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偏偏上瘾 > 正文 15

正文 15

    大哥爽朗的笑声再次响起,梁熙成拧眉回头瞪着他,“大哥,能麻烦别笑了吗?也别学我说话行吗?”

    宋妍无语,着急地拽着梁熙成的胳膊,想和他解释:“那个我是想告诉你”

    “我知道了,你父亲打的,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哪怕是你父亲,他也不能伤害你。”

    她担心他太猛,“你也别太狠了,宋家牵扯太多。”

    “我做事分寸,他为什么打你”

    “哈哈哈哈,因为我是小精灵,咿呀咿呀哟,啦啦啦。”

    !!!!!!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无情的打断,梁熙成忍无可忍,起身冷厉地说道:“我警告过你,听不懂吗?”

    宋妍尴尬地用脚挖出两室一厅,着急地和他说:“梁熙成,这个大哥他菌菇中毒以为自己在游乐园,所以才一直笑”

    梁熙成一怔,定睛看大哥病床上面的牌子,瞬间咳嗽了两声。

    这这这

    有这么尴尬的吗?

    他抿着嘴转过身,立马吩咐张琪:“去升病房。”

    宋妍忍不住笑出声,用手捂住。

    梁熙成大步跨过来,脸上的表情意外的有点窘迫,伸手挠宋妍的痒痒肉:“小坏蛋,不早说。”

    张琪手脚麻利,不出十分钟全部收拾好。

    宋妍反而赖在床上不肯走,“高级病房可贵了,我住不起,梁总先说好要不要掏钱再说。”

    梁熙成本来就阴着天,现如今听了她的话更是狂风暴雨。他二话没说掀了被子,打横抱着宋妍离开。

    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别扭?

    宋妍蹙着小眉头不愿意,在他怀里挣扎:“梁熙成,你还没说话呢!”

    梁熙成拍了她臀部一下,力道稍微大了些,暧昧又响亮的声音让宋妍委屈又不敢继续再动。

    到了病房,又有专门的医生过来看了一遍,再三确认宋妍只是外伤后梁熙成才冷着脸坐在一边。

    他的反应气得宋妍想骂人,可嘴边牵扯到得酸疼让她老实坐着哪里打着点滴。

    她瞪着梁熙成,这人肯定是故意来气她的。

    偏偏他还真的坐的住。

    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道是不是点滴里的药物成分在作祟,宋妍脑子晕乎乎的,嘴还不自觉张开一点,竟然有口水流了出来。

    宋妍头疼至极,这是什么情况,她急忙动身找纸巾。

    梁熙成眼睛一直瞥着宋妍,拿着纸巾走到她面前,认真地给她擦干净。

    宋妍脸微微红了一些,极其小声地说:“我自己来,脏。”

    “又不是没吃过,脏什么?”梁熙成一本正经,眼皮都没动一下。

    !!

    “哎,反正和现在不一样”

    她挣扎着用另外一只手夺纸巾,梁熙成把她压在床上,吻从上而落,霸道不容喘息。

    宋妍尽管疼,还是忍不住回应着。

    有人言:甚是好色也。宋妍确实好梁熙成的色。

    当然,梁熙成更好宋妍的色。

    很久没有尝到美味的东西,梁熙成像一头饿极了的狼,直到宋妍感觉没办法呼吸推开他时他才放手。

    他又给宋妍擦嘴,俯身在她耳边极小声地说着话。

    于是脑子缺氧的宋妍脑海里便浮现出一句:“现在全部干净了吧?有需要再叫我就好。”

    好,好你个大头鬼。

    药物的副作用越来越明显,宋妍从刚开始流口水变成现在嘴唇干的起皮。

    她喝了两大杯水还是没用。

    梁熙成端来一杯温水,坐在椅子上用棉签沾湿,一点点地给她润着

    宋妍在医院躺了两天,梁熙成每天都抽空来,虽然是冷着一张脸,故作镇定。

    今天梁熙成又买了奶茶过来,放在桌子上的时候嘀咕了一句:“林夕明天进剧组开拍,陆霆东让我问问你,你去跟吗?”

    宋妍捧着温热的奶茶,心想着时间是差不多,她想到童菲,这两天她有事倒把这个忘了。

    “古南本来是有名额的,结果被童菲陷害,我说找她还没来得及呢。”

    梁熙成微微蹙眉,墨色的眸子望了她一下,“童菲的事就过去吧,暂时别动。”

    她闻言僵在哪里,梁熙成从来不让她受欺负和任何委屈,偏袒别人他还是第一次,“什么原因?”

    “我不知道她哪里来的手段,最近是老爷子的心尖宠,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动。”

    梁父?

