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威太阳神 >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三十章 大结局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三十章 大结局

    浩克的表现,就仿佛是他已经是得到了某种超脱。bkeas而周易他们也只能是当他是超脱了出去。因为他的确是无法从命运中再看到浩克存在的轨迹了。

    连如今已经成为命运化身的自己都无法做到这一点,那除了超脱二字之外怕是再难有其他合理的解释。可是,他是超脱出去了,可自己呢?

    无声无息的在虚空中伫立着,已经是化作两位一体的他们许久之后方才是动作了起来。而这一动作,他们直接就越过了时空的限制,在命运长河的带动之下,就回到了他们的故乡。

    和生命法庭的交锋以及和浩克的对抗,似乎都没有对地球这个渺小的星球造成太大的影响。毕竟它终究是太过渺小了,于浩瀚的宇宙来说也只是沧海一粟,更不要说在谁也说不清尽头的无限宇宙之中。

    这让它几乎就在是按照原有的轨迹运转。而此刻,两位一体的他们也是在伫立在凡人所无法察觉的命运长河之侧,默默的旁观着这或许是被改写了,或许也是命中注定的变化。

    于这个星球本身以及人类的命运而言,最大的改变终究还是那场决定着世界走向的战争。

    史密斯周所有的努力到底也不是徒劳的。在他不惜付出一切,哪怕说是连他自己的生死都可以抛下的前提之下,他的剧本终究是被贯彻到了最后的一幕。

    九头蛇迎来了末路,神灵的愤怒淹没了整个南亚大陆。滔滔的河流以及席卷而来的汪洋大海,到底是让整个南亚如同故事里的亚特兰蒂斯一样,沉没在了洪水之中。

    或许,洪水终究还是褪去。但是凡人的生命却始终是无法抵挡这种天灾的来袭。九头蛇的有生力量几乎就此被消耗殆尽,而在前线战场之上,来自人类一方的猛烈炮火也是像钉在棺材上的最后一根钉子一样,彻底的宣告了他们的末路。

    这本就是史密斯周剧本中所安排好的情景,而作为他的同道者,也是九头蛇眼下唯一的支柱,史蒂夫自然也不会去尝试着扭转这样浩浩荡荡的时代潮流。

    他目睹着自己的手下被击溃,在炮火和枪林弹雨之中,鲜血和残肢遍布大地也始终是无动于衷。因为,在他看来,这样一场伟大的牺牲,哪怕只有那么一滴血没有流淌干净,都是对他们的理想、他们所缔造未来的一种亵渎。

    都已经到了这最后一步,他实在是不想再再给这已经快要划上句号的舞台再平添什么波折了。哪怕说,这些手下是那么的敬仰他、信奉他,敬他为神灵,视他如信仰。他也只是站在那里,无动于衷。

    不仅仅是不想,同时也是不能。托尼给他的致命一击到这个时候也已经是撑到了极限。仅仅只是站着,就已经是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在这种情况之下,即便他是有什么想法,也只能说是有心无力。更何况,他连这样的想法都没有呢。

    现代战争如同绞肉机一般的杀伤之下。这最后的九头蛇势力也终究是烟消云散。尸骸遍野,这是自然。而不知道是侥幸还是命运的使然,史蒂夫却是近乎毫发无损的,成为了战场之中几乎唯一的一个幸存者。

    围绕着他身边的,是无以计数的九头蛇士兵。恐怕这些士兵们直到最后,还在寄希望于他们眼中的这个圣者,这个在世的神灵,能够给予他们战胜敌人的力量和信心。但,直到最后也没有能得到他们想要的,只有痛苦和绝望的死亡来迎接他们的这个事实,也几乎是彻底击破了他们的心灵。

    他们一个个最后的表象都是狰狞的、绝望的以及疯狂的。无数只探伸出去的手臂,无数双死不瞑目的眼睛都在朝向着史蒂夫的方向。仿佛所有人都在齐声的向他发出质问。

    “为什么?”

