无尘被气的面红耳赤,他打不过炎彬,他认命,别人听闻了也不会嘲笑他,毕竟那是魔界至尊,普天之下,还真没有人能是他看得上眼的对手。但是,此刻,被这么一个既贪色又怯弱的毛头小子侮辱,他岂能咽下这口恶气。

    一挥手就是朝颜红玉那粗肥的脖子砍去,当即就见颜红玉脖子一垂,像被猛风折断了的大粗枝干,生生倒在地上。

    明月、清风和子悠不觉都是一惊,看着他们内部自相残杀,明月还是感叹,人心叵测啊!

    反观清风和明月,却都是冷眼旁观,炎彬的神情,她倒还能够理解,毕竟他是在无数杀戮中崛起为王的。可是清风,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冷静?就像也见惯了勾心斗角、晦暗阴沉的事物似的。

    牢房外站立着的刚刚还在蠢蠢欲动的无数守卫们,见府内县令和公子都双双惨死,内心里的恐惧开始显现在脸庞上。只见他们纷纷扭身往天牢外冲去,像一窝失去了蜂王的蜜蜂,毫无章法、毫无组织的朝外面散去,闹轰无比。

    那无尘见形势一去,想趁着这处骚动隐身逃去。

    怎奈明月可是从来没有对他松懈过半分,见他要逃,当即就一个箭步,流星剑在她右手上一个漂亮的旋转,一转眼便架在那无尘的肩膀上,

    “想逃?没门。”

    正预一剑割破那无尘的喉咙,明月忽然想到上次清风在见自己收获的一点点灵力后而露出的黯淡的眼神,当即就止住动作,又想到清风会以为自己是同情他,于是道:“清风,交给你了,这么阴险卑鄙、丧尽天良的小人,用我的流星剑杀他,不值!”

    “哼!还真不值,”清风当即就捡起地上一把掉落的守卫长刀,朝无尘刺去,这一刀,直稳稳地刺在无尘心脏的位置,他当即就吐出一口鲜血,落下气去。

    明月见无尘死去,便收起手中的流星剑,偷眼关注清风的手腕,见还没有任何动静,不禁有些失望。

    几人朝天牢外走去,已是傍晚,夕阳西下,天边是五彩的晚霞,衬着苍凉的夕阳红晕,映在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思绪万千。走在空荡的县令府里,夕阳把他们的身影拉的远长。

    “真没想到,昨天还是热闹的县令府,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这样苍凉的景象!”明月感慨道。

    清风扭头瞧了一眼明月,一伸手搭在明月肩膀上,安慰道:“干嘛要为这一府子的小人伤感,他们坏事做尽,落得这个下场没什么好好奇的。想想金陵城里的百姓,他们不用再受到县令的剥削和压迫了,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的。”

    明月莞尔一笑,伸手刮了一记清风的鼻子,道:“没想到你成熟这么多了,想想真是开心!清风,你真是越来越有大侠风范了。”

    “哈!那是当然,本公子要当天下第一大侠,惩凶除恶,降妖伏魔。”说到魔,他忍不住又朝炎彬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我也觉得,清风大侠一定会实现自己的梦想的。”子悠声音清脆地道。

    明月和子悠的夸赞,令清风一扫心中的郁闷,脸上尽显洋洋得意。

    “哼!”

    一声不屑的嘲讽声冷不丁地在身后响起,“不自量力!”

    清风瞬间来了火气,猛地一扭声就要找炎彬再次大吵一顿,但他很会总结经验,在天牢里被炎彬吹了个哑巴枪,这回,他聪明地道:“不自量力的人才会对别人的庞大大志说不自量力!”

    “你!”这回轮到炎彬被怼的对不上话,只得用满眼怒火的圆大双眼死死盯着清风,以及他那只搭在明月肩上的那只,在他看来奇丑无比、弱不禁风的小白爪子。

    “哈!生气了呀!我说你了吗?不要对号入座哦!”清风再次毒舌道。

    梦魇见自家主人又在清风这厮这里遭到排挤,立马一摇身,变成一副人模的样子,反唇相击,“喂!小子,你说什么呢?连一个凡人的大刀都能把你吓晕,还好意思大言不惭地在这里说什么大侠。我要是你,早就找个地洞钻进去了,免地被别人嘲笑。”

    “你见我是被吓晕的吗?我那是连续几天奔波太辛苦,体力不支造成的,你一个魔兽,别以为变成了个人样,就把自己当人看了,看你头上那两只粗暴的犀角,丑的我都没眼看。”

    说完,清风更可气的还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你!可恶!”梦魇也同样在清风这里宰了跟头,脸上怒不可遏,又无可奈何,他是多么后悔年轻的时候没有多看几本骂人的书,现在他只得把他的牙龈磨得“咯咯”的响,以此来表示他的愤怒。

    只是这憋屈的模样,看在子悠眼中,却是别样一番情绪。她倒不觉得梦魇头上的那一对犀角长的不好看,相反,那是他的特色,一种异域风情的美,让人看了一眼便再也不能忘记。

    明月见情形一转眼又回到解放前,当即站出来薄怒地道:“好了!好了!大家都冷静冷静,县令府里还有很多从百姓那剥削来的金银珠宝,我们应该把它们找出来分给老百姓们。今年大旱,百姓田里的庄稼都颗粒无收,我们就不要再在这里斗口舌了,一个个都是几千年的年纪了,幼不幼稚!还以为自己是娘抱里的天真小屁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