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肖想师兄那些年 > 正文 第 12 章

正文 第 12 章

    洞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颜夙一进洞,就皱了眉。有一股强烈的尸气扑面而来。是死人散发出来的尸气,颜夙还嗅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魏长云用灵力凝固起一团蓝色的光芒,勉强照亮前路。

    地上是平整的石板,这个黑洞与之前那些错综复杂的长廊不同,只有一条路,而且很快走到尽头。

    “连只鬼影子都没看见!”

    魏长云走在最前面,冷冷出声。

    颜夙没说话,站在黑洞尽头认真地朝四周看了看。洞是石壁,瞧上去没有任何异常。

    颜夙屈起食指,用力敲了敲,一阵空旷之声传来。

    陆景深一惊:“里面是空的!”

    魏长云闻言站了过来,颜夙顺手一推,还没用力,石壁凹陷,“砰”地开了一扇门。

    开了门,颜夙感觉面前有什么东西,认真一看,一双空洞的眼睛正盯着他,在蓝色的光芒里显得诡异又恐怖。

    眼睛的主人穿着黑衣,准确的来说,是之前那些人口中的黑衣人了。

    黑衣人在一瞬间出手,魏长云站在前方,召出灵器,抬手就是一剑。

    那黑衣人似乎也是个傀儡,魏长云几剑下去,便软绵绵地倒下了。

    “哼,也太没用了。”魏长云冷哼一声,正欲收剑,洞内石壁嗡嗡作响,

    一张张石门从石壁间自动打开。

    紧接着,幽蓝的光芒中,无数黑衣傀儡从石壁中闪现了出来!黑衣傀儡速度极快,移形换影朝着众人前来。

    一干人人等召唤出灵器相继迎敌。黑衣傀儡不是人,身手并不高,但数量多。一时间颜夙等人也是应接不暇。

    诸多黑影袭来,魏长云身手最快,他一边斩杀黑衣傀儡,一边下意识瞟了颜夙。

    只见颜夙持剑穿梭于傀儡之中,虽然能够勉强应敌,但身手并不怎样快。

    看到这里,他心中冷哼了一声,果然不怎么样。

    魏长云自恃修为强,分心得太多,一不留神竟然看到一个黑衣傀儡挥舞着鬼手扬上前来。

    咫尺之间,白骨森森,魏长云双目一怔,眼看那鬼手就要落下,一柄长剑倏尔而至,剑刃穿插,旋了个利落的剑花,将那鬼手击的粉碎。

    “魏兄,我就这么好看,命都不要了?”

    颜夙持着刚刚砍完鬼手的长剑,在一旁笑得骀荡。

    魏长云被点中心事,尴尬不已,刹那脸黑了一截。又不好说什么,只能沉着脸去击杀傀儡。

    “哈哈哈……”

    颜夙看到他这般模样,实在是好笑。手中长剑停顿几许,不料自己前方突然冲上了一个黑衣傀儡。

    完了,嘲笑别人果然没好下场。

    颜夙意欲急速向后退,一双手倏地穿过他的腰身,将他向后一带,墨发飘扬,衣袍飞舞,黑影中,颜夙抬头,看到了长珏清澈的双目。

    “师哥……这么不当心?”

    长珏的声音压得低低的,喉咙间,似乎还有一丝来不及撤去的笑意,如同耳语。

    颜夙耳朵有些发烫,募地有种为长不尊的感觉,身形一动,连忙脱离长珏清冷的怀抱。

    果然笑话别人没好处,一转眼,就在小辈面前出丑了。

    颜夙不争气地骂了自己两句,可刚骂了一句,陆景深艰难而吃力的声音就从一旁传了来:“喂!你们这些人,打傀儡就好好哦打傀儡,这又笑又抱的是怎么回事!都当是在醉春楼里泡妞啊!”

    颜夙耳朵更热了。

    “什么泡妞!嘴巴干净点!”

    魏长云杀的起劲,骤然听见这一句立刻回骂。

    “嘿,我说你……”

    陆景深不甘示弱,于是两人接着喋喋不休的对骂了起来。

    颜夙听得聒噪,但好歹耳热减少了些,便专心致志去杀那黑傀儡了。剑气凌厉,那傀儡毕竟是死物,数目又一定。

    众人渐渐占了上风,不到半刻钟,那些傀儡悉数斩毕。

    陆景深修为堪堪,勉强应付下来,已有些气喘吁吁。

    “嗳,幸好没了……”

    陆景深向后想靠着墙喘气,岂料靠了一片虚无,他踉跄几下,哑然:“这墙怎么……”

    “墙没了!”

    陆景深惊呼一声。

    众人连忙闻声去看,只见好好的周遭墙壁塌得差不多了,放眼望去,好好的黑洞已经扩展成了一片宽阔的墓穴!

    墓穴以外,是深渊。而他们站在的地方,正好是墓穴的中心。

    幽蓝色的光团闪耀着熹微的光芒,越过塌陷在地的岩石,众人看到了几十口棺材,而在棺材的旁边,散乱着无数碎片尸身,有腐烂成乳块的白骨,也有覆着血肉的断胳膊、断腿……

    白骨是经年积累,覆着血肉的应是刚死不久的。

    尸味铺天盖地,陆景深闻得呕吐,而颜夙皱了眉头——那股熟悉的味道更强烈了。

    掺着血腥味的恶心感,颜夙五指一点一点地收拢。

    “少公子!”

