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元主武神 > 正文 第107章 血符附体

正文 第107章 血符附体

    冷傲微微眯起了眼睛,寒眸中划过一道厉色。

    他最讨厌别人拿他身边的人来威胁他。

    见冷傲沉默,刘云舫哈哈大笑起来:“怎么?怕了?还不快按照我的话做?”

    “呵呵,你好像没有看清楚形势。”

    冷傲莞尔,“你出手偷袭我,偷袭不成被我反杀,谁给你的勇气让我交出试炼玉牌?只要你死了,刘家也不会知道是谁杀了你,不是吗?”

    “哼,你以为杀了我,刘家就不知道了,你太天真了!”刘云舫不屑道。

    刘家嫡系血脉特殊,自出生起,体内就会孕育出一道血符,只要死于非命,血符就会附着在杀他们的人身上,这道血符会引导其他刘家人找到杀人凶手,并且遭到他们的追杀。

    几十年前,有实力强大的修元者灭杀了一名丧心病狂的刘家嫡系子弟,身上被附上血符,刘家人通过血符的气息追踪到那名修元者的踪迹。

    派出无数高手追杀,最后,那名实力强大的修元者还是死在了刘家那诡异莫测的隐杀术下。

    在郡城里,刘家属于二流家族,但一般的一流家族也不敢随意招惹刘家子弟,因为刘家睚眦必报,隐杀术诡异莫测,防不胜防,说不定下一刻就会遭到刘家人的暗杀。

    “如果你乖乖交出试炼玉牌,我倒是可以考虑”刘云舫显然认为冷傲被他的话吓住了,得意笑道。

    冷傲不想再听他继续废话,面色一冷,就要动手。

    “你!”

    见状,刘云舫目咨欲裂,脸上再也没有了得意之色。

    狠厉之色划过。

    “去死吧!”

    刘云舫大吼一声。

    一个红色的小珠子飞向冷傲。

    临近冷傲时猛然间炸了开来。

    “恩,有毒!”

    冷傲连忙侧身朝一旁跃去。

    旋即向血雾看去。

    只见刘云舫露出阴冷的笑容,下一刻血杀遁施展。

    “小子,这个仇我记住了,下次见面就是你的死期!”

    留下一句狠话后,瞬间化作一道血光向远处疾速遁去。

    冷傲微微露出讶异之色,但没有半分沮丧。

    漆黑如墨的双瞳牵引出一股血气。

    这股血气是刘云舫的,失去了大部分血气,刘云舫的血杀遁早已被冷傲看破。

    幽影动,冷傲顿时消失在原地。

    一里外,刘云舫恨恨地往冷傲的方向狠厉怒瞪,往地上啐了一口道:“哼,小子,下次我一定要杀了你,不仅要杀了你,所有和你有关系的人都要死!”

    随即低头看着无力垂落的两条胳膊,心中对冷傲的恨意又多了几分,滔滔不绝。

    “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顷刻间,刘云舫瞪大了双眼,浑身颤抖地转身看去,只见冷傲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很难吗?既然你要杀我,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冷傲双眸没有丝毫感情,看着刘云舫就像看着一具尸体。

    “别杀我!我把试炼玉牌给你!”

    刘云舫瞳孔剧缩,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连忙大声制止道。

    “晚了!”

    冷傲邪魅一笑,他不会给自己留下一个隐患,出去报复自己。

    更何况郡城刘家的大少爷,他可不想因为自己让冷家再次受到覆灭之灾。

    “不要,你会后悔的,你知道我们刘家在郡城是什么地位吗?你不是郡城的人,你不知道,要是被我的父亲知道是你杀了我,上天入地你都逃不掉的。”

    为了活命,刘云舫不得不再次抬出刘家,想要震慑冷傲放过自己。

    “刘家在郡城是什么地位和我有何干?就算你父亲不放过我,你也看不到了,废话少说,你还是去死吧。”

    很多大家族的子弟,只会恃强凌弱,仗着有一个强大的家族,对别人肆意凌杀,从来不会反省自己的错误,遇到事只会抬出家族。

    刘云舫怨毒地盯着冷傲,自知不会放过他,眼底闪过一缕翳色。

    望着缓缓向他走来的冷傲,悄悄将一个

    可是冷傲会给他这个机会吗?

    当然不会。

    只见冷傲眼中寒芒一闪,剑锋划过。

    顷刻间,刘云舫发出一声惨叫,鲜血四溅,一条胳膊抛飞。

    下一刻,惨叫声停止,冷傲果断捏碎了他的脖子。

    临死前,刘云舫眼睛睁得大大的,始终不愿相信自己的隐杀术会这么轻而易举就被人看破,死在一个无名小卒的手上。

    从刘云舫的怀中摸了一下,竟然找出四块玉牌。

    看来这个刘云舫在自己之前没少袭杀路过的人。

    将四块玉牌收入囊中,一脚踢飞刘云舫。

    看也不看一眼,脚下用力一踏,瞬间身形朝远处疾驰而去。

    就在他离开的那一刻,一道肉眼不可见的血符悄悄射进了他的体内,立刻融入到血肉之中。

    冷傲神色微微一愣,感觉好像体内多了什么,感知了下并未发现任何异样,没有多想。

    血符附体后立刻就和身体血肉融为一体,一时半刻,冷傲自然发现不了,除非用神灵塔彻底检查一遍身体,但王馨儿危在旦夕,冷傲根本没有任何时间好好检查。

    况且他不了解郡城血杀宗遗脉分支刘家,就算知道有血符的存在,他也不会后悔。

    刘云舫要杀他,他没有理由放过刘云舫。

    根据王馨儿此前留下的痕迹,冷傲分析出王馨儿很可能朝西方的千崖山去了。

    很快,冷傲就来到了千崖山。

    小山丘乱石坑距离千崖山不远,大约七八里地。

    “恩?这里有打斗的痕迹。”

    冷傲小心起来,不敢再像之前那样明目张胆在路上疾驰。

    所幸在灭杀了刘云舫后,一路上没有再遇到第二个袭杀的人。

    又前行了几十米,冷傲听见从不远处的一个山谷中,有人在打斗,而且人还不少。

    旋即,冷傲身形一晃,背靠在一处山崖的石壁上,悄悄向山谷潜行过去。

    半刻钟后,冷傲终于来到山谷旁的一棵大树下,轻身一跃,在树上隐匿起了身形,收敛气息,透过茂密的树叶缝隙,看清了山谷中正在激战的人。。

    当目光扫过山谷中的一个角落,冷傲脸上闪过一抹异样。

    山谷中不仅只有他在一旁作壁上观,还有一些人也和自己一样,隐藏在山谷两侧,关注着山谷中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