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偏偏上瘾 > 正文 03

正文 03

    顾南山的脸色一变再变,放在桌子下面的手不停地转动着大拇指上的戒指,良久他才笑着开口:“宋妍,记得回家,你父亲的意见才最重要。”

    这就是顾南山,宋妍冷笑,无论什么时候,他都冷静的不像一个人,然后轻而易举抓住你最脆弱的地方。

    “宋妍父亲的态度如何,和你一个外人没有关系。”梁熙成起来拉着宋妍,冷眼离开包间。

    坐在车上,宋妍才再次问他:“你不是在睡觉吗?”

    梁熙成没有立马开车,而是转过头来问她:“你有没有想过顾南山。”

    宋妍没吭声。

    她的态度无疑激怒了梁熙成,他大手攥着她的下巴,眼神冰冷的问道:“我问你有没有。”

    “梁熙成,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宋妍挣扎起来。

    他应声放开她,可眼神还停留在她的身上,似乎不问出一个答案不肯罢休。

    宋妍溃败:“梁熙成,你问这个有意义吗?我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我很清楚。”

    梁熙成被她的固执气的牙疼。

    “叮咚,叮咚”宋妍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来,她看到上面显示的署名,硬着头皮在他吃人的目光中接听:“有事吗?”

    “不好了妍姐,活动现场起大火,艺人还困在里面。”

    “什么?怎么会这样,赶紧找,我马上过去。”宋妍慌乱地挂断了电话,神色慌张,连语气都颤抖起来,“活动现场起火,赶紧过去。”

    梁熙成蹙眉,这个天气怎么会好端端的起火,先是童菲,再是古南,件件事情都冲着宋妍去,不是意外。

    “宋妍你冷静,你不觉得奇怪吗?”他拿出手机发短息给张琪,让他去处理,“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深夜,宋妍看着热搜,活动现场起火,艺人古南受伤住院。

    她拼命的压下去还是再次上去,干脆不压了。

    她睡不着,坐在那里。

    梁熙成洗完澡出来,看她没睡,又跳回白天的话题:“宋妍,我们聊聊吧。”

    她回神,聊什么?

    “要和我结婚吗?聊聊未来吧。”他开门见山。

    宋妍躲避不了这个问题,便开始装傻:“喜欢你的人那么多,干嘛要和我结婚。”她想要一个答案,而不是因为上瘾和习惯。

    梁熙成开始绕圈:“那你想不想和我结婚呢?”

    倔驴两头,说的就是这两个人。

    宋妍见话题绕回来,干脆沉默。

    她沉默,他就开始发飙:“别人都说我冷冰冰的,我看他们是没见过你,否则他们一定对我改口。”

    宋妍像个缩头乌龟,耍赖的钻进被子里。“我困了,下次说。”

    梁熙成把她从被子里拽过来,怒目气结:“宋妍,你没有良心。”

    又是这句。

    “梁熙成,你对我说过,我们之间谁也别过头。”

    宋妍挣脱开,死死裹着被子,一言不发。

    恼火。梁熙成气的胸口疼,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当然,他两样都没有选,而是换好衣服,故意将门重重地关上。

    他走了

    宋妍心凉,又疼,烦闷地躺着。

    梁熙成开车回了老宅。

    第一句话对着管家就是:“老爷子呢?”

    管家浅笑:“少爷说笑,现在几点了。不用脑子都知道他在睡觉。”

    梁熙成叹气,动身回了自己的房间,他是一个可怜人,没有地方安睡。

    凌晨三四点,他睡得朦胧,感觉身上有人在触碰,他下意识地以为是宋妍,伸手去回应,触感不同的细腻让他猛然惊醒,从床上跳了下来。

    还好他没有裸s的习惯。

    他黑着脸,看着床上的女人,阴郁道:“赶紧滚出去,告诉老爷子下次不要再做这种恶心事。”

    姑娘娇滴滴的红着脸,哭丧着:“先生,老爷说了”

    “滚,现在死还是去见老爷子死,自己选。”

    姑娘那里想过梁熙成连话都不让她说完,起身滚出了他的房间。

    果然如外界所言,是个冷阎王。

    真是晦气。

    梁熙成洗了好几遍澡才觉得干净,看都没看去了客房。

    老爷子没有赖床的习惯,早早起来运动。

    梁熙成从刚才就没睡,走下楼警告他:“下次别做这种小动作,不管是刚才的事,还是宋妍那边的事情。”

    “哼,”老爷子冷哼出气,“梁熙成,你没有出息,宋妍答应你了没有?我要抱孙子,你赶紧的。”

    梁熙成还是警告的态度:“别动宋妍。”这是他的底线。

    距离上次两个人见面的时间过去三天,古南受伤的热度完全被另外一个大咖出轨的消息压过去。

    宋妍没那么多公关要忙,不自觉的想到梁熙成。

    他三天没来,以往除非他出差,否则不可能那么久不见她。

    他大抵真的生气了?

