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偏偏上瘾 > 正文 16

正文 16

    或许,梁熙成的爱就是如此隐晦。

    像掉入沼泽,他越是挣扎,越是苦苦陷入其中。

    医院的顶层病房里,梁熙成站在窗户前一直死死的盯着下面,直到那辆载着宋妍的黑色卡宴保时捷离开,他才抱着头蹲下。

    脑神经像是被人牵扯般疼痛。

    许岩冲进病房里将他架到床上,连忙给他打了一针镇定剂。“你何苦这样折磨你自己,你完全可以和宋妍直说,你怎么知道她接受不了呢?”

    许岩是梁熙成唯一的私人医生,也是这个世界上除了老爷子唯一知道梁熙成病情的人。

    “不,不要,不能告诉她。”他害怕,害怕再次被当成怪物,他害怕妍妍用那种厌恶和震惊的眼神看着他。

    就如同他的母亲一样。

    许岩是强迫不了梁熙成意愿的,哪怕他治疗梁熙成十年,他们之间也还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他不能违背医德。

    看着日益加重的病情,许岩只能开出最后的诊断结果:“如果你不想再次发病,我建议你还是马上去国外做一个康复,国内对心理病的治疗能力还是要差一点,你的病拖不得。”

    梁熙成躺在床上,瞳孔空洞,不知道是药物的副作用还是记忆的抽搐,他麻木地点头:“好。”

    深夜的万里苍穹。

    一架私人飞机在皓月星空中赶往f国。

    剧组的拍摄进行的如火如荼,蒋导是一个对品质要求极其严格的人,整个剧组不论男女演员,也不管大牌路人,只要有一丁点戏份,那就要必须到场磨合。

    林夕戏份不多,可和女一号对手有对手戏,每天按时来按时走。

    宋妍上次在公司和童菲打架的事情被传开,上层对她很不放心,只是表面上客气,私底下扣了她很多人和事,还说是为了让她更好的休息。

    她闲来无事便跟到剧组,指望着林夕成为超级大明星,让宋妍这个经纪人的名字也可以在娱乐圈响一把。

    总算是这么多年没有白混。

    “妍姐。”林夕暂时不忙,走过来和她说话。

    宋妍递给她一杯暖温温的橙汁,心疼的蹙眉:“你也太瘦了,哪怕为了上镜好看也不能这样对待自己。”她带的艺人当中,林夕是最瘦的。

    林夕笑着敷衍过去:“我吃不胖。”

    宋妍怕她压力太大,让她这部戏拍完一定要去休息。

    蒋导的大喇叭又喊到林夕的名字。

    她对林夕点了一下头,“去吧,好好表现,我先回公司了。”

    她打车回到ls,一路上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宋妍蹙眉,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坐着电梯上去,快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助理神色慌张的过来拽她的胳膊:“妍姐,出事了。”

    果然。

    她拉着助理到一边的走廊里,“怎么了?”

    助理支支吾吾半天,局促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想急死我吗?”宋妍被她紧张兮兮的模样搞得心头跟着不宁起来。

    “童菲,童菲她自杀了,现在送到医院去抢救还不知道死活,关键的是,关键的是”助理不安地看了她一眼,硬着头皮说,“童菲留下了很多的证据,非说是你逼她才走到这一步的。这件事莫名其妙被传出去,你都已经上了热搜了。”

    自杀?宋妍僵硬身子站在那里,手下意识不知所措地搭在一旁的护栏上,眸子里满是震惊和慌乱。

    怎么会这样。

    她眼前一黑,所有的景象一片模糊,支撑不住身体猛地一下子坐在地上。

    助理更加害怕和慌张,连忙给她顺着后背,她深知宋妍的为人,纠结地开口:“姐,你赶紧找人自救吧,公司暂时压不住。”

    宋妍深呼吸缓了很久,眼前再次明亮起来。

    是梁老爷子吗?他拿童菲的命和她玩?

    她究竟何德何能,能获得如此的荣幸。

    她拿出手机,点开热搜的前一秒,手还在颤抖。

    #流量小花童菲自杀,疑是经纪人打击报复。#

    #被逼赚钱,又一个小花陨落,幕后竟然是经纪人作祟。#

    #只顾钱财的吸血鬼,深扒这些年迫害艺人的那些经纪人们。#

    一条条的热搜和相关舆论让宋妍愤怒,委屈,心寒。

    童菲粉丝在网上无目的的随意攻击留言。

    那些诅咒和谩骂让宋妍跌入谷底,无边的冷漠将她包裹住,难过到极点连泪水都没有,她强撑着坐起来,安慰助理:“没事的,你先回去,这段时间最好不要和我沾惹上关系。”

    助理想跟着宋妍一起,但她只是刚刚毕业的打工者,万一这次妍姐没有过去,她该怎么办?

