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偏偏上瘾 > 正文 18

正文 18

    宋妍把自己锁在休息室三个小时,宋沁敲门来要手机时她才行尸走肉般出来。

    “没事,姐撑着呢。”

    宋妍麻木,把手机给她,低垂着眼眸道歉:“对不起,姐。”

    宋沁想说没关系,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接过手机拍了拍她的肩膀。

    林夕联系不上她,剧组又抽不开身,只好打电话让陆霆东出面解决这件事情,顺便告诉宋妍,让她安心。

    陆霆东忙碌着和c市一个房地产大亨签合约,没有注意到a市的新闻。处理完手头工作以后查阅消息才发现ls乱成这样。

    不知道梁熙成在干嘛,出事的是宋妍,他为何一点反应没有?

    无奈之下,他只好坐了最近一班的飞机回来。

    有他压着,很快相关的热搜话题和超话接连被封,所有媒体牙都不敢吱一下。

    陆霆东心细,知道梁熙成肯定有重要的事来不及赶回来,对外一律宣称是梁氏集团出手打压的,连调给宋氏集团周转资金也打上了梁氏的名声。

    这次巨款对于宋氏可谓是及时雨,宋沁喜出望外,只是看到来源是梁氏时一愣。

    犹豫再三,她还是告诉了宋妍,“外面的消息是梁氏打压的,这次急救款也是他给的。”

    宋妍红着眼抬头望她,所以,那些消息梁熙成是看到了吗?他之前都是故意的是吗?她唇色淡白,嘴角无意识的抖着,她使劲抿着,不希望如此脆弱的一面出现。

    梁熙成赢了,他把她所有的骄傲和尊严踩踏的不堪一击。

    宋氏集团最终是被保了下来,运转情况稳定后,宋沁抽空带着宋妍去医院看望宋父。

    站在病房门口,宋沁犹豫着不敢进去。

    宋妍牵着她得手,“不怕。”

    宋沁深呼吸,调整好心态,和宋妍一起进去。

    宋父头发比之前更加花白,躺在床上再也没有英气,曾经如松柏一样□□的身体经不起一场大暴雪的洗礼。

    宋沁上去报喜,“爸,你放心,宋氏已经没有事了。”她想这样宋父应该能安稳许多。

    宋父蓦然哽咽起来,老泪滑落在枕头上。他这一生基本上都在为宋氏而活,如今躺在病床之上,他居然五味杂陈。

    宋沁主动给他擦拭泪水,心里闷闷的难受。

    宋父手指上夹着心电图,费力地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她明白,这是父亲一种极其无奈的妥协和肯定。

    宋父悬着的一颗心落下,不过一会便踏实的睡去。

    宋沁拉宋妍出来,笑着对她说:“你小侄女让你去看看她,让我特意盛情邀请你。”

    宋妍现在无事可做,心乱的很,孩子总是纯洁一点的,她想也没想地点头。

    张勤的心脏病很严重,基本上都在医院里养着,孩子干脆把这当成了家。

    宋妍去的时候孩子还没有放学,张勤热情的给她洗水果,看着一家三口挤在特殊病房里当家,她手里握着桃子难以下咽。

    宋沁还和她半开玩笑,“这样挺好的,省的买房,房子多贵啊。”

    宋妍名下有两套房子,一套是梁熙成给她过户的,她基本上没去住过,现在出这事,她打算回头过户回去。

    另外一套是她拿薪水偷偷月供的,当初被梁熙成发现的时候,那个王八蛋还因为这个和她吵架,折腾的她求饶。

    但是因为她态度坚决,梁熙成不爽地妥协,只是要求她去他那里住。

    她咬了一口桃子,很甜,是她最爱的水蜜桃,她浅浅地笑了一下,也半开玩笑地和宋沁说:“我估计马上就要失业了,房子月供说不定还不上,姐要不要便宜租去?”

    宋沁为人要强,不要钱她肯定不去住,打死都不去。

    听她的话音,张勤欢喜的看着宋沁:“要不给孩子租一间吧,上次果果还说病房太小,是小姨咋们也放心。”

    宋沁觉得也是,“行,多少钱。”

    当初她和张勤走投无路,只能把他老家的房子卖了看病,后来她借款办公司,第一笔营业额还债,第二笔就是买房子,奈何公司一波三折,她最后只能又把房子抵押掉。

    加上果果当初年纪不大,几个人在病房里守着,宋沁干脆升了病房,把病房当家。

    好在这家私人医院的院长是宋沁大学的好朋友,一来二去倒也没浪费太多。

    “666吧。我喜欢。”

    宋沁一怔,她那房子在二环内,看样子有个两百平,放在市里租给上班族,最少6000起步。

    她意识到宋妍没有在开玩笑,有些泪目。

    宋妍这些年也长大不少。

    几个人转头不聊房子的事,商量着晚上吃什么好。

    宋妍肯定首选火锅。

    又想到张勤心脏病不能吃辣地转换成中餐。

    张勤不想扫兴,坚持吃火锅:“不是还有不辣的锅底嘛。”

    果果听到病房里热闹的声音,推开门惊喜地走进来,看到宋妍时一愣,“你就是我小姨嘛?你好好看啊!”

