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肖想师兄那些年 > 正文 第 13 章

正文 第 13 章

    颜夙心中无奈,意欲再劝几句,岂料那棺材抖动得更厉害了。

    紧接着,他听到长珏平冷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师哥,冥鬼有两只”

    颜夙一愣,循声看去,果真看见棺材中多了一张鬼面。同棺材外的冥鬼一样,也是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小孩。

    可见,棺材外的那只冥鬼站在那里根本不是没睡醒,而是在等这第二只冥鬼从棺材里出来。

    一般的冥鬼根本不会这样行动,所以为什么这只冥鬼为什么要等那只冥鬼?

    颜夙来不及细想,就见棺材旁身形晃动,两只冥鬼移了过来。冥鬼速度极快,一转眼已到了众人眼前。

    清脆的歌谣吟唱,两团黑影如鬼魂游荡。

    陆景深忽然感觉怪怪的,他低头一望,那鬼面小孩已经抓住了他的大腿,额头上的黑色眼珠子正一动不动地盯着他,冰凉的触感袭遍全身。

    他离长珏最近,那鬼面小孩另一只手也抓住了长珏,嘴里咿咿呀呀地笑唱着。而长珏仍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平淡脸。

    鬼小孩抓住了两人,咯咯笑着,扔石头一般把两人向后扔。

    颜夙长眉一挑,伸手往前想要抓住两人,只抓到了一片虚无的空气。

    “砰”地一声,陆景深摔到了十几丈开外的棺材盖上,他浑身剧痛,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被摔出来了。再一抬眼,想要爬起来,只见长珏也被冥鬼摔了过来。

    陆景深自己摔了个狗吃屎,却看见小师弟长珏却摔得不疼不痒,仿佛睡觉似的。

    陆景深皱眉,一边想着“差别怎么这么大”一边提着剑,意欲同那移来的冥鬼拼个你死我活。

    他架势都摆好了,忽然听见对面颜夙神色俱变,猛地喊了一声:“快过来!”

    陆景深没懂怎么回事,只见前头一方塌陷,石快咕噜噜地落,将他们这个地方围成了个封闭的空间。

    于是,他、长珏,以及那只冥鬼彻底处在了一处,而颜夙、魏长云被困在墓穴的那头。

    得了,进棺材了。

    冥鬼被石块砸了一下,踉跄移动,朝两人缓慢移来。

    陆景深束手无策,仰天长叹:“这墓穴塌的真不是时候!”

    刚叹完,就看到旁边长珏悠悠站起来,似乎要冲上前,与那冥鬼正面开战。

    陆景深用“你在找死吗”一般的眼神看着长珏,长珏一脸堂而皇之,丝毫不怕他看,反而对上了他的眼。

    好像在说:“不可以么?”

    陆景深想着再看也没用,便垂下头来随意道:“算了算了,你别动手了,还是躲罢,要是颜夙在这边……或许还有活路……”

    听到“颜夙在,或许有活路”长珏闻言,薄唇轻抿,他并没有问什么。

    陆景深却像做贼心虚,眼睛滴溜一转,快速道:“颜夙运气好。”

    这一句像此地无银三百两三百两,陆景深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

    “嗯,原来是这样”

    长珏应了一声,语调轻快,并不追问。

    陆景深有些意外,紧接着,又听到长珏道了一句:“我运气也挺好”

    陆景深:……

    陆景深想在死前教训这个小师弟几句,不要高估自己的能力行事。他嘴都张开了,正欲长篇大论,后脑勺忽然挨了重重一掌。

    他两眼一黑,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昏迷前看到的最后画面,是那鬼小孩张着嘴,朝他移了过来……

    ***

    墓室内,塌方的另一边,颜夙同魏长云被另一只冥鬼缠住,根本无法脱身。

    魏长云此刻已将昏睡的颜明轩放在一旁,空出两只手来迎战,可尽管这样,他还是被那鬼小孩击得节节败退。

    鬼小孩身手极快,两只爪子游刃有余。魏长云刀剑根本伤不了他分毫——冥鬼是至邪之身,只有纯净的灵器才能破它尸身。

    魏长云只恨此时自己修为不够,天望穹人只有修炼到一定境界才能驾驭纯净灵器。

    而目前修到这个“一定境界”的人,只有天望穹的掌门以及诸位长老。

    “小心,右边!”

    颜夙的喊了一声,魏长云刚好感觉右腿被人扯住,他一低头,鬼小孩咯咯笑着,将那鬼爪子深入他的血肉里。

    魏长云疼的全身颤抖,根本动弹不得。

    他以为他要葬身在这只鬼爪之下,一条红色长鞭凌厉而至。

    长鞭如蛇,紧紧捆住了那只鬼手,向后一扯,竟生生将那鬼手扯断了!

    黑色的血液溅了一地,魏长云心跳如擂,顶着一张惨白的脸不可思议地顺着长鞭看去,看到颜夙冷厉的一张脸。

    罡风劲起,墨发飄飖,颜夙站在黑暗里的那一头,眉眼冷冽,周身聚起强烈肃杀之气。

    魏长云看得心惊,这是他从未见过的颜夙。

    这样强大的灵气,是一个没有灵丹的废物该有的?

