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肖想师兄那些年 > 正文 第 15 章

正文 第 15 章

    在颜夙眼中,长珏提起他人永远是淡淡的,一副波澜不惊的作态,仿佛对方是大罗神仙也引不起他的兴趣,唯独他提起这个“哥哥\"时,脸上却反常的温和缱绻,想来,应该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人了。

    颜夙对此很是理解,也并不多问,谁生命中没有几个重要的人呢?

    那向来是不可触碰的禁忌所在,若非旁人主动道出,是不应该冒昧叨扰的。

    当下,陆景深听了一番“歌谣”论,终于明白颜夙所要表达的意思——那几句歌谣,是棺材里那具母体教给两个小孩的。

    “如果说歌谣是母体教给小孩的……那母体生下小孩后,应该很快就死了,而小孩三岁学语,怎么能把这歌谣学会?”

    陆景深一手摸着下颔,如实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怎么不可能?”魏长云接话道:“冥鬼的生长速度比常人快得多,且记忆力极好,这些常识清规长老都有在课上讲过的。”

    “我爷爷讲过……”陆景深低头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看颜夙:“有么?”

    “咳……”

    颜夙掩鼻咳嗽一声,带着点不忍别过了脸。

    陆景深:……

    好吧,你背着我听课,我们的兄弟情谊尽了。

    解决了冥鬼麻烦,众人又围着墓穴看了一圈,想找出一点蛛丝马迹,从而找出这淬炼冥鬼的幕后之人。可找了一圈,什么痕迹都没摸着。只能悻悻离去。

    昏暗的墓室内,陆景深和长珏等人陆续往外走,颜夙跟在最后,走前他下意识地那近处的棺材瞥了一眼,昏暗冥濛中,目光碰到了一抹隐隐的白色。

    是一块白色印章,外形呈现山峦状,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瞧着有点像白玉。

    印章底部一般会刻有图画或文字。

    颜夙盯了一会,抬脚往前,走到这印章面前,蹲下来想将这印章翻个面,岂料他长手指一碰,这印章立刻软化,碎成一堆白色齑粉。

    颜夙指尖残留着一种冰雪般的感觉,是那玉留下的触感。

    这触感深刻又古怪,颜夙几乎是下意识的记住了这种感觉。

    “颜夙。”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颜夙回头,看到了魏长云。魏长云抱着昏迷不醒的颜明轩,站在碎石废墟中,紧抿着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颜夙站起来双手抱臂,眯着眼,好笑地看他:“有事?”

    “方才……”

    魏长云说了一半,扫了一眼那僵硬在血泊里的冥鬼,目光重新回到颜夙身上:“为什么?”

    前言不搭后语,魏长云这一句“为什么”问得莫名其妙,可颜夙已经懂了他的意思。他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笑容让魏长云很不舒服,颇有点受了嘲讽的意思,他不甘心抬起头,拿出几分傲气来逼视着面前的人:“能够以一己之力绞杀冥鬼的天望穹长公子,是废物?”

    “难道不是么?”颜夙桃花眼弯弯,丝毫不理会魏长云话语中的挑衅。

    那模样,卯足了无赖劲儿,能把一个较真的人气得七窍生烟。

    可偏偏魏长宇为人直而认死理,顿时被呛了个咬牙切齿。

    他不甘心地:“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装,但你就不怕我知道了出去告诉别人——被称为废物的天望穹长公子,不仅可以独自绞杀冥鬼,手里还有一件纯净灵器?!”

    “你不会说的”

    颜夙的声音波澜不惊,任谁都可以从这里面听出胸有成竹的气势。

    魏长云:“为什么?”

    颜夙嗤笑一声,抬眼示意:“颜明轩不会想听到这些话。”

    魏长云顿时噎住。

    这句话没错。他是颜明轩手下的人,而颜明轩最听不得的是有关颜夙的好话,从此地出去之后,他甚至都不会告诉颜明轩到底是那些人救了他。

    颜夙见魏长云有了反响,敛了笑意,眉梢一扬,又道:“而且,为了稳定民心,冥鬼这种事向来由门派秘密处理,不能拿到明处去说。我们这些人中但凡有点脑子,都不会直接告诉别人绞杀冥鬼的事。”

    “所以……魏兄。”

    颜夙顿了顿,甜丝丝地:“你说你要去告诉别人,你是在想告诉我……你没有脑子么?”

    “你——!”

    魏长云一呛,脸都气黑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还被人摆了一道。

    “哈哈哈……哎哟,别气别气。我随口一说,别当真啊!”

    颜夙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脸上是气死人不偿命笑。

    “不可理喻!”

    魏长云一拂袖,黑着脸往外走。

    他觉得自己错了,他实在不该和颜夙好好讲道理。

    颜夙是个无赖,怎么能讲道理?

