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偏偏上瘾 > 正文 17

正文 17

    超话里的粉丝还在不停地讨伐,没有人知道她们什么时候肯消停。

    昏暗的房间里,宋妍抱腿坐在茶几前,眼睛一刻不离地盯着手机。

    屏幕碎裂的严重,里面的液晶流淌出来混着红绿蓝三条线,但却一点没有影响她的固执。

    手机电量不够,红色警告后自动关机。宋妍头歪在沙发上,保持着这种姿势直到意识模糊沉沉入睡。

    亚麻布的沙发垫一角被润湿,没人知道那是什么。

    宋沁关注到圈里的不正常,给宋妍打电话询问情况,无奈电话那头传来的只有冷漠机械女声。

    她心中不安,烦闷的很,顾不得手头上的工作到处打听宋妍的住处。

    她的力量薄弱,最后只能求助顾南山帮忙。

    顾南山来接宋沁去找宋妍。

    坐在车上她才觉得过分。身为一个长姐,她连妹妹的住址都不清楚。

    宋沁知道在顾南山面前提梁熙成不好,转而问他宋妍的情况:“妍妍如何?ls怎么会出现这种失误?”

    “昨天我给她打电话,听声音听不出来有问题,不知道是不是炒作。”

    不会。如果炒作,ls怎么会出现两次打压热搜和相关话题的动作,还请了一些水军。

    圈外人看不明白,她好歹是开娱乐公司的,这点套路她心里有数。

    两个人到了宋妍的小区,上去开门时按了很久都没有反应。

    宋沁担心的很,急躁地跑去找物业,物业再三确认并且登记了两个人的消息后才被迫取钥匙打开宋妍的房门。

    地上一片狼藉,宋妍抱着酒瓶坐在吊篮里喝得酩酊大醉。听到门口的动静醉熏着双眼望过去,发现都不是梁熙成后不理继续喝酒。

    宋沁大步过去夺走她的酒瓶扔进垃圾桶,不顾宋妍的哭闹把她拽进房间里。

    “酒,我还要喝酒。”宋妍胡乱扭动着,“你不让我喝酒凭什么?我们已经散了!你干嘛管我?混蛋!”

    宋沁从卫生间拧出来一条湿毛巾,蛮力地给她擦拭酒气,恨铁不成钢地训斥她:“喜欢就去争取,这样互相耗着有什么意思?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就是矫情多!手机呢?我去给梁熙成打电话。”

    宋妍慌乱地抱住她,哭丧着委屈:“我不要,我不要找他。我不喜欢他。”

    真是打死犟嘴的。

    宋沁冷哼着气没有理她,叫来顾南山抓住宋妍,拿过她的手机也没管碎成啥样,直接拽过充电器连接上。

    宋妍的手机支撑不住快阵亡,宋沁恼火的记下梁熙成的号码,用自己的手机拨打过去。

    “不要!那个王八蛋凭什么不找我。”宋妍还在矫情的别扭着。

    宋沁打开免提,几秒后一阵冰冷的机械女声响起:“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暂时不在服务区……”

    宋沁不甘心,又打一遍,结果还是一样。

    宋妍哭的更厉害了,她不知道是因为心酸还是因为丢人。

    梁熙成真的不理她了。

    顾南山把手机递给宋沁,“会不会你是陌生号码打不进去?试试我的。”上次梁熙成威胁他时他存上了。

    宋沁拨打过去,没有机械女声,但却一直是忙音。

    三番四次的冷漠足以让宋妍瞬间安静下来。

    宋沁还想继续打,宋妍哽咽着开口:“姐,别打了……他不会接的。”

    宋沁心疼了,把她的眼泪擦去。“我记得有个跟在你身边的,给他打电话试试,或许梁熙成有事呢?”

    宋妍只是无助的摇头,她奇怪的要强和好胜心让她苦苦挣扎又痛苦。

    “好,不打了,姐不打了。”宋沁将她抱在怀里,“不就是一个男人嘛?好男人多的是,我们不怕!以后有他后悔的时候。”

    宋妍抱着宋沁大哭,哭累了又昏睡过去。

    宋沁将她安抚好,仔细地盖上被子。

    宋妍哭过头,睡着后身体还一抖一抖的。

    顾南山握紧拳头,坐在一旁盯着,忍不住抱怨:“梁熙成未免太绝了,就算要散,也不至于外面乱成那样不管吧?对他来说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宋沁回头冷冷地瞄他一眼,毫不客气:“妍妍有难,你毫不犹豫的帮助我很感激。可是妍妍才刚睡下你就说这个做什么?不怕妍妍再听到?还是说你就是故意想要妍妍知道?”

