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肖想师兄那些年 > 正文 第 8 章

正文 第 8 章

    魏长云被这一句问得彻底崩了理智,他原本就心神不宁,强装了这么久的镇定已经很难得了。

    当下被人猜处了事情苗头,魏长云也不再掩盖,懊恼而焦躁地看着众人:“少公子在追九头鸟兽的过程中失踪了。”

    魏长云说话的时候,很是心不甘情不愿,他知道他家那位主子的性格——颜明轩绝对不会允许他向颜夙袒露他的窘迫境况。

    颜夙倒是没想这么多弯弯道道,得了这句话的证实,立刻追问:“他失踪的方向在哪儿?”

    “就在你们左边不远的地方。”

    “好”

    颜夙发了个单音,转身就走。

    长珏什么也不问,很自然地就跟了上去,仿佛习惯使然。

    倒是魏长云杵在原地不解,喊着:“你们要干什么?”

    陆景深无奈摇头,拍了怕他肩膀:“傻子,还能干什么,找人啊!”

    魏长云脸色变了变,仿佛想起什么,一边往前追一边喊:“少公子不会愿意你们救他的!”

    颜夙不耐烦撂话:“哪儿这么磨磨唧唧!再所说两句,你少公子恐怕就尸骨无存了!”

    “尸、尸骨无存?”魏长云被这过于锋利的词语吓得脸色一白,他颤颤抬眸,不敢再多说一个字,仿佛再停留一是片刻,就真害的他那少公子尸骨无存了。

    一行人顺着魏长云指的方向追过去,一路上除了碰见点躲闪的妖兽,再无其他。

    根本没有看到颜明轩的踪影。

    走到山脚下,在一株不知名的高大乔木下顿住脚,抬头扫了眼魏长云:“你确定你少公子就是往这边来的?”

    魏长云皱眉,懊恼而焦躁:“失踪的方向就是这边,按理来说,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

    颜夙低头,凝眸陷入思考。

    与此同时,一种细微的声响传入耳畔,似乎有风经过。

    “师哥,看那边”倏地,一旁的长珏开了口,颜夙抬眸,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地上掉着一个镂空白玉宫绦。

    熟悉颜明轩的人,都知道这是他的所有物。

    所以,颜明轩必然在这附件或者在这附近停留过。

    有了线索,颜夙没有立刻往前,他的目光上移,看到了不远处一座村庄。

    村庄上空罩着一层薄雾,朦朦胧胧的,几乎盖了半边村落,只能隐约看到些狭窄的屋顶。

    天望穹的弟子在这边捉妖已久,不是没有见过这片村落。

    可奇就奇在,这村庄多了一项往常没有的东西——雾。

    魏长云心急,唯恐他颜明轩尸骨无存,不管不顾就要往前冲。

    颜夙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他。

    “别急,不对劲。”

    魏长云一甩手:“你拦我?少主要是在这村里遇到什么不测!我第一个跟你……”算账两个字还未出口,魏长云骤然感到一股凛然寒意。

    他抬头,瞥见树影下,一旁的长珏正冷冷盯着他,眼神寒冷淬冰,那是一种叫人心生惧意的目光。

    魏长云内里莫名有些不安,不由自主地闭嘴,把“算账”两个字咽下了。

    颜夙知道魏长云说不出什么好话,但委实不明白他这种“欲语还休”的奇怪表达。

    疑惑过后他也没放在心上,清了清嗓子说正事:“如今是初夏的天,今天阳光又盛,这村庄对光,按理来说根本不可能有雾。”

    “所以……这村庄有妖邪?”

    魏长云缓缓开口,一边说一边下意识地瞟了眼长珏,他对方才那个眼神疑惑而后怕,按理来说一个新弟子不该有这样的眼神,所以他想要求证,可这会他余光的青年却是一脸温润,乖巧地站在颜夙身边,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仿佛他脸上的表情一直都是这样。

    真是活见鬼。

    颜夙心思在正事上,继续分析:“伏魔山上有禁制,一般的妖物下不来,如果这村子有妖邪,那么,这妖邪一定是山外面带来的。”

    魏长云追问:“既然有妖邪,难道我们不进去,就在这儿这么耗着?”

    “当然不是”

    颜夙好笑摇头:“欲探敌营,你不会找个附近的人打探打探情况?”

    魏长云冷脸,将周围看了个遍:“除了那村子里的村民,这儿哪有什么人。”

    “谁说一定要人,只要能开口说话的就行。”颜夙眨眨眼,抬头看拿树:“喂,梅子老哥,借你说句话!”

    众人顺着他的声音抬头看去,果真看到书上结了一种像“梅子”的青色果实,只不过其中有一颗格外硕大,怕是已经成精了。

    梅子精:“你才梅子!你全家都是梅子,老子是绝美无敌好看漂亮的——李子妖!”

    颜夙:……

    长珏:……

    好吧,李子妖就李子妖,和梅子精是近亲。

    陆景深懒,原本一直站在一旁看戏,结果在李子妖一翻天花乱坠的介绍下,他听了差点没喷出来。

    魏长云急着找颜明轩根本笑不出来,只想一巴掌呼死这个聒噪的李子妖。

    “行了行了,知道你是个李子,你就别作妖了,快下来,给我们讲讲,这儿有什么异常没有。”颜夙站在树下,忍俊不禁。

    这李子妖颇有些高冷,睁着两只绿豆眼,趾高气昂地:“你叫我下来,我就下来,我多没面子!”

