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肖想师兄那些年 > 正文 第 10 章

正文 第 10 章

    是挺不听话的,颜夙想,一转眼就跑了十一年,再也不回来了。

    “怕么?”

    黑黢黢的长廊里,颜夙甩了甩脑子里的想法,突然对着一旁的人问。

    他不过是是礼貌性的问问,要面子的人一般都会说不怕。

    可是长珏毫不犹豫地开口:“怕”

    颜夙:……

    明明是个君子,怎么这么不要面子?

    颜夙心中古怪,在古怪中,他还明显感觉到长珏往他身旁凑了凑:“师哥,我怕。”

    温柔缓慢的声音,说得一点也不害臊。真不知道这小子以前怎么过的。

    颜夙叹了口气:“实在怕的话,拉住我的衣角。”

    “好”

    长珏笑笑,骨节分明的手前伸,小心地将颜夙的一片衣角拉在手里。

    黑暗里人影不甚明朗,颜夙回头:“抓好了?”

    “嗯,抓好了。”

    长珏五指紧握,仿佛很久以前,他就已经习惯这样抓着他。

    黑黢黢的长廊越往前走,烛火越来越亮,虽然不至于和墓外一般明亮,但影影绰绰的,也足以看清楚身边的景物了。

    他们站的地方确实一条黑色长廊,不过只是微不起眼的一条。

    因为在这条长廊的两旁,还有无数条这样的,长廊交错纵横,围城一座迷宫。

    颜夙骤然想到什么,回头看了一眼,心说一句:操!

    背后一片黑暗,他们来路已经淹没在这迷宫中,想要原路返回,简直是痴人说梦。

    颜夙心中不得不赞叹,这风流鬼倒是找了个好巢,隐蔽又复杂,一般人根本有去无回。这样一来,他们刚在墓外分组进门便是多此一举了。

    无论进哪个门,都会被绕到这座迷宫中来。

    倏地,细碎的脚步声响起,轻轻地、像是脚踩在在木屑上。

    与此同时,一怔诡异歌谣接踵而至。

    “芙蓉面,小娇娇,红木床、轻轻摇……”

    “芙蓉面,小娇娇……”

    小娇娇?

    颜夙眉心一抽,有些恶寒。

    然而,他还没从这“小娇娇”的恶寒中反应过来,肩膀便猛地被人一拍。不可能是长珏,那触感是坚硬的,分明不像人的手。

    颜夙回头,对上了一张白色的,眼眶空洞的骷髅脸。

    是人,不过是死人。

    这个死人穿着红色的衣服,骷髅脸诡异,手里提着一个红色的宫灯,站在晦暗的过道里,仿佛地狱里的索魂使。

    寻常人看到这副场景怕是要吓死了,不过颜夙恐惧点似乎不再这里,他一想到方才歌谣里的那句“小娇娇”是这个死人骷髅脸唱出来的,就只剩下恶俗。

    瞧瞧,死了都不正经,还小娇娇。

    骷髅脸面对颜夙站着,死了的嘴一开一和,认真道:“去睡觉……”

    去睡觉???

    颜夙眼皮一跳,有些没反应过来,和谁睡觉,这个死鬼?

    骷髅脸不理会颜夙无声的疑问,一只鬼手缓慢抬起来,骨头摩擦,发出咔擦声。

    他嘴里不断重复着“睡觉”两个字,白骨的手指前伸,要去拉颜夙。

    颜夙意欲跟他握个手,看看他要干什么。

    一只白皙修匀的却先他一步,与那鬼手握住了。

    颜夙看着握着鬼手淡定自若的长珏,眼神怪异,十分怀疑之前他说的那句“怕”是假的。

    “去睡觉……”

    骷髅脸牵着长珏,丢了手中的红灯笼,还想去拉颜夙。

    然而长珏没给他机会,把另一只鬼手拿住了。

    于是,骷髅脸的两只鬼手被长珏扣在一只手里。

    颜夙:……

    被拿住手的骷髅脸动弹不得,有些无辜。

    “去睡觉……去睡觉……”

    骷髅脸急了,他仿佛除了张了一张能吓人的脸,什么都干不了。

    被长珏囚在手里呜呜鬼叫着,像极了不听话的孩子。

    长珏看他鬼叫了半晌,终于开口:“好,去睡觉。”

    颜夙:……

    于是长珏便要拉着骷髅脸往前走,骷髅脸心不甘情不愿,回头看了眼颜夙,:“灯笼……”

    于是,颜夙贴心地为他捡起掉在地上的红灯笼,跟在一侧,为他们照明。

    牵着骷髅脸的长珏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仿佛手里拎着的是一颗白菜。

    颜夙盯着他琢磨了半晌,想问什么却始终没有开口。

    就在他盯着长珏看了一盏茶的功夫时,长珏终于回过头来,一张脸还是温温柔柔的:“师哥,怎么了?”

    颜夙正看得全神贯注,冷不防他这么一回头,吓得一愣。

    没被死人吓着,倒是被自己人吓着了。

    “师哥……你没事罢?”长珏笑容收敛,声音轻轻的,似乎看出颜夙有些惊悚。

    颜夙定了定神,朗然一笑:“没事,就是……你不是怕么?怎么……不怕这个?”

    “这个”指一旁被捆的无辜骷髅脸。

    长珏看了那骷髅脸一眼,脸上没多大波动:“我不怕这个”

    颜夙:???

