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肖想师兄那些年 > 正文 第 2 章

正文 第 2 章

    校场上弟子云集,中间立着一层黑色结界。内外分割,里面根本看不清楚,历届新弟子便在这结界中经受诸位长老的考验。

    颜夙和陆景深刚一到校场,便惹了不少目光。

    “哟,夙师兄和景师兄也过来观礼了。”

    “真是不容易……”

    一众弟子们唏嘘不已,频频投来异样的目光,陆景深和颜夙却是对此见怪不怪。

    他们两人身份特殊,出了名的纨绔。

    尤其是颜夙,生着一张漂亮桃花面,又浪名在外,因此天望穹弟子就没有不认识他的,而认识他了之后,就只有两种态度。

    一种是熟知他习性,对他风流之性憎恶至极的。还有一种就是因为他长公子身份,对他谄媚示好的。

    颜夙早已熟悉这种两极分化,也不在意,他唯独想不清楚的是,明明他都被封作“二浪神”了,怎么对面……还有一些小师妹对他抛媚眼?

    是她们脑子被磕了?

    还是自己魅力太大?

    嗯,应该是自己魅力太大。

    得出心满意足的结论,颜夙笑嘻嘻地和众人打了一个招呼。

    “诸位师兄师弟好?”

    “哼,迟到早退,还真有脸笑!”

    正热闹着,一阵冷嗤响起。

    众人一顿,接着低头朝一旁恭敬唤道:“少公子、魏师兄。”

    众人唤的是一旁两个身着蓝白色衣衫的青年。

    这两人颜夙再熟悉不过,一个生得冷面剑眉,是他亲弟弟颜明轩,一个面容规整,是他弟弟的忠实追随者,天望穹的嫡传弟子之一魏长云。

    “哟,明轩和明轩的小跟班也来了”

    颜夙没脸没皮,双手抱臂笑嘻嘻地打招呼。

    颜明轩却是冷哼一声,看也不看的和魏长云一起往前去了。

    陆景深见此大笑:“得,颜夙,你这弟弟是万年臭脸,我都怀疑你们不是一个娘生的。”

    颜夙也笑:“他是好学生,我嘛,就是一个纨绔混混,天生不合拍也是有道理的。”

    其余弟子闻言,又是一阵喟叹。

    同为掌门之子,颜夙和颜明轩却是天差地别。

    弟子之间素来有拉帮结派的习气,于是众人便以颜夙和颜明轩为首,分作两派。自然,大多数人都是追捧着少公子颜明轩。

    “颜夙,你爹和诸位长老都在前面,要过去么?”

    陆景深在一旁发言,颜夙往前一望,校场的最前方立着一排木椅。

    他的父亲颜钧儒一袭缁色大袍坐在中间,将天望穹的君子之风展现得淋漓尽致,旁边还坐了天望穹的一些长老。

    颜夙摇头:“我就不上去了,你去么?喏,你爷爷清规长老也在上面呢。”

    陆景深听到“爷爷”两个字,脖子一缩,连忙摆头:“快别了,只怕刚刚课上的火气还没消,这会我要是上去,保准被骂得个狗血喷头。”

    “哈哈哈……那我就去干正事了。”

    陆景深一时未明白过来:“正事?什么正事?”

    颜夙将手往校场外的半山腰一指:“还能有什么正事?”

    陆景深顺着他的手望过去,是一株结着满树金黄果实的枇杷树。

    陆景深:……

    于是一盏茶后,颜夙便坐在半山腰的枇杷树下,伸着两只爪子,没有丝毫形象的吃起了枇杷,而陆景深则一边靠着树干百无聊赖地看着校场上的众人,一边百无聊赖地和颜夙搭话

    “颜夙,你说,小滑头口中那个人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

    颜夙全神贯注地剥枇杷,头也不抬:“能什么样,就人样呗。”

    陆景深:“不是说长得好么?我在想……能有醉春楼的花魁七号那么好看?”

    “噗咳咳咳……”吃着枇杷的颜夙忽然猛地咳嗽起来,仿佛受了什么刺激。

    陆景深不解:“咋了,你不是把那万年不露面的花魁泡到手了么?还害羞什么。”

    颜夙无奈:“不是……你那只眼睛看见我害羞了?”

    “真不是?”

    “我——”

    颜夙说到一半,猛地闭了嘴。

    陆景深笑得得意:“你看你看,说不出口了罢?”

    颜夙的面色罕见地有些红,正要说点什么回击,忽然听到底下猛地传来一阵大喊:“弟子试炼结束!”

    两人不由得搁了话,相继往校场上看。只见黑色的结界倏地破了,十几个衣衫不同的新弟子出现在校场中央。

    经过诸位长老的一翻试炼,这些弟子坐的坐,趴的趴,好不容易站着的,也都是摇摇欲坠,如同风中柳絮。

    唯独有一个身着白衣青年,站如松竹,始终将脊背挺得笔直。

    颜夙盯着这个背影,心想八成就是小滑头口中的“人物”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他就听到他爹颜钧儒端方地开了口:“长珏,你是弟子遴选的一甲,对于你的主要授业恩师,可有要求?在坐的诸位长老,你大可随意挑选。”

    好家伙,居然能让天望穹的掌门发话随意挑选,

    颜夙一边剥枇杷,一边下意识地想。

    “弟子长珏,无要求。”

    清朗温润的声音响起,遽然间,整个校场里仿佛拂来了一阵春风。

    隔着这么一段距离,颜夙都听到了女弟子的热烈讨论之声。

    “啧,长珏师弟真是好模样……”

    “声音好,人也好,你说,他一会会选择和谁组队?”