    颜夙眨眼:“那你要怎样才肯下来!”

    李子妖清了清嗓子,绿豆眼闪烁:“咳……倒也不是我不肯下来,本妖在此树修行已久,暂、暂未修得移动之法……”

    “哟,原来是道行不够啊!”

    颜夙噗嗤一笑,语气悠长。

    李子妖绿豆眼瞪得老大:“谁、谁说我道行不够了!”

    颜夙:“那你就下来给我看看,不过你要是下不来也没关系,就在上面给我们讲讲。”

    “本妖、本妖也不是不可以下来……只不过下来就没有力气了……”

    李子妖支吾,竟然有些娇羞:“我是吸收天地灵气来修炼的,要是、要是等会我下来以后……你叫你旁边哪个温柔的小哥哥亲我一下……我就能够重获新生了……”

    众人:???

    亲一下获得重生?

    这难道是揩油的新手段?

    颜夙一愣,他顺着李子妖半遮半掩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他所点的小哥哥——站在一旁温温柔柔的长珏。

    一挑就挑最好的。

    色李子!不要脸!

    “少磨磨唧唧,赶紧给我下来!”

    颜夙自己是个色胚,却看不起别的色胚,尤其是这阴阳怪气的李子。

    李子妖瞪眼:“怎么了怎么了,又不要你亲!本妖……哎呦!!”

    话没说完,众人只见一抹绿色从枝桠间坠落——是颜夙拿起石头,把那李子妖砸了下来……

    “大胆狂徒!你竟然敢砸本妖,你你你——本妖的前途都被你毁了!”

    被砸下来的李子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揉着自己被摔疼的腰。

    这妖细胳膊细腿儿,中间一个圆滚滚的硕大身子,头顶一片绿叶,怎么看怎么好笑。

    颜夙不耐烦捏住它头顶的绿叶子:“你哪儿这么多事”

    李子妖嚎啕大哭:“孽缘啊孽缘!本妖乃为共生灵妖,修行讲究机缘,谁要是碰了我,本妖就得跟他一生一世!”

    一生一世?

    颜夙眼一眨,所以……这妖精以后必须跟着他?

    那这妖精哭什么?

    跟着他这么个美男子,难道不应该觉得三生有幸,与有荣焉么?

    “哈哈哈……颜夙,你有儿子了!”

    陆景深在一旁哈哈大笑,颜夙抬头,看了他一眼:“你也有,全天下的王八都是你儿子。”

    陆景深:……

    魏长云:……

    “好了好了,小李子,跟我就跟我了,我又不会吃了你。”

    颜夙看着眼泪直掉的李子妖,无奈安慰。

    “我不要!人家——要温柔小哥哥!”泪李子脸一板,继而看着长珏,可怜巴巴。

    长珏认真地看向颜夙。

    颜夙脸一边,伸手拍了色李子一掌:“浪的你,还蹬鼻子上脸了,跟你夙哥哥我,就是你的荣幸!”

    色李子被这一掌打得晕头转向,呲牙咧嘴要还手,却是手叫僵硬不能动。

    对了,现在颜夙是它主人,它根本无从反抗。

    也许是他可怜巴巴的模样太让人不舒服,颜夙终于觑了一眼长珏:“要不,你摸他一下,给他点甜头?”

    长珏抬眸,嘴角勾了勾:“师哥说给,就给”

    陆景深:???

    这是收了俩儿子?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长珏伸出修匀有力的手摸了摸那色李子,说是摸,不过是触碰。

    但仅仅一下,色李子就从哭丧相变成了娇羞脸,他娇滴滴地瞅着长珏:“还、还要……”

    众人:……

    “师哥?”长珏抬眸看颜夙,像是再征求他的意见。

    “让它滚”

    颜夙毫不留情捏起它头顶的绿叶子,再给了这色李子一巴掌:“少废话,快点给我说,在这儿看到一个蓝白色衣服的男子没?他眼睛窄窄的,长得有些不服气。”

    长得有些不服气?

    魏长云一呆,长得不服气是个什么长法?不过片刻,他就反应过来——居然敢侮辱少公子,卑鄙无耻!

    李子妖没法反抗,终于招供:“之前是看到有一个穿蓝白衣服的男子,他往那闹鬼的村庄去了。”

    “闹鬼?”颜夙正了正脸色:“怎么个闹鬼法?”

    “就、就是……村庄里在晚上时不时可以看到……红色的影子……”

    小李子哆哆嗦嗦叙述着,似乎后怕得紧。

    它断断续续地:“……还会有人莫名其妙的失踪……”

    “村里人都说,鬼抓了穿红衣服的女子,是要娶新娘子……”

    小李子说得战战兢兢,陆景深听得有些毛骨悚然,立在一旁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倒是魏长云急不可耐,忍不住看颜夙:“得出点什么结论没有?”

    颜夙听完抬头看他,认真地:“这是个风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