    魏长云忽然喊了一声,颜夙长眉一挑,恰好看到了颜明轩躺在一口棺材旁,整个人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蓝白色的衣袍满室血污,仿佛经历了一场恶战。

    魏长云上前,惊喜一喊:“活着!”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魏长云抱着人走回来,颜明轩意识不清,迷迷糊糊喊了一声:“折雪君”

    颜夙长眉一挑,意欲让魏长云抱着人出去,一阵渺茫歌声倏然而至。

    “芙蓉面,小娇娇,红木床、轻轻摇…”

    “芙蓉面,小娇娇……”

    声音轻盈清脆,是稚嫩的童音。在晦暗的墓穴中扩散开来,诡异而让人毛骨悚然。

    “芙蓉面,小娇娇,红木穿,轻轻摇……”

    最后一个摇字落地,那棺材就真的跟着摇了起来。

    陆景深恐惧,下意识往颜夙身边站了站。

    魏长云抱着颜明轩,睨了陆景深一眼:“你躲到一个废物身后有用?”

    “你懂什么!我待在我颜兄身旁有安全感。”陆景深冷哼一声。

    魏长云:……

    陆景深冷笑,正得意着,一个颀长的身影倏然而至,插在了他和颜夙中间。陆景深纳闷抬头,看到了一脸波澜不惊的长珏。

    陆景深:???

    陆景深的疑惑来不及解答,只见那棺材盖“砰”地一声掉在了地上,冲天的尸味涌来,陆景深捂住口鼻,猛地咳嗽两声,眼睛有点模糊。

    嘎吱嘎吱的响声猛烈传来,陆景深定睛一看,只见棺材里露了个头。一张巴掌大的脸,是人脸,眼睛全白,嘴巴大张,留着涎水。

    最主要的是,这张脸的额头上,还开着一只细小的眼睛,指甲盖大小,黑色的眼珠子正一动不动盯着他。

    黑色三眼。

    陆景深脸色倏然一白。

    “冥、冥鬼……是、是冥、冥鬼……!!”陆景深哑着嗓子喊,下意识看颜夙。

    幽暗的光线中,他看到颜夙一双眼眸凛然,正死死咬着那只眼睛。

    像是有仇。

    颜夙明白了熟悉气味源头——眼前的冥鬼。

    他藏在宽袖下的手指猛地攥紧,指甲嵌入血肉。

    “师哥?”

    长珏的唤声在耳侧,颜夙猛地醒了神。

    “冥鬼不是在蛮荒境内么?这家伙怎、怎么跑这儿来了……”魏长云在一旁开口,素日冷沉的声音都裹挟了颤抖。

    陆景深哑着嗓子:“谁知道啊!莫非……蛮荒长城塌了?”

    魏长云在黑暗中翻白眼:“无稽之谈!蛮荒长城要是塌了,东南西北四境还能安生?诸门派早就联合动手了!”

    陆景深瑟缩着细想了一下,闭了嘴,难得没有反驳。

    魏长云的话有一定道理,毕竟,冥鬼这种吃人的怪物是东南西北四境的死敌。

    不,准确地来说,是东南西三境的死敌,陆景深想了想,自动把北境之主祈渊统领的北境划出“人”的区域。

    蛮荒有冥鬼,北境有祈渊。都不是什么好地方。

    陆景想,没准,那统领北境祈渊就不是个人。

    “冥鬼要出来了!”魏长云在一旁喊了一声,陆景深心下一跳,连忙抬眼,果真看到棺材里的那张鬼脸在抖动。

    鬼脸移了一会,手脚并用往外爬,它身手敏捷,很快爬了出来,小小的身子站在棺材旁,三、四尺的高度,穿着破败不堪的衣服,约莫可以看得出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

    那鬼孩子似乎刚刚睡醒,嘴里咿咿呀呀唱着那歌谣,垂着头,像是在醒神。

    魏长云面色凝重:“既是冥鬼,那就难怪少公子会落了下风。没有长老在,就凭我们几个人,恐怕不是它的对手。”

    “这玩意儿太邪乎了”

    陆景深喉结滚动,感慨地看了一眼长珏:“小师弟,我们原本想用妖魔吓吓你的,谁成想会遇到冥鬼这玩意儿,这下真不好办了。”

    长珏盯着那死孩子,眼睛眨也不眨。

    陆景深想,这孩子不会吓傻了罢?毕竟冥鬼这玩意儿十几年没出现过了。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他想多了,他看到这位长珏小师弟风轻云淡地看向了颜夙,认真开口:“师哥,动手么?”

    动手么?

    听听这淡漠的语气,陆景深简直以为长珏在问颜夙:“吃饭么?”

    到底是年轻气盛啊,没见识过冥鬼的威力。

    陆景深心中喟叹,兀自摇了摇头。颜夙的目光自始至终都落在那冥鬼身上,这会听到长珏的询问,终于移了眼,颜夙在黑暗中望着望着众人:“你们出去。”

    魏长云变脸:“你疯了?冥鬼在这里,逃得掉?”

    颜夙语调紧快:“外面那些人从来没见过冥鬼,就说明这东西出不去。或许冥鬼有办法可以把外面的人弄进来,我在这里,就可以拖会。”

    魏长云脸更黑了:“你拖着着他?你一个废物怎么拖着它?”

    魏长云说得嗤之以鼻,颜夙听到这句“废物”反倒笑了,他歪头:“虽然我是个废物,但运气好啊。”

    说着,就扬手将众人一一向外推,离他手边最近的是长珏,他一推,果然推不动,颜夙皱眉:“你怎么又不听话……”

    “师哥,我运气也好。”

    长珏语气淡淡的。

    陆景深:……

    魏长云:……

    有样学样,魏长云心中冷哼,这颜夙身边的人果然都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