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偏偏上瘾 > 正文 04

正文 04

    宋妍沉默。

    梁熙成放下手里的事情过来搂住她,将下巴抵在她的脑袋上,缓缓言道:“对不起,我刚开始太自负,没有注意到你的感受,今天我接受任何惩罚,妍妍,原谅我好不好。”

    原谅?何谈原谅呢?当初顾南山走的义无反顾,父亲对她弃之如履。

    她事业爱情人生全部都糟糕透顶,梁熙成是她最后的垂死挣扎。

    她听了顾南山的贬低,认为男人都喜欢长发,第一次见到梁熙成的时候,她刚留的头发才到脖子。

    她害怕再听到拒绝,一直低着头,没想到他直接伸过来一只手。

    大家都是成年人,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好在她没有矫情,梁熙成也没有别的女人,甚至刚开始那段时间天天来,尽管吃不消,但是宋妍心里是开心的,空大的房间只有她一个人,她害怕。

    所以,她和梁熙成之间不能用原谅,因为他也是她的救赎。

    宋妍从回忆中抽身,坏笑着将他的最喜欢的一条领带拿过来,顺势把梁熙成绑在床上。

    “既然认错,那就拿出点态度来吧。”

    梁熙成傻笑着,他最喜欢宋妍缠着他的模样,越黏越好。

    宋妍费力折腾他,把这几年梁熙成教给她的本事全用上,不过一会,梁熙成哼哼唧唧地求饶。

    她是他的毒药,稍微碰一下就上瘾。

    两人从床上折

    很久以后房间才平息下来。

    梁熙成没睡,他撑着脑袋看着宋妍可爱的小脸蛋。

    其实宋妍不知道,他们两个第一次见面并不是那个宴会。

    他很早便见过宋妍,那个高中曾经坐在他后面七个月退学的女孩。

    他是天之骄子,不论在哪里。宋妍是第一个对他熟视无睹的人。

    青春期的男生多少有些骄傲,何况是梁熙成。他费了两天时间才知道,原来宋妍眼里没他的原因是因为顾南山,那个在吃了宋妍送的早饭后去和隔壁班花晨跑的男人。

    也不怕跑出胃穿孔。

    梁熙成站在操场的高台上看着两个人跑步的画面,心里对顾南山充满着鄙夷,同时一个名字在他心里种下,宋妍,一个傻子。

    后来宴会上她穿着难堪的裙子给他递酒时,他心里猛地一动。

    那个时候他和老爷子赌气出来创业,老爷子手段狠,压力大的他整晚整晚睡不着。

    那些女人他都不喜欢,谁知撞上一个送上门的小白兔。

    年少轻狂的梁熙成不承认对宋妍是爱,只当是游戏,让那个曾经对他不看一眼的女孩在他s下哭。

    她的味道他喜欢,她的s子他依恋,她的一切一切他发疯的想参与。

    他叹气,紧紧抱住宋妍入眠。“妍妍,你到底爱不爱我。”

    张琪回去给老爷子复命,回来时两个人还没醒。张琪不得不感慨一句,少爷体力真好。

    他的动静还是吵醒了梁熙成,他黑着一张脸出来,语气不善:“是你和宋妍说老爷子给我找了一个小丫头?”

    完蛋!张琪想着宋妍娇滴滴地趴在梁熙成怀里委屈巴巴告状的模样,他这是要死。

    好在张琪脑子灵光,飞快地旋转后周旋道:“我这不是帮你看看,妍姐心里有没有你吗?”

    梁熙成想到这几天宋妍吃醋的模样,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微笑,“混小子,下次再多嘴多舌直接拔了你的舌头。去把kfc所有的单品都买回来。”

    “得嘞。”张琪欢快地出门,跟在梁熙成身边这么多年,他早看清楚了,他们老大被宋妍压的死死的,这辈子是逃不掉了。

    梁熙成轻手轻脚地回卧室,不想吵醒她,谁知一进门就看见宋妍摆着一个极其妩媚的姿势,撩着头发冲他发电。

    “哥哥~”

    梁熙成脸紧绷,牙快咬碎,他大步走过去,用被子将她包裹住,恶狠狠的说道:“刚才太凶,你受伤了,老实点,别惹我。”

    看着他那副要疯还要强忍着的样子,宋妍得意的笑,凭什么每次都是他折腾她,她也要折腾。

    梁熙成不知道哪根筋搭错,总受不了宋妍叫他哥哥,尤其是用那种欲拒还迎的声音。

    殊不知梁熙成第一次做梦时,作为女主角的宋妍便趴在那里喊他哥哥。

    宋妍赖在床上不起,梁熙成坐在床上喂她吃kfc。

    房间里一股炸鸡的香味,油腻腻的却令人上瘾。

    宋妍吃够了,窝在他怀里,“你怎么不吃,买那么多。”

    梁熙成贴着她的耳朵,“我比较想吃人。”

    哈哈。宋妍翻了个身,搂着他的脖子:“最近我不上班,你不能留在这里陪我吗?”

