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肖想师兄那些年 > 正文 第 5 章

正文 第 5 章

    得了这么一句“好”,颜夙除了惊悚外,还有一丝受宠若惊。

    啧,活了这么些年,他二浪神还少听这种恭维话。

    再加上这长珏说得脸不红心不跳的,仰着一张脸,满是真诚,他便又在受宠若惊中生出一丝怪异。

    颜夙垂眸轻咳一声,拾掇好脸上的尴尬,滴水不漏地诘问:“说说,为什么不跟人打招呼?”

    闻言,长珏笑容收敛,低着头,淡淡地:“不想”

    不想?这事还能不想?

    颜夙无奈按了按眉心,那敢情以后都别待人接物了,又是不想又是不熟的,这小子以后注定孤家寡人。

    “那刚才为什么不还手?”好容易平复了怒气,颜夙再次开口。

    好吧,性格孤僻也不是不可以,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算什么?

    颜夙目光灼灼,等着面前的人给出一个合理的答案。

    良久,长珏终于抬头,认真地:“打不过,怕惹事。”

    颜夙:……

    弟子遴选大会的一甲就这么点出息?

    昏黄的烛光映笼在长珏周身,给他整个人镀上了一层温柔的光。

    从颜夙的角度抬头看去,面前的人低着头,纤长的睫羽柔柔垂着,面上是一贯的沉静,如同寂夜里的一抹花影。

    颜夙瞧着面前之人与世无争的模样,双手环臂,善于联想的脑子开始浮想联翩。

    一瞬间,他就已经里臆想出这孩子年少时历经风霜,孤苦无依的场景来。如果不是年少时被欺负惯了,怎么会这么懦弱听话?

    这样想着,他不由得生出了几分恻隐之心,觉得这个长珏小师弟当真是命运多舛。

    “行了,你跟我到前面的屋舍去。”动了恻隐之心的二浪神终于说了一句良心话。

    长珏募地抬头,盯着他:“去前面干什么?”

    颜夙别过眼,吊儿郎当地:“我隔壁有间屋子空着,空在哪里我看得发慌,你要愿意,就上那去。”

    “师哥愿意给我住?”长珏的眸子亮晶晶的。

    颜夙看不得他这般星光闪闪的模样,浑不在意地摆手:“问这么多干什么,你爱住就住,哪来什么愿不愿意。”

    “好,那我不问了,我住。”长珏当即站起身来,跟在颜夙身侧。眉梢眼角荡开浅浅笑意。

    颜夙无奈摇头,领着长珏在自己的隔壁安置下了。

    翌日晨起,朝云叆叇,行路未晞。

    将近辰时,天望穹的弟子们早就上完早课去练功了,但颜夙一行人因为要去伏魔山猎妖,便另当别论。

    长珏早早起来,站在廊庑下凝视着青石板上的苔纹出神,此时他已经换了天望穹蓝白色的鹤纹弟子服,金色的朝阳点点洒落,落在他身上,衬得人越发温润如玉。

    陆景深打着哈欠推门而出,惺忪着眼正欲去拍颜夙的门,冷不防瞥见这么个清绝男子,一时愣了神。

    他盯着长珏足足看了好一会,才想起这人姓甚名谁。

    明白之后,陆景深纳闷了:这小子怎么在这里?他不是睡在前面的么?

    “长珏师弟——”

    “陆师兄——”

    礼貌打完招呼,陆景深忙不迭道:“你这么早就过来等着了?果真是认真严谨!”

    “陆师兄误会了,我昨晚睡在这里。”

    长珏微微一笑。

    “你你你昨晚睡、睡在这里?”陆景深挠头,口齿都不清晰了。

    一瞬间,他总觉得长珏的笑容里有种奇怪的得意:“嗳,不对啊,你不是被颜夙那小子安排在……”

    “嗯,也没什么,昨晚师哥接我过来的,我就住在隔壁。”

    小师弟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染了春风。

    “昨晚?”陆景深闭了闭眼,狐疑地看着面前的人,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

    但很快他就被一种快意的情绪充斥:“颜夙这小子果然怕事,瞧瞧,半夜还不是偷偷把人家接过来了?”

    想到这里,陆景深扯了扯嘴角,十分痛快地摇了摇头。

    “你们聊什么?”

    木门开合,陆景深与长珏齐齐回头,看到了出现在门前的颜夙。

    “师哥早”长珏抿唇,温和一笑。

    “哟,昨晚我睡得早,竟然不知道长珏小师弟被人接过来了,二浪神,你不是不怕被骂么?”陆景深斜倚着廊柱,笑得得意。

    颜夙眼一掀:“混吣什么?老子爱怎么样就这么样。”

    “行,长公子的事我管不着,长公子威武,行了罢?”陆景深双手交叠,至于脑后,笑得散漫而不正经。

    颜夙懒得理他,交代了长珏几句,一行人便往伏魔山去了。

    伏魔山是一处古战场,阴气强盛,寻常人不可随意进入,极容易滋生各类妖物。

    但也正因为这里妖物横行,才给了修真门派的弟子们提供了绝佳的历练机会。

    天望穹的规定,弟子需联合组员每月捕妖兽一只。考核时以弟子摘得妖物妖丹为证。

    这妖丹罢,说白了就是是妖物修炼的依凭。修真弟子与各类妖物一样,也有这种依凭。只不过修真弟子的被称作灵丹,而诸妖的元丹被称为妖丹。

    修为越高,元丹越强。

    “小师弟,你可得跟紧了,山上妖魔鬼怪多,被吓怕了师兄可不负责。”

