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长看镖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经

正文 第四十二章 经

    柯镇将这老农扛回了客栈,找掌柜要了碗酒,一回头,看到已经整理好了行装的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

    “怎么啦,他的内服药需要用酒,不是我喝。”柯镇随手把肩上的人扔到一张空着的桌子上,活动活动肩膀,接过小二拿来的酒将解药直接倒了进去。

    “柯镇……你,怎么……”罗俪张着小嘴惊讶的指着桌上的人,柯镇低头一看,玉姐的解药确实非常出色,方才还紫青淤肿的肩膀现在已经恢复的只剩一道狭小的刀口,这倒不是重点,那一身破旧粗糙的衣服下居然是一副纤细白皙的肩膀。

    顺着肩膀向上看去,脖子上还粘着蜡黄的假皮,脸上的面具不知何时已经掉了下来,露出一张五官有些凌厉的女子面容。

    柯镇还在发愣,罗俪已经快步走上来一脚把柯镇蹬到一边,从包袱里翻出件外套盖住小裸露的肩膀,面色微红还带着些许兴奋,美女侠盗,简直太符合她自身对江湖的幻想。

    解药喂下去后许久,女子丝毫没有要醒的迹象,秦毅几人商议了一下,将昏迷的美女扔在这肯定不行,带走的话,在秦毅两人车里也不大方便,在罗俪屡次自告奋勇之下,秦毅给这小贼打上个禁制,放在了罗家母女车里。

    被小贼的事拖了许久,车队出城门时已经日上三竿,走在官道上马车还算平稳,柯镇甚至得以坐在车里温养灵力,突然感觉到身边灵力一荡,睁开眼一看,秦毅微皱着眉身手虚空抓握着车队后半截的方向。

    柯镇瞬间暴起,猛地从车厢里蹿了出去,一个纵跃落到罗家母子马车前,却倒退着举起双手。

    “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汗毛,我不计代价也要灭你满门。”

    “嘿,这丫头这么可爱,你不轻举妄动我怎么舍得伤害她,把你的飞刀扔到一边别耍花样!”

    女贼不知从哪搞到了刀子,正架在罗俪的脖子上,慢慢从马车中走了下来,罗夫人紧张的捂着嘴,罗俪看起来身上没受到任何伤害,一双美眸泛着异彩,柯镇缓缓从袖子里掏出飞刀,轻轻丢在一旁。

    “那边那个病痨鬼,给我把禁制解了!”

    秦毅挑了挑眉,也没说话,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女贼有些急躁,努力控制着表情,柯镇却镇定了下来——罗俪趁女贼不注意对着柯镇使了个眼色。

    “别耍花样!快点。”

    “痨鬼走不快。”秦毅半死不过的说道,脚步还是那样拖拖拉拉的。

    “你早就醒了是么,一直装昏迷就是为了借我们的马车出关?”柯镇在一边分散她的注意力,就知道玉姐的解药不会这么慢才见效。

    “关你何事!”女贼心情极差,走在大街上平白无故被人骂了一顿,稍作惩戒居然又巧合遇到,一时大意受点轻伤,这看起来一身正气的家伙居然用得一手好暗器,还在暗器上涂毒!真是流年不利。

    秦毅磨磨蹭蹭的解开了女贼的禁制,感受到体内停滞的灵力开始恢复运行,女贼终于松了一口气,稍稍放松了持刀的手。

    “小妹妹……额。”女贼突然感觉肚子一疼,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你怎么不早制住她。”柯镇黑着脸将女贼绑缚起来。

    罗俪原本还兴奋的挥舞着拳脚——这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制服敌人,看柯镇不高兴的样子连忙解释道:“我是想制服来着,可她出手实在太快了,加上我母亲还在车里,所以干脆装作不会武让她挟持我出来。”

    柯镇有些惭愧,这倒是他疏忽了,当时在客栈小贼突然出手,便是柯镇也没能反应过来,罗俪本就没什么实战经验,能想办法护住罗夫人已经是万幸,决定将这小贼放在她们的车上实在是失策。

    于是被捆得像粽子一样的女贼便被丢上了柯镇两人的马车,好在现在两人还算薄有资产,买的马车还算宽敞,中间躺了个相对女子来说身材有些高大的人也没侵占多少二人原本的乘坐空间。

    等到小贼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柯镇寻了个小溪边埋锅造饭,罗俪兴奋得跟着跑前跑后,每天中午在野外这顿已经是她最期待的事,秦毅坐在树下打坐温养身体,那小贼便被随意的丢在鹅卵石上,脸上都被硌出了许多印记,长时间以这种姿势躺在坚硬的地面上,女贼的脖子都有些僵硬,一动就从内而外的痛。

    女贼气的快要哭出来,她何时受过这样的苦,灵力不出意外的又被封禁,想自我调整下都做不到,心中暗骂,想象着把柯镇千刀万剐,还有那个痨鬼,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被罗俪制服,只以为是柯镇又出了什么阴招,下了什么毒。

    “放开我!”

    “做什么梦呢。”柯镇看都不看她一眼,要是换了其他会被净网的产品,你这不知死活的小丫头已经被先x后x了,还放了你。

    女贼羞红了脸,扭动许久,见没人理她,沉默一会,用蚊子般细微的声音道:“我要小解。”

    柯镇刚好在往热油中下入鸡肉,冷鸡入热油,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

    “你说什么?不会放了你的,等晚上到了下一个郡就直接把你交给官府了。”

    “我说我要小解!”女子怒吼一声,脸红的想要滴出血来。

    罗俪也红了脸,小步跑到女子身边,笨拙的解着绳子,道:“姐姐你可别跑啊,这两个人心狠手辣的。”

    柯镇哪会什么捆人的技术,完全是仗着绳子长,在女贼身上缠绕了好多圈,然后随便系了几个死扣,再用手劲全力拉紧,这野兽派的绑法倒是颇具奇效,罗俪好歹也是个习武之人,愣是废了好半天功夫都没打开。

    眼看女贼的脸已经由血红憋得有些发白,罗俪气呼呼的跑到柯镇身边偷偷踹了他一脚,拿过菜刀将绳子砍断。

    女贼揉着手腕一溜烟跑进林地消失不见。

    “哇,她不会跑了吧。”罗俪拿着绳子有些愣神,这小贼没有灵力还能跑的这么快。

    “跑就跑呗,谁愿意带着个累赘似的。”柯镇不以为意,将鸡肉再次复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