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肖想师兄那些年 > 正文 第 3 章

正文 第 3 章

    颜夙脑子被这一句问得有些懵,他和眼前这人明显不在一个档次的。

    昤昽灿烂,映在面前的人身上,光芒万丈。

    颜夙纤长的睫羽晃了晃,看着他没有说话。

    “咳,那什么,他这人就这样,小师弟,你别太在意。”静默的空气里,陆景深不忍冷场,好心替好友发言。

    颜夙回过神来,终于正视了面前的人。

    四目对视,平心而论,这小子确是生的好看的。

    剑眉薄唇,鼻梁高挺,端的便是偏偏公子清正气度,尤其是那一双眸子里似乎落了星子,生生看得人心醉。

    可好看归好看,颜夙不想和好学生打交道。

    于是下一刻,他耍无赖似地开了口“小公子,枇杷沾灰,仔细脏了手,来,快把枇杷还给你哥哥我。”

    “好”

    青年淡淡地,将枇杷递到颜夙手里,过了会又道:“师哥听到我说的话了么”

    “啊,什么话?你不是来给我捡枇杷的么?”

    颜夙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装聋作哑。

    青年波澜不惊地望着颜夙:“长珏想和师哥一组。”

    颜夙:…………

    这孩子是怎么回事?看不懂我是个无赖么?

    颜夙清了清嗓子,认真地看着面前这个叫长珏的人:“小师弟,你可知道我们组叫什么名字?”

    长珏抬眼:“什么名字?”

    颜夙险恶地扯扯嘴角:“不要脸组”

    一旁的陆景深:…………

    身为队友,陆景深有些汗颜。

    整个天望穹,能一本正经把“不要脸”说得跟“君子六意”一般的,也只有他颜夙一人了。

    陆景深等着面前这个小师弟露出鄙夷的目光,可等来等去,也只等到了这温润如玉的人漫不经心地开了口:“甚好”

    甚好……

    甚什么好!

    这一次,不止陆景深,就连不要脸的颜夙也坐不住了。

    他开始即兴演说。

    “小师弟,你出来乍到,恐怕不知道你颜夙哥哥我的行事做派,我呢,没什么爱好,就喜欢喝酒睡觉泡/妞,而且啊,我所在的组,课业、剑术都是极差,每次成绩考核都是垫底。”

    颜夙说得欢快,顿了顿,又道:“刚刚掌门指给你的那个组,是整个天望穹实力最高的,里面啊,还有掌门的儿子。哪里才是你该待的地方。”

    一番话说完,颜夙只觉得酣畅淋漓。

    他心满意足地抬眸看着面前的人:“所以啊,你赶紧下去罢,师哥我真心祝你前程似锦。”

    “师哥说完了?”长珏自始至终站在原地,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

    “对,我说完了,慢走不送。”颜夙扬了扬手,正欲转身,冷不防一只手伸了过来。

    修匀有力的手触到掌心,颜夙意识到什么,猛地弹开:“喂,我手脏!”

    话已出口,动作却慢了半拍,他那只剥完枇杷的、**的手,已经被长珏拉住了。

    “无碍”

    拉住他手的人浑不在意,清澈的眼眸直视,继而道:“你的话都说完了,现在,该换我来说了。我还是想要……和师哥一组。”

    闻言,颜夙额角有些疼痛,他甩开长珏的手,也不知道这个小师弟的哪根筋搭错了。

    周遭阒然,缄默得有些怪异。

    校场上的诸位弟子和长老都愣愣地看着,不知道这山上的两人在闹腾什么。

    偌大一个校场,找谁不好,偏偏找这么个颜夙?

    尴尬境况靠挚友。

    陆景深是个好队友,他猛地咳嗽一声:“长珏小师弟是吧?我们天望穹惯例,每组每个月都要出去捕一次妖兽,我和你身旁的颜师兄是一组的,我们俩的实力差,可能妖兽都捕不到。你这样强的实力,应该去那些更好的组。”

    一语毕,一直注视着颜夙的长珏才看了陆景深一眼,他的脸上无甚波澜,只是褪去了微笑“师兄,我是个文修,若论捕妖,实力并不怎样强。”

    “文修?”

    此话一出,颜夙和陆景深一同诧异。

    天望穹的修士分为文修和武修,还有文武皆修的兼修。

    顾名思义,文修主文理道法,防御之术,武修主剑法,攻击之术。

    修道之人,要么是武修,要么是兼修,因为武修实力普遍比文修强。

    可这个小师弟不是弟子遴选中的一甲么?怎么会是一个文修?

    颜夙如实道出自己心中狐疑“小师弟,方才弟子遴选,只有你一个人站到了最后,这可不像一个文修能够做到的。”

    长珏抬眸,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师哥,我虽悟性尚可,但患有心疾,所以……只能做个文修,而且方才都是侥幸胜过了诸位长老的。”

    这一次,颜夙被堵得哑口无言了。面前的人似乎冥顽不灵,决心飞蛾扑火。

    话说到这个份上,颜夙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他拍拍手,眸子一转,盯着面前这个初来乍到的小师弟:

    “得,凡事都要自己经历了一遭才知道好歹,我们这个组,你要来也可以,日后要是待腻了,或是受了委屈。你大可以走,去留随君,我决不挽留。”

    “好”

    长珏抿起嘴角。

    事情有了结果,陆景深松了一口气,前一秒他还站在颜夙身旁据理力争,此刻他已经拿出卖货大娘一般的架势,冲着长珏纨绔笑道:“小师弟,欢迎加入我们组,我叫陆景深,你身边的这位叫做颜夙。”

    长珏微一点头:“陆师兄好,夙师哥好。”