    刚一到伏魔山,陆景深便打趣开口。

    长珏安安静静地跟在颜夙身边,没有说话。

    颜夙桃花眼一弯,暗中和陆景深对视一眼,两人各自心领神会。他们今天决心让这小师弟见识一下什么叫“废物”组合。所以根本没打算好好捕妖。

    到了山中,颜夙不急不慢地领着人往前走,一会看看花,一会看看草,十足的悠闲自在。

    也不知道这里死的人是不是太多了,导致这里树木异常旺盛。花朵鲜红,草木苍翠。

    还没到山顶一半,他便嚷着走累了,就着乔木下的一块磐石坐下。

    “哎呀呀,小师弟,师哥我上了年纪,身子骨太不如前,要休息一下,你不介意罢?”

    颜夙靠着树干,双腿交叠搭在磐石上,笑嘻嘻地瞅着长珏,十足的地痞无赖劲。

    长珏闻言,并不多说,只乖乖巧巧地在他身旁坐下,答了一个“好”字。

    嗯?咋没反应?

    陆景深见这小师弟对颜夙的无赖劲无动于衷,眼睛滴溜一转,笑道:“小师弟,别太较真,我和你夙师兄没什么本事,此回八成是捕不到什么妖兽的。”

    长珏挑眉:“不要紧,因缘际会,绝不强求。”

    因缘际会……绝不强求?

    颜夙皱眉:啧,小小年纪,这想法……怎么跟个老头子一样?

    这样想着,他好笑地扫了一眼身旁的人,只见长珏一张脸淡淡地,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似乎真的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

    颜夙盯着长珏的侧脸腹诽得太过全神贯注,冷不防当事人撇过眼来,和偷窥者撞了个正着。

    犹如偷窃被抓了个正形。

    对上这双清澈如湖水的眸子,颜夙莫名有些尴尬。

    “师哥,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么?”

    长珏的勾勾唇,声音温和轻缓。

    “……没有没有”颜夙猛地闭过眼,仓促地笑着。

    “刚才我是——”

    “哼,连只妖兽都捉不到,果真是废物!”

    颜夙正欲说点什么来缓解尴尬,倏地一阵熟悉的声音抢入。

    他一转头,看到自己的弟弟颜明轩站在不远处,昂首挺胸,旁边跟着他万年不变的同伙魏长云。

    “哟,明轩和明轩的小跟班怎么也来了?”颜夙展唇一笑,方才尴尬在此刻消失得干干净净。

    “怎么,自己捕不到妖兽,还不让别人来捕?”

    颜明轩睥睨,冷言冷语。

    颜夙笑嘻嘻:“当然可以,你想要那只,尽管去捕,哥哥我绝不跟你争。”

    “哼,你就是和我争也争不过我!”

    颜明轩冷笑一声,继而傲视着一旁的长珏“我今天要捕的妖兽可是最近风头正盛的九头鸟妖,妖丹强盛,你如今所处的废物组合捕不到这么强的妖兽!”

    听到这里,颜夙终于明白颜明轩今日捉妖的醉翁之意——抢长珏。

    得出这么个答案,他也不意外,这很颜明轩。而且他也乐意颜明轩把这个孤僻的迟钝小子抢了去。

    这么个不开窍傻憨的主,待着他身边还得他带着,多麻烦啊!

    于是颜夙还没等长珏回答,当即冲颜明轩弯眼一笑:“九头鸟兽我确实捕猎不到,要不,你帮带带长珏小师弟?”

    “哼,这个嘛……也不是不——”

    “师哥,我不去。”

    颜明轩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平冷的声线骤然打断。长珏坐在颜夙身边,脸上一点笑容也无,似乎终于有了不开心的意味。

    颜夙的脸瞬间有些疼。

    颜明轩见此,脸上的得意骄傲当场凝固成冰。他冷冷地掉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颜夙一眼,骂:“不知好歹的东西,谁稀罕!”

    颜夙被这一声啐得有些懵,惹火他这个弟弟的人不是长珏么?怎么挨骂的人是他?

    你分清楚是非曲直好不好!

    颜夙白眼一掀,真想飞出俩“明目清心”箭,让他这个弟弟明明目,清清心。但这种事也不过想想而已,毕竟他和颜明轩较不了真。

    “咳,他俩走了,长珏,你真不考虑跟他们一起”陆景深笑嘻嘻的,站在一旁极尽撺掇。

    那语气,就好像牵线的媒婆,顶着个大花脸,挤眉弄眼地道:“颜家小公子可英俊潇洒了,长小娘子真不考虑考虑?”

    “小娘子”长珏冷冷地盯着面前的媒婆,素日里温和的眼眸渗了些许寒气。陆景深没瞧见过他这般模样,倏然一见,脊背竟有些发冷。

    他自顾自地:“哈哈哈……不去就不去,跟着我和你夙师兄混日子也挺好!”

    说完还摸摸鼻子,继续:“挺好挺好……”

    颜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