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偏偏上瘾 > 正文 05

正文 05

    顾南山没有一丝反感,反而递给她一个方巾,拐角处还有一个小小的妍字。

    那是宋妍送给他的,他带在身边很多年了。

    宋妍再冷静,看到那个方巾还是一楞。

    记忆中的少年很是热爱打球,每次流很多汗。少女看在眼里,回去缠着母亲学着绣了一个不怎么好看的方巾送给少年。

    少年第一次接受她的礼物,她激动很久。

    她的神情让顾南山心里舒服许多,她心里应该还有他,他把方巾放在桌子上,“妍妍,其实我不想怎么样,我明天有个宴会,想带你一起去。”

    宋妍冷笑,顾南山在做梦吧。

    像是预料到她会拒绝,顾南山下一句便是:“主要是宴会上有宋沁。”

    姐姐。宋妍一楞,她不是在国外吗?

    “你没骗我吧?”

    顾南山手指一僵,心脏某个地方被敲击,他拿出手机给她看宋沁发来的短信,宋妍这才肯相信。

    “明天在这里,我等着你。”宋妍说完,叫来酒保结账。

    顾南山浅笑:“我就是这里的老板,以后这位女士的钱都不必再收了。”

    梁熙成昨夜没来,宋妍睡的不香。

    早上准备收拾东西去见宋沁的时候,梁熙成突然带着早餐开了门。

    “有事?”他看着她穿的挺华丽,淡淡地开口问。

    宋妍莫名心虚一下,闪躲着回他:“嗯,要去见一个老朋友。”

    梁熙成不让她躲,捏着她的胳膊一把将她拽进怀里。

    他冷硬的语气对着她,眼神中带着一丝质问:“宋妍,你到底要去什么地方,不要骗我。”

    宋妍被他的语气搞得难受,心里想着宋沁和她之间的事情,心一狠点头:“就是去见一个老朋友。”

    撒谎和嘴硬是要付出代价的。

    当宋妍走进宴会厅时终于弄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确实如愿以偿的见到了宋沁,自然也见到正在和宋沁交流的梁熙成,最要命的是她身边站着的是顾南山。

    宋沁大老远看到宋妍过来,热情地过来打招呼:“妍妍,好久不见,南山也是,长得更帅了。”

    “姐姐说笑了。”顾南山客气着。

    宋妍现在可没有心思和宋沁说客气话,她小手背在身后,不停地搅动着。

    梁熙成缓缓走过来,对着宋妍说道:“妍妍,过来。”

    语气之轻柔,让人遐想无限。

    宋妍心里清楚得很,这是梁熙成在给她机会,她立马笑着走过去,站到他的身边。

    宋沁和顾南山的脸色一下子有着不同的变换。

    震惊,不相信。

    难堪,不情愿。

    两个男人不偏不倚穿着同样的白色礼服,气质截然不同,一个霸道,一个优雅。

    宋沁看着时间到了,笑着打破尴尬的氛围:“我们去包间吧,外面太乱。”

    他们是来谈私人生意的,不想在外面人多的地方。

    宋沁办事是个利落的,房间里人除了他们几个,只有一个陆霆东。

    宋妍紧挨着梁熙成坐,可梁熙成故意拉开一些距离。

    吃饭的时候梁熙成没怎么吃,酒也不品,干坐着。

    宋妍知道他吃醋吃的不轻,要不是这里人多,估计吃人的心都有了。

    她这些年在梁熙成身边,好像经常把他惹生气,通常梁熙成还像个犯错的人一样反过来哄她。

    不知怎么的,宋妍就觉得好笑,冲着梁熙成甜美的笑了出来。

    见到她的笑,梁熙成心化了半边,哪里还有那么气。

    认命的给宋妍夹了一块她最喜欢的糖醋里脊。

    宋沁不知道她离开的这几年宋家究竟发生什么,也不知道宋妍是怎么和梁熙成混到一块去的,可是她身为一个明眼人,明显能感觉到两个人之间不正常。

    那顾南山呢?

    只考虑一会,宋沁不再多想,主动把话题挑起来,说起生意上的事情。

    陆霆东似乎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一直和宋沁聊着。

    “怎么吃那么少,多吃点。”顾南山没有和他们说话,反而给宋妍夹了一点菜。

    宋妍放下筷子,面色尴尬:“我不是很饿。”

    顾南山不依不饶:“要不然吃点冰淇淋吧?你最爱吃了。”

    梁熙成终于开口阻止:“妍妍,你还没走,不能吃冰的。”

    他的一句话让正在交流的两个人停下来,整个包间陷入死寂。

    什么样的关系男人才会那么清楚一个女人最隐秘的事情。

    陆霆东端起酒杯喝酒,藏住嘴角的笑。梁熙成不亏是话题终结者。

    在这样沉默的气氛中,宋妍居然笑了出来,她冲着梁熙成撒娇:“上次公司领导开会,说我们经纪人和奶娘一样操心,我看梁先生对我,就像是奶娘。”

