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肖想师兄那些年 > 正文 第 1 章

正文 第 1 章

    “鸡兔同笼不知数,三十六头笼中露,看来脚有一百只,几多鸡儿几多兔?”

    “几多鸡儿几多兔?”

    “几多鸡儿……颜夙,你给我起来!!”

    “砰”地一声通天巨响,伏在木案上的沉睡的人终于懵懂地抬了头。

    “嗯?地震了?”

    颜夙睁着一双迷离桃花眼,雾里看花一般瞅了瞅眼前方。

    只见书案整齐的室内,众多身着蓝白色衣衫的弟子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其中有一个身着蓝袍大袖的老头,一脸的凶神恶煞。

    ——哦,没地震啊?那怎么了?

    颜夙转了转眼珠子,显然没清醒。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一众看好戏的弟子先喁喁私语起来。

    “完了完了啊,夙师兄又被清规长老这个臭脸怪抓到了。”

    “怕什么?清规长老是臭脸怪,你可别忘了我们夙师兄是什么?”

    “什么?”

    “这你都不知道,太孤陋寡闻了罢,当然是……二浪神啊!”

    “二、二浪神?”

    “那可不,每个字都有深意,首先我给你说说这二字……”

    …………

    小弟子咬耳朵咬得热火朝天,而一旁规整蓝袍的清规长老,则目光愈发凶狠。

    坐在颜夙左边的弟子终于看不下去,压低声音小心提醒:“别发愣了,夙师兄,清规长老考你题呢。”

    考题?

    闻言,颜夙脑子渐渐从梦中的花花世界中回过神来,他堪堪抬起头,看向那凶神恶煞的清规长老,认真地斟酌了两下:“……臭脸怪?你考我题?”

    清规长老当场哆嗦:“你、你——叫我什么?!”

    臭脸怪三个字出口,显然颜夙这两下没斟酌得清。

    清规长老吹胡子瞪眼,目光登时化作根根寒冰射向颜夙,恨不得把戳他个千疮百孔。

    “啊,对不住对不住,长老,说错话了。”意识过来,颜夙挠着头,自己先忍不住笑了。

    明晃晃的笑意,狡黠又轻慢,完全没半点认错的意思。

    他一手支着头,墨发松绾,桃花眼弯弯,对比着后面挂着的墨色山水画,整个人灼目明朗得如同四月桃华。

    不熟悉他的人,还只当是个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熟悉他的人,深谙他当真配得上“风流”二字。

    老头子一口气没出发,大骂“语句粗鄙的混账东西!”

    颜夙笑面安然:“嗳,长老说得都对,我就是个混账东西。”

    “噗——”众弟子没忍住,笑漏了声。

    气氛所致,更有甚者,吆喝了起来:“嗳,我们夙师兄可厉害了,听说还泡醉春楼的的花魁呢!”

    “醉春楼?那个传说中叫七号的头牌花魁,可是从来不接客的,夙师兄居然泡到了?!”

    “那可不,夙……”

    “都可我住口!!!”

    一声怒吼,如火如荼的场面顷刻冷冻成冰。

    清规长老提着戒尺,目如鹰隼。

    “不知廉耻的东西,天望穹的派风是什么?你们一个个都忘光了?!”

    “颜夙!你给我答,天望穹的派风是什么?”

    “回长老,是君子之风。”颜夙歪着头,笑嘻嘻地答着自己答烂了的那几个字。

    清规怒色未改:“再给我具体点!君子六意!”

    颜夙眨眼:“哦,孝悌忠信礼义廉耻”

    “好,就冲这六意中的一个\'耻\'字,我今天就要好好训诫你一番!”清规长老说着,掂了掂手中的戒尺,手一扬,就要冲着人落下。

    面对险境,颜夙安之若素,波澜不惊,似乎有什么高招。

    果不其然他还没挨着那戒尺,就有一个端正的弟子冲上了前去,挡在了颜夙的面前。

    “使不得啊使不得啊,长老!”

    这弟子是清规的一个得意门生,眼下,他拖住了清规长老那只意图行刑的手,目光真挚:“长老,这颜夙……好歹是掌门的儿子,是天望穹的长公子,再怎么胡闹,这掌门的颜面,多少还要顾着点啊……外面这么多人看着呐……”

    这弟子凑近了点,挤眉道:“就算不看掌门的面子,好歹也看看秦姨的面子,秦姨最喜欢颜夙这小子了,心肝宝贝似的疼着。您忘了,您上次打了颜夙,秦姨十天没让您进她屋子呢!”

    清规听到“秦姨”二字,脸上的怒气翻滚几许,最终无可奈何的憋了回去。再看了看面前好整以暇的颜夙,登时可恨又无奈。

    “真是造化!咳!颜掌门那么清正端方的人,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东西!”

