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天唐锦绣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九章 狼奔豕突

正文 第七百二十九章 狼奔豕突

    弯弯的斜翅犹如两个倒钩,猛地锁住对方的狼牙棒,乌朵海早已力竭,刘仁愿一用力,就将狼牙棒给拽的脱了手!

    乌朵海大惊失色,没料到对方的奇形兵刃还有这等功效,赤手空拳之下,如何与这唐将对阵?念头刚刚在脑中闪过,那唐将便催马一镗当胸捅来!

    弯起的尖持闪闪发亮,犹如猛虎利齿,若是被刺中,必定是肠破肚烂的结局!

    乌朵海飞身后退!

    刘仁愿得占先机,狂催战马,手中凤翅镏金镗纵横飞舞,追着乌朵海就杀过去!乌朵海身边的亲兵一看不好,赶紧疯狂的涌上来阻挡刘仁愿,给乌朵海争取逃命的机会。凤翅鎏金镗如同阎王帖,沾着死碰着亡,人马俱甲的刘仁愿犹如被鲜血染红的魔神,狂追乌朵海不舍。

    可怜乌朵海堪称山越人一代凶神,族中第一勇士,处处受制连一个公平战斗的机会都没有,便被追杀如同丧家之犬,只能依靠族人的血肉之躯来阻挡敌人的追杀,气得乌朵海“嗷嗷”嚎叫,双目充血,却也不得不亡命奔逃……

    具装铁骑冲入步兵阵中,就有如一群虎狼肆虐羊群,纵横驰骋不可阻挡。兵种带来的先天优势,经由铁甲具装发挥到极致,这就是冷兵器时代的王者,陆地之上无敌的存在!那种装备、兵种、气势等等方面带来的全方位碾压,绝对不是依靠士气或者勇敢就可以弥补!

    山越人彻底绝望!

    面对这么一群刀枪不入的怪兽,士气彻底崩溃!在唐军面前,自己手中的武器完全无法带给对方哪怕一丁点的伤害,而唐军只是一个冲锋,自己的族人便被撞飞、砍翻、鲜血喷流、残肢遍地……

    远远落在后面的山越人中,曾经被刘仁愿捉去当过俘虏的刘三德鬼鬼祟祟的盯着前方的战况,尽量跟着身边的同伴落在后面,不去冲到阵前充当炮灰……

    等到房俊率领着具装铁骑从山顶的土梁之上俯冲而下,宛如一股势不可当的钢铁洪流一般冲入山越人的阵列尽情肆虐、疯狂砍杀,刘三德下巴都差点掉下来!

    额滴个天!

    原来这位侯爷还藏着这么一手!怪不得那天将我捉住,一点都没看出来人家有什么恐惧、焦躁的情绪,感情人家早有定计,就等着山越发起总攻,好带着这些人马俱甲的怪物来一次反冲锋!

    这个时候逃跑么?

    刘三德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发现身边到处都是人,乱哄哄一团,有的继续往前冲,有的胆小不断的后退,整个阵列完全乱了套!

    的确是个逃跑的好时机,但刘三德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他趁乱拉住身边几个已经说好将来一同投奔房俊的同伴,低声耳语几句,几个同伴一齐点头。刘三德刚刚抬起头,就从人群的缝隙中见到远处的宗帅乌朵海被一个威风懔懔的骑兵追杀,那一杆奇形怪状的兵器挥舞成一团乌光,所过之处鲜血飞溅身首俱裂,勇不可挡!

    天赐良机!

    刘三德扯着嗓子大叫:“败啦败啦!宗帅被杀死啦!大家赶紧逃命!”

    身边的同伴也跟着喊:“唐军有天神护体,大家快跑啊!”

    这伙人数量并不多,一边大喊一边转身就往山下跑。

    可是这么一喊,顿时引起了连锁效应!山越人本就疏于训练,根本没有军纪这么一说,冲锋陷阵都是凭着一腔血勇以及宗帅乌朵海的强大号召力,现在面临不可战胜的具装铁骑本就已经士气崩溃,再一听说乌朵海战死,顿时哗然,争先恐后的转身就跑!

    牵一发而动全身,整个战场都陷入混乱,往前冲的、向后跑的,相互冲击彼此阻挡,同伴践踏者不计取数!

    这等乱民一旦士气崩溃,溃散之势便不可阻挡,即便是李靖亲临白起复生,也无可挽回!