    一个霸总,变成奶娘。

    梁熙成看着她的模样,心里暗自骂她没良心。

    他伸手过去,她自然地把手回扣握紧,两个人之间的动作默契熟练的让人害怕。

    可能是顾南山有点自知之明,不再打扰宋妍。

    包间里气氛又开始活跃起来。

    宋妍是个外行人,只顾着吃,偶尔抬头看一下梁熙成谈生意的模样。

    霸道冷厉,令人着迷。

    散席的时候宋沁对宋妍招招手,起身出去等她。

    宋妍对梁熙成点点头,松开手跟出去。

    她在阳台抽烟。

    看见宋妍过来,把烟掐灭。

    宋妍低头看了一眼,别开眼神:“爸盼着你回去。”

    宋沁摇摇头:“当年我未婚先孕,和他闹的父女断裂,他不可能让我回去,你骗不来我,我太了解父亲。”

    “你后悔吗?”

    “不后悔。”宋沁把手机掏出来递给她看,“这是你小侄女,上次她还说想见见小姨,拿红包。”

    她看着屏幕里可爱的小精灵,脸终于没那么崩,从包里拿出一条金花生递给宋沁:“给她,说是小姨给的,有空去看她。”

    宋沁笑着收下,接着才开口问她:“你和梁熙成怎么回事?当年你们俩高中的时候不熟,现在却在一起了。”

    高中?宋妍一楞,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她怎么不知道?

    她,她失忆了?

    宋沁不知道她在迷糊,只当她是不想说,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好珍惜,姐还事情,先走了。”

    她点头,回去找梁熙成。

    他在和陆霆东说话,眉头皱的死死的。

    “在说什么?”

    陆霆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认识的,毕竟是梁熙成唯一一个穿开裆裤长大的兄弟。

    “妍姐,你说女人生气了该怎么哄。”

    宋妍一楞,这小子不是一身轻吗?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了?

    想到刚才在包间里陆霆东一直和宋沁说话她狐疑地试探:“你该不会喜欢我姐吧?”

    陆霆东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梁熙成被她奇葩的脑回路逗笑,脸不再绷着:“陆霆东是个有老婆的人,他和你姐多说话是因为林夕在你姐手底下工作。”

    ???

    英年早婚啊!

    由于宋妍奇葩的脑回路吓到陆霆东,他拿着衣服先走,不敢再让她出招。

    包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宋妍大胆的坐在他的腿上。

    梁熙成抱着她:“最近确实胖了。”

    她没有生气,反而媚眼如丝,小手勾着他的神经:“还不是因为你把我喂的太饱了。”

    梁熙成被她一语双关的话激的要炸。

    “小东西,干嘛骗我?”

    还和顾南山一起,是铁心要气死他吗?

    “对不起嘛,人家以后不敢了,哥哥。”

    妖精,梁熙成喜欢的要命,情绪稳定下来,平静地对她说:“现在你姐也知道我们的关系了,以后不要瞒着任何人,我能见光。”

    “好。”

    宋妍缠着他,让他抱着她出大楼,在众目睽睽之下上车回家。

    她真的累,见梁熙成在忙,自己一个人去午休。

    下午时分,她被饿醒,只好爬起来找吃的,结果啥也没,只能动手煮个泡面。

    梁熙成听到动静跟着她进厨房,二话没说把她抵在冰箱上,“阿妍,嫁给我好不好。”

    他的目光太过于炽热,如同烈火想将她燃烧灰烬。

    “熙成,”她轻轻地唤他,“我们现在这样不好吗?为何要结婚,我听说老爷子非常不喜欢我,而且我还没做好准备,你能不能再等等呢?”

    梁熙成抵着她的额头:“对不起阿妍,是我太着急了,再等等吧,别让我等太久就好。”

    他的吻落下来,宋妍没有躲,用心去承受着他的心痛他的难过他的卑微。

    梁熙成会卑微吗?还是因为她卑微。

    她不敢想象,明明她才应该是哪个卑微的人。

    梁熙成顺着她的热情慢慢磨。

    她投入进去,丝毫不吝啬她的一切,想全部都给他。

    “梁熙成。”

    她软声唤他。

    他坏笑着:“怎么,受不了了?”

    “不是,我的泡面快炸了。”

    他黑着脸将她翻过来,让她去处理泡面,等到她刚把泡面弄好,他就从后面压着她,“什么味道的,那么香。”

    “红烧的。”

    “和你一样甜是不是?”

    宋妍快哭了,她只是想吃口泡面,干嘛这样折磨她?

    大抵是心疼,梁熙成没在继续,随手拿了两双筷子和她一起吃。

    后来吃的起兴,干脆把筷子一扔,两个人用一双筷子互相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