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偏偏上瘾 > 正文 06

正文 06

    明明只是一碗泡面两个人吃,宋妍还是觉得特别饱,甚至格外得撑。

    他的手指不老实,还在某个花园里玩耍。

    “混蛋,别”宋妍惊呼道。

    梁熙成顺着结束动作,闷哼一声:“对不起,忘记你亲戚还在。”

    她推开他,捶他的肩膀:“你去巴厘岛几天?”

    “怎么,我的妍妍那么馋啊,刚才不是吃饱了吗?”

    馋个鬼。“到底多久?”

    “大概五六天吧,”他想了想,“你姐也去,这个项目你姐是最佳收益人,她很积极。”

    宋妍点头,转而问他:“你很了解我姐怎么多年的情况吗?”

    梁熙成听着这话有股酸酸的味道,不禁笑出声:“小东西,醋劲还挺大。我是听陆霆东提起才知道的,我查了一下,你姐这几年很苦,这个项目谈不成,你姐欠的钱就还不上了。”

    宋沁从小众星捧月,像个小公主一样,那么有才华和本事,父亲更是对她给予厚望,如果不是她大学时一意孤行和她相爱的少年郎在一起,她现在肯定是商业圈赫赫有名的人物。

    到底爱是什么,为什么要折磨人。

    她听得心里难受,紧紧抱着梁熙成,这一刻她觉得,或许嫁给梁熙成很不错。

    梁熙成按时出发,宋妍非要去机场送他。

    他乐意得很,心想再多宠宠,说不定就愿意提前嫁给他了。

    他在心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都没有意识到他有多卑微。

    “乖,妍妍我登机了,等我回来。”

    “好。”

    宋妍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

    直到他的背影看不到了,宋妍才没落的掉头回去。

    刚走到机场门口,一辆车子稳稳停在她的面前,宋妍以为挡住路,往旁边走走。

    那辆车跟着她向前走,她看了一眼车标,玛莎拉蒂,一个梁熙成从来没开过的车牌,不可能是梁熙成的人。

    她下意识地想躲,车上的人主动降下车窗招呼她:“宋小姐,顾老先生想请你过去坐坐。”

    顾南山的父亲,宋妍眉头一蹙,礼貌地拒绝:“不好意思我还有别的事情,不方便。”

    “顾老先生说了,有个电影资源古南争取了很久,宋小姐不希望凭空消失吧?”

    宋妍握拳,是不是顾家的人都喜欢这样强人所难?

    “我不会去的,随便你们吧。”电影资源是梁熙成投资的,不是谁说换掉就能换掉的。

    那人见宋妍一再拒绝,不客气地下车直接绑了宋妍上车。

    “放开。”

    那人力气很大,宋妍挣扎不过,只好上了贼船。

    她冷笑,光天化日之下在机场绑人,她倒要看看,顾南山多有本事。

    顾家老宅宋妍之前经常来,并不是很陌生。

    那人客气地把宋妍“请”到客厅,顾老爷子依然坐在那里喝茶。

    “真是不好意思,用这种方法请你过来。”

    “老爷子不妨有话直接说,何必拐弯抹角。”宋妍气还没消,语气很是不善。

    顾老爷子一楞,无奈地摇摇头,苦笑挂在脸上,递给她一杯茶:“难怪南儿说你变了,脾气果然不一样了。”

    宋妍的脾气是见长,基本上都是梁熙成这几年惯出来的。顾爷子曾经对她不错,她冷静下来稍微软了一下脾气:“有事就直说吧,我懒得应付。”

    老爷子比以前显老很多,精神和之前也是相差甚远,他声音沙哑,带着半分的恳求:“我的身体是越来越差,临死前只想看到南儿结婚,我也知道你现在不愿意,我不逼你,但是我希望你能帮我劝劝南儿。”

    宋妍不是完全没有良心的,她有一年学费凑不齐,还是顾爷子支助的,这个恩情她没有忘记。

    “我会帮你劝劝,但是有没有用我就不知道了。”

    顾南山知道消息赶回来时,宋妍已经开始和老爷子聊起了一些陈年旧事。

    看到他回来,老爷子自觉地起身:“我上楼去休息,有什么事情你们年轻人商量。”

    待老爷子上楼,顾南山才满脸歉意:“对不起,我不知道老爷子会这样。”

    知道又能如何,宋妍现在不想在乎这个,“他让我劝劝你,赶紧结婚。”

    她如此的直白让顾南山浑身一抖,他好看的明眸暗淡些转头去酒柜拿酒:“妍妍,我能理解为你想和我结婚吗?”

    宋妍承认,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顾南山把宋妍最爱的酒放在桌子上:“尝尝?”

