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万人迷他无限温柔 > 正文 利用(含入v通知)

正文 利用(含入v通知)

    第二天,林声、苏绝和诺亚等人带着云瑶也和来厄吉星办事的官员回了首都星,动作很快,没有声张。只有撒切尔·叙留下来处理收尾工作。

    或许谁也没想到,一件被圆满完成的事最后却发展成这样。

    “我们殿下整日整夜的不睡,白天处理政务,晚上陪着那些医护一起弄疫苗,结果呢?他们竟然就为了张照片揣度殿下的心意,甚至觉得殿下会和科瑞恩那种垃圾有来往……我呸!平时我们家殿下推行个什么有利民生的政策就都夸,现在我家殿下有什么就这么一边倒。就算我们殿下和云瑶也真的有什么,也轮不到他们说三道四的。”

    下星舰的时候,苏绝被里三层外三层的记者围住。最后还是皇家骑士出面苏绝才走出重围。

    随行的姑娘是苏绝的粉丝,也是联盟的工作人员。好不容易逃出人群以后,不忿地说。

    “行了,少抱怨两句。舆论嘛,怎么可能永远向着一个人。”另一个人道。

    “不过这事确实是科瑞恩不地道,幸好苏殿下粉丝多,星网上的人大多也是揣测,没人敢说什么难听的话。”

    “真是世风日下……你说,殿下他会不会难过啊。”

    “应该不会吧,苏殿下是真汉子好么,在战场上也没怕过的啊。”

    “这能一样么?”那女孩白了那人一眼,继而担忧道:“殿下对百姓那么尽心尽力,结果出了点事就被怀疑,肯定会难过的呀……不行,我要联系一下我们苏家的女人,保护好殿下。”

    “……什么……谁的女人?”

    “土老帽……有时间多上上网吧。”

    十分钟后,一条巨长的文章被发布在了星网上。

    苏绝回来之后就回了苏宅,没去别的地方。云瑶也被直接送回了云家。

    当然,苏绝也知道,云家人不会善罢甘休。

    “王。云上将请见。”

    苏绝关了光屏:“让他过来吧。”

    “是。”

    三分钟后,云锦淮出现在了苏家长廊上,没有在前厅被接见。

    苏绝对他仅剩的一点情谊,也就是不以客之礼和他虚与委蛇。

    云锦淮看着苏绝弧度姣好的侧颜,先是说不出话。又因为苏绝始终没有回头看他一眼,心中渐渐被异样的情绪填满。

    “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把她送回去。她去厄吉星,我默许了,瑶儿也是个成年人,所以无论有什么后果,都由我们自己负责。”

    苏绝依然看着院子里枝繁叶茂的树,目光淡漠,不予回应。

    云锦淮心中忽然有一股气,莫名的,难以压抑的。

    “之前的事,我……很抱歉。我知道你无所谓婚姻,即使我与你联姻,你也不会爱我。”

    苏绝表情没什么变化,总之很客气。

    “阁下就是来解释这些的?”

    云锦淮被苏绝冷漠的态度激的心中泛凉。其实他难得说这么多话,无论对谁。

    但今天有些话,他不得不说。

    “苏殿下,您不该对瑶儿说那些,不该让她……爱上你。”

    “您不会娶她不是么,又何必给她希望呢?”

    云锦淮眉宇拧着,用一种极复杂的目光看着苏绝,声音低沉。

    苏绝的眼中终于有一丝波动。

    回头。

    声音里竟是染上了几分笑意。

    “你说我利用她?”

    云锦淮没回话。

    默认了。

    苏绝定定地看着云锦淮。

    和云瑶也有五分相似的脸。

    忽然笑了。

    一步一步逼近云锦淮。

    “阁下,恕我直言。我何必与云小姐惺惺作态。说到底,利用你们云家,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看着逐渐靠近的俊颜,云锦淮莫名生出些许恐慌。

    一种,即将失去什么的恐慌。

    “云锦淮,你我相识近百年,你什么时候见我牵连无辜。”苏绝笑的阴沉,眸光翻涌。

    也终于开始直呼其名。

    “你真的不知道我接近她是为了什么吗?还是你不敢承认,不想面对?”

