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王后的骑士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回家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回家

    西素卡站在王族给她划分的公爵府门前,看着公爵府门前的大道发呆。

    威伦帝国国法,王去世后,王后不管有无子嗣,统一降为公爵,如果再婚,那便失去公爵的身份。

    西素卡虽然是公爵爵位,但因为她是女人,因此大家都称她为公爵夫人。

    王后殿的有关一切,西素卡只带走了自己的东西。

    止淩和剑寻本来就是她的人,因此她便带走了。

    而其他人。

    她离开王后殿的那天,晓玲一直抓着她的手恳求她带她走。

    王后殿还会迎来新的女主人。但是晓玲已经不想再认一个王后为主人了。

    “夫人,我只想做你的侍女。”她恳求她说。

    “你出身于王族骑士家族,理论上我是不能带你走的。”西素卡对她说。

    “我知道你可以的,只要你想。”晓玲说。

    西素卡劝她说:“跟着我,并不比留在王后殿强。”

    “晓玲一辈子只认一个主人。”晓玲下了决心说道。

    “好,我带你走。”西素卡说。

    于是,王后殿的人,西素卡只带了晓玲走,席琳嬷嬷等人都留在了王后殿,等着迎接王后殿的新主人。

    虽然西素卡在王都有自己的公爵夫人府,但是她并不打算留在王都。

    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她现在只想回希尔城堡。

    “止淩,你也想你的家人了吧?等参加完新王的登基大典,我们便回去。”西素卡对身后的止淩说道。

    “好。”止淩说。

    金玦的登基大典,西素卡并不想去,然而为了表面上的和平,她还是去了。

    金玦登基那天,西素卡看着赵心蕊牵着一个两岁的小孩走上了金王座。

    华服披身,头上是金灿灿的凤冠,就像之前的她一样。

    赵心蕊如今是春风得意,她挑衅的看了西素卡一眼。

    西素卡冷漠的看着她。

    二王这一脉,如今只剩下金玦了,所以是金玦继位。

    以后,这王都便是赵家的天下了。

    王都,希尔府邸。

    希尔家的主支基本都来王都参加新王的登基典礼。这次会丢失权力,是博尔没有想到的。

    博尔原本想的是,金琉受刺激强行恢复记忆,他那身体不修养个一两年是恢复不过来的。

    一两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的。

    只要他的女婿身体一天不恢复,那掌权的一定是他的女儿。

    这么想虽然有点残忍,但是为了希尔家,他们必须这么无情。

    他们已经在一步步取代赵家的势力了,谁曾想,居然还跑出了一个珋国来打乱他们的计划。

    “那个珋国,”博尔想到那小国就恨得咬牙切齿。

    “领土还没我们希尔家的领土一半大,要不是因为希尔家的军队不能越过别的家族的领土,我真想现在就带兵过去灭了那个小国。”博尔握着拳头恨恨的说道。

    此时,博尔是和兄长博林,以及博林的两个儿子在一起的。

    博林听了也觉得很无奈,不过他没有像博尔那样把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他平静的说:“先回城堡吧,我们从长计议。”

    金玦,那是赵家的女婿,金玦和希尔家和姬家都没有往来,毫无疑问,金玦是偏赵家的。

    或许未来的几十年,希尔家都会被赵家压制,那是他们不愿看到的。

    原本胜券在握,却没想到插进了个第三者,满盘皆输。

    希尔家上下都恨死了珋国。

    “那个珋国,必定由我们希尔家来灭。”博尔恨恨的说道。

    西素卡走的那天,铭大人和十次芳都到城门送她。

    “我们等夫人回王都。”铭大人说。

    西素卡没有把她的私人骑士团解散,而是把他们迁到了红芷城。

    “今时不同往日,你们以后都低调一点吧,毕竟现在权力已经不在我手上了。”西素卡站在城门口,城门的清风吹散了她的发丝。

    城内的风和城外的风是不一样的,她觉得自己更喜欢城外的风。

    “是。”铭大人和十次芳说。

    西素卡抬头看城楼上的人,那里有一个穿蓝色锦缎衣服的男人在看着她,那是赵玉鲤。

    这权力更迭得可真快。

    西素卡看着他,心中只有这一句感慨。

    “走吧。”博尔在后面叫她。

    于是西素卡便上了马车。

    赵玉鲤在城楼上看着远去的马车。

    他没想到希尔家的人就这样离开了王都,甚至可以说是大规模的撤离,他更没想到西素卡会回希尔领土。

    不过仔细想想也理解了,失去了权力的她如没有了爪牙的猛兽,这落差之大,她应该会很久不再出现在他们面前。

    想到自己未来一段时间不再见到她,他心中有淡淡的失落。

    逼走了她,他不见得有多开心。

    明明知道那个女人是是敌人,明明知道她心有所属,明知道她是张牙舞爪的妖女,是毒药,但是他还是不受控制的爱上了她。

    爱上敌人的女儿,这样的事他无法向人诉说。

    他转身下了城楼。

    他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了来她面前炫耀的,他是来送她的。

    新王登基之后,珋国为表诚意,马上送来了拖欠的贡品,还给新王和王后以及赵家送来了丰厚的礼品。

    珋国是被前王后吓怕了,他们怕现任王和前王后执行一样的政策。

    换了统治者,前统治者的所有政策,后来的统治者不一定会继续执行,毕竟每一任王都有自己的统治方式。

    金琰看到珋国乖乖上贡了,便仁慈的放了他们一马。

    金玦并不喜欢打打杀杀,在他看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用和平方式解决的事,就不必动用武力。

    珋国,赵玉鲤也想灭了它,赵玉鲤也知道是珋国害死的金琉。但因为赵家有把柄在珋国手中,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那是叛国的大罪,赵家不死几个人这事是不可能跳过的。

    因此赵家保持了沉默。

    另一边,谢兰领土。

    谢兰柠枝站在谢兰城堡的最高一层看向王都的方向。

    以前王都是希尔家的天下,现在是赵家的,总之不是他谢兰家的。

    他们谢兰家可谓是损失严重,先是谢兰见飞,后是月明。

    “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们谢兰家呢?”他抬头看天上的明月。

    天上的明月很明亮,天朗气清,即使是晚上也能看到被照亮的白云,然而也只有明月旁边的那几朵白云是被看得见的。

    离明月太远,终归会被埋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