    宋妍被夸的开心,挠了挠她得小脸蛋:“小小的嘴巴倒甜的很。”

    宋沁帮张勤向护士请了假,几个人去火锅城吃饭。

    果果十分喜欢宋妍,吃饭的时候一直缠着她。

    宋妍难得有心情对付这种小人儿,哄着喂着吃了不少。

    吃饱就困,正是这个年纪小孩的特性。

    宋沁把她抱过来,宋妍终于得空敞怀大吃。

    几个人吃的尽兴,吃完还是散开各回各家。

    宋妍喜欢吃火锅,但却不喜欢身上有火锅的那股味道,洗澡是进房第一次要做的事。

    清爽的坐在床上,宋妍对着新买的手机发呆。梁熙成的号码存在了电话卡里,她翻开通讯录便能一眼看到,犹如阴魂不散。

    她手指无意识地滑动屏幕,从上到下,从下到上,最后看向窗外的星空,深呼吸后将梁熙成拉入了黑名单。

    她把手机扔到一旁,裹上被子冰冷决绝的入睡……

    而大洋另一端的梁熙成接受了最深度的催眠。

    著名的催眠心理学家面对梁熙成的病情只能无奈地摇头:“对不起许岩先生,我只能保证他的病不会那么快复发,想根治暂时不可能。”

    许岩看着还在昏迷的梁熙成,这种情况他就料想到,解铃还须系铃人。梁熙成的内心是封闭的,哪怕面对宋妍,他也不敢打开。

    “那梁先生还有多久能醒呢?”

    “不出意外,明天早上。”

    得到他的肯定回答,许岩再三感谢。

    这个槛,注定是梁熙成自己的。

    张琪和许岩轮番守了一夜,清晨七点多时,梁熙成终于苏醒过来。

    许岩给他做简单的检查,他的意识完全清醒。“彼得教授说了,你的病只能缓解,暂时根治不得。”

    梁熙成眼眸暗了些,轻微点头,转而去问张琪:“国内情况如何?”

    张琪这几天一心扑在他身上,并没有关注国内的情况,猛的被他问起来,只能摇摇头:“没看。”

    梁熙成叹气,一副恨铁不成钢地神情。

    “把手机给我,我自己看。”

    许岩瞥了一眼梁熙成,什么国内怎么样,还不如直接问宋妍怎么样。宋妍对梁熙成来说就是红颜祸水,一刻不想着念着都难受。

    梁熙成接过手机,上面没有任何宋妍的消息。他心瞬间如涂了中药一样苦。

    他把手机放下,没有消息好,证明宋妍不想他,想人那么痛苦的事情,他一个人来就好。

    许岩知道这句话开口梁熙成也不会听,还是老母亲般语重心长的开口:“你和宋妍这样僵到什么时候?你不如直接说,我不相信宋妍是那种人。”

    梁熙成刚想回他,陆霆东的消息噼里啪啦的发来。

    他拿过手机查阅,神色猛然大变,一条条消息牵扯着他的神经,他愤怒地大喊:“愣着干嘛?赶紧回去!”

    张琪被吓了一跳,立马出去准备。该不会真的有人蹭老大不在打梁氏的主意吧?

    忒大胆了。

    f国的天气常年阴雨,梁熙成登上私人飞机时,外面的雨滴如同黄豆粒。

    为了安全,飞机乘务长关闭了一切飞行网络。

    梁熙成握着手机,他后悔在医院里劝宋妍躲避老爷子的攻击,更后悔出国治疗。

    他此刻只能透过窗户看着外面漂浮的云朵,一遍遍的在心里喊着妍妍,妍妍。

    由于气流原因,飞机只能放缓速度,当他们踏在国内土地上的那一刻时,已经超过13个小时。

    坐在车上,国内的信号逐渐恢复。一条条未接来电和留言接连响起。

    他没有想到宋妍给他打了那么多电话,在拨打回去已无人接听。他点开留言,宋妍每说一句,他心就痛到抽搐一次。

    当听到宋妍说心里有他,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喜还是忧。他曾经无数次逼问宋妍的心意,从来没想过两个人之间会用这么悲痛和绝望的方式承认心意。

    “梁熙成,我求求你……”

    宋妍那种绝望的委屈压的梁熙成痛苦万分,头疼欲裂。

    司机看到他不正常,下意识地说道:“要不先去医院……”

    “去找宋妍!谁敢掉头我废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