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肖想师兄那些年 > 正文 第 11 章

正文 第 11 章

    颜夙问了半晌,人群中终于有一个胆大的紫衣青年开了口。

    紫衣青年颤颤地:“蓝白色衣服的男子……我之前见过他……”

    颜夙眼前一亮,正要问下去,魏长云已经不管不顾地冲上了前。

    魏长云按住那人双肩:“你见过他,那你告诉我,他现在去了哪儿?!”

    “我、我……”

    那紫衣青年被突然涌上前来的魏长云吓得不轻,浑身颤抖着,口齿不清。

    压抑的环境里,一点风吹草动都让心惊。

    更何况魏长云就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

    “行了,你让人家好好说。”颜夙无奈走上前,拿掉魏长云的手,拍了拍那青年的肩膀。

    青年见此,下意识地颜夙的方向躲了躲。

    混乱的环境里,最难得的是临危不乱。

    魏长云见此面色一怔,顿时有些愧赧。

    他下意识地望了望颜夙,望着他那张镇定自如的脸,有那么一瞬间,他对这个素日没正形的天望穹长公子有些怔愣。

    临危不乱的定力绝不是一朝一夕之间练出来的。

    魏长云忽然想起十四岁那年,他刚进天望穹时,那些长老之间还流转着一句话:天望穹长公子,火鹤血脉,是天之骄子,更是温文尔雅的君子。

    天望穹的图腾为鹤,鹤是统领南境最至高无上的灵物。而火鹤血脉,便是珍贵的灵脉。千万年难出一脉。

    一言以蔽之,颜夙是天之骄子。

    可惜,魏长云没能够看到天之骄子的颜夙,也没能看到君子之风的颜夙。他看到的,不过是一个灵丹都没有修成的、纨绔而又骀荡的颜夙。

    连灵丹都没有修成,就算有火鹤血脉又如何?天望穹最低等的杂役弟子都能修成灵丹。

    颜夙根本不是什么天之骄子,是废物。

    魏长云在他少主颜明轩口中听过无数次。

    想到这里,魏长云连忙摇了摇头,把脑子里那些臆想甩开。

    与此同时,躲在颜夙身旁的紫衣青年喘匀了气,断断续续地开了口:“你们说的哪个男子,之前他是在这里的……”

    “后来黑衣人过来,准备带人去后面的黑洞,他就把黑衣人杀死了……”

    颜夙想,依颜明轩如今的实力,低阶的妖魔根本不再话下,那么杀了黑衣人之后呢?

    魏长云追问:“那他出去了?”

    “没有,他还是被黑衣人拉进去了。”紫衣青年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浑身抖了抖,像是经历极可怕的事。

    很显然,颜明轩的境况不是很好。

    魏长云不解追问:“黑衣人不是死了么?后来……”

    话还没说到一半,人群中突然有个女子呜咽着叫喊起来:“不能反抗!反抗就会召来更多的黑衣人!”

    颜夙抬眸看去,是之前哪个一直哭的绿衣女子。

    这会她似乎情绪已经达到了**,终于在哭泣中爆发了。

    她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地说:“反抗的人也会被拖进洞里,所有人,最终都会被拖进洞里的……”

    声音落地,瑟缩在一切的人全都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紫衣男子有些撑不住,双膝一软,跌坐在地上。

    许久,女子还在低低地:“我妹妹……已经被拖到洞里去了……”

    绿衣说着,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最后掩面抱膝,直接恸哭了起来。

    没有敢出声。

    绝望的气氛里,连安慰都变得难能可贵。

    颜夙望着这女子,纤长的睫羽一颤,喉结滚动,半晌挤出一句:“抱歉”

    女子的肩膀抖了一下,最终颤巍巍抬起头来:“你们、你们是修道的对不对?你们都穿蓝白色的衣服,上面有鹤纹,我认得的,你们是南境天望穹的弟子……”

    颜夙轻轻点了点头。

    女子顿时又笑又哭,猛地冲上来,扯住了颜夙的衣角:“求求你,仙长,带我们出去罢……”

    其他人听见天望穹三个字,也是面色一喜,一伙人赶集似地拥了上来。

    或许是颜夙说的话最多,又或许是他面上笑嘻嘻的,看上去最和蔼,大部人都围住了颜夙。

    “仙长,救救我们罢……”

    “对……天望穹都是匡扶正道、君子之风的仙长……救救我们罢……”

    “仙长,你可以带我们出去的对不对?”

    “仙长……”

    一伙人嚷着,断断续续,拉着悲凄的语调,像是在哭丧。

    人群太热烈,颜夙这混乱的不堪的声音砸得有些混乱,他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眉宇凝着沉重,面上却带着笑。

    他笑容讪讪,嘴上是一惯散漫的口吻:“你们想多了,我师兄弟确实挺厉害的,但我不行,我就是一……”

    “混混”两个字未出口,身旁一只手倏地伸来,按住了他的肩膀。

    “师哥,能出去的。”

    最温缓的语调,却裹挟不容置疑的肯定。

    你能够带他们出去的。

    他好像听见有人这样说。

    颜夙有些怔愣,颜夙顺着按在肩上五指看去,看到了长珏认真的一张脸。清绝的面容,温沉的眉眼。

    颜夙脸上的笑容出现仓皇。

    他这个小师弟有一双清澈如湖水的眼眸。

    这双平时看着人的时候是漫不经心的,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只让人觉得舒服。

    可当他认真的时候,这双眸子就成了一面铜镜,形形色色倒影与他的眼中,丑恶罪孽,美好臆想,无处遁形。

    空气中一时安静,那些人望着颜夙,不知道该说什么。

    “哎呀,你们别这么怕嘛,我们肯定能出去的。”陆景深脸上笑嘻嘻的,一边说,一边不动声色地拍了拍颜夙和长珏的肩膀。

    “我陆公子的运气可不是一般的好啊!”

    嬉闹的语调有打破死寂,那些悲凄的人抖了抖,仿佛松了一口气。

    人们都松了口气,魏长云却盯着陆景深,眼神全是嗤之以鼻,明明这人方才还怕那骷髅脸怕得要紧,这会却笑得出来。

    仔细一点都看得出来,那笑是装的!技术不到家的骗子。

    颜夙没有心思再取笑他,继而道:“好了,这黑洞到底有什么,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绿衣姑娘闻言,一颤,明显心有余悸,她不安地看着颜夙:“真要进去,那里面可有鬼……”

    颜夙笑笑,拍了拍这位担忧姑娘的肩:“总归要进去的,不进去怎么找到出路?待在这里也干不了什么,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绿衣姑娘呆愣着,还没有从颜夙的话中反应过来。

    颜夙转身看着自己同门师兄弟:“长珏陆景深留下,魏长云,我们进去。”

    “好”

    魏长云跟上,颜夙与他意欲进洞,下意识地用余光扫了扫,果真看到一个熟悉的人跟在他的身旁——长珏。

    颜夙叹了口气:“你留下,不准去”

    长珏抬眸,认真地:“陆师兄都去了,就留我一个人在这儿?”

    “陆师兄?”颜夙一愣:“陆景深不是在这儿……”话还没说完,颜夙就在余光里看到陆景深已经站到了黑洞口。

    颜夙无奈:“你怎么也跟过来了。”

    陆景深耸肩嬉笑:“咱俩都是废物,当然要一起啊!”

    颜夙:……

    拗不过两个人,颜夙只得无奈进了洞。

    陆景深对此给了句合理解释:同门师兄弟,要死一起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