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偏偏上瘾 > 正文 11

正文 11

    窒息的感觉围绕着宋妍,心痛排山倒海的包裹住她,她终于崩溃大哭:“梁熙成,你混蛋,你不是人,你不讲道理,我讨厌你。”

    我讨厌你。四个字如雷击般打在梁熙成心上,他头疼到要炸裂,眸子急剧收缩,曾经那些日夜的记忆涌上他的脑海,在那间小黑屋里,宋妍才是唯一真正属于他的,而这冰冷的现实残酷又极端,他拼命的想从这里捞取着什么。他挣扎,他被困住,他陷入囹圄。

    没有人能救他,他中着毒,一种叫宋妍的毒,他疯狂的上瘾。

    他想粗暴地对待宋妍,可蓦然对上她哭红的眼眸,手不住地颤抖。

    他上次发过誓,不再伤害她,那他现在在做什么?

    又再伤害她吗?

    宋妍秉着气,同样冰冷地盯着他:“梁熙成,我不会发誓的。”

    他看着她的眸子许久,最后缓缓地站起来,行尸走肉得离开。

    静到落根针都能听见的房间里,宋妍抬头盯着天花板,委屈如浪花一层层涌上来,她又没出息的大哭出声。

    梁熙成是个混蛋。

    宋妍一直坐着,偶尔看向门口。她希望某一刻他能突然回来抱着她说:“妍妍,对不起,我错了,不生气了好不好。”

    可惜梁熙成没有回来。

    一直都没回来。

    宋妍每天都用大量的工作麻痹心跳,她告诉自己,心痛是你活该,谁让你真的动心了。

    但梁熙成似乎没有这样的感受,一向洁身自好的他最近身边经常出现各大明星,连娱乐八卦媒体都疯了似的报道。

    宋妍上班听到的最多一句话就是:“我怎么没有那个命,真希望今天站在总裁身边的人是我啊!”

    顾南山后来也来和她解释,那天是因为有几个男生在开宋妍的垃圾玩笑,他听到后和他们打了一架,碰巧在发烧,什么都不知道。

    宋妍原谅了所有人,冷漠了所有事,除了半夜的失眠,她放过了所有的悲痛。

    “妍姐,梁熙成那个样子,你真不管管啊?”林夕背着剧本,和宋妍背对背坐在阳台上。

    她闭上眼睛,有些羡慕林夕。

    那么潇洒,还有爱她的家人。

    见宋妍不回答,林夕想到昨天陆霆东回家的抱怨:“梁熙成这几天疯了,每天找我打架,你看给我打的,你不是和宋妍关系近吗?赶紧劝劝,要不然你就丧夫了。”

    “你去找梁熙成解释清楚吧,两个人之间不能僵着。”

    这些天过去,她确实想梁熙成了。

    那就听林夕的吧。

    傍晚时分,宋妍整理完所有的资料,蹭着同事不注意,坐着总裁专属电梯上了顶楼。、

    经过上次的事件,秘书已经知道了宋妍的身份,一改之前的态度,客气地说道:“总裁现在在忙。”

    宋妍冲着他点点头,不管不顾地直接走进去。

    他正在埋头工作,听到高跟鞋的声音一楞,下意识地知道是谁,浑身僵了一下,故作冷漠地抬头:“谁让你进来的?出去,扣除这个月的工资。”

    脾气还挺硬,宋妍笑笑,走过去拉他的椅子,将他拽起来抱着他:“梁熙成,你很别扭知不知道?”

    他的手僵在半空中,没有回搂她。她甜腻的声音在他耳边响着,不再是每天梦里的那一点点奢求。

    她不高兴,噘嘴让他抱着她。“梁熙成,我想你了。”

    “”

    “梁熙成,我想你了。”

    “”

    “梁熙成,我想你了。”

    “嗯。”

    他终于肯定的回答让她松一口气。

    这个男人真难哄啊!她靠在他的怀里听他过于猛烈地心跳,窃喜不止。

    他将头抵在她的脑袋上,想感受她的气息和体温。

    “你想好要发誓了吗?”

    他的声音蓦然从头顶上传来,宋妍愣愣的呆住。

    什么意思?他这是要和她僵持到底吗?

    她用力挣脱开他的怀抱,认真得望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质问他:“梁熙成,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的语气变得阴森:“我说过,和顾南山彻底断绝,不要有任何联系。你必须发誓,我一再的对你好,可是你根本不珍惜。”

    宋妍不知道梁熙成怎么了。他们以前没有越过规矩的时候,梁熙成反而没有这样的恐怖。

    一切从他求婚开始,一切从顾南山回来开始。

    梁熙成不再正常了。

    他以前的话又再宋妍耳边响起:“不要对我上瘾;我们之间不要越距;宋妍,喜欢我吗?很恐怖的,所以别喜欢我。”

    所以的所以呢?

