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偏偏上瘾 > 正文 08

正文 08

    宋妍走过去,看着张琪为难的脸,伸手过去:“把药给我吧。”

    张琪看到宋妍过来,还以为是在做梦,揉了揉眼睛定神才发现真的是她,他压抑着激动的心情把药递给宋妍:“妍姐,救命。”

    宋妍接过药走进他的房间,一股难闻的味道让她不经意皱起眉头。

    他的胡渣留在脸上,邋里邋遢的,下巴微青,本来就深邃的眼窝更加凹陷,眼下的黑眼圈能和熊猫媲美了。

    他身上穿着那件发黄的衬衫,半靠在哪里,眯着眼睛。

    听到动静,梁熙成怒道:“让你滚出去你听不见吗?”

    宋妍把碗放在桌子上,重重地开口:“梁熙成,你确定让我出去?”

    梁熙成身子僵住,不可置信萦绕在他的脑海,他小心翼翼地一点点睁开眼睛,他怕是这是梦。

    真的发现宋妍坐在他身边后,他才震惊,激动,欣喜,狂欢,委屈。

    “你怎么来了?”

    宋妍给他喂药:“陆霆东说你快要死了。”

    “不喝。”梁熙成赌气,不喝宋妍喂他的药。

    这个时候张琪轻手轻脚地进来,把糖递给她:“姐,太苦了老大不喝,给他加点糖。”

    宋妍白了他一眼,并没有接,多大个人还喝药吃糖,她再次喂他:“张嘴,吃药。”

    她凶巴巴的,梁熙成噘嘴,“我不要,苦。”

    宋妍发飙,语气抬高了不少:“你到底吃不吃,不吃自己吃!老娘不伺候你了。”

    梁熙成楞了两秒没动,吓得张琪不自觉咽了咽口水,“姐,要不”加点糖吧

    他话还没说完,梁熙成张口,把宋妍喂的药吞下去,一口接着一口,一点也不矫情。

    张琪呆住了,他知道他们老大会栽在宋妍身上,可是没想到他能栽的那么厉害。

    一碗药很快见底,宋妍把空碗递给张琪,起身去把窗户打开透气,闷死她个去球。

    梁熙成整个过程眼睛一直粘在宋妍身上,一刻也不放过。

    “困吗?”

    宋妍替他抖了抖被子。

    他乖乖地躺下来,“困。”

    “那睡觉,乖乖的。”宋妍给他盖好被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他。

    大概是困极了,梁熙成倒头睡着。

    张琪有眼色地退出去,脸上的笑容比老婆生了孩子还高兴。

    陆霆东靠在门边:“怎么样?”

    “妙不可言,太神奇了,妍姐就说喝药,老大就喝了,妍姐问困吗,立马就睡,这几天我就是问死了,除了滚就没听见第二个字眼。”

    到底是他卑微了。

    陆霆东笑着摇头,“我说吧,还是宋妍有用。”

    等着梁熙成熟睡后,宋妍从房间里出来,看着陆霆东已经走了,微微蹙眉。只把她拉来,不把她送走。

    张琪立马过来笑意盈盈:“妍姐,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宋妍摇头:“不了,我要回去了。”

    张琪扑通一声跪下:“妍姐,你就可怜可怜我吧。老大醒来见不到你,我就没腿了。”

    她被吓了一跳,赶紧把张琪拉起来,她不在的时间里,梁熙成究竟发什么疯了。

    “行吧,我留下来。”

    张琪松了一口气,这招苦肉计干的还算漂亮。

    或许是太累了,梁熙成整整睡了二十个小时。

    醒过来的时候天灰蒙蒙的,他起身看到房间里没有宋妍的影子,心上像是被挖了一个大洞。

    他疯了一样想宋妍,掀开被子要去找她,刚踏出房门,宋妍在客厅看电视的一幕便呈现在他眼前。

    “醒了?”宋妍冲他浅浅道。

    原来她没走,他舒心一笑,所有的心痛烟消云散。

    梁熙成飞快地跑过去,跪在地上紧紧地抱着她,将脸埋在她柔软的肚子上:“妍妍,对不起,我那天不应该那样对你。”

    感受到湿意,她手足无措。“梁熙成你哭了吗?”