    “别妄想了,要选,人家肯定也是选模样的好的……”

    …………

    “肃静!”

    有监察弟子厉然一声呵斥,众人立刻老老实实闭了嘴。

    颜钧儒淡淡开口:“既然没有要求,那么各位长老……你们请罢?”

    话音方落,素日里板着脸的诸位长老立刻站起身来,如同恶狼扑羊一般看着面前的人

    “长珏呐,要不来我这儿学习剑术罢”率先发话的是剑术长老铁戟。

    “你那天天舞刀弄枪的多伤人,长珏,要不来我这儿学习炼丹之道罢”炼丹长老长生卖力微笑。

    “呸,你这老不死的,天天炼丹有什么好,不如来我这儿学医术!”炼药长老无病不甘示弱,情急之下,口不择言。

    “都别争了,长珏我要定了,这个眉清目秀的好苗子,最合适来我这儿学习心经道术了!”不容置疑的声音,发话的是臭脸怪清规长老。

    此话一出,其余长老都乖乖闭了嘴。

    要知道,清规长老在天望穹年纪最大,性子也最为严肃,平时是绝对不会陷入“弟子争夺战”中,这会连他老人家都开口了,其他长老还不得买他个面子,送个人情?

    掌门颜钧儒似乎也没想到场面会这般“热烈”,一时有些尴尬:“既然这样,长珏,从今以后,你的主要授业恩师便是清规长老了。”

    “是,弟子长珏拜见清规长老。”男子不卑不亢地拜下,行了师礼。

    清规长老难得扯出一丝微笑:“嗳,好。”

    颜夙在半山腰上看着这微笑,颇有些惊悚。

    他平日了见惯了清规长老对他横眉冷对的模样,几乎从未见过他笑。

    他觉得,清规长老与“笑”天生相克,可眼下,清规长老不仅笑了,还笑得跟老父亲见了儿子一般。

    真是活见了鬼了!

    “好了,授业恩师确定了,接下来就是编组了,天望穹为了弟子作战准备,会给每个人分派一个合作组别。”

    颜钧儒顿了顿,又道:“你既然对自己的尊师都没有要求,想必这编组也是,长珏,你悟性不错,我看你就和颜明轩、魏长云他们一组……”

    “掌门,我想自己选组。”

    身形颀长的男子遽然发声,打断了颜钧儒的谈话。

    半山腰上的颜夙与陆景深微微一愣,都没想到这人会拒绝同颜明轩和魏长云一组,明眼人都知道,颜明轩与魏长云是弟子中实力最强的组别。

    简而言之,进了这组,就相当于“飞上枝头当凤凰”。

    再加上颜明轩是掌门之子,许多人挤破了头都想进去,可是现在……这小子居然拒绝了?

    颜钧儒似乎也没料到长珏会拒绝,有些怔愣:“好,在场的所有弟子你可任意挑选。”

    “谢掌门”

    白色衣衫的男子微微颔首,紧接着环顾四周,目光在众人脸上逡巡而过。

    颜夙垂下头美滋滋地吃着,枇杷懒得理这人要和谁一组——这小子无非就是作呗,最好的组都不想进去,你还想和谁一组?

    枇杷酸甜多汁,颜夙一边欢快地吐着枇杷核,一边砸吧着嘴。

    募地,一个清朗之音传来:“师哥”

    这一声叫的温缓,带了些许亲昵的味道。

    颜夙心中一顿:嘿,这小子倒是自来熟,也不知是“哪个”师哥,值得他这样巴结。

    颜夙抱着看好戏的心理,抬了头,冷不防地,撞上了一双盛着清澈湖水的眸子。

    山下,众星拱月的人群中,那人长身玉立,仿若覆着雪白梨花,他温温浅浅的,目光不偏不倚,正看着他。

    这一对视,彻底愣掉了“二浪神”颜夙手中的枇杷。

    说不清是那青年太好看,还是对视的愕然,总之,他颜夙就这么看着,平时舌灿莲花的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咳,颜夙,你傻了,死盯着人家干看作什么?”陆景深站在一旁,实在有些看不下去,压低声音咳嗽开口了。

    闻言,颜夙睫羽一颤,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失态,不禁有些哑然失笑。

    他吊儿郎当地移开眼,去捡地上未剥皮的枇杷,然而手还未触到枇杷,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了——“师哥”

    熟悉的温缓之音。

    冥冥中总觉得是在唤自己。

    颜夙莫名有些尴尬,打定主意不抬头。

    可惜,陆景深是个猪队友:“颜夙,你装什么装,那小师弟叫你呢,”

    颜夙气急攻心,猛地抬头:“陆景深,你不说话是会——”

    最后一个“死”字还未出口,颜夙猛地闭上了嘴。

    微风飄飖,白衣招展。

    弹指之间,碎金暖阳下,那青年已跃上山头,单膝落在他的面前。

    青年小心拾起他将未曾捡到的枇杷,薄唇轻抿,静静地盯着他。

    日光灿烂,他听到覆满梨花的人开口:“新晋弟子长珏,拜见师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