    怪她没有遵守约定吗?

    怪她越距了吗?

    奇怪,明明就是他先招惹她的。

    宋妍低头,疲惫夹杂着质问地话语随之而出:“梁熙成,为什么我在宴会上遇到顾南山的事情你都知道,一直派人监视我有意思吗?我从来没有责怪过你,凭什么要我承受你的不正常?”

    梁熙成抵着她,大手攥着她的下巴,逼她抬头:“宋妍,你能不能接受这样的我?”

    宋妍堵着气,拼命地摇头,哪怕被他的手攥的生疼。

    他盯着她眼眸,眼圈逐渐红了,良久放开她:“接受不来,那我们就散了吧。反正宋小姐也不想嫁给我。”

    第一次他唤她,“宋小姐。”

    他说,“和我在一起吗?我可以给你想要的。”

    第二年他唤她,“宋妍。”

    他说,“我感觉和你在一起很开心,想一直这样待着。”

    第三年他唤她,“妍妍。”

    他说,“和我结婚吗?”

    第三年下旬,他又唤她宋小姐,

    他说,“我们散了吧。”

    兜兜转转一圈,还是宋小姐,只是一个聚,一个散。

    宋妍憋住颤音,努力地平静问他:“梁熙成,你确定吗?”

    他转身,看着窗外的天空,沉默不语。

    “好。我们散了吧。”

    梁熙成握紧地拳头松开,又再次握紧。

    她走出去,拉开门的一瞬间开口:“我放在你那里的东西是我的就带走,带不走的还请梁总烧掉或者扔掉。”

    宋妍头也不回的离开。

    走到电梯门口时,办公室里嘈杂的声音震耳欲聋。

    秘书震惊得眼神望着她,似乎在问:总裁怎么了?

    她只是收回目光,径直走向电梯内。

    散了也好,免得她爱幻想,她今年26岁,在混两年也该好好成家了。

    梁熙成这个王八蛋,那就祝他遇到良人

    闪电划过的地方大片留白,外面倾城大雨。

    明明不是夏天的雷阵雨天气,突然说下还下那么大。

    老天爷真是的,她还没哭,它就先替她哭出来了。

    梁熙成一直站在窗边向下看去,希望能看见她的身影,可是底下全是密密麻麻的伞叶,仿佛如这阴霾的天气,遮盖住他所有的阳光。

    办公室里乱糟糟的,都是他刚才发飙砸的。

    宋妍不要他了。

    他头疼欲裂,支撑不住地跪在地上抱着头。

    秘书快步赶过来,惊慌不止:“总裁,你怎么了?”

    梁熙成眼前一片模糊,昏迷过去。

    天阴沉的黑着,一辆救护车从ls飞速赶往医院。

    宋妍不敢出去喝酒,只能在家里浅尝几口。

    最后歪倒在沙发上昏睡不止。

    一大早上吵醒宋妍不是闹钟,而是没完没了的电话。

    “妍姐,不好了。古南的档期被撤了,蒋导说林夕上,古南就拜拜,现在古南和林夕吵起来了。”

    怎么会乱成这样,宋妍暴躁地打车前往试镜的片场。

    刚一进门,古南就在砸东西,嘴里的话还极度难听:“我还记着呢,那天只有你给我递了一杯水不正常,之后我就食物中毒了,肯定是你陷害我的。”

    林夕铁青着脸,不肯认输:“那水我也喝了,怎么我就没事?还是说你想碰瓷。”

    旁边的人神色各异,但都是看笑话的。

    宋妍直接拿起话筒大喊:“在这里吵架没热度,想火不如出去吵,出去有粉丝,也不枉费你们浪费口水。”

    古南停止谩骂回头,几乎朝着宋妍扑过去:“妍姐,蒋导说了,一个经纪人只能有一个名额,原定本来是我的,结果林夕莫名上了,加上那天只有她给我端水,这不是陷害是什么?”

    “进休息室说。”宋妍最头疼古南的性格,永远分不清事情的轻重,以他自己为中心。

    乖乖进了休息室,宋妍让他们俩坐下,她则靠在桌子上双手抱胸。

    “吵什么?自己是什么身份不知道?掉价这个词我说了多少遍?就是听不懂吗?你们是艺人,不是当街骂人的泼妇。”

    古南恨恨地看着林夕,极度委屈得向宋妍抱怨:“妍姐,这件事你一定要给我住持公道,不行的话我只能报警了。”

    一听到报警宋妍气笑了,冷笑着把手机递给他:“来,现在就打。”

    古南盯着手机很久,最终还是没有接。他知道,这件事曝光出去,他要真的是受害者就算了,还能博一个可怜的形象,万一冤枉人,他的名声毁了不说,还替他人做了嫁衣。

    更何况两个艺人出事,妍姐的地位肯定不保,他又要去黎姐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