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明春色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岁月静好

第六百三十七章 岁月静好

    马恩慧出门之前、与回到自己院子后的心境表现,截然不同。

    先前她能安然小睡一会儿,出门前还有心情亲手浇浇花,显得与世无争、恬静淡泊。然而此时,她变得很烦躁,宫女给她递茶,她抱怨说“太烫”,放下茶杯时、茶水也溅了出来。

    “你下去罢。”侍女巧儿对端茶送水的宫女说。

    等宫女出门了,巧儿才上前,对马恩慧说道:“是不是那郭夫人,惹您生气了?”

    马恩慧听罢,立刻转头看向巧儿道:“你听见了?”

    “没有。”巧儿忙道,“奴婢那时不在门口,正在另一个地方、与郭夫人院子里的侍女说话儿呢!”

    马恩慧点了点头,相信巧儿的话。一般在宫廷里,大伙儿都爱与地位相当的人来往。马恩慧与郭嫣走动,巧儿何尝不会与别处当差的宫女走动?

    马恩慧问道:“那你怎么开口就说,郭夫人惹我生气?”

    巧儿转头看了一眼,上前小声道:“奴婢瞧您一回来也烦闷,猜的;那郭夫人心情不好,难免带刺……听说圣上原先要娶的人、应该是郭夫人!后来不知怎么换了,姐姐嫁给了废太子次妃、妹妹嫁给了当今圣上。”

    “还有这种事?”马恩慧意外道。

    巧儿道:“奴婢也是听郭夫人那边的宫女说的。那宫女说得有模有样,似乎不像是张口胡说。她说是听到郭夫人自己谈起过,也不知道真假,消息来历不明。”

    “就算是真的,那也是命。”马恩慧不动声色道,“事已至此,皇后带她不错,她也不该有啥不满意了。”

    巧儿忙道:“您说得是。可人呐,几个人懂得知足呢!”

    马恩慧不禁笑了一下:“你就爱捡别人家的话说。”

    巧儿伸了一下小舌头,没有否定。马恩慧早就发现巧儿这特点了,所以不相信巧儿她的感概、是她那个年纪的人能领悟的话。

    马恩慧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你郭嫣心情不好,何必拿我出气?我没得罪你,难道仅仅是因为敲我势弱、好欺负吗?

    “算了,她也不是故意的。”马恩慧嘴上淡然地说道,“或许别人也在背后说那些词儿,郭夫人只不过是当面说罢了。”

    巧儿忙奉承道:“夫人的心性,真没几个妇人比得上呢!”

    马恩慧笑了笑,不置可否。她并不是毫不在意、谁愿意莫名其妙给人轻贱?而是她觉得:郭嫣这种人反而威胁不大,不必立刻小心应付着,而姚姬那种人才深藏不露!

    姚姬今天对马恩慧算相当客气,哪怕现在姚姬的实力很强了、却一点攻击性的意思都没有表现出来!但是马恩慧不敢相信姚姬,能就这么算了。

    马恩慧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心里有数;明白姚姬心藏着深仇大怨!所以当郭嫣出头时,姚姬才露出了幸灾乐祸的些许快意。

    不得不防着姚姬!

    而另一方面,马恩慧又想利用郭家姐妹;因为她不恨姚姬,却恨废太子夫妇!

    巧儿还在旁边说着话,但马恩慧已经没认真听了,犹自寻思着自己的事……如今这处境,该如何自保?又该如何利用可以用上的人、为文圭报仇?让那一家子为肆无忌惮的残|害蹂躏、付出应有的代价!

    宁静而华丽的后宫宫殿、御花园之间,马恩慧锦衣玉食闲适无事,但是人想安宁地生活、想岁月静好,又谈何容易?

    ……马恩慧先离开郭嫣的住处,皇后与姚姬随后才走。

    皇后郭薇与姚姬的关系,仍然很好。郭薇是那种很记得情义的人,她对姚姬几年的示好与帮助,是领了情的。

    两个女子好得同坐皇后的大轿子回坤宁宫,这种事在后宫十分罕见。

    一众人簇拥着轿子,走到了西六宫的甬道上。这时姚姬才转头凑近了皇后,轻声说道:“皇后的姐姐,胆子还真大。”

    郭薇困惑道:“从何说起?”

    姚姬轻轻一笑,她笑起来十分妩媚,不过话却不是那么好听了:“马夫人,可是被郭夫人得罪了;可能郭夫人不太了解她的为人罢!马氏却不是个简单的人,以前在皇宫里,她的眼光很长远,对有一丁点威胁的女子、亦是防患于未然;她的手段更是狠辣,一般人不敢做的事,她都是敢做的。”

    郭薇道:“那是以前。现在圣上念着她的恩,好生对待着,也不见得她能做甚么事呢。”

    郭薇说得也有道理,皇宫里与外面的事,规矩是想通的,等级森严、尊卑有序。马恩慧此时既无名分、也无权势,想干点正事还真难。

    姚姬却小心地靠过去,悄悄说道:“建文那条船是沉了;但在圣上这边,她也留着情分呢。”

    郭薇皱眉寻思了一会儿,顿时露出惊愕的表情,沉声道:“她可是圣上的堂嫂。”

    “那又怎样?”姚姬悄悄说道,“贵妃以前的名分,似乎还是圣上的小姨娘?”

