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明春色 > 第六百四十一章 不能指使之人

第六百四十一章 不能指使之人

    张信简直是“料事如神”,不几日他就被弹劾了。

    但此事没人相信是齐泰指使,只因上书揭发隆平侯张信的人、乃陈谔!

    陈谔何许人也?太宗皇帝在位时,他忤逆皇帝意思,被活埋在奉天门外七天七夜、只露出个脑袋,结果竟然没死;太宗觉得是天意,就把他放了官复原职,依旧做刑科右给事中,直到现在。

    这种人,似乎不可能被人指使。

    陈谔声如洪钟,在奉天门内,当众大声揭发张信强占丹阳练湖八十余里,江阴官田七十余顷!

    坐在宝座上的朱高煦听罢,从武臣的队伍里找到了张信,目光投过去问道“隆平侯,陈科官所言属实吗?”

    头戴梁冠、身穿红袍的张信出列,“扑通”跪伏在地。他憋红了脸,终于开口道“回禀圣上,那是臣以前糊涂,犯下的大错,而今已痛改前非……”

    朱高煦看着张信,皱眉思虑,一时未语。

    御门内顿时安静下来,许多人屏住了呼吸看着张信。张信不敢欺君、毕竟强占官田的事太好查,他没有否认罪状,是死是活、在顷刻之间只等皇帝一句话!

    就在这时,站在前列的淇国公丘福站了出来,抱拳道“老臣请旨!”

    朱高煦道“淇国公说。”

    丘福道“隆平侯曾在战阵上血战不死,今有罪,请圣上将他送至边疆枭首!好让他死在边墙之上,以全武人之憾!”

    朱高煦听罢,看了丘福一眼,他立刻一拍御案道“着三法司,先查实张信罪状轻重,再酌情定案!”

    他又看了旁边的王贵一眼。王贵唱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朱高煦不等别人启奏,已经径直从宝座上站了起来。御门上的众臣纷纷伏地行大礼“恭送圣上!”

    出了御门,朱高煦等王贵跟上来,便招手叫他过来,沉声道“传张盛到东暖阁见我。”

    “奴婢遵旨!”王

    贵拜道。

    朱高煦来到乾清宫东暖阁的“世界地图”前入座,心里早已想起来张信与齐泰有仇。

    这事在十年前朱高煦就知道了、从侯海口中听到的,俩人结怨大抵是为了个女子,其中内情有点曲折。“伐罪之役”时期,齐泰守昆明,常在汉王府衙署里读《中庸》;朱高煦听说、那是因为他怀念那个女子。由此可见,齐泰似乎用情很深,至今未忘。

    而张信此人,朱高煦不是很喜欢,眼下陈谔出面弹劾、完全可以顺水推舟!但朱高煦又有点不想动张信,毕竟他许诺过大伙儿“只诛首恶”,不愿在登基之初、便搞得人心惶惶。

    等了一阵,太监王贵便带着锦衣卫指挥使张盛、从隔扇外面绕行进来了。朱高煦抬起手一挥,侍立的宦官都走了出去。

    “微臣叩见圣上!”张盛跪伏在地拜道。

    “起来!”朱高煦说罢,开门见山地问道,“最近齐泰有没有与陈谔见面?”

    张盛爬起来抱拳道“圣上,锦衣卫的弟兄没见着他们见面。不过那个陈谔名声在外,怕不会听齐部堂的话。”

    朱高煦不动声色说道“不过有另一种可能。齐泰不用指使陈谔,只消把张信的罪状收集好,送给陈谔;弹劾不弹劾,便是陈谔自己的事了。”

    张盛愣了一下,忙道“圣上英明!”

    张盛又看了一眼侍立在旁的唯一太监王贵,上前两步,便沉声道“臣等没见着齐尚书与陈科官见面,倒是看到张信在淇国公府外、站了至少半个时辰,然后进淇国公府密谈去了。”

    朱高煦点了点头。

    张盛小声道“五军都督府坐班的弟兄还禀报,那些‘靖难功臣’武将,无不对淇国公是马首是瞻、十分恭敬!他们会不会结党?”

    朱高煦看了张盛一眼,摇头道“没那么严重的。朕相信丘福,他就是好个面子、有些重义气罢了。”

    “是!”张盛忙道。

    张盛接着恍然道“末将还想起了一件事。齐尚书在

    沐假之日,偶尔会去城南贡院那个方向,在一条旧街的破旧客栈里、居住上一日。

    齐尚书是朝廷忠臣,咱们的弟兄们也没怎么盯着,不过是例行公事,瞅瞅齐尚书去了哪。不过圣上曾提及齐尚书与隆平侯的恩怨,臣便忽然想起来那破旧客栈、会不会就是当年齐尚书遇到相好的地方?”

    “有可能!”朱高煦点头道,“你刚才不是说,客栈在贡院那个方向么?”

    张盛小声问道“末将是否再加派人手、瞧着齐尚书在做甚么事?”

    “不必了。”朱高煦立刻摆手道,“就是个私人恩怨而已。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算了,这事儿先等一阵子,看看再说。三法司查案有板有眼,能拖延好一阵子了;张信的事,倒不用急。”

    张盛拜道“是!臣谢恩,告退。”

    锦衣卫指挥使离开东暖阁,王贵送出。

    不过王贵刚出门、似乎在外面又叫了别的宦官送行,他很快返身回来。王贵走到御案前,小心问道“皇爷明鉴,那陈科官是被齐尚书利用了么?”

    朱高煦道“我只说有那种可能。究竟是不是,等三天就知道了。齐泰若是真干了那个事,他应该会觐见告诉我。”

    王贵应了一声“是”,但他脸上的神情似乎不信。

    朱高煦看了他一眼,又道“我真想知道内情的话,当面问他就是了。如今做了君臣,不过这点事没甚么不能说开的。”

    王贵忙拜道“皇爷英明!”

    但朱高煦此时已经不想知道内情了,或许他只需要知道、齐泰怨恨张信就行了。

    他在椅子上沉默地坐了一会儿,寻思这种事让他有点烦闷。不过朝中文武若是一团和气、怕也不一定是好事;但争得太凶了,又会内耗严重,正所谓古人说的凡事都不能“淫”(过分)。

    朱高煦叹了一口气,站起身、转身面对着墙上的地图。他背着手站在那里,细看起了地图上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