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偏偏上瘾 > 正文 10

正文 10

    “未婚妻?”顾南山似乎很惊讶,“我没有和任何人订婚,没有未婚妻。”

    宋妍意外地挑眉,李璐瑶居然当面说谎?

    “是谁在你面前说了什么吗?”顾南山打探的眼神望着宋妍。

    “什么都没,我累了,要回去休息。”

    顾南山还想再说些什么,李璐瑶歇斯底里地拽着他走开。

    宋妍抬腿便走,以前她会等着顾南山做出反应,现在的她不会了。

    梁熙成这两天很忙,没有来陪她,宋妍回家简单吃了一点倒头就睡。

    翻来覆去心烦的很,宋妍失眠了,她百无聊赖,给梁熙成打电话。

    打了两遍梁熙成才接。

    “很忙,妍妍。”他的声音中带满了疲惫,其中还夹杂着隐藏不住的欢愉。

    他的妍妍主动打电话给他,他高兴的难以自拔。

    宋妍听着他的声音,蓦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嗯了一声。

    梁熙成也不说话,静静得。

    “我想你了,梁熙成。”她说。

    心脏猛然跳动的声音压过梁熙成所有的听觉和感知,如此猛烈的欢喜和血流,让他真真正正感觉到活着。

    凌晨的时候梁熙成抽空来看宋妍。

    三点半的天空黑的深沉。

    宋妍困的眼皮睁不开,给他开门后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让他抱着她回卧室。

    他心甘地抱着她,柔软的一团,极其舒服。

    梁熙成很老实,没有动宋妍,只是静静地搂住她睡觉。

    宋妍早上的时候比梁熙成先醒,想蹑手蹑脚上个洗手间,他圈在她腰间的大手十分有力,她丝毫挣脱不开,只能等他醒。

    迷迷糊糊之中宋妍又小睡一会,身上黏腻的感觉彻底唤醒了她。

    “梁”宋妍刚吐出一个字,梁熙成便将所有话音吞噬入腹。

    他们两个都太过于熟悉彼此,不需要任何添加剂,光是一个亲昵的叹气,都足以挑起一场炎炎热火。

    宋妍最后累得趴在那里,一动不想动。

    梁熙成洗完澡出来:“要不要去洗洗?”

    依照以往宋妍对梁熙成体力的了解,她狠狠地拒绝了这个提议。

    梁熙成满足得笑着,捏她的脸蛋:“我明天要去一趟国外,电影节有个项目可能要合作。”

    “好,我等你。”

    宋妍蹭着梁熙成走后又睡了一会才匆匆起来去医院接古南,他的情况糟糕透了,脸色惨白的要命。

    “还是别去了,命要紧。”宋妍心疼,怎么说是她一手带起来的人。

    “不行,错过这个机会我就再也没有大红的可能了。”

    他想伸手去拔吊针,被助理和宋妍死死的按着。

    她出门,和医生再三交流后医生依旧不同意古南出院。

    被迫无奈,宋妍打车提前去和导演商量。

    到了试镜点,宋妍才发现她刚才马虎大意,把古南的病历报告忘记拿,情急之下她只好给林夕打电话,让她送过来一下。

    林夕赶着脚步过来:“妍姐,给。”林夕怎么说都是宋妍手下的艺人,也跟着其他艺人统一的叫法。

    宋妍接过来,送了一口气,说了谢谢赶紧拿着报告去见导演。

    “古南的情况真的很不好。”

    导演接过报告随意看一眼扔在一旁,饶有趣味地盯着林夕说道:“妍姐,外面那个是你的艺人吗?我这里有个女配角还没有选定,我喜欢她的气质,不妨让她试试?”

    宋妍惊喜,这还真是歪打正着,她立马叫过来林夕。

    “你好蒋导,我叫林夕。”

    她站在那里,还有点激动。

    导演递给她一张台词,“不妨现在就试试?”

    林夕接过来,下意识地朝着宋妍看过去,宋妍笑着,偷偷地给她打气。

    她深呼吸秉住气,认真看完台词,用她所理解的方式和导演对戏。

    林夕很有灵气,哪怕有很多不足,蒋导还是一直微笑着点头。

    “很好,妍姐不介意的话,今天就把合同签了吧。”

    宋妍提着的一颗心落下去,嘴边的笑容一直挂着。

    两个人走出酒店的时候,林夕捧着合同还不敢相信。

    “妍姐,你掐我一下吧,我是在做梦吗?”

