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偏偏上瘾 > 正文 14

正文 14

    宋妍沉沉昏睡,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房间空落落得,没有梁熙成,也没有宋恒的遗物,记忆出现偏差的诧异让她懵了很久。

    真的只是一个梦吗

    不,梁熙成的气息太真实,这怎么可能是梦呢?

    她偏执地跑下楼,急着想找一个结果。

    客厅里只剩下贵客走后的狼藉,宋父冒着小雨把客人送走又回来,看见站在那里的她,眼神一顿。

    父亲?他不是在医院吗?宋妍没想到他会突然来,一时间不知道问什么好。

    管家放好东西过来,客气地告诉她:“二小姐,你房间里少爷的遗物已经拿去烧掉了。”

    真的,这不是梦。宋妍没由来得松了一口气。

    宋父点点头,让他下去,对宋妍说道:“你跟我过来。”

    进了房间,宋父递给她一件东西:“送给你的。”

    宋妍怔住,父亲居然会送给她礼物?她颤颤巍巍地接过来,“我现在可以打开看看嘛?”

    “嗯。”

    她闻声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件珠宝——祖母绿,成色异常的好,通体通透,几乎没有杂质。

    “这是家里传下来的,如今你哥哥没了,你回家来公司吧。”宋父眉宇间满是疲惫,一夜间头发花白不少,没有之前的精气神。

    宋妍盖上传家宝,试探地询问:“这东西父亲为什么突然给我?”

    宋父脸一垮,“什么叫突然给你,你哥哥去世,家里需要你撑着,不给你给谁。”

    “也就是说谁继承家族,这个珠宝就给谁吗?”

    还真真是传家宝。

    宋妍犹豫,把珠宝放了回去。“我根本不会管理公司,尤其是宋氏集团这样的庞大的经济团体。我本科学的是电视制片管理,和金融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

    她曾经看过梁熙成风投和金融专业的书籍,里面的字和字母她都认识,就是组装在一起就不认识了。

    宋父白了她一眼,喝着上等茶,“我还没有老透,能带你几年,你好好学,没有人什么都会。”

    “我不会,也不想学。”

    “你什么态度?难道想一辈子当一个废物吗?”

    宋妍不想和他硬顶,思想不在一个层面,再多的交流只会增加矛盾:“为什么非要我来呢?”明明姐姐比她合适多了。

    宋父倒不客气,开门见山:“因为你和梁熙成的关系,有梁家在,连陆家都要看三分薄面,我不可能一直活着,宋氏总要找个靠山。”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夹杂着这层关系,不可置信的语气猛地抬高:“我和梁熙成已经散了。”

    宋父一楞,微微有些得意的表情僵在脸上,几乎脱口而出:“怎么回事?怎么会散了?”

    “我和他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以他的地位,喜新厌旧是常态,我能在他身边几年已经不错了。”

    宋父狭长的眼眸闪过一道道算计,良久铁青着脸吩咐她:“能过这么多年也是有情分的,你有空多去求求他,别那么多傲气。”

    宋妍握紧拳头,愤怒涌上心头,“散了就是散了。”当年那种事情,她这辈子不可能做第二次。

    “实在挽回不了那就找个机会,把这个消息放出去,梁熙成这么多年身边只有你一个,哪怕分了,他们以后也会忌惮的。”

    窒息。宋妍平复着心口的愤懑:“我不行,你找姐姐吧。姐姐在这方面是行家,她现在回来了,你直接找她就行。”

    “放肆!”宋父大怒,“我已经说过和她断绝父女关系,我们宋家没有那个人,以后不准再提。”

    宋妍头疼,闭上眼想远离这个让她崩溃的世界,她顶着宋父的脾气,把心里的话说出来给他听:“姐姐是未婚先孕,那又怎么样?张勤又不是没有承担起责任,他们后来结婚了。还是说你根本不在意这个,是因为姐姐没有按照你的想法结婚,没有给宋氏集团带来利益,你才生气吗?”

    宋父将手中的茶杯猛地摔出去,站起来伸手给了宋妍一个巴掌。

    响亮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

    宋妍心痛,同时也觉得轻松。她倔强地抬头,眼中的坚定从未那么清晰过:“你逼迫不了我的。”

    她不想哭,被打疼的脸却牵动泪腺生/理/性的往下掉着泪珠。

    宋氏集团因为宋父回去支撑一时间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只是股票十分动荡,不少人打着主意。