    宋妍所有的辛酸和委屈,现在全被他的泪水冲刷的一干二净。

    梁熙成像个孩子一样,因为她痛哭不止。

    他哭够了,拽着她的脑袋向下,吻熟悉地落在她的唇上,温柔极致,恋恋不舍。

    “梁熙成,刮胡子,扎的我好疼。”

    梁熙成拽着她的小手,把她一起拉进浴室,将她圈在洗手台和自己之间,对着镜子让她看他是怎么刮胡子的。

    白色的泡沫软绵绵的,宋妍忍不住伸手去触碰,梁熙成笑着往她脸上抹。

    全部收拾干净,梁熙成又变回了那个英俊潇洒的霸道总裁。

    她给他系好领带,他突然握住她的手放在心脏的地方:“听到了吗?有个男人在说他爱你。”

    宋妍呆住,她在梁熙成身边三年,他第一次开口说爱她。

    “梁熙成”

    “妍妍,别说话,听我的心跳,它也在说爱你。”

    往后的几天里,宋妍开始害怕去公司。

    因为梁熙成总会在她上班的时候送各种东西,不是玫瑰花,就是她的喜欢的高跟鞋,更甚者直接把她的购物车给清空。

    艺人们的八卦声随之响起,他们竟然举行了一个有奖竞猜节目,猜猜宋妍今天会收到什么礼物。

    宋妍在处理完手上最后一个艺人的合同后,终于忍不住给梁熙成打了电话。

    “钱多烧的慌?”

    梁熙成心情格外愉快:“这是我向陆霆东让了一个项目学来的。”

    “什么东西?”

    “哄老婆十大秘籍术。”

    宋妍噗嗤一声笑出来,甜蜜的同时打趣道:“你被骗了,现在林夕还和他生气呢,一点用没有,只能骗骗你这个傻子了。”

    这几天的时间里,宋妍已经知道林夕是陆霆东老婆这个事实。

    梁熙成似乎对被骗这件事不在乎,只是淡淡地问她:“那你到底开心了没有呢?”

    “嗯。”

    这招虽烦,但是对女人还是多多少少管用的,只是前提要这个女人压根不讨厌你。

    “那不就好了,”梁熙成手指敲在桌子上:“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你吃个饭。”

    “我有个颁奖典礼要去,没空。”

    “宋小姐真忙。”

    “哪有梁先生忙。”

    “有没有想我?”

    “这句话应该我问,梁先生日理万机,有没有想我呢?”

    梁熙成停顿了一会,黏腻地开口:“上学时听过一句周总理的情话,闲人怎么知道忙人多想闲人。在这里用是一样的,你怎么知道我这个忙人有多想你这个忙人。”

    晚上的颁奖典礼大多数是宋妍带过的艺人,其中得奖的只有古南、童菲和秦素。

    古南挨着宋妍坐,他很是焦急:“妍姐,你为什么不回公司了,黎姐太凶我话都不敢说。”

    “你老实一点,别让黎姐点名说你。”

    “妍姐,不是我不老实,公司给我安得人设我太不喜欢了,我一点都装不出来。”

    宋妍头疼,又是因为人设的问题。“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人设?”

    “我想走真性情路线的,那样多爽!”

    “上次你被黑的时候怎么和我说的?”

    古南脸色一变,上次因为他随口说前辈的闲言碎语被黑,哭着喊着以后再也不要把真实的一面呈现在大众面前。

    没想到现在宋妍还记得。

    典礼结束以后,天气冷得很,宋妍在那里等车,忍不住抱着胳膊哈气。

    梁熙成直接把车子开进会场里在她面前停下来,“上车。”

    宋妍左右看了一下,怕被记者拍到,匆匆上车。“梁先生不是很忙吗?”

    “为了宋小姐我也可以不忙。”

    他轻车熟路地开往她现在的住所,宋妍忍不住笑:“说吧,这一个月没见你,在我家楼等了几次?”

    要不然也不至于这样熟悉路程。

    “三次。”

    “真的?”

    “五次。”

    宋妍笑的像个花朵。

    车停在楼下,宋妍和梁熙成聊了一点有的没的,见时间真的不早了,宋妍想着下车。

    梁熙成怎么可能放过她,急忙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重新将她拽上车,在她来不及动的情况下迅速放下她的座椅,压了过去。

    他轻轻地吻住她,细细地描绘着她的轮廓,他满目的炙热和温柔,慢慢的吞噬她,想让她一点点融化,为他融化,完全属于他。

    禁锢一个月,梁熙成有点凶,刚才的温柔像是一种他伪装的假象,待猎物上钩后方原形毕露。

    宋妍沉浸在他的气息中,窒息且温热。

    良久,他放开了她,唤着她的名字:“妍妍,喜欢吗?”

    宋妍七荤八素的脑子缺氧,机械般的点头。

    “好了,你上去休息吧,今天太晚了。”

    他极其温柔的语气充斥着她的耳膜,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梁熙成,他没有下一步了?

    梁熙成看着她发愣的小模样,坏心地挠她:“小东西,那么贪恋我啊?那么不舍得我走啊。”

    宋妍这才发现她的表情有多么遗憾。

    她红着脸从他的车上下来,飞一样冲上了楼。

    梁熙成一直盯着她的背影,等她的房间亮灯以后才心里一暖。

    宋妍想看看他有没有走,一掀开窗帘,赫然看见他的车还在下面。

    她猛地拉上窗帘,过快的心跳让她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心动,该死又澎湃,像个青春期的少女遇上了爱情。

    梁熙成让她真的很心动,试试吗?

    那就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