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肖想师兄那些年 > 正文 第 9 章

正文 第 9 章

    魏长云被这一句“风流鬼”彻底噎住,他眉头一皱,面露鄙夷:果然,颜夙此人不靠谱。

    “好了好了,问也问了,可以走了。”颜夙拍拍手,一马当先往前走。

    魏长云一把拉住他:“你灵丹都没有,能去干什么,我可不想搭上害死‘天望穹长公子的罪名’”

    魏长云这一句说得冷厉而不留情面,谁都知道,修真之人,必有灵丹,连灵丹都没有的人,等同于一个废物。

    言外之意,颜夙是个废物。

    颜夙听到这句,顿了一下,但很快和缓了过来,他不在意地轻笑:“你难道不知道人多力量大?”

    魏长云一愣:“反正我的话就说到这里了,你要去送死,我也不拦着。”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颜夙笑着意欲跟上,肩膀骤然被按住,他回头一看,看见了陆景深。

    “别去,回头,在她哪里你交不了差。”

    陆景深的声音压得低低的,说得轻微而隐秘。颜夙拿掉他的手,轻描淡写:“无防,是我弟弟,不会说什么的。”

    陆景深的手垂了下来,看了颜夙一眼,无奈摇了摇头。

    长珏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目光落在颜夙身上,自始至终,未置一词。

    一众人进入村庄,因为白雾的原因,眼前的视线模糊了不少。

    看什么都带着一种虚幻感。草木莽莽,水流淙淙,景物没有任何异样。

    但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白雾中,有一种压抑感扑面而来。

    李子妖怕鬼怕得要命,躲在颜夙的乾坤袋里不敢出来。没了它的聒噪,周遭显地愈发死寂。

    “救、救命啊!”

    一伙人正走着,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徒然在白雾中响起。

    众人一惊,只见不远处的树干后蜷缩着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

    女孩十五六岁左右,穿着一件红色的襦裙。

    “红衣服?”

    魏长云眉头一皱,众人心下了然,皆不约而同地想起了李子妖之前说的那句——鬼抓穿红衣服的女孩。

    “道长、道长救命啊……有人要杀我……”

    女孩看到众人,猛地冲了上来,犹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扑到在了众人面前。

    她在混乱中一把抓住了颜夙的衣角,口齿不清地诉说:“道长……前、前面有鬼……有鬼啊……”

    颜夙被她拽得全身摇晃,不由俯下身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急,你慢慢说。”

    女孩低着头抽抽嗒嗒:“就、就是有一个鬼,黑的,根本看不清楚,他要杀我……”

    颜夙盯着她:“那你看到了一个穿蓝白色衣服的哥哥么?高高瘦瘦的。”

    女孩低头嗫嚅,像是认真想了一下,开口道:“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我刚才急着跑,没管得上……”

    “你真的看见了?!”

    魏长云一听,整个人一怔,音量都提高了不少。说着就要去抓小女孩逼问。

    他的手伸到半空中被颜夙一把拦住。

    “你干什么?!”

    魏长云气愤不已。

    颜夙笑笑:“别急啊!”说着,他兀自推了魏长云,继续盯着面前的小女孩,笑眯眯地:“小姑娘,说说,你把哪个哥哥抓到哪儿去啦?”

    “什、什么?”

    小姑娘闻言浑身一抖,魏长云则有有些不可思议,他盯着颜夙:“你到底在搞什么?!”

    颜夙不答,小姑娘继续抽噎:“哥哥……我、我没有抓人……”

    “是鬼、鬼要抓我……”

    颜夙眯着眼:“是么?”

    “是鬼要抓我,我没撒谎。哥哥,我害怕……”

    小姑娘还在剧烈颤抖,遭受到了质疑后他抖得更厉害了,松了颜夙的衣角,去寻找新的依靠。

    这一次,他抓住的人,是长珏。

    “哥哥,救救我,不要怀疑我……”

    小姑娘抽抽嗒嗒,长珏任凭他拽着,眉宇平静如常,没有说话。

    “哥哥……哥哥……救我……”

    “哥哥……”

    小姑娘急了,手忙脚乱地去拉长珏的手。

    “哥哥,你……”

    如愿以偿拉到长珏的手,小姑娘浑身一颤,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猛地松开了。

    长珏仿佛这才感受到了有人,他瞅着小姑娘,勾了勾唇,轻笑:“怎么了?”

    小姑娘仍旧只是哭,不敢看长珏,退开来似乎想要去拉魏长云的手。

    颜夙冷哼一声,一挥衣袖,射出几枚银针。

    银针扎在小姑娘的身体上,刚刚还哭天抢地的人刹那没了声息。整个人如同皮毛一般软塌塌地倒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魏长云愕然。

    颜夙笑笑:“是个傀儡,你难道就没发现,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么?”

    “没有抬头?为什么……”

    “因为,她没有脸。”

    颜夙上前,抽出银针,有脚拨了拨她的头,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张没有五官的脸。

    陆景深哇的一声,往后一退,半笑半闹:“还真没有脸!”

    颜夙抬头望他:“你可以把这理解为……不要脸。”

    陆景深:???

    怎么感觉你在骂我?

    陆景深目光探寻愤懑,颜夙故意不看他,瞥向了一旁的长珏:“你刚刚用了什么法术,他有点怕你。”

    “没用法术。”长珏温温和和的脸上有些无辜:“可能……我长得有些可怕?”