    “那你怕什么?”颜夙愕然,脱口而出。

    问道这句,长珏睫羽一颤,猛地抬起头来,清澈的眸子盯着面前的人定定地看着,没有说话。

    黑色的墓室内压抑,红灯笼散发着诡谲的光芒。

    颜夙被长珏看得发毛,不由轻咳了一声,别了眼。

    就在这时,长珏的声音响起了:“怕黑”

    简简单单两个字,声线平冷,带着一丝淡淡寒意。

    不怕死人,怕黑?

    虽然颜夙仍觉得长珏的恐惧荒诞不羁。

    过了会,又听到长珏在一旁道:“这个骷髅脸是个傀儡,我从前学过傀儡术,所以不怕。”

    “唔……”

    颜夙满意点点头,这解释才像话。可满意了一会,他忽然有点怪异,倒不像是长珏来说服他,好像是他自己要强行说服自己似的。

    “去睡觉……”

    两人聊了半晌,被捆的骷髅脸似乎有些急不可耐了。

    空洞的鬼眼睛无助地盯着两个人,死了的嘴一开一合:“去睡觉……”

    颜夙和长珏聊够了,终于大发慈悲看了骷髅脸一眼,在他的催促下,往前走去了。

    墓穴里长廊交错,到了一个岔路口旁,长珏冷冷地问:“走哪边?”

    骷髅脸是个蠢傀儡,嘴里咿咿呀呀,除了“去睡觉”说不出其他的话,碍于手被长珏捆着,又指不了路,只好抬起他修长而白皙的死腿,用那白骨指尖颇为妖娆地往右边的一条路指了指。

    颜夙:……

    颜夙想他以后再也无法直视醉春楼里,那些姑娘们的美腿了。

    在骷髅脸的鬼腿指引下,颜夙与长珏七拐八拐往前走,也不知道转了几个弯,被带到了一张新的石门前。

    刚到门前,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骤然从旁边的长廊上传来。

    “没用的废物东西!”

    “你骂谁啊!”

    “就骂你!废物!连个傀儡都怕!”

    “你酿的!出去以后,看小爷我不弄死你……”

    吵吵嚷嚷,仿佛两只猎狗互咬。

    且这狗叫的熟悉程度让人不容忽视,颜夙同长珏转头看去,然后就看到了不远处魏长云和陆景深,以及另一个骷髅脸。

    那骷髅脸木然的站着,左手拉着陆景深,右手拉着魏长云。小手拉大手,活像一家三口出游。

    颜夙和长珏看到这副场景默然,同样,当魏长云和陆景深看到一手捆着骷髅脸的长珏,以及打着灯笼的颜夙时,也是一阵沉默。

    四目鬼眼相对,两只骷髅脸倒是对上了话:“去睡觉……”

    四人:……

    陆景深最先回过神来,他指着长珏发抖:“你、你你居然……捆得住他……”

    长珏淡淡地:“怎么了?不能捆么?”

    魏长云黑脸:“老子两只手都捆不住他!”

    颜夙:……

    “这么难捆?我试试……”颜夙看着两人截然不同的做派,不由得走到被长珏捆着的骷髅脸旁,想要亲自一试。

    他伸了手,长珏却不松手。

    黑色的长廊里,骷髅脸望着颜夙有些无辜。

    颜夙奇怪:“我就试试——”

    “师哥,脏”

    倏然而至的打断。

    颜夙伸在虚空中的手抖了一下,募地抬头,对上长珏清绝的一张脸。仍旧是温和低垂的眉眼,没有任何变化。

    可颜夙却有些恍惚,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

    在那久远的以前,一个模糊的影子。

    “嗤——”

    沉重的门声撕裂了颜夙的臆想,厚重的石门呼哧打开,众人的目光一时转移到了石门上。

    颜夙回过神来,扯扯嘴角,失笑地摇摇头,继而看向那门。

    石门大开,一阵惊恐的低喊传来。

    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座宽敞无比的墓室,墓室内铁质的烛台上跳跃着晦暗烛火,虽然不甚明朗但足以看清一切。

    墓室是寻常墓室,但并不是完全封闭,在最后面连着一条黑黢黢过道,说是过道,其实更像一个黑色的洞,因为用肉眼根本无法看清里面有什么东西。

    而最主要的,在离这黑洞的最远处,瑟缩着一群男女。

    都是些年轻男女,瑟缩在角落里打着寒噤,刚刚惊恐的低喊就是从他们中传来的。

    其中一个绿衣女子看见出现在门口的骷髅脸,更是害怕得哭了起来。

    “去睡觉……”

    骷髅脸不理会那些惊恐的人,嘴里重复着。于此同时,石门“嗤”的一声合上了。

    合上的那一刻,死人手中的骷髅脸纸片似的软倒在地。白骨碎成齑粉,只剩下两件红色的衣服。

    对于这样的景象,颜夙一干人等并没有多大诧异,傀儡是受幕后者操控,一般有特定的使命在身,使命完成,傀儡的作用也就到头了。

    “少公子不在这里。”魏长云站在墓室门口,率先开口。

    颜夙扫了一眼蜷缩在角落里的一众人,不在意地笑笑:“别急啊,或许这些人见过呢?问问不就知道了?”

    说着,他上前一步,笑嘻嘻地看着众人:“诸位公子姑娘,不知你们可见过一个……”

    “哼,还真是不怕死,不知道哪儿来……”

    魏长云站在一旁,嗤之以鼻的话没有说完,整个人又感觉到一阵熟悉的凉意,他回过头去,果不其然看到了长珏正冷冷地盯着他。

    魏长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