    为什么?这自然是为了人类的未来以及大义。

    作为无济于与这个世界的罪犯、暴徒以及渣滓。他们本身就是被史密斯周他们利用起来,用来促使这个新世界诞生的肥料。可以说,自从进入了这个舞台以后,他们的结局就已经是被注定好了的。

    这只能算是废物利用,也算是用他们这无谓的一生做了一点有价值的事情。这一点,尽管说史蒂夫和史密斯周早已经是有了共识,但是面对这样的一幅情景,面对着无数人死不瞑目的表情。他到底还是在内心里生出了些许的内疚。

    这并不是对自己的理想有所动摇。事实上,已经进行到这一步的他也不会允许自己去怀疑自己的理想。那是对所有的死者的亵渎,是对他们所付出的一切的牺牲的否认。如果连他都质疑了,那么岂不是意味着他们所做出的的牺牲,这个世界所承受的种种痛苦,都已经是没有了意义吗。

    他不会去承认这种事情。但是同样的,他也不会去否认自己给那些人带去的伤痛。

    不论如何,他都算是罪孽深重的。不管是对于那些无辜者而言,还是对于他如今所抛弃的这些手下们来说。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也已经是做好了下地狱的准备。

    这是剧本里设定好的。他将死在这里,而伴随着他的死亡,九头蛇的历史也将彻底的宣告终结。只是,死亡并没有如期而来。诡异的运气让他几乎是和所有的炮火以及子弹擦肩而过。

    明明以他现在的状态,随随便便一颗子弹就能要了他的小命。可他偏偏就是顽强的,毫发无损的活到了最后。这让他也是免不了的在心里怀疑,难道说命运想要让他有个体面的死法,亦或者是给他一场足以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审判?

    他的神思恍惚。而也就是在这个瞬间,一个男人疯狂的嘶吼从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圣者!我来了,我来找你复仇了!”

    史蒂夫回过头,只看见一个面目狰狞如同鬼怪,眼神凶狠的几乎堪比任何怪物的男人越过了重重的尸体,笔直的冲到了他的面前。

    随后,他用一把被摸得尖锐的都快要成为了一根锥子的匕首狠狠的贯穿了史蒂夫的心脏。然后迎着他喷薄的热血,以一种仿佛是哭泣一般的嚎叫声冲着史蒂夫就大吼了起来。

    “这是为了你所做的一切,圣者。你毁了我,你害死我的妻子和儿女。你让整个印地都变成了地狱!你要这一切付出代价,而这就是你最后的报应!”

    “报应吗?或许吧。不过,拉玛穆贾姆啊。”

    已经认出来这人是谁的史蒂夫脸上一片的淡然,似乎对方刺中的就根本不是他的要害一样。他任凭着自己血流如注,同时却是一把按住了对方的手臂,让他丝毫动弹不得。然后,他开始质问。

    “你真的到现在还认为,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吗?”

    “你会变成这样,难道不是因为你自己的贪婪?你妻儿的遭遇,难道不是因为你的愚蠢以及你同胞的残暴?而整个印地变成这样,你敢说不是这片土地上那根深蒂固的愚昧和麻木?”

    史蒂夫的声声质问让拉玛穆贾姆恐怖的面容上当即就是一片的空洞与茫然。以往被仇恨所占据的他并没有思考过这样的问题,而如今,当这个问题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当即就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冲击。

    愚蠢吗?或许吧。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史蒂夫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生命的终结,而以这种方式来作为偿还,对于他来说并不坏。只是,他还需要再做点什么。而这做点什么的就是,他抽出了自己胸口上的匕首,并且直接的就把它插进了拉玛穆贾姆的咽喉中。

    “这个答案,你自己去和那些人解释吧。正好,也是该让我们这些罪魁祸首,一起下地狱的时候了。”

    他说着,就已经是流干了自己心头的热血,再也没有了力气。而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周易和浩劫到最后都没有做任何的动作。

    他该死吗?这是当然的,也是肯定的。已经化身为命运的他们并不打算改变这个结局,因为这本质上也的确是他自己的选择。

    或许,和一个无关轻重,甚至都不会对世界有任何太大影响的美国队长相比,这个能彻底的改变世界,改变人类的九头蛇队长,才是他真正想要扮演的角色吧。

    他不能说他选对了,也不能说他选错了。在这个一切尘埃都已经落定的时候,他只会去尊重他的这个选择。

    而这也就意味着,这个世界的命运在多年的动荡之中,终于是彻底的决定了下来。

    大势已定,再难以翻起什么波澜。尤其是原本那些看起来还稍微像点样子的对手,这个时候也都已经是陷入到了崩溃边缘的境况之下。

    美洲一片混乱。再一次被神仙打架波及到的民众们已经是无法相信这是能让他们安居乐业的净土了。他们开始逃命,不管是欧洲、亚洲亦或者那些在他们眼里根本就只能算是野蛮土著的破地方。现在在他们眼里都是比美利坚更好,也更安全的地方。

