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偏偏上瘾 > 正文 19,入v通知。

正文 19,入v通知。

    梁熙成赶着来到平时两个人住的公寓,不仅没看到宋妍的影子,连平时宋妍喜欢用的东西一并不见。

    他发疯地给宋妍打电话。

    就像前两天宋妍给他打电话打不通一样,回应他的同样是冰冷的机械声。

    他又联系了秘书,得知宋妍这几天根本没去过ls。

    “张琪,你守在这里等着。”

    梁熙成拽过他手里的车钥匙独自离开。宋妍名下还有一套她自己的房子,不回宋家的宋妍只可能在那里。

    他一路把车子速度开到最大的限度,在交警处罚的边缘游走。

    车子刚停稳,他火急火燎地冲上楼。

    国内现在才九点多,宋妍没事干喜欢睡懒觉,这个点还在床上做梦。

    急促的门铃声惹的宋妍炸毛,那个人早上九点扰人清梦?有没有公德心。

    想着这几天宋氏不安稳,她没太多抱怨,把头发随意捆起来打着哈欠去开门。

    “妍妍。”

    梁熙成时隔几天再次见到宋妍,满目的愧疚压得他无法呼吸,艰难地唤着她的名字。

    宋妍见到门口的人,朦胧的睡意瞬间全无,气愤混杂着委屈和恨意一起涌上来,她下意识地想关门。

    梁熙成害怕看她冷漠的神情,见她关门,想也没想像机器人不怕痛的伸手过去挡住门板。

    宋妍哪里知道他会有如此举动,等反应过来时,门板夹得梁熙成双手通红。

    她立马松开,梁熙成手先是疼的发抖,通红后肿胀的可怕,青紫马上覆盖而来。

    梁熙成刚才还尚有血色的脸煞白,不住的唤她:“妍妍,妍妍。”

    宋妍感觉要疯了,她固执地重新关上门,背靠在门板上喘息,她恨,恨这种过快的心跳,恨这种犹豫不决的担心,恨这种心痛的感觉。

    宋妍终究心软了,她打开门,梁熙成果然还在门口,一动不动地盯着她,手肿了整整一圈。

    她拽过梁熙成进来,拿来冰块给他消肿。

    梁熙成比起手痛,心更痛,他木愣愣地解释:“我这几天出国了,不在国内,你给我打的电话我都没有接到,你没有开通国际漫游。”

    宋妍手一顿,继续板着脸没回他。

    梁熙成不顾她挣扎,抓起她得手放在心脏上,“妍妍,我这里比你还痛,真的。”

    宋妍受不了他那眼神,拽过他的手教训他:“别乱动,手不想要了?”

    她轻轻按了两下,别扭着脾气问他:“骨折没有?”

    梁熙成乖乖地摇头。

    两个人无言。

    过了一会冰块化得差不多,宋妍起来收拾地上的水,毫不客气地赶客:“梁先生没事就回去拍个片子吧。是你自己手伸进来的,别想讹钱。”

    “没有,”梁熙成反驳,“妍妍我说了,我没有手痛,我心痛。”

    宋妍气笑,冷着嗓音损他:“我姐夫心脏病都没梁先生疼的频繁,我又不是医生,梁先生心痛记得去挂科。”

    “妍……”

    “别叫我。”宋妍发飙,“梁熙成,我没空陪你玩,是你说散了,现在弄这出是什么意思?耍我好玩了?”

    梁熙成如鲠在喉,深如潭水的眼眸望着她。

    宋妍发现她对上梁熙成便是冷漠,无解。

    她转身继续去找拖把拖地。

    “扑通”一声,宋妍僵住,她顿顿地回头,望见跪在地上的梁熙成,心像是被敲了一个洞。

    “妍妍,对不起,我不知道什么方法能证明和弥补。这辈子我从来没有下跪过,我本来以为向你求婚的那一跪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下跪。可是我却无能的把它浪费成让你原谅我的机会。妍妍,对不起,这辈子要第二跪才能娶你了。”

    梁熙成像个犯错的孩子,慌张无措的盯着宋妍。

    宋妍控制不住眼泪的流淌,心酸至极。为什么梁熙成要在做出这种事情后过来感动她,她算什么。

    她哽咽着眼泪,赌气地回他:“我和梁先生没关系,何谈原谅?”

    梁熙成跪着朝她膝行,沙哑着嗓子:“好,你说不原谅就不原谅,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满意的答复。”

    宋妍崩溃,拼命的打着梁熙成发泄,哭着,疯着,挣扎着滑落坐下来。

    梁熙成紧紧地抱住她,任凭心痛蔓延。

    宋妍哭够了,把问题抬到明面上,机械地问他:“之前为什么要把顾南山的事情看的那么重?你不相信我现在过来闹什么?梁熙成,你给我一个痛快,告诉我为什么?”

    梁熙成僵住,抵着她的耳边厮磨:“妍妍,我以后不会了。给我时间,让我慢慢打开心扉好吗?”