    苏绝脸上的笑终于散去,彻骨的冰冷取而代之。

    “我都愿意做的,敢做的,阁下身为她的哥哥却瞻前顾后,犹豫再三。阁下护不住她,阁下的母亲也护不住,我替你们做了,你们却不敢认了。世人都说云家家风极正,怎么这倒打一耙的功夫也如此炉火纯青啊。嗯?”

    尾音拉长,满含嘲讽。

    云锦淮的脸渐渐白了。

    苏绝重新与云锦淮拉开了距离,眼中的寒意渐渐被驱散,只剩了漫不经心和淡漠。

    “阁下回去吧。”

    字字珠玑。

    砸的云锦淮心脏骤缩,有些喘不过气。

    “阿绝……”

    “云上将请回吧。”

    苏绝打断他,声音里没有半分多余的情绪,也不再多看云锦淮一眼,转身就走。

    云锦淮回到云家的时候,手脚仍是冰凉的。

    反应迟缓,像是受了什么重大打击。与平日里冷漠威仪样子大相径庭。

    他进门,看见云瑶也坐在窗边。

    云锦淮就站在原地,没说话。

    许久以后,屋里才响起少女有些悲伤的声音。

    “哥哥,你不该去找殿下的。”

    云锦淮没说话,只是站着。

    面色苍白如纸,木然空洞,眼里尽是茫然。

    云瑶也没有回头,只是看着窗外。

    不知何时下起了雨。

    穿林打叶。

    泥土的气息传进来。

    云瑶也忽然想起了厄吉星的茉莉香。

    还有那个人如画的眉眼。

    “哥哥。”

    声音微颤。

    云锦淮犹如死水的眸色终于变了变。

    “父亲要我嫁给科瑞恩·艾德,我知道。”

    “你和母亲是为了这个才放我去厄吉星,我也知道。”

    指节蜷缩。

    “他知道我是个麻烦,是个累赘……但他还是把我留下了。他知道这件事是为了拖他下水,可他到现在都没有解释过半个字。”

    “都是为了我……”

    云锦淮猛地闭眼,紧紧攥着衣摆的指尖泛白。

    是啊。

    苏绝说的对,他和母亲都护不住云瑶也。

    原来她都知道,知道云亭和科瑞恩·爱德格关系匪浅,知道云亭想把他嫁给科瑞恩家那个没用的纨绔。

    他也知道。

    所以他才会留下瑶儿,所以他才会……一声不吭地抗下所有质疑,所有恶意。

    而他,瑶儿的亲兄长。

    却不如苏绝豁得出去。

    他说的对。

    他就是这样的人。

    一颗心似乎被寒意渐渐包裹,吞噬,然后蔓延全身。冷的人全身发颤。

    “我从来没有奢求过他会对有情,我不配,也不敢。”

    “哥哥,他能做的,他真的都做了。”

    少女低着头,克制着。

    云锦淮待不下去了。

    “对不起……”

    话落,便夺门而出。几乎算是落荒而逃。

    雨还在下着,全然没有收敛的意思。

    它在洗刷了草叶屋檐,也在帮助悲伤的情绪蔓延。

    没人知道。

    少女低垂着的脸。

    已是满面泪痕。

    -------------

    云锦淮离开后,苏绝忍着疲惫,带着苏一去了联盟。

    林安早已经在贵族通道门口等着他,满脸焦急,看见苏绝出现后立马快步上前。

    “哥哥!你终于回来了,厄吉星发生了什么,怎么会……”

    “来不及解释那么多。小安,安排好了么?”