    之前陆霆东宋沁他们几个联合签的协议,因为顾南山惹恼梁熙成退出后又新增添了一位——陈家御。

    他和梁熙成并不熟,陆霆东干脆全揽过来。

    处理完后续的合同,陆霆东客气地请陈家御去吃饭。

    饭桌上陈家御话很多,其中最敏感的话题就是宋氏集团。

    “好歹是块肥肉,谁不惦记啊。”陈家御喝着酒,试探地问陆霆东,“你比我厉害多了,对宋氏有兴趣没?”要是有,他们俩可以一起吞并。

    陆霆东差点笑出声,宋氏集团他可不敢动。

    他晃动着手里的红酒杯,猩红的液体在昂贵的高脚杯中不停地转动。

    “我可不敢惹宋氏,他后面有靠山。”

    陈家御刚大学毕业不久,商业圈的事情不是很懂,念着他和陆霆东的亲戚关系斗胆地问:“叔,你别开玩笑了,a市有什么能压你一头的?宋氏集团没什么家底子的。”

    陆霆东点点头,放下手里的酒杯起身出去:“宋氏有个宝贝,叫宋妍。”

    陈家御挠挠头,宋妍是何方神圣这个名字他好像听过,到底在哪里听到呢?

    他抓心挠肝的想着,猛然脑海中闪过一个片段差点把他呛死。

    宋妍那不是梁熙成的吗?她居然是宋氏集团的千金?宋氏集团不是只有一个千金吗?

    梁熙成这金屋藏娇也太厉害了。

    陆霆东坐到车上准备回去时,林夕的电话催命打来。

    想到他刚从酒店里出来,莫非不是有人偷偷告状这小丫头吃醋了?

    他冷呵一声,对着后视镜摸了摸秀发,眼神陶醉地开口:“和我吵架的时候还说什么我去哪里都和你没关系,结果结果呢?哎,迷人就是没办法,麻烦事多。”

    他沉浸在自我感动似的表演中,车载精灵突然响起:“主人,别装x了,再不接电话都要挂了。”

    陆霆东浑身一抖,什么东西?他的车子哪里来的这个?

    他不可置信地关掉精灵接听林夕的电话,还没来得及问,林夕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宋妍被她爸打到脸肿不能见人在医院,梁熙成要是还心疼,我希望能在医院见到他的影子。”

    电话那头的忙音响起,陆霆东一脸憋屈,他好歹是一个霸总,成了传话的工具了?

    他摸着方向盘委屈地开口:“牛牛,好歹你身价千万,竟然被装上这么low的精灵,真是和我一样可怜。”

    不过宋妍她爸什么鬼?梁熙成的宝贝也敢打?

    林夕挂断电话回病房,脸上的气还没消:“他是长辈不能骂,要不然我还真想去问候一下宋伯父。”

    宋妍住院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因为多重病发,包括伤口感染等等。

    林夕一直忙前忙后,她很感动。

    “你还是先回去吧,我这里不是高级病房,随时有人来,万一认出你就麻烦了。”

    林夕之前上过两次综艺,有一点粉丝基础。

    “说了帮你升病房你还不干。”她撅着小嘴,受不了宋妍逞强的小模样。

    越是倔强越是受罪。

    林夕又陪了宋妍一会,通告密密麻麻得下来,她在硬的头皮也只能先离开。

    病房里静谧十分。

    她嘴里的药物发作,苦苦的难受死了,无奈爬起来洗个桃子吃。

    护士们突然推进来一个病人,几个人有条不紊地给他输着氧气,安装各种精密的仪器。

    宋妍出来,叹气坐在床上吃桃。住不起高等病房就忍耐一下吧。

    护士们收拾好,推着小车离开。

    那个病人的床铺被摇起来一大半,整个人形成一种坐躺的姿势,他在宋妍的对面,视线只能对着她。

    “吃桃吗?”宋妍问一直冲她笑的对床大哥,尴尬地不知所措。

    大哥对她的话一点反应没有,她蹙眉,仔细看过去居然是菌菇中毒,幻想自己身在乐园难怪笑成这样,她还以为是对着她笑。

    她勉强吃完桃,病房门再次被推开,梁熙成穿着咖啡色的风衣走进来。

    他看着宋妍红肿的脸,心疼和愤怒盖住他的瞳孔,脸绷的很硬。

    宋妍顿住,愣愣地坐在那里望着他。

    他大步过去,将她抱到床上躺好,盖好被子训她:“这个破病房,没有空调,你穿成这样是想冻死吗?”

    “嘻嘻哈哈,冻死冻死。”

    傻笑的男声在房间里骤然响起,打断了沉闷的气氛。

    梁熙成臭脸回头看过去,那大哥也笑呵呵地看着他。

    或许是大哥实在太傻太面善,梁熙成没有发飙,尴尬地回笑了一下。

    “不是,梁熙成”

    “不是什么?我亲眼看到的,你”

    “哈哈哈哈。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