    梁熙成想想最近的工作,有些恼火:“我后天要去巴厘岛,你跟着我一起去吧。”

    宋妍摇头,她不喜欢出国。

    梁熙成低头吻着她,“乖,我用最快的速度回来。”

    宋妍贪恋,揽着他的脖子缠着他不放。

    两个人黏在一起,仿佛永远不够。

    手机铃声猛然响起,打断两个人的进度。

    宋妍看着男人的昂扬,笑着起身接听电话:“妍妍,你哥哮喘犯了,你赶紧来医院。”

    熟悉的声音,冰冷的语调,似乎想将人冻僵。

    “嗯。”宋妍主动挂断电话,回头和梁熙成说:“去医院,我哥病了。”

    梁熙成盯着她紧绷的侧脸什么没说,收拾东西和她一起离开。

    vip的高层病房里,宋知青一动不动地看着床上昏睡的宋恒。

    他年老的眸子浑浊,眼底铺满担忧。

    宋妍不争气地垂丧着头,心不甘情不愿地推门进去。

    梁熙成站在宋妍身后。

    “爸。”宋妍很久没喊,生疏得很。

    宋知青绕过她先笑意连连地先和梁熙成打招呼:“梁总来了。”

    讽刺,天大的讽刺。

    好在梁熙成知道宋妍的处境,冷着一张脸把话题引到宋妍身上:“宋妍很着急,马上就赶过来了。”

    宋知青点点头,冲着宋妍笑笑。

    冷漠的让宋妍窒息。

    “梁总,我有一点私事想和我女儿说说,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梁熙成悄咪咪捏一下她的胳膊,让她大胆放心说不要怕,随后走出病房。

    宋知青还是那张冷脸,连语气都懒得改:“你哥的病越来越严重,宋氏集团不能没有人,你抽空回来吧。”

    宋妍垂着头,坚定她的态度:“我不喜欢公司,我只想做我喜欢的事情,实在不行,你找姐姐。”

    “放肆!”宋知青暴怒,“不要和我提那个不孝女!”

    宋妍累了,终于肯抬起头和他说话:“爸,姐被你逼走,哥现在在床上病着,你这个霸道的性格不能改改吗?”

    宋知青眼睛瞪着,和宋妍僵持许久。

    宋恒一时半会醒不过来,两个人僵持着没意思,宋妍干脆出门和梁熙成离开,反正有梁熙成在,宋知青不敢说什么。

    到了楼下梁熙成才告诉她:“我突然有个会议要开,先让张琪送你回去。”

    宋妍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低着头看鞋尖。

    突然之间,一股力量将她的头抬起来,梁熙成的吻落在她的唇上。

    来来往往的人看到,纷纷笑着。

    宋妍脸红,推搡着他:“你好好的发什么q。”

    “宋妍,你没有良心。”

    她头顶一万个问号,她又如何没良心了?

    梁熙成见她懵逼,冷着脸诉苦:“刚才还让我留下陪你,转眼间我要走,你居然不挽留我。”

    这个男人怎么那么别扭,他要去开会总不能因为她不开吧?她挽留的结果还不是一样,可看着他着实可怜巴巴地模样,宋妍还是装模作样得搂着他:“哥哥,人家好舍不得你呢。”

    这个小东西故意的,每次以退为进,表面上看投降,实际上捏着他的软肋丝毫不肯让步。

    偏偏他喜欢得紧。

    他捏着她的小鼻子:“下次在该叫的地方叫哥哥,我喜欢。”

    老流氓。

    宋妍红着脸赶他走,梁熙成不舍,还是顶不住公司的压力离开。

    张琪特意等到两个人腻味完才开车过来。

    上车后宋妍冷着一张脸:“不回家,去as。”

    张琪犹豫,老大上次说再让妍姐去as回来打断腿。

    “怎么不动?”宋妍发怒,“再不开我现在就让你滚蛋。”

    俗话说得好,夫妻之间的事情外人不要插手,再加上他们老大对妍姐的尿性。

    宋妍发威后张琪二话没说开车去往as。

    as的果酒是她最爱喝的,哪怕现在度数加高。

    加高也好。

    一醉解方愁。

    “妍妍,这酒不是这样喝的。”

    梁熙成?他不是去开会了吗?她迷迷糊糊地抬头,对上的却是顾南山好看的明眸。

    她差点忘了,这个世界上除了梁熙成还有顾南山喜欢叫她妍妍。

    她摇头,继续喝她的酒,面前的人已经非彼时的少年,她也不想做那个追随他的少女。

    顾南山喉结滑动,有些淡淡的苦涩在他嘴里迸发:“好久不见,我很想你。”

    宋妍直接吐了,她扔过去一个杯子怒吼:“你tn的别恶心我,当初走的时候也没听见你说一句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