    民心四散,政府却还在蝇营狗苟,尔虞我诈。联邦政府已经没有能力再去统领那些各怀鬼胎的州政府们。而也就是在他们彼此的串通之下,立国两百余年的偌大国家也终于是到了分崩离析的地步。

    他们尚且如此,欧周自然也是不遑多让。阿莱克西亚的遗毒让这个资本社会也走在了危亡的边缘上。而他们的好邻居,从坟墓中爬起来,靠着诡计暗算神灵而获得新生的亚历山大大帝,也开始对他们虎视眈眈了起来。

    这场权谋与征服的游戏,可不会因为亚历山大是他们敬奉的先祖君王而有任何的改变。当权者不会因为这是他们历史中所记载的最伟大的君王而就把自己权力拱手相让,而亚历山大也不会承认这些在他那个时代里只能算得上是蛮族的家伙,是马其顿的后裔。

    战争不可避免,而他们谁都不可能成为最后的胜利者。这只会是一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局面。就像是史密斯周所预料的那样,他们再怎么挣扎,也只能是沦为时代的陪衬。

    周易他们并不会因为这时代的浪花而停驻自己的脚步,他们只会对那些他们心中在意的事情有所牵挂。

    但就如同是一场无法接受的噩梦一般。此刻的他们,已经是无法去期待那久别重逢的温馨场面了。

    这就是他们所付出的代价。为了拯救自己所爱的一切,他们必须要割舍掉的东西,命运的牵连。

    哪怕说以往的他和这些人有着怎么样的羁绊,在命运上是怎么的紧紧联系在一起。在此时此刻,她们都已经是和自己没有了关联。

    就好比他的母亲。周岚的生命里将没有他的存在。或许她会有一个早夭的儿子来取代他的地位,但是那个儿子不会是他,甚至都不是他的名字。

    夏芮丝会有一个不认识的哥哥来取代他,甚至说这个哥哥都没法像是自己那样给予她足够的关怀和照顾。

    而瑟拉娜、琴、吉尔这些和他命运交织在一起的女人,她们的生命中甚至都和自己再也没有了任何的交集。

    或是悲惨,或是平淡,或是幸福她们都各自的有了自己的人生,而这个人生已经是完全的和他没有了联系。她们会成为别人的妻子,而自己与她们的结晶也将成为别人的孩子。

    这真是一个让人绝望的事实。但如果真的让他重来一遍的话,他又能怎么选择。恐怕还是再如此的重复一遍。因为说到底了,他宁愿让自己绝望,也不希望她们和自己一起成为泡影。

    在这个时候,他或许唯一能做的,大概也就是以命运的名义祝愿她们余生幸福了。

    至于自己,或许命运长河之外的永恒与孤独,才是他唯一的归宿。

    周易已然是了无牵挂。而就在他打算彻底放下这一切,迎接自己的宿命的时候。他的另一半,浩劫则是在这个时候对他张开了口来。

    “这就够了吗?”

    “够了。最起码的,她们还存在不是吗?”

    “是的,她们还存在着”

    浩劫的声音无比的空洞。而对此,周易也只能是以饱含歉意的语气对他说道。

    “抱歉”

    他是需要抱歉的。因为那个时候,或许他只要多拖延上那么一会儿,浩劫就能把娜塔莎从命运中拉扯回来。但,也就是晚了那么一步。浩劫被迫的中止,并且和自己一起投向了命运。而在命运的牵扯彻底被断开的那个瞬间,他也就永远的失去了她。

    这个世界最悲残的并不是从未拥有,而是得到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但偏偏自己还无能为力。

    在这一点上已经是深有体会的周易自然是明白浩劫心中是个怎么样的感受。不过他也只能是安慰,因为即便是现在的他们,也根本改变不了这已经被注定的一切。

    “抱歉吗”如同呓语一般,浩劫说着,就已经是兀自的发出了自嘲的笑声。“倒也不用。这似乎就该是我的宿命,我早就应该习惯了才对。能短暂的拥有,就已经是命运对我的垂青了。总比,让我在无尽黑暗中永远的沉沦要来的好。毕竟,我到底还是可以拥有一点值得回忆的东西,不是吗?”

