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偏偏上瘾 > 正文 13

正文 13

    宋妍听这个两个字就怒火中烧,胸腔里的愤懑喷发出来,回头冷笑道:“梁先生唤我做什么?我们不是说好散了吗?还是说梁先生对我余情未了?”

    梁熙成看着她的小嘴巴巴作响,冷哑着声音回答她:“我只是想提醒宋小姐,你裤子大腿那里划破了一个大洞。”

    !!!

    宋妍闻声低头向后看去,果然大腿部分的肌肤露在外面,而她竟然一点不知道。

    真是丢人之极,幸亏刚才下面只有梁熙成。

    她尴尬地咳嗽两声,别扭地说了一句谢谢提醒。

    梁熙成一把拽过宋妍在怀,吓得宋妍啊了一声。

    他把病服脱下来围在她身上,低沉着声音嘲笑她:“宋小姐才三岁吗?”

    宋妍窝在他的颈间,听他一遍遍地唤她宋小姐,心里闷着一股气,愤愤地咬了他一口宣泄着。

    他还真来劲,别是叫上瘾了。

    “嘶。”梁熙成被她咬疼,微微蹙眉,“宋”

    “梁熙成,我脚崴了,你抱我上去换衣服。”她赖在他怀里软绵绵的。

    心脏因为这软软的触感而动,极致的熟悉让他忍不住舒气,他将她抱起来,在所有人震惊的眼神中回了他的病房。

    宋妍一接触到床就打滚裹上被子。

    张琪没眼看,背过身站在墙角,几乎听不见声音的问道:“妍姐怎么了?”

    果然这两个人吵架僵持不了太久。

    瞧瞧,一转眼的功夫,两个人又腻歪的让人难受。

    “去买一件女士的服装过来。”梁熙成吩咐张琪,转身去一旁的衣柜里重新拿出一件病服穿上。

    宋妍看着他的动作,心里悸动,梁熙成不亏是a市的传说,即使是简单的病服套在身上也带着一丝贵族的气息,身材好的像个模特似的,要是在她手底下当艺人,绝对是大火的料。

    张琪订了一套宋妍最喜欢的品牌套装过来,笑呵呵地放在床上:“妍姐你肯定喜欢。”

    宋妍坐起来翻看一下,果然是她喜欢的类型。

    张琪笑着退出去,舒了一口气,靠在门口的墙上比了一个耶的手势。只要把妍姐哄开心了,老大就不会再拉着他那一张臭脸。

    真是应了那句台词,她好,他也好。

    宋妍飞快地抱着衣服去卫生间,换衣服的时候她才觉得好笑。不管在他身边千百遍,她还是习惯性害羞。

    她换好衣服出来,梁熙成下意识地看过去,眼色一冷,手上的劲加大捏紧。

    这是什么裙子,那么短?

    宋妍感受到他灼烧的目光,以为他又忍不住,故意挺着身子软软开口:“梁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梁熙成意识到他的目光里除了愤怒之外还有别的情绪,收回目光逼自己冷道:“没什么意思,记得付钱。”

    宋妍僵持着身姿呆在原地几秒,情绪如同打翻的调料瓶,五味杂陈。眼前似乎有一层淡淡的薄雾,夹杂着滴滴的水晕,嗓子也噎的难受。

    梁熙成真的变了,他这次是和她来真的。

    她咬着牙,强撑得笑着:“那是自然的,我和梁先生又不熟。”说着把张琪叫进来,“这套衣服多少钱,回头我打到你的账号上。”

    张琪整个人都蒙了,这是什么情况?老大和妍姐算钱?

    梁熙成看着张琪茫然的模样,提高语气呵道:“没听到话吗?多少钱?”

    “七七万二。”

    “好啊,”梁熙成坐下来,“怎么说我和宋小姐也认识多年,省个零头,七万就好。”

    “不用,这么多年梁先生把我伺候的很好,我给你七万五,多余的就当是小费了,梁先生不要客气。”

    宋妍故作轻松地吐出这句话,起身离开,经过张琪时突然停下来,笑得格外甜美,“张琪哥哥,你好坏啊,这个裙子我真的好喜欢的。”

    她冲着张琪放电,媚眼如丝。

    宋妍是真的好看极了,一颦一笑都足以让人为之倾倒。

    张琪怎么说也是正常男人,下意识还是愣住了,顺着目光看过去,短裙下是她洁白修长的腿。

    仅一秒,他的脑子瞬间回神,呼吸停了几秒立马抬头。

    我的亲姥爷嘞。

    张琪心中的酸爽不能用言语形容,他干嘛为了偷懒让店员帮忙挑衣服?

    那么短,老大肯定要削他。

    妍姐呢?她又是在干什么?

    这小两口是合伙想要他命吗?

    他为什么腿软了?为什么腿动不了了?