    门铃响,打断她的思绪。只要她不去上班,张琪每天都会按时给她送标准的营样餐,今天又是一样。

    只不过宋妍忍不住多问了一句:“那天深夜你们少爷去哪了?”

    张琪挠挠鼻子,眼珠子打转,一副局促的模样。

    “快说。”

    “少爷那天回了老宅,老爷还给他找了一个小丫头,凌晨才从少爷房间出来的。”

    宋妍手里拎着饭,面无表情,眼底却冷若冰霜:“和你们家少爷说,我发烧三十九度六,至于他来不来,那是他的事。”说完,门嘭的一声被关上。

    张琪有预感,少爷得罪妍姐,要大难临头了。

    梁熙成的车子在听完张琪的电话后飞快掉头转向去往宋妍家里。

    说实在话,他心里是有幻想的。

    宋妍会不会是因为想他才会突然生病?

    他着急地打开门,连鞋子都没来得及换便奔向她的卧室。

    早早躲在门后面的宋妍见他进来猛然把门关上,在梁熙成的惊讶中将他压倒在床。

    她的小手软若无骨,在他身/上游走,肆意点火。

    顾不上她的疯狂,梁熙成伸手去摸她的额头,结果是冰凉一片。这个小东西,又骗他了。

    不过还好,她没有生病。

    他想翻身做主,但是宋妍死死压住他,不让他动。

    难得她主动,梁熙成没有固执,躺平享受着。

    宋妍光点火不放炮,时间久了让梁熙成有些难耐。

    他想主动,宋妍突然停了下来。

    “听说老爷子塞给你一个小丫头,怎么样,好看吗?”

    “脸都没看清楚就被我赶出去了。”他这是实话。

    宋妍心里甜滋滋的,可嘴上还是不饶人:“张琪说,那个丫头半夜还在你房间里。”

    张琪原来是他这个兔崽子说的。

    不过还不错。

    宋妍好像在吃醋。

    他心情大好,前几天赌气的阴霾过去,想继续刚才的热烈。

    宋妍挡住他:“我不要。”

    梁熙成知道她在乎什么,挑重点回答:“我没有碰她,真的。撒谎是小狗。”

    宋妍笑笑,不再逗他,在他耳边小声言道:“不好意思,我亲戚来了。”

    。。。。。。

    没良心的东西,铁定故意的。

    接下来的几天宋妍都是冷着一张脸,一句话不搭理梁熙成。

    可怜梁熙成在外界有冷面阎王的称号,在宋妍这里只能百般讨好。

    不过梁熙成开心,这是宋妍为他吃醋的表现,他甘之如饴。

    下午古南出院,宋妍没有躲在家里,转到医院去看望。

    外面的媒体堵的死死的,更甚者直接拿一块大玻璃挡住去路的。

    宋妍怒了,她将手层层包裹住厚厚的一层,下车便直奔过去,在众目睽睽之下挥拳打在玻璃上。

    几秒过去,玻璃应声而破,所有人都被这个剽悍的女人吓到。

    有人认出她的身份,在另外一边大喊:“她就是古南的经纪人,问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这种小场面宋妍司空见惯,回头瞪过去:“你是黑粉还是铁粉?”

    “当然是铁粉!”

    “既然是铁粉就走开吧,古南下午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你们挡着出不去,他就会错失这个机会。反正我无所谓,你们自己看着办。”宋妍不再理他们,低着头将手上包裹的破布一层层解下来。

    宋妍的话再清楚不过,不少粉丝纷纷退出去,给医院后面留出来一个通道。

    古南的车子顺利开出来,宋妍顺势上车,马不停蹄地离开。

    “谢谢妍姐。”

    宋妍点头,看过去,没有什么大碍,要不然以后的人生都要毁了。

    夜晚,经纪公司突然下令决定,宋妍停职一个月。

    她早猜到是这样,公司看她不爽的人太多,她接连出错两次,不被罚才怪。

    梁熙成忙完工作带了她最喜欢吃的红豆派过来,可是她只吃了几口便放下。

    “不好吃?”他蹙眉,这次他是刚买的,不会不脆。

    宋妍笑笑,摸了摸她的腰,“你自己看看多粗。”

    梁熙成看过去,明明瘦的快飞起来哪里粗。

    “你不是说过喜欢腰细的吗?我量了量,快”

    \"宋妍。\"梁熙成打断她的话,“我之前说的话是不是对你而言,伤害特别大。”不止一次,宋妍在他面前提到他曾经如何如何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