    说实话宋妍就是馋,没多想点头答应。顾家之前是做酒的,酿的果酒更是一绝,后来他家不做酒了,这样好喝的果酒再也喝不到了。

    顾南山知道她好这口,不停地给她倒酒。

    张琪忙完工作赶着时间去接宋妍,结果在机场没见到人,打电话也不接,回去发现家里也没有,报警查了监控才发现被人带走,他顺着车牌号一查,居然是顾家。

    他连忙给梁熙成发去消息:“老大不好,妍姐被顾家带走了。”

    靠!

    梁熙成看着消息,愤怒地握拳,顾家是当他死了吗?

    距离登机只有三分钟,他想也没想,从vip休息室出来,登上张琪的车匆匆赶往顾家。

    宋妍此刻在顾家喝的烂醉,整个人趴着桌子上哭。

    “妍妍,你还爱我的对不对?”

    “不,我已经不爱你了。”

    “你骗我,”顾南山将她抱起来,“你是爱我的,要不然也不会恨我不是吗?”

    宋妍脑子一片混乱,她的记忆又飞回到三年前。她刚被接回宋家,母亲过世,唯一疼爱她的姐姐和父亲断绝关系,父亲将她赶出去,说她是扫把星,她被父亲从楼梯上踢了一脚滚下去,她的哥哥只是站在一旁沉默着。

    她很疼,去找顾南山,他在和一个女孩嬉笑着,看到她过来带她去了医院,和她欢喜地说他要出国的消息。

    宋妍当时脸都不要了,她向顾南山表达心意,希望他能够回应她,让她稍微逃离这个无尽的黑暗深渊。

    他沉默许久,开口说了一句:“妍妍别闹,这种事情应该男孩子先来说,等我回来。”

    顾南山走的那天,宋妍追着他的车子跑了两公里,他连头都没回。

    恨吗?恨,其实也不恨。

    “我要走了,再见了顾南山,这次是真的再见了。”她挣扎想起来,却被顾南山抱得更紧。

    “妍妍,对不起,我以为你会一直爱我,所以我才如此消耗你的感情,我错了,你原谅我好吗?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我不会嫌弃你和梁熙成上过c的。”

    宋妍伸手给了顾南山一个巴掌:“你真令我恶心。”

    顾家的保安在外面闹起来,可依旧没有挡住梁熙成。

    他闯进大厅,看见纠缠不清的两个人,瞬间怒火中烧。他大步走过去,一把拽过宋妍在怀,下一秒拳头便挥在顾南山的脸上。

    “顾南山,老子警告过你,你tm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杀气弥漫在整个大厅,顾南山没有准备,完全被打蒙在地。

    宋妍站不稳,靠在他的怀里。

    梁熙成眯眼盯着顾南山,最后一次警告他:“顾南山,别逼我。”

    他起身抱着宋妍大步离开顾家,将她重重地扔进车里。

    张琪看着梁熙成吃人的神情,紧张得开车回家。

    车子停稳,梁熙成长腿跨下来,直接把她弄下车抗在肩膀上进屋。

    宋妍杠的胃难受,忍不住想吐。

    梁熙成狠狠掐她的小腿,语气凶狠:“你敢吐我就折腾死你。”

    或许是他太凶,或许是委屈,又或许是真的被掐疼,宋妍嚎啕大哭起来。

    梁熙成没管她,把她扔进浴室里,伸手试了一下水温,温和和的,随后才把花洒对着宋妍开到最大:“我上次怎么说的,不准在外面喝酒,你全部都给忘记了是不是?”

    天晓得他踏进顾家看到两个人纠缠在一起,宋妍还满身酒气时的心情。

    他恨不得把顾南山打死。

    宋妍看着他通红的眼眸,忍不住委屈地搂着他哭:“你王八蛋,那么凶。”

    梁熙成皱眉,力道轻了许多,可还是不解气,绷着脸一言不发,认真地给她把满身酒味洗干净。

    宋妍作劲又上来,傻笑着伸手摸他的肌肉,“你肌肉真好看。”

    梁熙成把她的小爪子拍掉。“老实一点。”

    “哥哥,你好凶。”

    她娇/柔的语气上来,惹得梁熙成难受,他气他自己,怎么到了宋妍这样就如此沉不住气,像个毛头小子。

    他捏着她的下巴,“说,你心里有谁。”

    “有哥哥。”

    “哥哥是谁?”

    “梁熙成。”

    梁熙成松了松脾气,知道是他就好。

    他松开她,转身出去拿了两瓶红酒进来。

    宋妍看着红酒发愣:“梁熙成,你拿酒干什么?”

    梁熙成用开瓶器打开其中一瓶,不紧不慢地对她说:“你不是喜欢喝吗?今天让你喝个够。”

    后来的两个小时里,梁熙成用实际行动让宋妍对喝酒刻骨铭心,印象深刻。

    宋妍沙哑着嗓子骂他:“梁熙成,你就是个王八蛋!”

    梁熙成黑着脸:“怎么,没喝够?要不再来一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