    “不是,是真的。”

    宋妍瞧着她的傻样摇头,拿出手机给古南助理发了一条消息:导演答应再多给两天时间,让他好好休息。

    晚上的时候,宋妍有个宴会,她随手拿来的一条晚礼服有些瘦,肋得她呼吸不匀。

    梁熙成给她发了一条短信:今天凌晨出发,想你。

    她笑笑,没回,靠在一旁的柱子上深呼吸。

    顾南山不合时宜地朝她走过来,“妍妍。”

    她低头,初中同学的宴会,她知道会有他,刻意避开还是被撞上。

    “妍妍。”她不抬头,他又唤了一遍。

    宋妍无奈抬头,看着他满是鲜血的胳膊,大脑一片空白:“你”

    顾南山用食指在嘴上比划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我不想招惹到警察,送我回家好不好?”

    他的脸色煞白,宋妍摸了摸他的额头,滚烫一片。

    四周已经有人在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宋妍没有再犹豫,拽着他健壮的身体出了大厅。

    她不会开车,只好帮他打了一辆车。

    顾南山一上车狠狠地倒下去,昏迷不醒。

    司机吓得不敢拉他,宋妍只好跟着上车把他带到顾家。

    做完一切宋妍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得赶回家。

    刚开门,一股浓烟的味道呛得她咳嗽。

    她打开灯,梁熙成坐在沙发上,不知道抽了多久,地上很多烟头。

    “你不是要走吗?”现在怎么还在这里。

    梁熙成静静地吸烟,眼神复杂无比,脸色阴沉的滴水。

    他的低气压影响了她,她惴惴不安:“梁熙成,你怎么了?”

    他掐灭烟头,站起来搂着她,“没事,想你了。”

    说完,拉着她走过去,将她狠狠地抵在门上。

    宋妍纳闷他的态度,张口欲说的时候他刺啦一声扯断了她的晚礼服一角。

    疼痛随之而来。

    “梁熙成,你干嘛,好痛。”

    “真的吗?”他碎碎念道,“妍妍会痛,妍妍有心。”

    宋妍害怕哭了,浑身一抖一抖的。

    梁熙成理智回归,抱着她哄她:“对不起,我太急了。”

    “别在这里。”

    “好。”

    两个人从门口回到卧室,梁熙成变得正常,温柔地磨她。

    可只有宋妍知道,不论是他发狠的力道还是他揪着她不让她昏过去的小动作,都表明着梁熙成不正常,很不正常。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宋妍累的想骂街,地上那件她昨天晚上穿的晚礼服完全被他撕成了碎片。

    好好地,发什么疯?

    她撑着身体起来洗漱,走到客厅才发现梁熙成没走。她下意识地蹙眉:“你不是今天要出国吗?”

    他冷着脸:“你很期盼我出国吗?”

    这种语气搞得宋妍莫名其妙,她只能摇着头:“没有,我就问问,是工作上出了什么事情吗?”

    “不,是身体上。”

    生病了?那昨天晚上还那么疯。她坐过去,担忧地问他:“怎么了?生什么病了。”

    他拽过她的小手放在心脏的位置,脸上满是绝望。“这里疼。”

    心脏病?梁熙成没有啊!宋妍无措:“我去打120。”

    “不用,”梁熙成禁锢住她,“我只是心疼,没有心脏病。”

    “你到底怎么了?”宋妍快崩了。

    梁熙成犹豫了一会,颤抖着开口:“你是不是又去顾家了?”

    宋妍僵住,原来,他在生气这个。“顾南山浑身是血,快不行了,我只是把他送回顾家。”

    “我说过什么妍妍?以后不准和顾南山说一句话,不能有接触你忘记了?”

    为什么他一遍遍地说,宋妍就是不在乎,或许在她心里,他只是一个可以利用的人。

    “我和他彻底断了,没你想的那么复杂,真的。”

    他瞬间怒了:“没那么复杂?没那么复杂你送他回家。”

    他的野蛮和无理取闹让宋妍忍无可忍:“梁熙成,我说了,他快死了,我只是送一下。”

    “你死不死对你而言很重要吗?”

    像是陷入了一种死胡同里。

    宋妍看他眼里的红血丝,心软地压下脾气:“我和顾南山认识十几年,我不可能见死不救的,但是我和他真的没有一点关系了。”

    梁熙成油盐不进,他偏执了:“你是在和我说你与他的情分有多深吗?”

    荒诞,可笑。

    宋妍想停止沟通。

    梁熙成把她狠狠地压在沙发上,困兽一样嘶吼着:“为什么要去那个宴会?为什么要去管顾南山的死活?你从来没有在乎过我宋妍,一遇到问题你就喜欢冷暴力,我宠着你惯着你,有用吗?你还是心里有别的男人。”

    宋妍被压的喘不过气,听他如此绝望地呐喊,心中的委屈迸发:“梁熙成,你不是人。我去那个宴会是因为宋恒给我打电话,宴会上有个初中同学和他有合作,他现在在医院里没办法寒暄。至于顾南山,我怎么知道他会血淋淋的。你冷静一下。”

    梁熙成沉默,粗重的呼吸声撒在她的背上。

    “宋妍,你用你父亲的名义发誓,你以后再也不见顾南山了,我就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