    犹豫了一会,她对着宋妍说了一句多多注意,不好意思地转身离开。

    宋妍立马给陈黎打过去电话,可电话那头是忙音。

    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该先去找谁。

    她刚才还想着等林夕火了她便能成名,谁想到这次还真的“火”了一把。

    她靠在墙上冷静了好一会儿,才决定先去找童菲问清楚。

    ls外的狗仔围了一波又一波,警察还在下面维护秩序。

    这种情况宋妍习惯了,她熟练的进入办公室乔装打扮,趁着下面混乱不堪偷溜出来,找到了童菲所在的私人医院。

    “对不起,童菲女士刚不久转院了。”

    护士的话让宋妍察觉不秒,“能告诉我转到哪里去了吗?”

    “不好意思,病人的一切**我们无可奉告。”

    “那她情况怎么样?”

    护士还是职业地笑笑摇头。

    宋妍丧气的戴着口罩出来,陈黎终于给她回了电话。

    “怎么回事?童菲手里怎么会有那么多你逼她的视频?”开完紧急会议的陈黎恼火万分。

    宋妍看过那些视频,愤愤地回答:“全部是剪辑过的,交给技术科一查就可以知道。只是粉丝那么疯狂恐怕不会相信,我现在找不到童菲在哪里,只能找人先把消息压下去再说。”

    陈黎叹气,这种事情真是摊到谁身上谁倒霉。“我有几个在媒体那边的朋友,看看管用不管用。”

    “谢谢师父。”

    陈黎的电话挂断,宋妍拿着手机犹豫很久。

    她这三年拼命的努力,为的便是出事的时候她可以不求助于任何人。

    现在才发现,她一直没有进步。

    她翻开通讯录,盯着屏幕上“梁熙成”三个字,手指无数次差点点触拨打出去。

    外面的消息那么凶,他早应该看见了吧

    为什么没有给她打电话呢?

    宋妍不知道哪里来的矫情让水晕模糊了双眼,泪滴掉落前她猛然抬头,想将它憋回去。

    她赌气,把手机装回去。

    她一定也能靠自己的,不试试怎么能确定呢?

    宋妍偷偷和陈黎约见在一家十分隐蔽的咖啡店内。

    陈黎喝着酒,胸腔里满是怒火:“技术科那些人狗眼看人低,明明很快能处理好的事情一直拖着。”

    能在这个帮助她的人不多了,宋妍向她投去感激的目光。

    宋妍的眼神让她怔了一下,陈黎把酒杯放下,走到窗户边去吸烟,烟雾缭绕中,她空洞得望着远方。

    她为什么会选择一直帮助宋妍呢。

    她脑海中骤然浮现出像电影情节的一幕,那年宋妍为了抢资源被投资方灌醉酒后,一辆夸张的迈巴赫上面下来一个更夸张的人——梁熙成。他冷着脸从后门将宋妍抱上车,远远离去。

    尽管他做的十分小心,还是被站在楼上的陈黎发现。

    她从来没想过,宋妍会是梁熙成的金屋藏娇。

    陈黎回头,对上宋妍的目光,苦笑了一下。她应该对宋妍有真感情的吧。

    只是身在这个圈子,冷漠比真情更常见。

    宋妍又求助了几个熟悉的媒体朋友,想花钱请水军压这些评论。

    出事到现在,ls高层只撤了一次热搜,并没有采取更深一步的打击。

    ls是梁熙成一手建立的,和老爷子没有半分关系。以他霸道固执的性格,老爷子的手一定插进不了公司内部。

    在医院梁熙成劝宋妍这件事别太计较。

    所以这都是他的决定吗?

    宋妍不想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傍晚时分,热搜终于被撤掉。只剩下相关的言论在超/话里议论着。

    宋妍以为是ls做出了决定撤掉的,心里说不清什么感觉,只是鼻头酸酸的。

    手机铃声打断宋妍的思绪,她看着屏幕上闪烁的“顾南山”三个字顿住。

    刚才依稀中看到是三个字来电的那一瞬间,她异常期待。

    只可惜,那三个让她期待的字不是顾南山,是梁熙成。

    宋妍还是接听,嗓子哑哑的:“怎么了嘛?”

    “放心吧,热搜我撤掉了,不用担心,我让老爷子去卖的人情,多多少少管用。”

    宋妍平静的心里又翻江倒海起来,脸色也刷一下白了很多,她不自觉的加重握紧手机的力道,反问顾南山:“你再说一遍,热搜是谁撤掉的?”

    顾南山疑惑的蹙眉,小心翼翼地回答:“是我撤掉的。这不会是你们公司炒作的话题吧?我事前不知道。但是拿这种话题炒作,会不会太过分了?”

    宋妍感觉手上仿佛挂上了千斤重的东西,丧失力气地笔直垂下,手机顺势滑落在地,只能听见屏幕碎裂的清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