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肖想师兄那些年 > 正文 第 21 章

正文 第 21 章

    颜夙现在是发现了,长珏有一独门妙术,那就是无论他在什么时候,都可以八风不动,心如止水。

    这样有一个好处,可以让任何人都对他生不起气来。

    瞧瞧那张小脸,长得人畜无害,就是清规长老看着也舍不得骂,他颜夙又怎么忍心真的苛责。

    于是在逞了口舌之快后,颜夙望着床边丝毫不反驳的长珏,心里的负罪感便如海水般波涛汹涌起来。

    “行了,没什么好看的,出去罢。”

    颜夙拉了拉被子,盖住半个脑袋,仿佛这样,脸上的愧赧之色便能遮住许多似的。

    长珏站了一会,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抬起手,拿出了一个白瓷小瓶。

    “这里面是玉凝脂,我刚刚从房间里找到的,师哥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玉凝脂?”颜夙闻言,长眉一挑,不等他回答,一旁的陆景深便喊叫起来:“玉凝脂?!这可是疗伤圣药,天望穹专管医术的长生长老都没有,你哪儿来的?”

    “偶然得的”

    长珏懒懒地扫了白瓷小瓶一眼,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像是在叙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陆景深瞪大眼睛,盯着面前的人:“一滴玉凝脂值一金,长珏……你这、这是偶然得了几百两金子啊?”说完,他顿了顿,狐疑道:“长珏……你跟师兄说实话……这玉凝脂,不会是你偷的罢?”

    陆景深惊愕过度,一时口不择言。

    长珏定力好,听到这句无心的\"诽谤\",脸上也没什么变化,倒是躺在穿上的颜夙,黑了半张脸。

    “偷什么偷,人家说偶然得的,就是偶然得的,瞎猜什么!”

    颜夙动了些许怒气,说话的时候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长珏没有说什么,目光却紧跟颜夙。

    陆景深后知后觉,半晌才抓着脑袋,讪笑道:“那什么……我一时惊愕过度了。说的话也不三不四的,抱歉啊小师弟。”

    “无碍,这本是机遇所得,旁人感到诧异也应该。”

    长珏望着颜夙,头也不回地答话。

    “好了,你们都出去罢,我想……再睡会。”颜夙半睁着眼,一张面白如纸的脸因为咳嗽显得蔫蔫的,似乎确实有些乏力了。

    长珏这时倒是很听话,答了个“好”字,连同陆景深一同退了出去。

    掩门的声音轻轻的,像是被有心之人关照过。

    颜夙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为何,心里闷闷的,有些烦躁。

    一个翻身,用被子捂住头,继续睡他个天昏地暗。

    此后一连几天,颜夙都待在弟子舍睡觉,什么课业、修行一律没有参加,诸位长老碍于他长公子的身份,只敢嘴上说几句,并不敢拿他怎么样。

    再者,颜夙平时野惯了,一连多天不参加课业、修行也是常有的事。众人早已见怪不怪。

    而在赖在屋子里的这些天,颜夙除了每日会看到陆景深嬉皮笑脸地来损他几句,还会看到一个人。

    这个人便是长珏。

    长珏是清规长老看重的弟子,每日都要参加课业与修行,所以长珏每次来看望颜夙的时间在傍晚时分。

    旁晚时分,红霞漫天,长珏披着一声妍丽云彩走进门,更衬得长珏明净的眉目俊逸出尘。

    长珏进了门,会抿着薄唇,轻轻地唤:“师哥”

    每当听到这声师哥,颜夙就有了一种“养子关爱孤寡老人”的感觉。

    实在不怪颜夙会这样想,是因为他和长珏的模式,真的太像“孝顺儿子”与“暴戾老爹”了。

    长珏喊一声“师哥”,颜夙便回敬一声:“小师弟”。

    一瞬间,颜夙都要以为自己在喊:“乖儿子好”

    害

    问候之后,两人共处一室,又常常什么话也不说,大眼瞪小眼。

    满室寂静。倒像是他这个“暴戾老爹”的威信压制这个“孝顺儿子”一般。

    这倒也不怪颜夙刻意压制,实在是因为他与长珏才相处了几日,做不到和陆景深一样没脸没皮。

    再者长珏又是温和端方的君子,怎么好轻慢对待?

    颜夙想,他总不能像对待陆景深一般,拉着长珏就问:“喂,小师弟,你觉得醉春楼哪个姑娘好看?喜欢腿长的,还是腰瘦的?”

    问这种问题,颜夙都可以想象到,长珏会端着一张风平浪静的脸,惜字如金地开口:“不感兴趣”

    听听,不感兴趣。

    君子怀幽趣,谦恭礼乐才,长珏怎么可能和他这种无赖说到一块去?

    唉,颜夙心里无奈,而长珏不说话却丝毫不会有一点尴尬,人家会一点一点地收拾他凌乱不堪的房间,从堆满散帙的木案,再到凌乱不堪的衣柜,甚至……还会亲自帮他洗衣服。

    颜夙看到自己狗窝一般的房间,在看到长珏忙碌的修长身影,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他这张老脸……都没处搁了。

    于是这天,颜夙实在是忍不住,趁着长珏还没有例行公事来问候他,便在黄昏中拉着陆景深躲到校场外的枇杷树下去了。

    金色的夕阳洒下,配合金灿灿的枇杷树,两人像是处在金色的世界里。

    “嗳,陆景深,你说说,长珏……是不是毛病?”