    “我会永远陪着你的,兄弟。这也不算是孤独,最起码我们还拥有彼此不是吗?”

    也算是自嘲一般的,周易就这么对着浩劫说道。而对此,浩劫嘿嘿一笑,却是说出了让周易有些无法理解的话语来。

    “滚开吧,混蛋。我可不需要你。我可不想和一个让我恶心的男人永远的这么黏上一辈子。所以,这不是你该去的地方!”

    “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易的疑问刚刚说出口,浩劫就已经是用行动做出了回答。

    如同他一贯的蛮横,借由着此刻他们之间彼此相连,毫无戒备的这个情况,他直接就介入到了周易和命运的联系里,把他直接从这二位一体的状态中给撕裂了开来。

    周易所掌管的那一部分命运直接被他所掠夺。当然,这种像是蛇吞象一般吃掉了远远超过自己容纳极限的方式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不过,浩劫不在乎。他只是想要和周易分离开来。而在这种分离之后,他一点也不容情的,就把他一脚踢回到了命运的长河里。

    “滚回去吧,那才是你该去的地方。别忘了你还有人可以拥抱,别忘了,那可是你的家人,你的爱人。我可受不了她们投入到别人的怀抱里。所以,就当是便宜你这个混蛋了!”

    “你这家伙”

    周易根本无法抵挡的,就被命运的河流所吞没。那些被篡改的命运,在他的回归以及浩劫的干涉之下,又重新的联系了回去。

    就像是浩劫说的那样,他有了再一次拥抱她们的机会。可问题是浩劫自己迎接他的可不是什么美妙的命运。

    “不过,我也习惯了不是吗?”

    浩劫微笑。已经是做好了在这命运长河之侧迎接永恒孤独的准备。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有些意外的声音却是在他的耳旁响起。

    “这就是你的选择了。你真的就不后悔吗?”

    “是你?”回头的一瞬间,浩劫就看到了一个在预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存在。

    浩克。那个四臂光头,不过却已经是穿上了一身宽松衣裳的浩克。

    就好像是他们所预料的那样,浩克,已然是在探究宇宙终极奥秘的智慧通途之中,超脱了所有,包括命运之外。

    命运,或许对于他来说就是自己家门口的一条小河,他随时的都可以漫步过来。浩劫是一点也不吃惊于看到他的存在。他唯一疑惑的是,这个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到底是有着怎么样的来意?

    “别担心,我没有什么恶意。事实上,我来这里也只是为了偿还一笔债务的。”

    尽管说有着完全无敌的力量,但是此刻的浩克却并没有多少咄咄逼人的表现。他坦诚以待,甚至说当着浩劫的做直接摊开了自己的四只大手,用行动表明出自己的无害来。

    “债务?我可不记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债务关系。”

    浩劫有些态度冷淡。毕竟,他们之间实在是算不上有多么的愉快。

    不过,浩克并不在乎这一点。智慧通达到他这个地步的人,也实在是很难对别人的态度有什么过大的反应了。

    “不是对你,而是对那个家伙。不过也差不多。总的来说,我的确是对你们两个都有点亏欠的。”

    用其中的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脑子,他也是相当认识的解释了起来。

    “我要谢谢那个伙计,他给了我挣脱出这个可笑命运的可能。虽然说这未必是他的本意,但是我到底还是要承这一份情的。”

    “另外,对于你。我也要说一句抱歉。尽管那个时候的我并不受理智的控制,情理上来说,那都应该是无心之失。但不管怎么说,我让你失去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这是我的错”

    “闭嘴!”浩劫的态度骤然的恶劣起来,毕竟谁也不喜欢被人当面揭开内心里的疮疤。

    而对此,浩克耸了耸肩膀。

    “好吧,好吧。我们不谈这个了就是。不过,我不得不说的是,我很愿意给你一点补偿。”

    “补偿?你觉得我会需要你的补偿吗?”

