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蔺爷你老婆够狠 > 正文 57

正文 57

    全部,都换了么。

    也是,蔺家的公子,怎么可能让人知道在外流浪的事情。

    这些势必会影响到蔺家的声誉。

    季茉低了低头,不知道为何蔺奕会跟自己说这些。

    不过她也不想知道。

    因为,自己马上就会离开,与他再无瓜葛。

    蔺奕摇晃了几下手中的高脚杯,杯中猩红的液体在晃动之下旋转着。

    那颜色甚是好看。

    蔺奕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拿过来一份生日蜡烛,手中动作不紧不慢。

    每插一根,季茉的目光就停在他的那双手上。

    手指修长,掌心宽厚有力。

    季茉想。

    “是不是还要关灯?”

    冷不丁这么一问,季茉张了张口:“哦,是的。”

    说完,直接站起身,关了灯。

    蜡烛已经点亮,萤红的烛光闪烁,映照在男人脸上。

    蔺奕也十分配合地把眼睛闭上,沉默了一会儿,这才正看眼睛,看着季茉。

    嘴角一勾:“接下来呢?”

    季茉:“嗯……吹蜡烛……”

    “呼——”

    蜡烛熄灭的那一刹那,季茉看到了蔺奕脸上那种孩子气息。

    就像是小时候得到小红花,小糖果一样的开心。

    佣人帮忙把灯打开。

    看着燃烧了一半的蜡烛,季茉的心好像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似乎在自己的心底有一个人在说:“你错了,其实是你错了。”

    季茉摇摇头,想挥散这些杂乱的声音,她觉得心好烦。

    “怎么了?”

    蔺奕盯着她的脸问道。

    “啊?”季茉顿了一下:“应该是有点饿了……”

    季茉也知道这个借口有些蹩脚,但是这也是事实。

    自己确实饿了。

    蔺奕笑了笑,让佣人切了蛋糕,把其中一块放在季茉面前。

    顺便说了一句:“季小姐,这是蔺先生专门让人定做的蛋糕,”佣人也是老实人,笑眯眯的说:“女孩子都怕长胖,蔺先生还专门叮嘱了要无糖蛋糕!”

    季茉抬头看了看对面的男人,男人并没有多大的反应,但是季茉觉得心中还是有些温暖存在的。

    “谢谢。”

    蔺奕放下手中的红酒,“应该是我谢谢你,谢谢你陪我过生日。”

    末了,蔺奕一边拿起刀叉,像是随意问了一句:“明年你还会陪我吗?”

    “刺啦——”

    季茉的刀在盘子中划出一道十分刺耳的声音,在这安静的氛围中显得尤为诡异。

    季茉放下刀叉:“我……”抿了抿嘴:“蔺先生,这个不是我来决定的。”

    其实是你决定的。

    在你身边的女人都会有一个期限吧,像他这种不婚主义者来说。

    自己的期限又是多少?

    1年?2年?还是5年?

    当自己年老色衰,不再具有年轻时的美貌,是不是也就意味着自己与他之间的关系破裂。

    蔺奕嗤笑一声:“你不是饿了?赶紧吃吧,尝尝蛋糕。”

    季茉点了点头,还好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要不然,自己恐怕是真的承受不住。

    吃完饭,佣人已经开始收拾桌子,季茉跟着蔺奕来到书房。

    这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季茉进蔺奕的书房,但是这确实是季茉第一次进书房中的暗间。

    蔺奕牵着季茉的手走了进去。

    房间不大,像极了古代英式的城堡。

    墙壁两侧的烛火闪烁,混混暗暗。

    “蔺先生……”季茉开口,忍不住问他。

    蔺奕停下脚步,转过身:“怎么了?”

    季茉瞧着他的神色问道:“蔺先生,这是什么地方?”

    蔺奕环视了一圈,“你看不出来,这是我的密室?”

    季茉自然是看得出来。

    不过这么隐秘的地方又怎么会让自己进来。

    “蔺先生,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回去了。”她可不想在走之前抓着蔺奕的一些把柄。

    “不着急。”蔺奕使劲握住季茉想要挣开的手。

    “还没让你看到。”

    说完,也不管季茉愿不愿意直接拉着季茉朝里面走去。

    走到一排书架的旁边。

    蔺奕从上面取下一本厚重的相册。

    季茉看着。

    这个书架一定是被蔺奕反复擦拭,要不怎么会能够如此一尘不染。

    蔺奕翻开一页,把它拿到季茉面前。

    “这是我小时候的模样。”

    季茉低头看着已经泛黄了的相册中的照片。

    虽然二十年前的科技不像现在这样发达,但是也能清楚地看到蔺奕小时候的模样。

    瘦瘦高高的,不过最清晰的还是他的那张脸。

    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一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

    不得不说,像蔺奕这样的相貌着实拿出来就是资本。

    季茉从相册移开视线,抬头问他:“你小时候生活不太好吗?”

    蔺奕看了看小时候的自己,那个时候还是穿着补丁的衣服。

    “别人都说我是野种,是我母亲在外面鬼混生出来的孩子,那个时候有衣服穿就已经不错了。”

    季茉点点头:“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也是……”

    蔺奕合上相册,握住她的手:“别离开我,答应我,好吗?”

    季茉感觉蔺奕的手掌心很热,那种烫人的感觉。

    季茉笑了笑:“蔺先生,要不我们出门走走?晚上吃了这么多,我怕消化不好。”

    蔺奕拍了拍她的脑袋,又怎会不知他其实是在转移话题。

    “好。”

    **

    时间过得不紧不慢。

    但在季茉看来,着实像是度过了一个冬天。

    心里总觉得蔺奕知道些什么,但是好像他什么又不知道。

    这种感觉是在岳修竹找自己的那一刻,才渐渐消失。

    “你怎么来了?”

    明明说好约的人是岳青竹,怎么来的人确实岳修竹?

    岳修竹摘下口罩,对着季茉笑了笑:“我哥不方便!”

    季茉一眼就看穿他的谎话:“你哥呢?”

    岳修竹嘿嘿笑了两声,知道自己瞒不住季茉,随后说:“他应该不会来了!唉唉唉,你先别走呀!”

    季茉听完岳修竹的前半句话,立马起身准备离开。

    岳修竹慌忙拉住她:“茉茉,你要的东西在我这里,没有我,你也出不了京城的!”

    季茉看了看岳修竹慢慢从口袋中拿出来的东西,让后又坐了回去。

    季茉看着岳修竹,眼神中全部都是打量。

    岳修竹笑了笑:“茉茉,其实,只有我陪你走,你才能走,因为这个。”

    岳修竹从里面翻出一个红本。

    上面的三个大字简直要闪瞎季茉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