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大神棍 > 第四十六章:思容你是其中之一

第四十六章:思容你是其中之一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穿越之大神棍最新章节!

    第四十六章:思容你是其中之一

    “上次思容你走得急忘记说了,孔雀翎其实一共有三层,第一层可以瞬杀大宗师后期之下的任何人,第二层则是秒杀大宗师后期,至于第三层则是可以对大宗师巅峰之上的人都造成不小的威胁。”

    “对于我来说如果是当年的我拿出来对敌肯定是一次三层全部开启的,所以我说只能用一次倒也没有骗你,第二层开启是往左转动半圈,第三层是向右转动两圈。”林飞看着秦思容笑着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嘛,你当时给我说这是天下最强的暗器怎么就这么点威力呢。”秦思容看着林飞笑着说道,在她心中林飞已经不是凡人了,能够威胁到林飞的怎么可能秒杀不了逍遥王呢?

    “枉我自称天下第一,是我小觑了天下人啊,我居然连你制造的暗器第一层都抵挡不住,我算什么天下第一啊。”逍遥王抬起头看着林飞苦笑道。

    “你的确是坐井观天了,行了,你想要对我女人动手,那么就要做好死的准备,我给你一次机会,接我一招不死,我就饶你一命。”林飞看着逍遥王淡淡的说道。

    “你还是杀了我吧,你实力非人,哪怕是一招我也不可能挡得住的。”逍遥王看着林飞说道。

    “我不会以大欺小,我只用百分之一的功力来对你出手。”林飞看着逍遥王淡淡的说道。

    “此话当真?”逍遥王看着林飞目光一凝道。

    “自然。”林飞点了点头,随后道:“准备接招吧,我百分之一的功力对付你区区大宗师中期也是绰绰有余,哪怕是大宗师后期都不可能挡得住。”

    “这可不一定,我也有着我的最强绝招。”逍遥王看着林飞沉声说道。

    “最强绝招?有点意思,那么你就准备吧。”林飞右手对着逍遥王缓慢的伸出,看着林飞那慢吞吞的动作,逍遥王脸色充满了凝重。

    “摄魂,闪电,奔雷,三绝合一,三绝神功。”只见逍遥王突然施展出三种截然不同的武功,双手之中也出现了一道三种不同的功力凝聚而成的武功。

    “三绝功?这是三绝老头的武功,你从哪里学的?”林飞看着逍遥王眉头一挑问道。

    “这是我无意中得到的武功。”逍遥王看着林飞说道。

    “看来三绝老头是已经死了,以前的老友一个一个离去,人生啊,真是无聊,好了,你也别这样看着我,三绝老头我认识他不假,但是他也只是我的手下败将罢了,你学会他的武功就想挡住我,简直就是做梦。”林飞右掌对着逍遥王拍了出去。

    “轰。”

    一道凝聚到极点的内力向着逍遥王飞射而来,逍遥王手中的功力也是向着林飞飞射而来的功力射了过去。

    “哗。”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只看见林飞挥出的真气居然在眨眼间吞噬了逍遥王发出的功力,力量增强了好几倍向着逍遥王飞射了过去。

    “怎么可能?”逍遥王不敢相信的说道。

    “我的武功岂是你能够猜测的?在我大宗师初期之时我斩杀的大宗师巅峰就有数十人,现在我百分之一的功力也超过了大宗师初期接近大宗师后期,你觉得你比大宗师巅峰还要厉害么?更何况我刚才的那一掌是我十大绝学当中的一招,你想要抵挡,不可能。”林飞看着逍遥王淡淡的说道。

    “噗。”

    逍遥王还没等答话,那道力量已经灌入了逍遥王的体内,只看见逍遥王大吐一口鲜血,身体就直接跪在了地面之上,然后软到在地面之上。

    “不堪一击。”林飞看着倒地的逍遥王不屑的说道,随后目光看向了躲在一旁的闪电还有张启樵。

    林飞看见闪电的时候,心中也是暗暗笑道:“殷素素?果然是个美女,不弱于思容,虽然阴险狠毒,但是对待自己喜欢的人也会付出一切,我喜欢。”

    不过林飞现在暂时没有看着闪电,反而是看向了张启樵,只看见林飞淡淡的说道:“上次见你我就感觉到你体内的武功很偏门,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个逍遥王的弟子,我当日还指点了你一番,这是不是我作茧自缚呢?你居然敢对付我的女人?”

    “林前辈,对不起,我不知道她和您?请您看在我大哥张弢的面子上绕我一命吧。”张启樵看着林飞跪在地上丝毫不在乎自己的脸面求饶道。

    “张弢?呵,你以为一个记名弟子在我的心中会有多重的分量么?普天之下能够让我林飞给面子的人屈指可数,很明显,你不可能认识那些人的,现在就让我送你一程吧,还是一样,一招,你能接下就可以活。”林飞看着张启樵淡淡的说道。

    “思容,求求你救救我,看在养育之恩的份上救我一次,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在出现在你的面前。”张启樵大惊,随后看着秦思容大声的喊道。

    “哼。”秦思容看着张启樵冷哼了一声,没有答话,不过脑海中也是出现了一些张启樵的记忆,当年如果不是张启樵,她早就被饿死了,她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但是张启樵一开始那样对她,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思容,救救我。”张启樵看着秦思容一副可怜的样子喊道。

    “罢了,仅此一次。”秦思容看着张启樵苦着脸的样子心中暗下决定道,随后看向林飞轻轻的说道:“林飞,可不可以饶他一次啊,如果不行的话,当我没说。”

    秦思容也不想自己干扰林飞,如果林飞不同意,她也不会在继续求情的,她并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

    “我刚刚说过普天之下能够劝动我的人很少很少,但是,思容你确是其中一个,好,既然你求情了,这次我就放过他这一次,饶他一命,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一定要让他知道得罪我林飞的女人是什么代价。”林飞看着秦思容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