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偏偏上瘾 > 正文 07

正文 07

    宋妍累的睡死过去,直到第二天晚上才醒。

    宿醉的头疼感和浑身酸痛让她整个人难受极了。

    她勉强支撑着身子起来去喝水,顺便在心里骂梁熙成不是东西。

    两瓶酒,还真是让她喝饱了。

    简单吃了一点东西垫了垫肚子,宋妍没力气地又回到床上休息。

    宋沁破天荒的三年里第一次给她打电话。

    “妍妍,”宋沁哭的嗓子都哑了,“姐姐求求你,你让梁熙成收手吧,这个项目对我真的很重要,我欠了很多钱,张勤还在病房里,我求求你了。”

    宋妍从来没听过宋沁哭,惊慌失措:“姐,究竟怎么了?”她不过睡了一觉,发生什么大事了?

    “巴厘岛这边的合作项目梁熙成没有来,对方为难我们,让我们加钱,我本来可以去找顾南山借点,可是不知道怎么了,顾南山的资产全部被警察冻结,一分取不出来。”宋沁快崩溃了,“我急的去找陆霆东,结果他却直接宣布撤资。除了梁熙成,我想不到整个a市还有谁有这种手段。”

    即使隔着屏幕,宋沁的撕心裂肺宋妍也能感受到,她想到昨天梁熙成确实没走,愤怒不止:“姐,你等着,我这就去找梁熙成。”

    她一定要让梁熙成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宋妍马不停蹄地赶到梁熙成的公司,却被秘书冷眼相待:“我们总裁正在开会,况且女士你没有预约。”

    预约个鬼。宋妍气的想骂街,不顾秘书的阻拦硬闯进去。

    “总裁”秘书为难。

    “出去。”梁熙成修长的手指不停地打在键盘上,眼都没抬一下。

    秘书应声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宋妍看着一本正经淡定的男人,怒火忍不住窜上来:“梁熙成,你什么意思,顾南山算了,你动宋沁做什么?”

    梁熙成冷着眼抬头,面无表情:“我只是合作的一方,我有权利马上停止合作,这不难理解吧?”

    宋妍受不了他的冷漠,不怒反笑:“梁熙成,你就是有病,我好端端的哪里又惹着你了?”

    梁熙成也火了,“宋妍,我说过,不要去喝酒,你不听,我让你远离顾南山,结果你还和他抱在一起,你总是不听我的话,仿佛我的话对于你来说可有可无。宋妍,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才会让你那么自我,以至于完全不在乎我的感受?”

    宋妍的心像只困兽一样噎唔,她憋着眼泪:“梁熙成你不讲道理,明明我是被强迫过去顾家的。”

    “但是你可以选择不喝顾南山递给你的酒。”

    静默。

    “那你要怎么样?”过了许久,宋妍才软下脾气,现在不是僵持的时候,宋沁还在等着。

    梁熙成表面淡定,实际上心痛的不行,他嘴硬道:“以后不要和顾南山有任何关系,一句话也不要和他说,另外和我结婚。”

    宋妍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逼她说结婚的事情,眼睛不可置信地睁大:“梁熙成,你什么本事,只会威胁女人?”

    梁熙成手悄咪咪地在发抖,薄唇紧闭,铁青着脸坐在那里,浑身散发着地狱般的冷气。

    宋妍愣了一会,顽固的反抗:“我不会和你结婚的,梁熙成,我讨厌你。我不信,你能只手遮天。”说完拿着包便想走。

    梁熙成疯了一样从椅子上起来,快步过去拽着她将她抵在门上:“宋妍,为什么不和我结婚,你是不是心里还有顾南山?”

    又是这个名字,宋妍快听吐了。

    她赌气地回他:“因为你根本不爱我,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个玩具。”

    玩具?梁熙成绝望地看着她,他对她那么好,她一点没有感觉到,还说她是玩具。“宋妍,你没有良心。”

    他冷冷的语气和失去光彩的眸子吓到了宋妍,她下意识地向逃,却被梁熙成狠狠抓住,他把宋妍边拽进休息室边狠狠地说道:“玩具是吗?”

