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反派大佬别作了 > 正文 第138章有缘

正文 第138章有缘

    凤忆笙看向洁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说,“洁洁,你还真的想当秦阿姨女儿啊?”

    本来就是亲女儿,有缘的人就算分离,总有一天也会再次相见。

    虽然不知道是亲生女儿这件事,但秦阿姨的善良让她和向洁,有交集下去的可能。

    她们关系一直很好,那怕五年没联系,听到向洁手受伤,她还是会很关心,看到的时候更加关心。

    向洁有点不好意思的说,“秦阿姨这么好,当然想当她女儿,我觉得我应该争取做她干女儿。”

    凤忆笙没立刻说出来,而是先逗一下她,“做亲女儿不好吗?为什么要做干女儿?”

    向洁坐近凤忆笙捏了捏她脸,“你这是明知故问,能做亲女儿做什么干女儿。”

    不是她不想做秦阿姨亲女儿,是运气不允许她成为秦阿姨亲女儿,能做干女儿也不错。

    凤忆笙迟缓的说,“洁洁其实,你就是秦阿姨的亲女儿,夭折的那个孩子是向家的,你们是同一天出生的,你们被交换了所以你就变成向家的……”

    向洁惊愣的看着她,一时之间哑言无语,她相信凤忆笙的话,她现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大脑一片混乱。

    凤忆笙没再说话,等向洁慢慢缓过来,这算是如她所愿吧。

    秦阿姨也是可怜摊上这么一个妹妹,好好的女儿被换走,还以为自己女儿真的夭折了。

    向洁从愣神中回过神,伸手掐一下自己问,“笙,我是不是听错了?”

    她觉得可能是自己听错,双目盯着凤忆笙看,等她回答她。

    凤忆笙抓住她的手,“当然不是听错,不过还是去做亲子鉴定确认一下比较好,这事可以先跟秦叔叔说,秦阿姨由叔叔告诉她。”

    向洁有点不知所措,虽然她相信凤忆笙,但秦叔叔未必能相信。

    挺麻烦的,怎么办?做亲子鉴定秦叔叔会愿意去吗?

    凤忆笙:“洁洁,别想那么多,当面说会最好,我们去秦叔叔家吧。”

    她站起身打量一遍向洁,“你先去换套衣服,梳一下头发,别化妆和秦阿姨更像。看来这几年影殿下把你养得很好,皮肤都比之前好了,你的黑眼圈都不见了。”

    她心里感叹,影殿下待向洁还是蛮好的,向洁虽然不胖,但至少没之前瘦。

    向洁脸泛红,“总让我喝汤能不好吗,一个星期汤都没有重样的。”

    凤忆笙哑口无言,不愧是凉国影殿下,南宫深景都没有天天让她喝汤,相比较真是天差地别。

    等向洁打扮好就去秦叔叔家,凤忆笙说完事情就离开,让他们自己去弄清楚,她不打扰人家一家人相认团聚。

    她回“南宫府”去,半路因为凤绾心打来电话,又调头去找她。

    ……

    凤忆笙和凤绾心坐在车内,让司机下车一会。

    凤忆笙先开口道,“什么事赶紧说,我要回“南宫府”。”

    凤绾心缓一口气,压抑自己暴躁的脾气,好好同自己姐姐说,“姐,我看见了一个很像爸爸的人,在妈妈的墓地。要不是厉玄基拖住我,我就要过去打人了,他肯定是我们爸爸,他太过分了居然假死骗所有人。”

    其实若不是有照片,凤绾心快要忘记自己爸爸长什么样,今天去妈妈墓地也不可能认出来。

    凤忆笙攥紧拳头,她知道爸爸还活着,现在二妹都看见他了。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丢下她们,并且假死让所有人因为他已经去世……

    她保持冷静,看着凤绾心问,“你是不是看错了?爸爸都去世好久,怎么可能还活着,活着他怎么可能不来看我们?”

    凤绾心皱了皱眉,“看错?你就是不相信我的话而已,我凤绾心会看错自己爸爸吗?他不喜欢我们就没来看我们呗,我们都是女孩子,他烈炎阁无人继承。他跑去找别的女人,生男孩子不要我们,就如此罢了。”

    她越说越克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一拳捶在车窗上,幸好车窗只是出现裂痕没有破,不过破掉也没什么,车是厉玄基的。

    她心里越想越气,“不行了,忍不了老娘要去揍他,太过分啦他居然不要我们,去和其她女人生孩子,不揍他我这口气下不去。”

    凤忆笙愣看着凤绾心一动不动,她晓得自己说什么都不管用,车窗都被她给捶出裂痕,还想劝她平和下来白日做梦吧。

    看样子她有调查,要不然怎么知道他有个烈炎阁,跟其她女人生孩子不太可能,她都没查到这一点。

    片刻,凤忆笙开门下车道,“你好好冷静下,我先后“南宫府”,你别想那么多。”

    关上车门,她回自己车上,拿手机给厉玄基打电话,叫他看好自己老婆。

    凤绾心就怕厉玄基,所以身为姐姐的她,只能向妹夫告状妹妹发脾气,叫他好好管一管。

    凤忆笙回到“南宫府”,南宫深景不在家,她去看看女儿在房间干嘛。

    她上楼往女儿房间走,抵达女儿房间门口拧开门,见她趴在床上拿着笔,在本子上写。

    她走进去问,“小幽儿,你在干嘛?”

    听闻声音,南宫瑾幽抬起头看,“妈咪你回来啦,我在写作业呢,家教老师刚刚走不是很久,我趴着写一会。”

    凤忆笙走过去拎她起来,“不能趴床上写,起来,特地叫你爸定制一张适合你的桌椅,你以为是摆设的吗?”她看了眼被晾在窗前的桌椅。

    南宫瑾幽抗拒,“我不起来,太累了我想睡觉,作业太多了,我想慢慢写。”她都写两个钟头作业,也不让休息一下,在学校没有这么多作业。

    凤忆笙拉着她,“起来,又没让你写快。不能趴床上写知道不?”

    南宫瑾幽不情愿的下床,噘着小嘴到窗前的书桌前坐下,写几个字就瞄一眼自己妈咪。

    凤忆笙拿椅子坐旁边盯着,“慢慢写别着急。”

    看女儿那小脸,很不高兴的样子,不知道咋了她又没催她写作业。

    南宫瑾幽写着写着就磕桌子上,还好凤忆笙反应快伸手垫住。

    她抓住女儿手臂将她抱起,走到床边放她下床躺着,找医生来看看。

    凤忆笙感觉自己,有口气卡在喉咙出来不来,内心纳闷。

    不知道女儿是怎么了,南宫深景只是说她情况不好,又说她没生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