    难怪童菲会这样嚣张。

    宋妍想到之前她帮童菲要钱之后童菲对她的良好态度,再加上平时童菲虽作,但关键时刻还是来找她的,现在好端端得为何要玩这么大,还明目张胆生怕别人不知道。

    童菲片酬被压,古南差点被烧伤,现在又是陷害。

    她把奶茶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冷着言语问他:“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是老爷子做的了?”

    梁熙成不想对她撒谎,“是,我知道了。”

    “所以呢?”

    “什么所以?”

    “白白被老爷子压一头?”

    “”梁熙成沉默了一会,“那你想怎么做?”

    宋妍在现实中没有见过梁父,只在报纸上看过一次模糊的样子,和梁熙成很像,年轻时一定也是个风流的才子。

    她那年生病,特别想见梁熙成,他却迟迟不来,张琪和她说老大被老爷子扣住了。

    那是宋妍第一次知道老爷子不喜欢她。

    但是那个时候她并没有想那么多。

    梁家家大业大,一般缠着梁熙成的女人都是有图谋的,宋妍理解梁父的心情。

    可是所有事情一旦过火,就容易被点燃。

    “老爷子为什么讨厌我?”她还是问了。

    梁熙成手指指尖微微颤抖着,他害怕她看见,悄悄把手藏下去,他低头不语,黑眸有点溃散,记忆中的黑色涌上来,压着他的神经。

    他不说,宋妍只能靠猜,而最合理的理由就是梁父觉得她有所图谋。

    她骤然想到父亲的那句话:“实在挽回不了那就找个机会,把这个消息放出去,梁熙成这么多年身边只有你一个,哪怕分了,他们以后也会忌惮的。”

    妥妥的还真是利用,真是有所图谋。

    她害怕鼻头酸忍不住流泪便抬头盯着天花板,语气中夹杂着半点绝望:“梁熙成,你也认为我就是那样的女人嘛?那你之前干嘛还向我求婚?玩我吗?”

    “不是的,”梁熙成猛然大喊出来,他比宋妍更绝望,“我想娶你,我想你嫁给我,我想疯了。可是我害怕,我会伤到你,我怕你会接受不了我。”

    宋妍对上他的眼眸,冰冷刺骨地吐字:“什么叫接受不了,我在你身边三年,这叫接受不了?”

    “如果像上次那样,我逼你发誓,甚至更严重的行为呢?你能接受吗?妍妍说真话,我很在乎。”

    他的瞳孔慌张着,期待着,挣扎着,当中夹杂着光亮。

    仿佛在一片黑暗的森林中,生命之光想努力透过缝隙照进来。

    宋妍理解不了,不论是他的行为还是他的眼神,压抑悲痛到她窒息。

    或许还是赌气,她缓缓说道:“梁熙成,你有病吗?”

    梁熙成笑着点了点头。“妍妍,你会心疼我吗?”

    会吗?

    她应该会吧。

    宋妍走出医院上车的时候,还在想刚才医院里梁熙成和她的对话。

    妍妍,你会心疼我吗?

    她的心猛一下揪着疼,刚才她还没得及回答,梁熙成便急匆匆地起身离开。

    再接着医生过来告诉她能出院了,她半推半就地按着流程走。

    张琪依旧是她的专属司机,“妍姐,去哪里?”

    “你们老大突然走了是去干嘛了?”

    妍妍,你会心疼我吗?宋妍越想越感觉梁熙成哪里不对劲。

    张琪顿了一下,尬笑着敷衍:“我怎么知道,我不是他的秘书,只有见你他才会带着我的。”

    “你真的不知道?”宋妍逼问,犀利的眼神逼得张琪头皮发麻。

    他紧张得抖了两下腿,强撑着点头:“真的,妍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原本是在另外一家公司干保镖的,失业正好赶上老大给你招跟班才选上我给我口饭吃,我和老大那里有那么熟悉,我也就才认识他三年。”

    宋妍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依旧蹙眉不相信:“那你紧张什么?”她经常带艺人,有的时候演技不到位会请一些心理老师和指导老师过来教,她虽没有学,多多少少听了一些,基本的她还是能看出来。

    “这不是你最近和老大关系有点紧张吗?我害怕说错话又失业了,我家里还有两个娃要养。再说了妍姐你今天好凶啊,比我班主任提问还毛骨悚然。”张琪咽了咽口水,演戏要全套。

    她这些天和梁熙成不和,公司里确实能听到梁熙成秘书总是被扣薪水的事情,张琪可能真的惊弓之鸟了吧。

    “有事不要瞒着我。”

    “哪里敢哪里敢。”

    车子缓缓启动,张琪对着后视镜看宋妍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没有看他,悄悄松了一口气。

    他根本不是小公司失业者,是少爷精挑细选出来的。

    宋妍是梁熙成的宝贝,他怎么可能放一个随便的人在她身边。

    只是张琪也不明白,少爷为什么要隐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