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xìng yùn术的升级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表字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表字

    “众将士听令。”王平提声喝道,让一众将领精神一震。

    “末将在!”众将士无论内心如何,都是齐声应喝,毕竟杀得鸡还没走远,无论哪个都要胆颤一阵。

    王平看了遍众人各异的脸色,心里大致做了些判断,随后说道:“全体整军,随我送送卢将军。”

    “哈?”众将士闻声都是一愣。

    “怎么本将军的话声音太小吗?”王平皱眉说道,很有种不耐烦的意思。

    “末将领命!”众将士齐声应命,随后匆匆离开整军,最快速度将军队集结在了辕门之外。

    这边还没走远的左丰一众人等见到聚集起来的军队都是有些变色,坐在囚车中的卢植则是脸色难看瞪着远处的几个麾下将领。

    这边军队整顿好,王平才从军营中出来。左丰见到王平终于是松了口气,声音有些焦急和疑惑的问道:“王将军,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要趁夜攻城吗?”

    王平微微拱手,脸上一如往日的温和,开口说道:“卢将军率领将士剿匪多日,与众将士同甘共苦感情颇深,所以在下就自行做主让将士们送一送卢将军。”

    在场众人闻听都是脸色一变,神奇的是众人明明立场不同,但是听了这话脸色都是向好的方向转变。站在王平身后的众将士闻听此言都是面露感激看向这少年统帅,而对面的左丰却也脸色缓和下来。然后两帮人都是整齐瞪向前方,目光不善直指对方。唯独囚车中的卢植眼神复杂看着王平,内中意味不明。

    两方人员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根本原因却在两点上,第一就是众人对王平都有不错的印象,第二点原因就在王平说的那句话上。

    先说第二点,王平这句话听起来是挺普通的一句话,配合他的表情给人的感觉就是随意说出的一句话,也不太会有人细思其中深意,只会按照自己的想法理解。

    而左丰是怎么理解的呢?在他听来王平这句话说的就是卢植剿匪时间很久了,虽然没什么成果,但是跟众将士感情确实培养的很好,而王平初来乍到不适合也没威信跟众人起矛盾,所以不得不顺应众人的意思出来让他们送送这个卢植,他关注的重点在这‘感情颇深’上。所以他脸色缓和了下来,既是因为这些人聚集只是过来送人,也是因为王平依然是自己一方的人,而随后瞪向那群将领也就好理解了,肯定是在记仇之类的。

    另一边的众将领这边却是另一种理解方式,在他们看来新任统帅话的意思是:‘卢将军剿匪多日,又跟手下将领同甘共苦,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我就自作主张让将士们送送卢将军。’而他们关注的重点却在‘自行做主’上,在他们的理解里新任统帅这是直接将所有责任都背在了自己身上,话语的引申义就是‘这些都是我自作主张的,你要怪罪就怪我吧’。所以他们面露感激,随后眼光不善盯着对面左丰,这是在抒发不满也是想用眼神警告威胁。

    这样看起来场中心理变化就清楚了,但是清楚是清楚了,可给人的感觉却有些不真实,因为太过理想化了。但是如果配上第一点的要素,那这一切都变得现实了很多。众人都对王平的印象不错,所以心理先天都会偏向他,按照自己想法理解时,首先就会把王平摆在自己人的角度上,这样的前提下会那样理解就一点也不奇怪了。就算有个别想法多的,意识到了这句话的玄妙,但是王平身上那半百以上的xìng yùn值可不是吃素的,配合他身上聚集的源自此世界的气运力量,足以作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众人的想法向着有利他的方向变化。

    然后这时再看场中唯一神色复杂的卢植,就不难理解了。老人家几十年宦海浮沉简直就是人精中的人精,自己不做是一回事,但是有什么想瞒过他的却是几乎不可能,所以他神色复杂看着王平。不过他同样也不确定对方这样是不是故意为之的,只是不确定却也不妨碍他的神情复杂。因为这种话无论是不是故意为之,都能看出这少年的不简单。在他看来无论对方以何种角度出发做出这样的事,都会在另一方的承受范围内,这也就保证了少年至少讨好了一方,又没得罪另一方的结局。所以无论这少年什么打算,在卢植看来未来这少年的成就肯定是不可限量的。

    短短一句话的时间,周围所有人的心理都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倒是王平始终脸色不变的样子,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好吧。”左丰瞪了那群胆大包天的将领一阵后说道,随后补充:“既然如此就让他们看着吧。”

    王平拱手:“多谢公公。”

    “王将军,植有一言相告,不知可否近前说话。”囚车中的卢植高声说道。

    王平看了眼气度依然沉稳的卢植,转头向左丰示意。

    这边左丰微微皱眉,随后摆摆手让围在囚车周围的兵士散开。

    王平上前拱手,口中说道:“王平见过卢将军。”

    卢植偏头看了眼远处脸色不好的左丰,微微笑了笑说道:“王将军此举却是让那小黄门的脸色不好看了。”

    王平笑了笑说道:“无妨,足利即可。”

    卢植眼中精光一闪,探究意味深入王平眼底,嘴里轻声说道:“将军可是想huì lù那阉人?”

    王平脸色不变,依然温和笑着说道:“在下佩服将军气节,也敬重将军为人,只是却终究无法成为跟将军一样的人。在下因剿匪被封此职,担任此职也只为了剿匪,至于途中用何方法却是没什么定向。”

    卢植眼睛微眯,细细的打量着王平的神色,良久才出声问道:“王将军可有表字?”

    王平摇头。

    “若将军不嫌弃,不如由在下这阶下囚为将军取一表字如何?”卢植脸色平静说道。

    这边王平笑了笑,随后摇头说道:“将军好意在下心领,只是在下并非孤身一人,心中顾虑颇多,因此也不愿牵扯过多的麻烦。若将军是一介白身,哪怕是无名老翁,在下也愿意以师事之,只是此时却是要拒绝将军好意了。”说罢拱手一礼致歉。

    卢植眼光复杂看着王平,良久轻叹一声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