    山脚下的长孙冲看得目瞪口呆……

    刚刚还雄赳赳气昂昂争先恐后发起冲锋的山越人,怎地突然之间就兵败如山倒,犹如漫山遍野的羊群被虎狼追逐一般溃败奔逃?

    等到他看轻山坡上铁甲染红正对着溃逃的山越人衔尾追杀的具装铁骑之时,整个人仿佛被天雷劈中,满脸不可置信!这是具装铁骑啊,天无敌的重骑兵,房俊几时隐藏了这么一支奇兵?

    一向自诩聪明的长孙冲觉得自己的脑水不够用,既然有这么一支无敌的骑兵存在,何至于被围至今,差点全军覆没?难道是打定主意要等山越人集结起来,然后上演一次绝地打反击,将山越人彻底击溃?

    如果是这样,房俊的胆子可以说大的没边儿了,心思也实在太过深沉!这不仅仅是将山越人彻底葬送,也将各大世家给拖下水摁在烂泥里狠狠踩上几脚!

    太狠了……

    山上刚刚冲锋的山越人败退下来,高呼着乌朵海战死的话语,撒丫子四散奔逃,自长孙冲身边呼啸而过,钻入身后的树林里眨眼不见。唯有长孙冲立在原处,在溃逃的山越人当中宛如风中枯树,摇摇欲坠……

    “公子,怎么办?”身边的侍卫急了,抽刀砍翻几个慌不择路冲撞到近前的山越人,再这样下去,搞不好就得被吓破了胆丧失理智的山越人踩死。

    “怎么办?”长孙冲失神的呢喃一句,晃了晃脑袋打起精神,无奈道:“先撤退吧,来日再慢慢与房俊算账,这次算他运气好,下一次定然取其项上人头!”

    长孙冲心中愤恨,差一点就冒出一句“我还会来的”……想起种种布置处处联络布局到今日,却被不知何处冒出来的具装铁骑一举翻转,长孙冲就有一种吐血的冲动!

    难道真是时不我予?亦或是房俊洪福齐天?

    无论哪一个理由,长孙冲都绝对不想接受!但局势如此,想要转败为胜已是天方夜谭,只得在侍卫的护卫下,被山越乱民裹挟着撤入树林,以图后算。

    成功“策反”山越人的刘三德兴致勃勃,跟着一伙同伴大步奔逃,心想咱这也算“投名状”了吧?想来那位侯爷必然不吝于赏赐,金银美女……最重要的是能给一个汉人的身份!老子是汉人啊,谁特么愿意跟这么一群臭烘烘的蛮夷为伍?

    心里美滋滋的想着,眼角的余光倏地就瞥见了被几个侍卫护卫着的长孙冲,正退进树林里。

    那个汉人贵公子!

    就是这个家伙不断的怂恿宗帅宰杀房俊侯爷,若是自己能将此人捉拿献于房俊侯爷面前……刘三德吞了口唾沫,对身边的同伴耳语几句,一伙人悄然追着长孙冲的身影奔了过去……

    铁骑肆虐,横刀飞舞,鲜血成河,尸横遍野!

    具装铁骑的威力尽显,山越人毫无抵抗之能力,就如同面对凶猛虎狼的羊群,孱弱得只能任由宰割!

    但房俊只有一个感觉累!

    浑身铁甲带来无所不至的防护力的同时,也给人马的体力带来极大的负担!房俊只是不断的机械的挥舞横刀,劈砍,劈砍,劈砍……

    不知砍杀了多少人,上等的精钢打制的横刀崩了无数缺口,一条膀子几乎麻木无知觉,身下的战马亦是汗出如浆,硕大的鼻孔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人与马的体力都将到达极限!

    幸好山越人终于崩溃,漫山遍野的山越人四散奔逃,根本组织不起攻势,没头苍蝇一般乱窜,这让所有的骑兵都松了口气。

    拿刀子看人也会累啊!

    房俊正要将麾下聚拢起来,趁着最后的力气再发动一次冲锋,将山越人彻底击溃,刘仁轨策马来到房俊身边,一指左前方不远处:“侯爷,你看!”

    房俊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却是各大家族派来的死士战兵正阵型整齐的缓缓撤退。

    房俊掩护在面罩下的面容挤出一抹狞笑,横刀一指:“给我冲!”

    不是想要将我房俊留在此地么?那好,我就给你们一个惨痛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