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三世情缘心丹结 > 正文 第十九章 口角不断,明月怒道幼稚

正文 第十九章 口角不断,明月怒道幼稚

    一口气说完,明月也不等他们三反应,一扭身就直接朝前方大步走去,众人面面相觑。子悠立马跟上明月的脚步,毕竟在这个刚刚成立的小团队里,明月是对她表现出最关心的人。

    清风朝梦魇“哼”了一声也加紧跟上明月远去的背影。

    “瞧那趾高气扬的神气,真当自己还是仙界的仙官似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还好意思说我的犀角粗暴,粗暴!亏他想的出来。”梦魇见清风走了还对自己摆个脸色,当下退下去的火气又蹭蹭蹭地往头顶冲去。

    炎彬从清风吐槽梦魇头上的犀角长的丑开始,就一直阴沉着脸,刚刚又被明月说成是娘抱里的幼稚天真的小屁孩。这一天下来,他接收到的全是他们对他的冷眼和嘲讽,心中更是郁闷。他促狭地看了眼依旧在自己身旁唧唧歪歪的梦魇,没好气地道:

    “真吵!”

    闻言,梦魇立马下意识抬起两只手紧紧地捂上自己正口珠连串的嘴巴,眼巴巴地望向自家主人,脑袋不停的连连点头。心中又是哀嚎:

    “好惨!都是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害的!”

    炎彬和梦魇找到明月他们的时候,是在书房后面的一个暗室里。地上摆满了各大箱子,已经全部被揭开了盖子,里面的珠宝琳琅满目、让人眼花缭乱。

    清风忽然凑到明月耳根处既笑嘻嘻又可怜巴巴地道:“小月,我觉得我们应该小小地收一点惩凶除恶的报酬,毕竟我们还要吃饭、还要居住,现在又多了一张口,还有啊!你在天牢还承诺要给我买排骨汤喝的,我现在还门牙疼的厉害。”

    “是呀!是呀!小月,我也觉得清风大侠说的有理,虽然这些都是不义之财,但我们只拿点盘缠也是于情于理的,而且……我们都两天没有吃东西了。”子悠接上清风的话道。

    明月略一沉思,觉得清风和明月的话不无道理,一点头,应道:“好!”

    见明月点头,清风立马精神地一跳跳了起来,把刚刚早已看中了的珠宝一个不剩的全捞进自己的衣袖里。

    这一幕被站在门口的炎彬和梦魇瞧在眼里,不禁两人不约而同地翻了个白眼,心中暗道:

    无耻!

    明月见清风精神抖擞、身轻如燕地在每个箱子旁来回奔波,不禁好奇问道:“清风,你门牙不疼了吗?”

    “啊!”清风冷不防被拆穿,立马摆出一副牙疼的神情,捂着嘴唇,道:“痛呀!不过本公子意志坚定,把它忍了下去,不耽误事,不耽误事,唉!这么多箱子,我看我们明天得去找些劳动力来才搬的出去,今晚就在这县令府里将就一夜得了。”

    说话间,人已经倒在了一张太爷椅上,拍了拍椅子扶手,又道:“这椅子不错嘛!这县令官还是很会享受的。”

    梦魇见清风那副松懒的样子,没来由地低声吐槽道:“没见过世面!”

    清风一听,立马就跳了起来,“说谁没见过世面呢?本公子遨游世界的时候,你还在娘胎里没出生呢?”

    “说的就是你,怎么了?不服气吗?”梦魇冷笑道。

    “别以为今天救了我,我就会感激你,告诉你们,我们仙族的人与你们魔族势不两立。”清风火了,还是子悠立马伸手拉住他不让他冲动。

    “都少说一句行不行?一天都没过去,你们就已经吵了三回,幼不幼稚?”明月终于忍不住,再次大吼一声介入。

    清风重重地拍了拍衣服上的皱痕,冲梦魇冷笑道:“看在小月的面子上,不和你计较。”

    梦魇顿觉一腔热血从心口冲上头顶,脸上开始龇牙咧嘴,红烟绕身,头发也竖了起来。

    明月一看不好,立马挡在清风面前,朝炎彬哀求地看去,希望他能管一管旁边怒不可遏的手下。

    炎彬阴沉着脸,他为清风说的那句仙族的人与他们魔族势不两立而愤怒,但他又不忍拒绝明月第一次对他表现出来的哀求神情,最终还是一闭眼,咬牙道:“梦魇,我们回去!”

    梦魇一听自家主人出声阻止,立马努力收回怒气,应道:“是,主人,我们这就走。”

    炎彬见明月不留他,心一凉,一甩袖就跨了出去。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甩袖出去的时候,明月长叹了口气,她还是希望他们能留下来的。毕竟今天如果不是他们出手相救,只怕他们三人早已丧命于县令之手了。奈何这俩人都太过桀骜不驯、目中无人。

    瞧见炎彬和梦魇被气走,子悠有些担忧地低声道:“清风大侠,我们不应该那样说他们的,毕竟他们救了我们的命。”

    清风不赞同地道:“你不知道,他们魔界的人最狡猾了,谁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我看他们就是别有企图。”

    “哦?是吗?”子悠半信半疑,“可我瞧他们不像是坏人,就是脾气暴躁了点。”

    清风一点子悠的额头,“傻瓜,坏人会把坏人两个字写在脸上吗?”

    正说着,忽然瞧见明月心情沉重地坐到一个箱子上,清风觉得她神情奇怪,但他假装没有发现,潜意识里,他觉得明月是在生他的气。当即自动安静了下来,找了个睡觉的地方躺了下去,双手枕在脑后,在昏暗中仰望着那看不清的天花板,他用四个字对今天在天牢里的所有事情做了个总结:

    “心惊肉跳!”

    又想了一会儿炎彬和梦魇,只觉心中烦躁,这次,他用两个字对今天用在他们两个人身上的口舌做了个总结:

    “折腾!”

    一扭头,望向不远处背对着他的明月,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睡着了?

    再说炎彬从县令府中被气走之后,就在魔尊殿里摔东西。不过他实在没有什么可以解气的东西,因为他的房间里空荡的厉害。一瞥眼,看见桌子上那装着冰糖葫芦的大箱子,又让他联想到暗室里的种种,当即走上前去,一甩手就把整个箱子甩在地上,冰糖葫芦滚了一地,有的滚到了房子中央,有的滚到了桌子底下,有的滚在了他的脚边。

    这一甩,倒是把他的气全部甩走了,怒气一走,看着洒满一地的冰糖葫芦,当即就后悔了起来,忙蹲下身去,一个一个又把它们尽数捡了回来,抱在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