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偏偏上瘾 > 正文 01

正文 01

    202089 《上瘾》 作者桃橙吖

    “梁熙成。”

    “宋妍。”

    男人伸手递过来,“宋妍小姐名字我耳熟能详。”

    宋妍盯着那双修长洁白有力的大手,愣了许久。她不过是一个带十八线小艺人的经纪人,哪里能让人耳熟能详?可她还是笑着淡定伸手过去:“梁先生的名字才是耳熟能详。”

    ……

    不知道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他们刚开始认识的那个宴会。是他们纠缠的开始。

    身上沉重的压感传过来,宋妍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挣扎两下醒过来,浓烈的酒味包裹着她,她嫌弃地皱着眉头。

    她伸手将身上作怪的男人拍开,娇嗔道:“去洗澡,一身酒味,难闻死了。”

    梁熙成闻言丝毫不动,固执地攻占她得城池,让她抵抗不住,节节溃败。

    最后宋妍投降,陪他一起游历在欢乐的海洋。

    这场酣畅淋漓在宋妍累的手都不想抬的情况下结束。

    梁熙成抽身洗澡,出来躺在床上恶性质地逗她:“让你平时多多锻炼,就不听,每次都累成这样。”

    宋妍一向不服软,哪怕没劲,她还是要努力顶嘴:“那有梁总上进,日理万机还有空多多锻炼。”

    男人被气笑,伸手拿烟出来。

    宋妍皱眉,他今天太奇怪了。先是喝的烂醉,接着又是不洗澡,现在轮到抽烟。

    桩桩件件,她都不喜欢。

    “就吸一根。”梁熙成捏她的脸蛋,“乖,忍忍。”

    烟雾缭绕中,梁熙成俊郎立体的脸显的格外阴沉。

    一烟毕,梁熙成语气沉重:“宋妍,要和我结婚吗?”

    宋妍脑子短路,整个人僵持在哪里。

    结婚。梁熙成和她提结婚。

    “不要对我上瘾。”

    梁熙成早些年的话萦绕在她耳边,她害怕的蜷缩起来。

    不,不要,她不想回答这个。

    她想鸵鸟,然后躲开这个问题。

    或许是真的太累。

    宋妍睡得很沉,再次醒过来,身边的男人不见身影。

    她脑袋迷迷糊糊的,抱紧双腿坐在床上。

    昨天晚上梁熙成的话是什么意思。

    “叮……叮……”

    座机骤然响起打断了宋妍的思绪,她连忙接听,知道这个座机号码的人都是重要的。

    “妍姐,不好了,童菲节食片场晕倒了,现在在医院,你赶紧过来。”

    宋妍头疼,赶紧稳住他:“我知道,立马封锁消息,把医院地址给我,我马上就去。”

    她掀开被子下床,腿边一阵酸疼。

    该死的梁熙成。

    怎么不累死,就知道折腾她。

    匆匆忙忙收拾好,宋妍一打开房门,看见张琪在哪里一直等着,手里还拎着东西。

    “小姐,少爷说了,让我送你去上班。”张琪把东西递给她,“少爷吩咐我给你带的早餐。”

    宋妍接过来,把地址给他。“赶紧。”

    张琪二话不说,带着宋妍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私人医院管理严格,狗仔和记者还没有围进来。

    宋妍走进病房时,童菲躺在床上吃着炸鸡。

    宋妍胸腔愤懑,语气不好听起来:“要么不吃饭,一吃就高热量,你能不能平衡一点。”

    童菲不屑一顾,一双妩媚的杏眼偏偏隐藏着对宋妍的反抗:“我乐意,你就是想拿我赚钱,我和公司的合同还有两年就到期,你们别再想给我立人设了。”

    宋妍恼火,抱着双臂把刚才医生递给她的资料扔给童菲。

    “自己看看。”

    童菲心虚地接过来,仔细看了一遍,她身体各个指标都不正常。

    宋妍收了脾气,语重心长地对她言道:“童菲,我不是带你出道的经纪人,我知道你和我感情不深。你比我手里原先带的人资历多了许多,你有大好前程,干嘛非要作呢?今天这个导演身份不需要我说吧,你这样一闹,难不成以后真想在圈里树立一个大牌的形象吗?”

    童菲委屈极了,哇的一声哭出来。

    宋妍觉得不对劲,走到床边坐下给她擦眼泪。“到底怎么了?我才一个星期不在,怎么就这样?”

    童菲一直哭一直哭,直到眼泪哭肿,泪水没了才停下,哽咽地说道:“妍姐,我上部的片酬被公司全扣完,只给我三万块。”

    放肆!