    “好,来,师兄和你握个手,熟悉熟悉。”陆景深兴冲冲地伸手,就要去拉面前的人。

    长珏不着痕迹地避开,礼貌一笑:“陆师兄,我手脏”

    “啊……这……”

    陆景深尴尬地笑着,举在半空中的手登时有些发凉。

    仿佛捏了一手的冰。

    颜夙无奈,推波助澜地拍了他一巴掌:“行了,认识了就认识了,还握什么手。”

    “可是刚才……你们都握了,大家一个组的,我也想握一下……”

    陆景深忿忿的,话语里有些的委屈。

    此话一出,颜夙遽然有些尴尬,他想说什么,可是一抬头,恰好长珏已经足尖轻点,落到了山下的校场上。

    视线被引去了片刻,等他回过神来要继续说的时候,已经忘了自己刚才的话。倒是陆景深不记事,另换了话题,开口道:“你真的打算让他进我们组?我们这样的组,可别耽误了人家……”

    颜夙好整以暇:“你放心,他来了就想走了,再说,他能不能进我们组还不一定。”

    陆景深疑惑:“这是为何?”

    颜夙努努嘴:“他现在可是清规的爱徒,就咱俩这混世魔王样,你爷爷他忍心把这个长珏送给我们俩祸害?”

    “噢,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陆景深恍然大悟,深觉有理。

    果不其然,两人话音刚落,就听到清规那拖着老沉的嗓音在校场上吼了起来。

    “不可!长珏,你和谁一组都行,就是不能和他们俩一组!”

    “师尊,我心意已决,还请成全。”

    长珏颔首,站在人群中说着沉缓有力。

    此言一出,一众弟子顿时骚动。

    “什么?长珏师弟居然……想和夙师兄他们一组?”

    “这、这……他是不清楚这其中底细,还是想不开啊?”

    “真是太暴殄天物了,还不如和我一组……”

    师妹们连连叹息,清规长老站在人群中,一会痛心疾首地看着面前自己中意的好徒弟,一会抬眼,恶狠狠地射了山上地颜夙和陆景深两眼。

    颜夙欢快地嚼着枇杷,蹲在山上笑得猖狂,:臭脸怪,咱俩还真是缘分匪浅啊!

    陆景深也笑,笑容肆意,完全不像一个孙子该有的样子。

    清规长老恨得牙根痒,对这两人是深恶痛绝已久,半夜里做噩梦都能梦到颜夙和陆景深在他课上为非作歹,现在好不容易得了个好苗子,怎么忍心被这两人带坏?

    清规长老爱才心切,左右无法,便端着一双婆娑泪眼看向掌门颜钧儒:“掌门呐,你是知道的……长公子和我那不成器的孙子平时是个什么样,若是长珏交了、交了他们俩……我这一口气也就得断了……”

    “咳,清规长老,您也不必如此……”

    颜钧儒脸上讪讪的,大约是涉及到自己的儿子,素日君子之风稳正的他都有些端不住。

    天望穹少公子颜明轩立在一旁,一张脸上早已是愤懑异常,他与颜夙同身为掌门之子,天望穹的公子,但却与颜夙有着天壤之别。

    论课业、论修为,论礼法,颜明轩事事都比自己这个废物哥哥强。

    他历来,只有别人追捧他的份。岂料,现在来了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长珏,竟然嫌弃他而去拥护颜夙?

    这算什么?

    于是,这位少公子当即眼皮一掀,傲视着校场里的长珏:“你选他,却不选我,那你倒是说说,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一组?”

    目光逼视,天望穹这位少公子的脾性可是说一不二的,众人都抱着看好戏的心理瞧着。

    只见站在长珏抬起头来,一张脸上无甚变化,他淡淡地看着颜明轩:“没有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得了这句话,天望穹少公子一张原本不满的脸变得有些难堪。

    瞧瞧,人家都没有为什么,第一感觉就选了那个废物,你还这里争什么争?

    颜明轩喉咙被噎得发不出声,他觉得再争辩下去便是自取其辱,索性冷哼一声,撂下一句:“不知好歹的东西”退了后。

    没了颜明轩这一阻碍,众人目光重新回到清规长老和掌门颜钧儒身上。

    面对清规长老一双泪眼,颜钧儒似乎有些无奈,缓慢地:“清规长老,这孩子自己决定的事,我也不好回绝……要不这样,三日为期,让他长珏同颜夙和景深他们一同去伏魔山猎一只妖兽,让长珏在这过程自己体会体会?他若觉得这组不好,还可以另换一组,如何?”

    “这……嗳,也行罢。”清规长老嗫嚅半晌,终于妥协点头。

    人家掌门都出了折中的法子,他也不好回绝,最主要的是,他敢打包票,只要长珏熟知了这颜夙和陆景深的混账习性,一定会想换组的。

    到时候,自己这位爱徒就会知道师父的良苦用心了。

    双方意见达成一致,事情也算尘埃落定。颜夙和陆景深在一旁看戏看了许久,到了这会终于被叫下去训话。

    两人素日里是绝没正形的,可到了颜钧儒面前却是一个比一个人模人样,尤其是颜夙,对着自己这位君子之风的父亲,文质彬彬地低着头,表现得极尽端方仁和。

    颜钧儒看着两人发话:“阿夙,景深,长珏是你们师弟,去伏魔山的路上,一定要好好相处。”

    “掌门放心,我陆景深一定尽好同门之谊”陆景深语句铿锵,义正言辞。颜钧儒点头,看向颜夙:“那阿夙呢?”

    颜夙看了一眼长珏,桃花眼乜斜,笑容里有一丝未曾掩盖好的漫不经心:“父亲放心,我一定对这位师弟……多多关照。”

    多多关照?小样儿,看我不使出十八般武艺,让你自己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