    枇杷树下,颜夙坐在磐石上,背靠树干,在皱着眉头剥着手中的枇杷。

    “有啊,他对你这么殷勤,肯定有毛病。”

    陆景深蹲在一侧,用一根细长的竹签逗弄着木盒里的一只虫子,那是他的宝贝毒虫,此刻他逗弄得全神贯注,说话时头也不抬。

    颜夙将剥好的枇杷送进嘴里:“那你觉得……他是有什么毛病?”

    陆景深盯着毒虫:“嗯……我觉得……他喜欢你。”

    “噗——咳咳咳咳!咳咳……”

    颜夙猛地剧烈咳嗽起来,一颗枇杷籽直接卡进了他的喉咙里,整个人吓得不轻。

    “咳咳咳……”

    他咳了好半天,好不容易咳出一颗籽来,岂料那籽又跟长了眼睛一般飞进了陆景深的宝贝虫盒里。

    “颜夙——!!你干什么!”

    陆景深盯着木盒里飞奔而来的枇杷籽,整张脸都黑了。

    颜夙捂着胸口舒气:“对不住,对不住,实在是……你的话太惊悚了,你听听你说的那话,人好好一君子,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你想哪儿去了。”陆景深挑掉虫盒里的枇杷籽,继而道:“我是说了他喜欢你,可没说是男女之情。”

    “不是男女之情,那还能……”颜夙猛地住了口,脸色一白:“你不会觉得……是长珏把我当爹罢?”

    陆景深微微一笑:“孺子可教也。”

    颜夙:…………

    难道……我看起来很老么?

    “咳,其实也不完全是当爹,就是……我感觉他好像把你当家人。”

    陆景深收好虫盒,顺手从旁边挼下几朵花来,一边搓着,一边在颜夙旁边坐下。

    颜夙从“我看起来很老吗”的疑问中回过神来,皱着眉头没有开口。

    陆景深搓着那手中花,说得更来劲了:“我给你说说,你看啊,长珏呢平时安安静静的,性格也孤僻,从来不愿意和别人多说话。这不是家庭缺爱是什么?”

    “再者,你想想,我们之前在墓穴里杀冥鬼的时候,你问长珏他父母有没有给他唱过歌谣,长珏说没有,只有一个哥哥给他唱过。所以,长珏说不定从小就没有父母,就有一个哥哥。”

    “而现在呢,他来了天望穹,这说明了什么?”

    颜夙狐疑,追问道:“这说明了什么?”

    陆景深双手一拍:“这说明他和他哥哥分开了啊,又或者,他哥哥出现了什么不测。”

    颜夙皱眉:“然后呢?”

    陆景深:“然后你看那次弟子遴选大会上,那么多好的弟子他不选,他非要和你在一起,你这副不成器的模样,按理来说——”

    “打住”颜夙眉色一沉:“什么叫我这副不成器的模样,单看样貌,你夙哥哥我可是俊魅无双的好吧?”

    “哎呀,行了行了,俊魅无双就俊魅无双罢”

    陆景深不在意摆了摆手:“说回原话,根据你平时顽劣的行径,长珏若是想认真修行,是绝不可能和你一组的,所以……只有一个可能,长珏从小缺乏关爱,而你和他兄长得比较像!”

    颜夙:……

    颜夙瞪着陆景深:“那你说长珏把我当兄长就行了,怎么刚才我说他把我当爹你也点头?”

    陆景深讪笑:“哎呀,这不差不多嘛……”

    “差不多?”颜夙盯着面前的人哂笑:“要是你,你觉得你爹和你兄长差不多?”

    陆景深:……

    好像……确实有点不一样?

    表面上,颜夙话虽是这么说,可他心里觉得陆景深说得没错,不管是当兄长还是当爹,……长珏似乎,确实是把他当一个亲长辈看的。

    从第一次见他,到墓穴里的种种行为,再到如今两人的相处模式。

    长珏都乖乖巧巧的,总是围在他身侧。毫无怨怼。

    一想到自己成了长珏的长辈,颜夙顿时有种养儿子的感觉。

    颜夙平时总是被别人管着,倒是很受用这种被人当作“长者”仰望的方式,于是拿出“慈父忧儿”的作态,皱着眉问陆景深:“那你觉得……我如今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陆景深眨眨眼,双手一拍:“当然是好好关爱你这从小缺爱的儿子啊!”

    颜夙还是懵懂:“那……怎么关爱?”

    陆景深叹了一口气,颇有些恨铁不成钢,他拍了拍颜夙的肩膀,道:“对他好不就行了?你看啊,长珏呢,从小没人疼的没人爱的,你身为他信任的人,不就应该补齐这份疼爱么?”

    颜夙闻言,纤长地睫羽晃了晃,若有所思地点了一个头。

    好像……是这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