    宋妍余光中瞥到梁熙成僵硬的侧脸以及那要吃人的目光,爽快地走出病房。

    梁熙成,你才是没良心的哪一个。

    坐在车上,宋妍心中那股得罪他的快感过去。

    她抬头看向天空,阳光还很刺眼,他这次是真的不要她了吗?

    她在梁熙成身边三年,第一次心慌。

    宋妍想再次折回ls,她和童菲之间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

    不能白白让人这么算计。

    路途开了一半,前面的车道堵车严重,司机只好停下来放几首歌消遣。

    “新发市场大减价”

    “好里家具,你全新的体验”

    宋妍拧着眉头疑惑:“师傅,你不是放歌吗?怎么总是听广告啊?”

    司机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买的这个车载价格便宜,每次听开始总是一大段广告,打算等女儿毕业后换个新的。”

    “经济圈重大新闻,今天上午十点五十分左右,宋氏集团ceo兼总裁宋恒不幸去世,享年二十九岁。”

    宋妍没把心思放在广告上,一直看着窗外大厦上她喜欢的艺人采访视频。

    听觉具有熟悉和持续工作性,在听到极其熟悉的声音后会代替大脑做出反应。

    她楞了两秒钟猛地反应过来,“师傅,能把刚才那条广告再放一遍吗?”

    师傅挠挠头,一脸迷茫:“我不会搞这个啊,有什么大事情吗?”

    宋妍稍微稳定心神,立马急道:“去xx医院,我有急事。”

    师傅看后面的车辆不算太多,勉强地从岔道过去。

    她下了车按照记忆中的路程飞奔到楼上,宋沁正低着头站在病房门口。

    宋妍脚步突然停下,医院很静,尤其是这种私人医院的vip楼层。

    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情绪和表情。

    整个空间只有她的心跳,大的她耳膜一阵鼓动。

    她是后来才被接回来的,宋恒这个哥哥和她淡泊如水,甚至和她不是一个母亲。

    他曾经站在高台上冷漠地看着她被父亲一脚踢下台阶。

    他也曾经送给她这一辈子第一条裙子,陪她过人生中的第一个生日。

    在高中时她被迫退学,也是他帮她重新办的入学手续。

    宋恒总是习惯地回一句:“我是按照父亲的命令办事的。”

    她其实是知道的,父亲根本不知道她的生日。

    他或许是被父亲压抑的太厉害,那天他或许也在心痛她。

    眼泪顺着她的脸庞无声无息地落下,宋妍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只是忍不住。

    宋恒入葬的那一天,基本上半个经济圈的人都来了。

    他们脸上神情各异,但统一穿着黑色的衣服,仿佛这样他们就有多悲伤。

    宋妍冷眼,不像宋沁那样好脾气地招待他们。

    他们这些人有一大半都是因为梁熙成和陆霆东的到来才来的,目的也很明确,除了今天,他们那里能接触到几乎垄断a市经济两大巨头家族的现任执行人。

    外面雨下得越来越大,众人匆匆祭拜后返回酒店。

    宋妍心情一直提不起来,更不想看到一群借着宋恒葬礼攀附的人。

    她和宋沁说了两句低头上楼去休息。

    管家按照宋沁的吩咐,把没来得及焚烧的宋恒遗物送上楼,暂时放在宋妍那里。

    她看着这些东西,胸口更是闷的喘不过气。

    她随手拿过来一个笔记本,上面写满了他的心思。

    “喜欢一个女孩,但是她不喜欢我,算了算了,父亲肯定不同意。”

    “姐姐被父亲赶出去,我好难过,但是我不敢说。”

    “我有一个妹妹,她长得真可爱,眼睛圆溜溜的,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不喜欢她。”

    宋妍把本子放下,拿起角落的一个老旧mp4,她轻轻按动上面的按钮:“我好后悔,那天没有护着宋妍,我很懦弱,如果可以,我向亲口对宋妍说一句对不起。”

    眼前一片模糊,宋妍倒在床上,胃翻江倒海起来,她疯狂跑到洗手间吐着。

    门外的梁熙成将头抵在门上,手里的门卡还在犹豫。

    许久。梁熙成还是放弃抵抗,拿着门卡打开宋妍的房间。

    洗手间疯狂呕吐的声音吓到了梁熙成,他想也没想冲进去。

    “妍妍。”

    他焦急地唤着她,将坐在地上她抱起来出去。

    她看着梁熙成的脸,不真实地还以为在梦里。

    她摸着他的脸,小声又可怜地重复:“宋恒死了,我连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其实他是喜欢我的。这个世界上又少一个爱我的人了,梁熙成,梁熙成”

    梁熙成心痛至极,他紧紧抱着宋妍,一刻也不松开,埋在她的颈窝唤她:“妍妍,我在,我在”

    外面的天气阴沉的可怕,屋里的人执着的疯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