    宋妍害怕了,拉着他的胳膊:“梁熙成,别”

    可惜梁熙成疯了,他听不到宋妍的话,他固执的陷进去他的世界,那个对宋妍极度黑暗和占有的世界。

    这么多年,宋妍从来没有真正窥探过他的内心,他也害怕宋妍知道后会远离他。

    他乖乖的按照宋妍的喜好生活。

    她不喜欢他烂醉,他每次宴会上都找人挡酒。

    她不喜欢他抽烟,他这几年基本上把烟戒了。

    他锻炼,他保持人人羡慕的天才倜傥模样,只不过是为了哄她开心。

    谁都不曾想过,一个黑暗的房间里,墙壁上投影着一张女孩的脸,那个人人称赞的天才像个疯子一样盯着她看,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妍妍”

    男人的汗滴落在她的脸上,顺着她的泪滴滑落下去。

    她此刻被折磨着,痛的大喊:“梁熙成,我腿抽筋了,好疼。”

    现在的梁熙成很可怕,她后悔惹他了。

    梁熙成没有理她,偏执的重复着他的程序

    宋沁的项目最后成功签订了。

    宋妍也和梁熙成一个月没有再见面。

    他那天冷漠的抽身离去,让她冷了整个心。

    她在的经纪公司是梁熙成的,上层宣布她半年不用去上班,宋妍气的干脆辞职不干了。

    宋沁也是开经纪公司的,宋妍想去试试,依照她和梁熙成现在的关系,其他公司肯定不敢收她。

    她和宋沁打过招呼,宋沁没有拒绝,还笑着说让她过去当金牌经纪人。

    宋妍一向不喜欢磨磨唧唧的,既然要断,那就断的干净。

    她心痛的收拾房间里属于她的东西,把能带走的都打包了。

    张琪看着宋妍认真的模样,心里都快疯了,苦口婆心得劝她:“妍姐,你别这样,我相信老大只是一时糊涂而已,你再忍忍,我去给你叫他。”

    “不用了,”宋妍笑着,“你去忙你的吧,我现在和梁熙成没关系了,你不用听我差遣,我自己打车。”

    张琪眼泪流下来,就差给她跪下,可依旧没能留住宋妍。

    梁熙成在听到宋妍的“离家出走”后冷漠的不行,等到所有人退出他的办公室后,里面传出来砸东西的声音格外响亮。

    秘书苦着一张脸:“琪哥,总裁到底是怎么了,我这一个月薪水快被扣完了,心碎了啊!”

    张琪摇头叹气:“再这样下去,别说薪水,工作都要丢。”

    宋沁的公司不大,上次项目完成带来的收益还没有完全体现出来,手里都是一些七七八八的艺人。

    “这样吧,我把林夕给你,你只带她一个就可以了。”宋沁把资料给她,“晚点一起吃个饭,认识一下。”

    宋妍感觉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一时半会想不起来,翻看资料一看,很干净。

    能在这个圈子被保护得那么好,估计是个有家底子的。

    夜半。

    包间里的宋妍和宋沁等了一段时间,林夕才匆匆赶过来。

    这是宋妍第一次见到林夕,很白净,个子不是很高。长相很甜美,一笑两个明显的酒窝在嘴角挂着,穿的很素净,戴着一个黑色的帽子,俏皮可爱。

    “你好,我是林夕。”

    “你好,我是宋妍。”

    林夕浅笑着坐下,礼貌地把帽子摘下,“不好意思,我路上有点堵车。”

    态度很好,长得也可以,以后好好跟她,肯定会有前途。

    宋妍笑着,认真地吃饭,一口接着一口,饭量把宋沁和林夕吓了一跳。

    她其实真的特别爱吃,以后没有梁熙成,她不怕胖,谁也拦不住她吃,她要把所有好吃的都补上。

    聚会结束的时候,宋妍完全吃到撑。

    林夕出门接了一个电话,神色匆忙地再次进来:“宋妍,你能到地下停车场一下吗?陆霆东在哪里等你。”

    陆霆东?林夕居然认识他?她来不及震惊先问道:“有什么事吗?”

    “你去了就知道了,陆霆东没和我说那么多。”

    为了体面,宋妍还是去了停车场见陆霆东。

    他站在那里靠在车上,听到声音回头:“梁熙成发烧四十度,快死了,你去看看嘛?”

    宋妍的心猛地一提,想到之前她想让梁熙成去看她便用这个撒谎,偏偏他每次都上当,担心的不得了。

    用梁熙成的话说,哪怕只有零点零零零一的可能性宋妍真的发烧了,那他也不敢用那九十九点九九九九的不可能性去赌。

    因为那是宋妍。

    他的珍宝。

    她慌张地上车:“赶紧带我去。”

    陆霆东笑笑,上车系好安全带:“宋妍,你还有点良心。”

    她蹙眉,怎么谁都说她没良心?

    “梁熙成到底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不吃饭,不洗澡,不睡觉。这一个月都是,生病也不吃药。”

    胡闹。宋妍脸色一白,相比她吃得好喝的好,她好像真的有点冷漠。

    车子停在梁熙成私人的别墅,她脚步加快地上楼。

    “嘭”的一声传来,接着就是有气无力地骂喊声:“滚。”

    张琪端着药一脸无奈地出来,脸上的忧心忡忡不言而喻。老大的身子是铁打的也禁不住这样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