    说完,他“啪”地一声将那戒尺拍在木案上。

    仿佛这样就把颜夙狠狠拍上了一板子。

    小弟子纷纷劝诫:“长老,你别太生气,小心气坏了身体……”

    “是啊是啊……”

    那得意门生更是趁热打铁:“长老宽容,千万不要和夙师兄计较了……”

    “欸,说得对说得对……”

    “唔,发生什么了?”

    众人正附和着,一个模糊的声音突然从颜夙身旁传来。

    众人齐齐回头,只见一个俊面修眉的男子,正从书案上抬起头往前看。

    颜夙笑嘻嘻地打招呼:“啧,雷打不动的陆景深也醒了,看来这清规长老的动静是真的大了。”

    “动静?”陆景深看了看清规长老,揉了揉眼:“爷爷,你咋了?”

    “呸,给我住口,我不是你爷爷,你颜夙才是你爷爷!”清规长老瞪着面前的两个人,怒气愈发汹涌。

    话虽如此,陆景深确实是他孙子,但陆景深和颜夙胡羼惯了。有了方才“二十二只鸡”的前科,清规长老总觉得这声“爷爷”里有险恶的成分。

    在他眼里,这两人成日里混在一起,不学无术。简直是修真门派天望穹的耻辱。

    “你们俩!赶紧给我滚出去!”

    打也不能打,骂也不解气,清规长老再看这两人一眼都觉得污了眼。

    颜夙甘之如饴,麻溜地滚了出去,滚出门前还不忘给清规长老招了招手。气得人老大爷又是吹胡子瞪眼。

    陆景深不太清楚状况,晃了晃脑袋,但是追随颜夙追随惯了,便慢吞吞地起身跟个幽魂一般飘了出去。

    没了这两人,屋子内瞬间变得规整清明起来。清规长老长舒了一口气,总算觉得自己背了的一口气缓过来了。

    “怎么着,又惹我爷爷生气了?故意的罢?”

    屋外,陆景深冲着一旁的人懒洋洋地开口。

    四五月的天,春风和煦,日光催得人惫懒。

    颜夙顺着林荫小道缓缓走:“本来也没想,后来他老人家非问我,我就没忍住了。”

    “哟,不愧是你颜夙啊,你这二浪□□字真不是白叫的。”

    “打住,别抬举我,我是二浪神,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我当初好歹还当过一阵好学生,你可是从头坏到尾。”

    “嗬,怪我拉你下水……”

    一语未了,一个清朗之音远远传来。

    “夙师兄!景师兄!快、快去校场!”

    “校场?”

    颜夙和陆景深相继回头,只见一个身着浅蓝色衣衫的弟子正迅速跑来,这个人,两人都认得,是一个平阶弟子,外号叫做小滑头的。

    天望穹是当今最大的修仙门派。

    门派中的弟子由高到底分为三阶,第一阶,是掌门和各位长老所倚重的弟子,被称为嫡传弟子。这类弟子资质最高,当然,陆景深和颜夙是嫡传弟子中的例外。

    第二阶被称为平阶弟子,顾名思义,资质一般。

    第三阶为杂役弟子。这类弟子资质偏下。

    彼时,小滑头跑到两人面前,气喘吁吁:“夙师兄,景师兄,这届弟子遴选大会就要结束了,掌门说了,下课以后每个人都要去校场观礼,你们也得去。”

    “弟子遴选大会?”颜夙脑子里浮现了一群新人“玩过家家”的场面,深觉无聊:“有什么好看的,不去。”

    “别啊,师兄,这届弟子里可真出了个模样好的人物!,清规长老都赞那人什么……什么来着?哦对了!貌比翻案!”

    “噗——傻子,那叫貌比潘安,不叫貌比翻案。”颜夙忍俊不禁,无奈摇头。

    陆景深哈哈大笑:“小滑头,你这话要是给我爷爷听见了,我保准他赏你\'绝命戒尺五十下\'!”

    小滑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哈,说错了,反正那小师弟就是好看,夙师兄,你不是喜欢看美人么?怎么样?去不去?”

    “不去不去,凭他是貌比潘安,颜如宋玉,老子也不稀罕”

    颜夙摆摆手,拍拍陆景深肩膀:“景老弟,我还是觉得你房间里那本《玉女风云录》好看多了,走罢,咱看书去”

    “哎,别走啊!”

    见两人转身,小滑头眼睛滴溜一转,骤然想到什么,神秘兮兮道:“夙师兄,你不稀罕这美人……但我保准你稀罕另一样东西。”

    颜夙浑不在意,摆出纨绔子弟的架势:“凭你什么东西,小爷我也不感兴趣!”

    “那可不一定……”

    小滑头狡黠笑笑:“夙师兄……校场外的枇杷熟了!你不去我就全摘了”

    校场外的枇杷熟了……

    枇杷熟了……

    金灿灿、圆滚滚的枇杷……熟了!

    话音落地,颜夙当即浑身一抖,脸上的不屑顷刻飞灰湮灭。

    他眯了眯眼,没节操地回头看着陆景深:“咳,景老弟,我还是觉得那个什么新人有些看头的,要不咱们……还是去看看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