    打开那段他从来不肯开启的黑暗记忆。

    宋妍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知道她没有推开梁熙成。

    或许是神经高度绷紧又放松,梁熙成就着这种姿势浅睡。

    他睡得极其不安稳,拽着宋妍的手不肯撒开。

    宋妍抚摸着他的胡茬,梁熙成究竟有什么秘密?她似乎从来没有真的关心过他的一切。

    梁熙成再次醒过来时,宋妍没有在他身边。

    他从床上跳下来,不安地寻找宋妍的身影。

    好在宋妍只是饿了,出去拎着外卖又上来。

    她看着梁熙成那副可怜慌张的样子,把外卖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我没有买梁先生的,要吃自己订。”

    梁熙成松了一口气,走过去坐在她对面,冷静低眉沉思,许久后开口:“这件事闹这么大,不像是老爷子做的。他做事有分寸,不会打宋氏的主意。”

    宋妍吃饭没理他。

    “妍妍,要不要陪我去见见老爷子?”

    宋妍差点被呛到。

    梁熙成起来给她顺背,有些忍俊不禁:“老爷子又不吃人,你天不怕地不怕的,怕他啊。”

    宋妍喝了一口水,白他一眼。“我不去。”

    “我说了,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他坚定地要带宋妍去见老爷子。

    宋妍说实话是害怕的,鸵鸟地吃着饭。

    梁熙成最明白宋妍吃不得激将法,刺激她:“老爷子上次还说你不敢去见他,他倒是说中了。”

    宋妍的弱点被梁熙成捏的死死的,筷子一放顶嘴道:“有什么不敢的?”

    说完她才后悔,梁熙成就是老狐狸。

    饭是自己的吃的,话是自己说的。

    宋妍再不情愿,吃过饭还是硬着头皮去打扮,从另一个方面说,她确实想见见老爷子,问问他干嘛针对她。

    梁熙成见她穿的干练大方,一套经典的白衬衫搭黑色长裤,嘴角勾起来:“比见我隆重多了。”

    宋妍撇嘴,这叫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两个人上车,宋妍发现这辆车她从来见过,挑眉:“新买的?”

    梁熙成看了眼车标,轻声回她:“没有,公司的车,肯定是今天下飞机的时候张琪叫的。”

    他瞄了下宋妍的侧脸,反问道:“不喜欢?”

    宋妍点头,“不喜欢,劳斯劳斯太招摇了,我只喜欢迈巴赫和保时捷。”

    梁熙成乐呵地笑了一下,他这几年车库里几乎都是迈巴赫了。

    不知不觉中,宋妍影响他生活的程度比他想象的还深。

    只是他喜欢这样。

    甘之如饴。

    除了怕失去。

    梁熙成来时没有和老爷子打招呼,突击回老宅。

    管家上楼和他通报,倒是把老爷子弄的不知所措。

    他赶紧回屋挑了几件衣服,对着镜子仔细的比,皱眉问管家:“你说我穿那件好看啊?”

    管家笑笑,无奈道:“老爷,你又不是去相亲。”

    “别,这叫气场。”老爷子拿起一件唐装,“这套如何?挺符合我的气质。”

    管家嘴角抽搐一下,挠了挠头,“老爷,这件瘦吧……”

    老爷子还是没顾管家好意的提醒,坚持装了那件唐装下楼。

    梁熙成向上看过去,发现他身上的衣服奇奇怪怪的,疑惑地蹙眉。

    爸是没有衣服穿了吗?

    宋妍没注意衣服,她看着那张和梁熙成七八分像,却格外严肃的脸咽了咽口水。

    完蛋,还有点紧张怎么回事?

    老爷子走下来,没有立马坐下,打量了一下两个人。

    梁熙成好奇地问他,“爸,你穿这件干嘛?”感觉很……紧?

    老爷子冷哼一声,瞄了一眼宋妍,“她不也穿的挺排场的嘛?”

    他顺了一下衣服,往后面的沙发坐去。

    “刺啦”几声传来,把原本打算说话的宋妍噎的死死的。

    她这才把目光往下移。

    老爷子这衣服貌似……不合身吧?

    梁熙成难受地望着老爷子。

    老爷子抿抿嘴,回头看了看裂开的地方,尴尬地笑了笑,吐槽道:“这什么破衣服,质量那么差。”

    管家赶紧脱下西装外套给老爷子围上。

    他早说了这衣服有点瘦。

    老爷子咳嗽几声,想说话又硬生生憋了回去。

    他缓缓地站起来,眼神飘忽望了望四周,“你们……”

    只吐出来两个字,老爷子自己已经尴尬的难以坚持下去,挥挥手:“年轻人多聊会天,我,我上去换个衣服。”

    他为了不把裂开的地方暴露出来,像螃蟹一样横着走到楼梯口,一步一步挪上楼。

    脸上的尬笑快僵在脸上。

    宋妍目瞪口呆,她想过无数次老爷子威严的样子,但是这开场……

    很令人记忆深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