    顾南山有些小心思宋沁不是不懂。

    他张口无言,咬紧牙关。

    宋沁一直守在宋妍身边,她做噩梦挣扎时宋沁就像哄孩子一样哄她。

    她又拿起宋妍的手机,找到了有特别标注的张琪电话,尝试着拨打出去。

    结果和梁熙成的号码回应一致。

    宋沁真是又气又无奈,梁熙成果然狠,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狠。不知道这些年妍妍跟着他,吃了多少苦。

    她本来想抽空处理些文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还以为是梁熙成忙完回的电话,结果是一个陌生号码。

    她疑惑的礼貌接听:“你好,哪位?”

    “大小姐,老爷住院了,二小姐电话打不通,你快来看看吧!”

    电话那头管家少有的焦急和大喊,触动着宋沁的心。

    “我知道了,你等着,我马上过去。”

    她拿来一张纸写下离开的原因,惴惴不安地狂奔出去。

    父亲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联系过她,她基本上和家里断了。不是天大的事,管家不可能走投无路给她打电话。

    屋漏偏逢连夜雨。

    宋沁深刻意识到这句话。

    宋父在监护室里昏迷不醒,鼻子里还插着氧气罩。

    宋沁在病房门口的玻璃上观望着,“到底怎么回事?”

    管家并不是很清楚,着急地告诉她:“好像是因为二小姐的事,公司出现大问题,老爷一生气才这样的。”

    宋妍?宋沁着急的心一悬,有股可怕的预感让她连忙掏出手机翻看热搜。

    #童菲经纪人身份大曝光,宋氏集团千金霸凌艺人多年。#

    #宋氏集团千金嫉妒成性,多年手中流水艺人无一人功成名就。#

    #宋氏集团股票动荡,这个千金之位还能坐稳多久?#

    舆论比利剑和酷刑还可怕。

    有人想对付宋氏集团,便开始从宋妍下手。

    “你在这里好好看着父亲,我先回公司把控着。”

    这个危机时刻,管家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哪怕老爷之前说过宋家的一切和宋沁再无瓜葛。

    宋妍酒醒后头疼欲裂,在床上翻滚了两下。胃酸的腐蚀感让她难以继续睡过去,她抵抗不住从床上爬起来去喝水。

    再次回到床边时才看到床头柜子上宋沁给她留下的纸条。

    手机不能用了,她只好用电脑上网查看外面的舆论。铺天盖地的谩骂和攻击从宋妍身上转移到宋氏集团,短短大半天内,宋氏集团的股票几乎跌停,宋沁艰难的撑着似乎没有多大的作用,这样下去,不到明天宋氏集团就要宣布破产。

    各大经济时报和媒体也在议论纷纷。

    宋妍简单收拾一下立马打车去往宋氏。她宿醉后眼睛还是肿的,瞳孔泛红,头发没仔细打理,显得乱糟糟的。这是她第二次这么不顾形象地从家里冲出去。

    第一次是母亲去世她奔去医院。

    宋沁的手段够硬,可也架不住临危受命。她终究是缺乏太多的老道经验。

    宋妍来到办公室的时候,宋沁还在打电话给别人求助。

    “姐,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宋沁挂断电话,她着急地问道。

    “暂时没有,别急,顾伯已经答应借款给我们了。我再问问其他人。”她努力的安慰宋妍,眉眼间的疲惫和忧忡却骗不了人。

    宋妍明白,这些做法只是杯水车薪。

    她出去借过秘书的手机回到里面的休息室,把门反锁。

    她手指颤抖的在屏幕上点出梁熙成的号码,一遍遍打过去。

    机械冰冷的女声让她从来没有那么绝望过。

    眼泪混着着急不住的向下低落着。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暂时不在服务区,请在滴的一声后留言。”

    不一样的机械女声让宋妍惊喜,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她努力平复下情绪,十分恳求地开口:“梁熙成,之前的事都是我错了,我不该任性,我家里是无辜的,求求你帮帮我。”

    留言过去五分钟,梁熙成还是没有回复。

    宋妍以为是她的态度有问题,委屈地再次哽咽着声音给他留言:“梁熙成,你可以不要我,但是我求求你别做的那么绝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缠着你,求求你帮帮宋氏。”

    又是十分钟过去,除了成功发送留言的短信通知,什么都没有。

    宋妍快绝望了,她又一次给梁熙成留言:“梁熙成,你真的不要我了吗?其实我没有那么冷血,我心里是有你的,我只是嘴硬。我知道你现在不在乎了,但是我求求你看在以往的情分上,再放过我一次吧。以前我说我发烧了,你总会很紧张,什么都不怪我了,我现在真的去把自己弄发烧,你还能再心疼我一次吗?梁熙成,求求你……”

    时间推移后的没有回应像刀子割在宋妍心上,将她的尊严、感情以及希望全部打碎,血淋淋的,也痛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