    ??

    颜夙上上下下把长珏打量一遍,看着他清绝的一张小脸想,如果这叫可怕的话,他自己估计就是一张“恶鬼脸”了。

    而陆景深呢?

    颜夙想:陆景深连鬼都算不上。

    “这小姑娘既然是个傀儡,真正的主使还在后头,不出意料的话……少公子应该是被这傀儡所惑。”魏长云沉吟出声。

    颜夙看了看那姑娘,突然叹了一口气。

    魏长云皱眉:“你叹气作什么,难道我说错了?”

    颜夙摇头:“你没错,我错了。”

    魏长云:??

    颜夙眨眨眼:“我不该一时冲动把她杀了。”

    魏长云:“为什么?”

    颜夙:“她应该是想把我们骗到幕后老巢的,现在把她杀了,我们连幕后老巢都找不到。”

    魏长云:……!!

    魏长云反应过来后,一张脸上林海翻涌,眼神锋利如刀,恨不得把颜夙的手给剁了。

    颜夙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微微一笑:“是我不对,可覆水难收,后悔莫及,已经成定局的事,你再纠结也没用啦!”

    这句话没有错,可魏长云脸上怒气根本没有消散一分。

    “救、救命啊……”

    募地,一声熟悉的叫喊再次传来。

    魏长云脸一变,出声道:“又是傀儡?”

    “不,是人。”长珏轻启薄唇,难得开口。

    众人相继看去,果真看到白色的大雾中,有一个人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

    是个年逾古稀的老人,头发花白,有脸。

    陆景深站得最前,上前一把扶住了老人家:“大爷,你这是看见啥了?”

    老人直摇头,布满皱纹的脸跟着发抖:“红衣服……”

    “什么?您说清楚点”陆景深温声,跟在清规长老面前的无赖样不同,此时他才像个乖顺的孙子。

    老人握着陆景深的手,颤巍巍抬头:“坟墓、鬼、歌声……是鬼要娶亲!”

    老人断断续续地:“好多红衣服的姑娘!好多……我在坟墓口看了一眼,差点就被捉住了……”

    “大爷,你记得方向在哪儿么?给我们指指?”颜夙出声询问。

    老人惊颤看他:“你、你们要去送死?”

    颜夙微微一笑:“放心,不送死,救人。”

    大爷:“救、救那些姑娘?”

    颜夙想了想自己救颜明轩的目的,当即点点头:“对,我就是来救姑娘的。”

    魏长云:……

    “那、那你们可得小心点儿……”老人惊魂未定,摇晃着抬起枯木般的手,往前指了指:“就那边……走过去,有坟墓……”

    “好”

    一伙人得了答案,又安抚了一下老大爷,方才把人送走,往古墓方向寻去了。

    老大爷说的是实话,一伙人沿着方向在大雾里走了半天,果真看到一个古墓口。

    说是古墓口,不如说是门口。

    而且还有两张门,门口大敞,里面黑黢黢的,依稀可以看见点红影子,但根本看不清什么东西。

    两张门,进哪张?

    四个人一时有些发愣。

    “分开走罢,我去这张。”

    颜夙盯了一会,随便挑了一张门。

    长珏轻轻地往前一步,站在了颜夙旁边。

    魏长云急着救人,立刻道:“那我去另一张门。”

    陆景深:……

    三个都做完决定,就只剩下陆景深了。陆景深看了看紧紧贴着颜夙的长珏,再看了孤零零的魏长云,心里很不是滋味。

    难道他要被迫和敌党一起了么?

    四个人,两两分,他摆明了是和要魏长云一组的。但是他不想屈居于这个“自以为是”的敌营。

    空气安静,陆景深没有出声,魏长云不耐烦地:“喂,你到底决定好没有,就差你了!”

    陆景深不看他,瞥了颜夙一眼,认真地:“颜夙,我要去投敌了。”

    颜夙笑笑:“慢走不送。”

    陆景深心里:操!

    门内黑黢黢的,唯有墙壁上有一线微弱烛火,勉强可以看点路。

    颜夙和长珏一前一后进了门,还能够听到隔壁魏长云和陆景深骂骂咧咧的声音。

    仿佛两只烈狗对咬。

    颜夙对长珏这孩子还不太熟,找不出什么话来和他聊,虽然有意要吓唬他,让他去别的组,可真到了这样危险的境况,想着他那样温柔谦和的模样,又恐他会害怕。

    “小师弟,多大了?”门内,颜夙捏了个话题,冲着一旁的人轻松开口。

    长珏轻轻地:“二十”

    “二十”颜夙笑笑,自然而然道:“真巧……你倒是和我以前养的一个小孩……”

    他猛地住了嘴,像是航在大海里的船只突然沉了。

    黑暗里有些压抑。

    “怎么不说了?”长珏在隔着阴暗认真地看着他,双眸紧盯:“那个小孩……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不在了。”

    “哦,那小子贪玩,天望穹规矩太多,他跑了。”

    颜夙再次开口,声音里带着笑意,但眉眼低低的,浸在黑暗里的脸淌着冷沉。

    长珏在颜夙看不到的地方盯着他,盯着他那双冷沉的眼睛,声音虚妄:“那这样的话,那个孩子……还真是不听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