    阴沉沉的墓道中,无赖颜夙笑得实在太过,直起腰来,眼角里都淌出了眼泪。

    他抬手浑不在意地一拭,抬脚往外走。

    刚走了没两步,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颜夙不由得弯下腰来双手撑膝,缓了好一会,才重新抬起站直了身子。

    此时若是有人,便可在阴沉沉的光线里,瞥见他一张苍白如纸的脸,以及失去血色的紧抿薄唇。

    “嘤嘤嘤嘤——”

    颜夙正按着眉心,忽然听到一阵声音从腰侧传来,他略一低头,便看到坠在腰间的乾坤袋正在一闪一闪地发着绿色光芒。

    乾坤袋里是先前收的那只李子妖。

    颜夙不知道他这会又在作什么妖,便伸手解开系住的袋口。

    “你……咳咳咳……”一个字刚出口,颜夙便因咳嗽止了音。

    圆滚滚、绿油油的李子妖在空中悬浮着,绿豆眼瞪着面前的颜夙,两撇黑线似的眉毛紧蹙:“你你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李子妖的话劈里啪啦像是在放爆竹,颜夙被逗笑了:“啧……我又死不了。你这么关心我……咳咳……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李子妖:“呸呸呸!谁关心你,老子不过是怕你死了,把晦气过给我了。”

    颜夙苍白的脸扯出一丝微笑:“说谁晦气呢,目无尊长,小爷我现在可是你老大。”

    李子妖:“言传身教懂么?你想让我“尊长”,你自己就得先“尊”一个给我看看!”

    “嗬,你这小子——”

    话未完,颜夙感觉脚下虚得厉害,软绵绵地一倒,直接放了空。

    “喂,你怎么了!”

    李子妖被吓得绿脸一白,眼睁睁地看着面前地人往后倒,正暗恨自己力不能及,忽然看到前方一人快步走来,长手一伸,稳稳扶住了将要倒地的人。

    李子妖顿时妖心一松。

    颜夙整个人跌的有些迷糊,桃花眼前像蒙了一层雾,虚妄得看不清楚。

    他只觉得扶着他的人有些熟悉,半晌,颜夙喘匀了气,摸着扶着他的人的手臂,叹了口叹:“陆景深,你不是胆小么,怎么又回来了?”

    陆景深没有回话。

    四下寂静,颜夙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喂,陆景深你装什么深沉,要是怕我灵力输出过多没力气走出去,不如,你抱我走?也好让我看看你的赤诚之心?”

    陆景深还是没有说话,但颜夙却分明扶着他的那双手抄过他了的双膝,下一刻,他撞入了一个带着松木清香的怀抱。

    颜夙:!

    颜夙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内里一阵惊悚。

    见鬼!陆景深居然……真的抱了他?!

    不应该啊!这种事……不是没有可能性的么?

    颜夙伸手揉了揉眼睛,想把面前的陆景深看清些,看看陆景深的脑子是不是磕坏了。

    结果这一揉,发现陆景深的脑子确实没磕坏,抱着他的人哪是什么陆景深啊!根本是长着一张清绝脸的长珏!

    见了他娘的鬼了!

    颜夙浑身一抖,险些没从怀里跌出去。

    “你你你——”颜夙涨红着脸你了半天,还没你过来。反倒因为惊讶太过再次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

    “我怎么了?师哥”长珏的声音压得低低的,似乎有一丝怒气压在喉咙里。

    “你——”

    颜夙喉咙了滚了滚,被噎住了。素日巧舌如簧的他在此刻成了据了嘴的葫芦。尴尬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是师哥让我抱的么?”

    阴暗里,长珏声线依旧平稳,他又压低了些:“我做错了?”

    颜夙被彻底卡死了。

    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颜夙一脚踏空,就湿了个彻底。

    老脸丢尽,威严全无。

    “那个……长珏,对不住啊,我以为你是陆景深那小子……”颜夙低垂着眉眼,实在臊得慌,说完就要挣扎着下去。

    长珏手一紧:“没什么对不住的,师哥如今身子弱,我就抱出去好了。”

    说完,他抬脚就往外走。

    颜夙脑子里顿时炸了惊雷。

    抱出去?他不要面子么?!

    颜夙深觉不妥,他虽然是个无赖,但从来都只准自己嬉笑他人,万不能被他人嬉笑了去。

    更何况人家长珏是个君子,跟他扯在一块,像什么话?

    “长珏……那个……你放我下来。”颜夙心急,尾音都带了颤。

    长珏抱着人走得大步流星,丝毫没有波动:“师哥不用客气,待着就好。”

    不用客气,这哪是不用客气,你是要你师哥的命!

    眼看散发着微弱光芒的洞口就在眼前,颜夙甚至听到了陆景深的声音。

    而长珏却是流云步履急踏,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形式惨棘,颜夙眼一闭,双手搭在长珏手侧,发狠用力,一把将人往外推。

    终究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颜夙这一推便用力过猛。

    于是,“砰”地一声,他连带着长珏摔到了地上,两人翻作一团,直接从洞口滚了出去,滚到了众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