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有病朕有药 > 正文 56、 左右

正文 56、 左右

    虽然这个朝代的古人肯定想不到她是魂穿,但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子虚乌有的捏造啊。

    况且这还是一个未科学化充斥着各种传说和迷信的时代,灵魂妖邪什么的想必包括大堆知识分子在内都相信。

    而古代知识分子,按照常理是一定会进入仕途的,也就是入朝为官了。

    没错,只要他们出于什么目的抓到了她的小辫子,然后大肆放出谣言,说乾元公主“身中巫蛊邪术”,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正统皇室公主,那酿成的后果可就不可估计了。

    往,可能让她背负一时“污名”锒铛入狱,往大了说,威胁她继承王位甚至身家性命也不是不无可能啊。

    虽说她现在能不能顺利即位还是个未知数,但补足自己的漏洞总没错,留着错等别人来揭发那才是真正的愚蠢。

    所以,“字迹”此事看上去虽小,但却是万万不能忽视的。

    思及此,宋玄作为行动派的少女,自然风风火火趁着这几天没事赶紧“模仿”起来。

    可特么现在摆在她面前的情况都不是字迹不一样的问题,而是她根本不会毛笔字啊!

    她作为二十一世纪“独立新兴女性”,自然是写得好一手——

    05毫米碳素黑墨水笔字啦,啊对,没错,就是高考要求的那一种。

    呵……毛笔字??不好意思她真不会(手动再见[○`Д′○])。

    可这还不是最糟糕的,特么还记得她是个左撇子,而原主是右撇子的事吗?啊啊啊那这不是要玩死她吗??

    当初发现这个完全出于被迫和意外,也就是她来这儿的第二天上午,和卫谦一起吃早饭时。

    宋玄到现在都还能回想起当时自己心里是怎样的惊慌,不是她夸张,面对熟悉原主之深的卫谦,她是真的毫无把握,特么当时吓得差点人都要没了……

    不过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也让她间接的确定了两件事——

    第一,原主和大部分一样,是右撇子。

    第二,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卫谦当时好像说了句“公主的手可是又犯了酸软之症”的话来着,那这是不是说明,原主的右手可能有什么隐疾?

    酸软?应该是不能提重物,需要长休息吧。

    就跟她高三地狱时期刷漫天飞的卷子是一个道理,当时,她也记得自己的手腕老是酸来着。

    那种抽筋的肉痛,相信有缘人都感同身受。

    可是,自她占据这幅身体之后,并未出现卫谦所谓的症状,不知到底是突然好了,还是她最近并未怎么用手的缘故。

    无论如何,在确定原主是右撇子之后,宋玄对这方面可上心了。

    自那以后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是要用到手的场合,她都会下意识的提醒并调整自己,抑制住伸出左手的冲动,让右手先行一步。

    总的来说,这方面算是有惊无险,并未再遭到相同的质疑。

    但眼下这“字迹”怎么破??

    此惊天大bug也是宋玄这几天闲来无事,无意间想到的。

    当时她就思量着,这要是真踩到狗屎运当上了皇帝,那岂不是成天成天的都要批奏折??

    一想到原书里对女主如何批阅大量成山奏折的惨痛描述时,宋玄的脑壳就不由得一紧。

    她下意识的望向自己还健在的手……

    到那时候,会废掉的,对吧……?

    可目前还轮不到她先考虑手断不手断的问题,最要紧的是字迹啊字迹!!

    于是乎,宋玄当机立断,即刻唤来香引,用一个十分诗意怀旧外加淡淡悲伤的理由,让她把她以前写过字的纸找出来。

    宋玄想到,卫谦既然是教导她诗书礼仪的夫子,那想必这原主之前必然没少受罪,各种练字临摹抄书肯定是家常便饭。

    就算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许久,但她就不信了,特么一张字迹都没留下来??不可能,开什么玩笑……

    于是接下来,就像为了呼应她的猜想一般,香引不仅贴心的为她找来了一大推她以前临摹的字迹,还为她的寝殿里的书房里添了不少上好的纸墨笔砚。

    应该是怕她整天待在殿中无聊,想要时不时书写作画的缘故吧_……香引在这些细节方面真是个小天使呢。

    练字肯定是要纸和笔的,而香引此举就避免了她自己去生硬的找理由要的嫌疑,真的爱了爱了。

    不过,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香引拿来的存有她以前字迹的量还是结结实实让宋玄惊讶了一把。

    相反,不是她预想的寥寥无几,反而是数不胜数。

    宋玄看着香引颤巍巍搬来的数十个锦盒,她眨巴眨巴眼睛,林林总总粗略的算了下,这没有十个,也就七八个了叭。

    真不愧是大力少女香引呢o( ̄︶ ̄)o,对于这个臂力,她真的表示羡慕。

    “因为公主说想看看自己旧时的字画,所以奴就自作主张,把每个年岁的都挑了一些带过来,应该是从公主五岁习字开始,公主你瞧瞧,有什么尽管吩咐奴。”

    香引一边说着,一边放下锦盒,将其一个个的整齐的摆在案几上。

    宋玄瞧着一下找来的这么多以前的字画,心中欣喜,立刻就要表扬一下她。

    可话刚要出口,她就瞟到后者闷闷不乐,甚至望着她有些担忧的神色。

    宋玄的话卡在喉咙里,顿时一脸问号,望向她疑惑问道“咋了?怎么又不开心了?”

    闻言,香引努努嘴,似有些不同意道“哪有啊,奴只是……”说着,她顿了顿,又看了宋玄一眼才说道“奴只是有些担心公主。”

    “哦?”宋玄来了兴趣,这她每天过着吃好穿好的米虫生活的人有啥可担心的?

    看着宋玄这幅毫不在意的神情,香引面色似乎更急了。

    “公主,你……请允许奴斗胆一言,公主心里要是有什么委屈,或者不如意的,一定不要憋在心里自己一个人受着,找个人说说也好啊,奴每天看着公主脸上虽然挂着笑,可心里其实一点也不开心呢……”

    “诶,你等等……”宋玄听着这话越说越不对劲,连忙出声打断。

    她一脸这个()的认真看着她,道“啧……我说香引,不是,你是从哪看出来我不开心了?”

    她明明整天乐呵呵的好得不得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