    宋妍怒气匆匆地从童菲病房出来,看到站在一旁不敢说话的伍佑,质问道:“童菲片酬按照合同比例,不应该扣那么多,有事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伍佑为难,整张脸皱在一起,半晌才告诉她:“妍姐,高层有个人看上了童菲,但是她不愿意……”

    下午六点多的秋天,灰蒙蒙的。

    张琪没有来,梁熙成这个钻石王老五亲自降尊等着宋妍下班。

    宋妍看到那辆夸张的迈巴赫,头疼不已。

    她故意装着没看见,拼命向前走。

    梁熙成狭长的眼睛盯着走的飞快的女人。

    呵,昨天晚上那么折腾,她今天还能走那么快,看来是长出息了。

    他轻松启动车子跟上,在她身后拼命按响喇叭。

    任何一个娱乐公司门口都是八卦聚集点。

    宋妍咬唇,无奈地后退上车。她不想惹是生非。

    要和梁熙成比脸皮厚,宋妍甘拜下风。

    “下次再装,你别想下c。”

    一口老血。

    宋妍不想和他讨论这个话题,免得他又“兽性大发”。

    “你今天不忙吗?过来接我。”

    “听说宋小姐今天在公司发了好大的火,威力堪比老板娘。”梁熙成不紧不慢地开着车。

    宋妍郁闷,消息传播的速度怎么那么快。

    从后视镜看她气鼓鼓的脸蛋,梁熙成嘴角弯起了弧度。

    “不逗你了,今天你哥哥给我打电话,让我接你去你家吃饭。”

    宋妍刚才还郁闷的脸瞬间一白。

    “梁熙成,我不想去。”

    “乖。”

    “梁熙成,我不乖。我不想去。”

    “我和你哥有个项目要谈。”

    宋妍不再和他争论,扭脸看向窗外,四周的风景向后倒去。

    梁熙成最后还是没有去宋家。

    他把车停在蓝山。

    宋妍松了一口气。

    缓缓从车上下来。

    梁熙成不知道哪里来的速度,迅速走到她面前,将她压在车门上。

    狂风暴雨夹杂着愤怒的吻密密麻麻砸下来。

    宋妍不知道他的怒气哪里来的,但是没有去宋家她开心,顾不上他的粗暴,她拼命的回应他。

    两个人死死纠缠着,互相撕咬,谁也不放过谁。

    这样任性的后果便是晚上吃饭时,酱料汁沁的嘴部伤口疼的抽气。

    吃过饭,宋妍洗完澡出来。

    她打开mac给伍佑发了一封邮件,上面写明童菲的片酬应该如何分配。

    梁熙成停下手中的工作,冷不丁地说出一句。

    “顾南山回来了。”

    宋妍淡淡地哦了一声。

    梁熙成挑眉,过来抱着她,让她坐在他的腿上,揉她得小手,偏执又疯魔:“顾南山回来了。”

    宋妍还是不咸不淡:“哦。”

    拳头打在棉花上。

    梁熙成双眼眯紧,揉她手力度蓦然加大。

    宋妍不知道梁熙成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她已经两年没联系过顾南山,根本不知道他的境况。

    他低头,咬住她的锁骨,口齿不清地重复:“顾南山回来了。”

    宋妍被他咬疼,捶他的腿,蹙眉大声说他:“梁熙成,你神经病啊!老是提顾南山,怎么,你暗恋他啊?”

    梁熙成松口,一天之内被她气笑两次。

    晚上的时候,梁熙成疯了一样折腾她。

    她苦不堪言,只能哼哼唧唧地起着精神求饶。

    梁熙成咬着她,逼她:“小东西,说,怎么多年,你想过顾南山没有?”

    狗男人。宋妍就知道他吃醋,偏偏她嘴硬,一个翻身她主上,恶狠狠地揪着他:“梁熙成,让你天天威胁我,今天我们一起累死吧!”

    梁熙成笑了。他心里某个角落得到宽慰,她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

    “宋妍,我们就这样一直在一起吧。”

    秋天的天气凉爽,偶尔温度升高还要体验一把夏天的感觉。

    宋妍在床上赖到下午才起,昨天晚上她太疯,梁熙成笑的像一个猪头陪她疯。

    身上的印记有点多,还好能穿个长袖遮挡住。

    她下午有约。

    童菲得罪的导演非同小可,以后在圈子里混,还是要重新打好关系。

    圈子里的人基本上不知道宋妍和梁熙成的关系,只知道很多时候一些大资源的配角莫名其妙落到她的手上。

    原先大家众说纷纭,都是些难听的。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宋妍的家世被曝光出来。

    她是宋氏集团的唯一千金。

    那些谣言不攻而破。

    其他人不知道,宋妍一清二楚。除了梁熙成那个斤斤计较的男人,还会有谁在听到她的八卦后会迅速动用力量去打压。

    张琪把她带到as酒店。

    宋妍让他先回去。

    陈黎早就在哪里等着,宋妍快步过去:“师父。”

    陈黎不耐烦,上下打量她一眼:“童菲怎么回事?不能带就扔了。”

    扔了=雪藏。

    宋妍明白这个逻辑,更明白陈黎说的不是童菲作,而是她拒绝高层的追求。

    宋妍低着头不吭声,态度很坚硬,她不愿意牺牲童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