    郭薇轻轻咬了一下朱唇,没有反驳。她当然知道妙锦的身份,那邸报是公开给天下人看的;实际上连郭薇,以前也亲口叫妙锦小姨娘,现在见面还很尴尬!

    姚姬又轻声说道:“人罢,有时很怪,越是不允许的东西,越是想要。”

    郭薇脸色渐渐变了,露出勉强的一个微笑:“顺其自然。”

    姚姬不动声色地提醒道:“一旦马氏得宠,郭夫人今日得罪她的事,怕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

    郭薇道:“她就是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也没太得罪马夫人呀。”

    姚姬摇头微笑道:“若是姐妹之间,或是臣妾与皇后这种关系,说错几句话当然是小事。但郭夫人与马氏算甚么关系呢,郭夫人有道理那么对待马氏么?”

    郭薇不出声了,眼睛看着前方,好像在想着甚么事。

    姚姬也坐正了身子,不再倾斜身子靠近皇后。她心道:我答应了高煦,不计较以前的仇怨了。但是现在提防马氏得宠,与以前的事无关,只是为了自保;也因为对马氏没好感,不愿意马氏那种人亲近高煦!

    马氏算甚么?!她凭甚么还能分享高煦的好?

    皇后在后宫的权力极大。姚姬现在顺便在皇后跟前说几句话,无非简简单单地、给马氏安一个坎而已;叫马氏在宫中“获得”一个强敌,她想再融入这个圈子,难度很大。

    不过只是这样,姚姬觉得还不够,无法真正打击到马氏!

    马氏现在拥有的最大隐藏实力,在于高煦念着她的恩情。唯有让她被皇帝猜忌,这才是釜底抽薪的法子!

    姚姬也不想正面与马氏斗,因为姚姬深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道理;现在一个是瓦,一个是玉,姚姬为甚么要与她争得头破血流?

    姚姬正在想办法……郭嫣,这个看起来毫无作用的人,可能还有被利用的作用;她或许正在进入马氏的视线。

    如果马氏甚么事都不做,安安心心靠她还不错的残存姿色、争取皇帝的宠爱,姚姬拿她是没有办法的;但姚姬觉得,她恐怕还没放下废太子夫妇的仇恨!

    所以现在姚姬要等待机会,等待对方自己干点甚么事……

    “贤妃宫到了,妹妹今日没带车驾出来,你就在这里下轿罢。”郭薇的声音打断了姚姬的思绪。

    姚姬微笑道:“没关系,我陪皇后去坤宁宫,一会儿走回来就行了,路也不远。”

    郭薇报以笑容,也不再多说。

    坤宁宫的西边宫墙上,有一道门楼,一众人簇拥着皇后的轿子,进了门便是宽敞的砖地广场。巍峨宏伟的坤宁宫,便矗立在一座玉白的台基之上。

    轿子上了台基,郭薇与姚姬被女官搀扶下来。姚姬便微微一蹲,抱拳在腹间执礼道:“请皇后歇着,臣妾告辞。”

    郭薇点头道:“皇贵妃住在东边,离妹妹与淑妃杜妹妹远。不过咱们也不能疏远了她,有空妹妹与淑妃过去走动走动。”

    “是,臣妾谨遵懿旨。”姚姬应道。

    皇后说罢便转身走进了宫门。今日时辰不早了,姚姬也不再进坤宁宫,与她身边的女官和宫女一道,目送皇后之后,便往石阶上走下去。

    太阳西垂的时辰,皇宫里反而显得特别美。宫阙之间那种光暗相间的光影,让红墙黄瓦的颜色更加丰富。即将下值的宫女宦官也露出了惬意放松的神情,气息充满了轻松愉悦。

    姚姬微笑着观赏景色,心里却仍然露出了一丝幽幽的失落。一天接近尾声,她也是难免期待那夜晚的温存、琴瑟相和好似在云端的快乐;但是今晚圣上必定不会找她侍寝的,因为姚姬三天前就侍寝过了,宫里还有其他妃嫔呢。

    姚姬不在乎高煦有别的女人,但是若他宠爱的女子越多,她分到的温存就会越少了。

    就在这时,忽然宦官曹福快步走到了台阶下面。曹福喘着气,长长地叹了一声:“贤妃娘娘,可找到您了。奴婢去贤妃宫没见着您,就猜您在坤宁宫。”

    姚姬微微失落的心,顿时燃起。她心情一好,话也多说了几句:“曹公公要是早来一炷香,在坤宁宫也找不着我。”

    曹福点了点头,心急地说道:“娘娘快回宫沐浴更衣,皇爷亲自要您去乾清宫侍寝哩!”

    姚姬刚刚已经猜到了,她一副很从容的神情,微笑着回顾周围,轻轻感叹道:“宫里的黄昏景色,果然很美;而这个时辰,更是已经完美。”

    良辰美景,大抵便是如此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