    浩劫听到这话,当即就露出了一个冷漠的笑容。如果不是说他肯定自己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的话,他一定会半点也不迟疑的把他撕成无数片。但正因为他做不到,所以他才只能用这种冷漠来应付。

    不过还是那句话,浩克并不把这种冷漠放在心上。他甚至完全不在意浩劫对他有多么的仇恨,而是直接走上前去,搭上了他的肩膀,对着他这么说道。

    “我觉得你需要,伙计。因为你那贫瘠的大脑根本就猜想不到,我到底会给你怎么样的补偿!”

    “难道你还能让我从这命运的枷锁中挣脱出来?别开玩笑了,我可没有心思和你在这里说这种笑话。”

    “你不试试,又怎么知道这是个笑话呢?”

    似乎也是懒得和浩劫在这里做唇舌上的争辩,浩克随手一拍的就排在了浩劫的肩膀上。而就仿佛是落入到了一个陷阱里一样。浩劫只感觉自己的意识被突然的抽离,然后给扔进了抽水马桶里,在无尽的旋转以及深陷之中,他直接的就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很不可思议,但的确是如此。而等到他于恍惚中睁开了眼睛,打探起自己所在的处境的时候,他却是发现,自己居然是躺在了一片沙滩里。

    周围是熙熙攘攘的人群,面前则是在阳光下闪着粼粼波光的大海。闭着眼睛一体会,浩劫只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他的力量几乎已经完全的丧失。只剩下他最开始时,那种连化身太阳都有所不及的标准。

    要说剥夺他黑洞的力量,以浩克超越命运的能力倒也不足为奇。可,在他几乎和命运融为一体的情况之下,他又是怎么把自己从命运中摘除出去的?

    无比的困惑,让他几乎是呆立在了原地。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在和他擦肩而过的同时,却也是将他的意识给拉扯了回来。

    无比的熟悉感,让他下意识的就拉住了对方的手。然后直接就把她环抱在了怀里。

    当然,这个动作似乎并不被对方所接受。因为就在他这么做的时候,对方就已经是把一个坚硬的东西顶在了他的腰上。

    “先生,我似乎并不认识你吧。”

    明媚的眼睛,冰冷的表情。沙哑的声音中传递出来的是满满的警告意味。

    而看着这个对于自己来说再熟悉不过的女人,对着她那如同陌生人一般的表情。浩劫眼光黯淡的,就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来。

    “抱歉,是我认错人了。所以,女士。可以请你把枪从我的腰上拿开吗。放心,我不会再有什么动作的。”

    或许是他的诚恳,也或许是他眼中遮掩不住的悲伤。总之就是女人非常不应该的心软了起来。

    她放下了枪,语气中也带起了困惑。

    “我们,认识吗?不,我应该非常肯定的才对,我们并不认识。所以你”

    “只是你不认识我而已。罗曼诺夫小姐。”

    浩劫给出了这样的一个答复,而这个答复却是让这个娜塔莎脸色再度凝重了起来。她是极力控制着自己,才勉强让自己没有把枪口对准浩劫。而饶是如此,她的语气还是变得严厉了起来。

    “这个称呼,并不是一个普通人该知道的才对。你到底是谁?”

    “我是”

    这一刻,浩劫真的是很想告诉她关于自己的一切。不过话到嘴边,他还是把这些话都给咽到了肚子里。

    这并不是一个想要重新开始就可以重新开始的游戏。他失去了就终究是失去了,是再也找不回来的。

    清楚的明白这一点,浩劫到底还是叹息了一声。随后,他对着这个娜塔莎微微一笑,就这么说道。

    “我只是一个不配拥有名姓的过路者而已。抱歉,女士。我想我可能是让你误会了。”

    “过路者?”正在执行任务的娜塔莎并没有节外生枝的意思。哪怕说她对于眼前这个人有着非常不一般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她非常熟悉他一样。熟悉到,她内心里几乎是忍不住的就想要呼唤出他的名字。

    这是很可笑的一件事情。她甚至都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家伙,更不要说知道他的名姓了。可她就是有这样的一个感觉。而这个感觉也是促使他,在这个时候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这么说道。

    “既然你说你没有名姓的话,那么不如我给你起一个代号吧,神秘先生。我觉得,莱因哈特这个名字就很不错。”

    “莱因哈特吗?”

    听到这个名字,浩劫忍不住就对她深深凝望了起来。随后,他忍不住的就笑了起来。

    “我喜欢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