    “安排好了,按哥哥的要求,都是最大的媒体。”说完,压低了两分声音又道:

    “哥哥放心,没人敢乱写报道。”

    “好,多谢。”

    “哥哥你竟然和我说谢谢,我会折寿的……”

    伴随着林安唠唠叨叨的话语,几人已经穿过贵族通道到了发布厅。

    大厅座无虚席,每个人都在等。

    等苏绝。

    这个关头公开发言,绝对是爆炸性新闻。就连正在直播的联盟官方平台,也不由有些紧张。

    没有前言,没有后语,苏绝直接踏上了演讲台,行云流水,目不斜视。

    其他人都随着他的步伐咽了口唾沫。

    苏绝则一如既往的淡定。侧身,站定,面向所有严阵以待的记者。

    扬起他自信而完美的微笑。

    “各位,久等。”

    声音如朗月清风,令人神往。

    “之所以邀请各位,又公开面向星网直播,是有两件事想要向大家说明。”

    苏绝始终保持着温润无瑕的微笑,使人如沐春风,心潮如泉涌。

    星网上的许多人也在盯着直播,屏息敛声,侧耳倾听。像是生怕错过什么。

    之前因为疫情,大家都被关在家里,星网在线人数本就数量庞大。疫苗研发成功后好不容易消停了一点,苏绝的事一出来,又爆了。

    众星网管理员:……

    好不容易等到苏殿下回来,想给个结果,他们再忙两天也就过去了。结果人家直接开直播。

    众星网管理员:**(脏话)。

    苏绝看着镜头,眸光坚毅:

    “我和云小姐,是朋友,不存在其他关系。她是个非常优秀、品德高尚的医生,我很欣赏她,也把她当做亲妹妹看待。所以作为哥哥,她今后的婚事,我一定会过问。”

    全场寂静。

    随即炸锅。

    苏绝语调温柔,又带着令人信服的力量。目光毫不飘摇,坦坦荡荡,清清白白。

    解释完了绯闻,话锋一转,道:

    “这段时间,在厄吉星的无数工作人员夜以继日地奋斗,才得到了现在的稳定的局面。我想再次表达对他们的感激,他们是真的勇士,即使在最危险的境地,也没有一个人退缩。”

    一字一句,不疾不徐。

    所有人,包括看直播的数以万计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我很感激他们的付出,也很感动。我也很感谢皇子殿下,一直在大家身边,支持大家,陪伴大家。”

    又是一个重磅炸弹。

    ——这条言论被赞过二十万次。

    就在这时,苏绝微微垂眸。

    清妍绝艳的脸上染上了两分异样,似乎是悲伤,总之难以言喻。

    所有人再次安静了下来。

    “我很抱歉,会因为自己某些不成熟的举动给大家带来困扰,甚至给无私的医者们,带来无妄的伤害。”

    “抱歉。”

    绝美的眸颤了颤。

    苏绝微微轻身,行了一礼。

    身为一个贵族,竟然向平民们低头了。

    但事实是呢?

    他真的低头了么?

    不,他才是真正的高高在上,无人可及!!!

    他清白而坦荡,目光没有半点飘忽不定。他谦逊而温和,不因为自己的身份地位对任何人有所轻慢。

    他尊重每一个人,爱护每一个人。时刻自省,甘愿负担天下重任,也将他人置于己前。

    他是真正的君子。

    比明月还皎皎。

    鸦雀无声的大厅里,苏绝抬头,在无数人的目光下,浅浅一笑。

    光芒万丈。

    在场的人似乎呼吸和心跳都停止了。

    那一笑,不知乱了多少人的心。

    可真正让他们心跳骤停的话,是接下来这一句。

    “让大家见笑了。我不该因为自己的私事让外界如此关注,给大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我想趁此机会公布一件事。”

    “我将与皇子,林声殿下,订婚。”

    ……

    !!!!!!!

    万丈惊天巨浪。

    掀起了。

    只有说出这句话的人始终保持着优雅矜贵的微笑。

    如果这世间的道理,人情之间只有隐瞒和利用。

    那就也让他算计一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