    “疾风!缚!”

    冷厉声音落下,瞋目结舌的魏长云只见颜夙整个人身形一转,雪白的衣摆换作浪花,在罡风中眩目迷眼。

    冥鬼快,颜夙更快。

    魏长云定睛再看的时候,颜夙手中的长鞭已经捆缚那鬼小孩的腰。

    鬼小孩被那长鞭一拉,甩在了地上,擦地滚了几个圈,咕噜咕噜,又重重地坠在了堆积的石块上。

    倒在地上的鬼小孩喉咙里嘶哑着叫了一声,似乎被惹怒了,睁着白眼从地上爬起来,动作粗暴,再次冲向颜夙。

    颜夙眼尾上挑,足尖轻点,如风一般退到了这鬼小孩身后。红色长鞭再次甩了出去。

    那鞭子就像长了眼睛一般,游刃有余地游走在鬼小孩的周遭。

    魏长云惨白着脸跌坐在一旁,他望着颜夙手中那条鞭子,脑子里回想着颜夙之前说的那几句咒语,双眸一点点睁大。

    “疾风……”

    那是一件纯净灵器的名字,魏长云曾经在灵器载录里看到过。

    目前只有长老等人拥有的纯净灵器,颜夙也有。

    魏长云愕然,至少他在天望穹这些年里,从来没有看到颜夙用过疾风。

    而且,他如今灵丹都没有,怎么驱动的这件灵器?难道……就光靠他身上血脉支撑?

    魏长云抬眼,盯着眼前同冥鬼纠缠的颜夙,耳畔响起了他刚进天望穹时,长老们常说的一句话:“天望穹长公子,火鹤血脉,是天之骄子……”

    “疾风,破!!!”

    冷厉声音传来,魏长云看见那张牙舞爪的鬼小孩彻底倒下,四溅而下黑色的血雨里,颜夙持鞭而立,衣袍滚滚,俊面擦血。

    惨烈得有些灼目。

    结束了。

    颜夙踉跄几步,抬脚就要朝墓穴坍塌的另一边走。这只冥鬼是死了,可长珏陆景深还同一只冥鬼困在另一边。

    颜夙根本无法想象,长珏和陆景深如今的境况。

    他内里云海翻涌,五指屈伸,召唤灵力驱除着那些坠落的石块。魏长云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也一同上前,加入了清碍的队列。

    “咕噜噜”一阵响,那些推挤成墙的石块终于开了一个口子。

    颜夙带着满身血污奔跑过去,他跑得很快,真到了另一边却有些不敢看。

    越怕越不敢。

    “师哥”

    熟悉的声线,颜夙长睫一颤,怔愣着一点点抬起眼来,看见长珏跌倒在地上,衣衫褴褛,满身血污,正朝着他笑。

    笑容温缓,如同三月暖阳。

    而到陆景深跌在一旁,正挣扎从地上坐起来。

    一瞬间,颜夙长袖中捏着的拳头松了。

    他从林海翻涌变作了川流平缓。

    “冥鬼呢?”

    放松过后,颜夙想起隐患来,扫了一圈,居然没看见冥鬼的痕迹。

    怎么回事?难不成是陆景深和长珏一起把冥鬼杀了?怎么可能?

    “冥鬼……”

    长珏挣扎着站起来,似乎是想要开口,然而刚站起来便踉跄几步,摇摇欲坠整个人如同风中浮萍一般。

    颜夙看不下去,上前扶住了他:“慢点说,不急。”

    “冥鬼……咳咳……”

    长珏咳嗽两声,掩着口鼻顿了一会,方才气若游丝开口:“冥鬼……我拼尽全力……把它推下深渊了……”

    推下深渊了?

    颜夙纳闷地朝前瞥了一眼,果真看到墓穴不远处的深渊边,有鏖战过的痕迹。

    颜夙瞪着这深渊有些发愣。

    把冥鬼推下深渊这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据颜夙所知,这成功的程度就比太阳从西边出来高一点。

    颜夙发完愣,又转过眼来,认真地看着长珏。

    “师哥,要不是我运气好……差点也跟着下去了……”

    长珏像是看懂了他的疑虑,气若游丝地来了这么一句。

    说完,猛烈咳嗽了起来。

    颜夙闻言,心中疑虑去了大半,又见长珏咳心咳肺一般猛烈咳嗽着,连忙用手拍了拍伤患的背。

    长珏咳嗽完了,病恹恹地抬起头来,低低地瞧着颜夙:“师哥,你那边的冥鬼……”

    颜夙嘴快:“啊,我那边的冥鬼不用担心,已经死了。”

    “真的……怎么死的?”

    长珏抬起一双清澈的眸子,问得真切。

    魏长云和颜夙同时愣住了。

    魏长云内心:你废物师哥杀的。

    颜夙内心:我让你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