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民如水,来势汹涌浪滔天地(下)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民如水,来势汹涌浪滔天地(下)

    独孤谋不能放任房俊以及这些百姓。

    若是任由这些遗体进入京兆府,在光天化日之下作为证物审理元家之案,那么元家的累世名声必将毁于一旦。而与元家同气连枝的关陇集团怎能坐视不管?

    元家败坏的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名声,更是天底下所有世家门阀的名声!

    关陇集团可以不管元家将会受到何等惩罚,但绝对不能让世家门阀的声誉受到玷污。

    元家倒了还有于家、长孙家、独孤家、侯莫陈家,但是世家门阀的名声臭了,那可就是灭顶之灾……

    房俊傲然立在独孤谋面前,成百上千的百姓肃立在他身后,还有越来越多的百姓默默的走上街道,一言不发的到队伍之中。人群越聚越大,越聚越多,漫天大雪之中,一股无形有质的气势在渐渐的凝聚!

    独孤谋脸上的苦笑渐渐收敛,代之而起的是严肃凝重的表情。

    他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自然知道当看似孱弱的百姓被煽动起来之后会爆发出怎样强大的力量,就像是大海里温柔的海水,一旦被风浪席卷,就会浪滔天地拍岸裂石!

    独孤谋在马上坐直身躯,手按刀柄,一双虎目凝视房俊,缓缓说道:“侯爷官京兆尹,执掌一方,本来行事作为非是末将可以置喙。但侯爷现如今一意孤行,那么末将也不得不提醒侯爷一句,自古以来的律法,就从来都允许民告官!元家世代簪缨满门煊赫,自家主以降高官无数,京兆府受理区区贱民状告元家一案,便是以民告官,此乃冒天下之大不韪也。”

    古代社会生产关系不可能允许有“民告官”的制度产生和形成。

    古代称诉讼为“狱讼”,“狱”指刑事,“讼”指民事,即所谓“争罪曰狱,争财曰讼”,无所谓行政诉讼制度。

    从战国时期封建制度确定后有代表性的魏国李悝的《法经》,到为了巩固封建阶级政权、镇压农民的反抗,秦王朝制定的比较完整的封建法典的《秦律》,从汉朝刘邦令何修制的《九章律》,到唐朝的《唐律》《贞观律》、明朝《大明律》、清朝的《大清律》,都充分体现了保护封建阶级利益的阶级实质。

    对人民集会结社、喧闹公堂以及有碍于封建统治的言行,都严加禁止,充分保护封建阶级对农民剥削和奴隶的特权,根本没有“民告官”的条律形成。

    民告官也不是不行,以民告官先定有罪,既是无论你状告者是否有罪、状告是否属实,民告官者首先就犯了罪,哪怕是最后官司赢了,亦要先执行这一条,脊杖五十,徙三千里!

    独孤谋想要用这一条律法来打击面前这些苦主原告的气势,五十脊杖就能要人命,哪怕留得一口气,流徙三千里又怎么可能活命?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房俊身后这些脸容悲戚愤怒的贱民们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恐惧惊慌,他们眼神坚定、身姿挺拔,纷纷对他怒目而视!

    房俊就在他的马头前,微微仰起头,与独孤谋对视,朗声说道:“何谓律法?朝廷制定律法的用意为何?从古至今,律法的唯一作用就是告诉我们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而不是你们这些世家贵族拿出来压迫百姓的借口!自古以来,历代朝廷都会根据当时的社会情形来制定律法,不知独孤将军可有发现,炮烙之刑不见了,五马分尸废弃了,古记载的车裂、宫刑、刖刑统统都不见了,可知这是为何?”

    独孤谋彻底懵圈,老子是个武将啊,字倒是识得几个,可是却没读过几本,谁知道这些刑罚为何废黜了?

    周围的百姓也都感兴趣起来。

    都是一群泥腿子、连名字都不会写的家伙,最最崇拜知识渊博的人物。这样的问题一听就蕴藏着极大的知识点,若非是饱读诗皓首穷经之辈,如何问得出,又如何答的出?

    能够聆听长安才子房俊当众提出这样的问题,那简直就是弘文馆、崇贤馆学子的待遇!

    房俊傲然续道:“这是因为历朝历代都越来越重视人口、越来越重视生命!生活不易,活下去更不易!天灾**、兵荒马乱、瘟疫疟疾、洪水猛兽……一个人想要从呱呱坠地顺利的长大成人,要历经多少磨难、要耗费家人的多少心血?而人口才是王朝之根基,故此几乎所有的盛世明君都会无比重视人口,重视生命!”

    房俊侃侃而谈,百姓听得如痴如醉。

    原来如此!

    怪不得那些传说当中的酷刑都渐渐的消失了,原来是因为帝王都越来越重视人口,不愿意肆意的将百姓屠杀。

    原来我们这些卑贱的蝼蚁一般的老百姓,然是整个诺大帝国的基石!

    虽然我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是觉得好有道理!

    最简单的来说,没有了我们这些泥腿子老百姓,你们这些贵族世家去压迫谁、去奴役谁、去收谁的税?没有了我们这些泥腿子老百姓去当兵打仗、种地纳粮,你们特么的给谁当贵族、给谁当世家?

    原来我们并不是一无是处啊!

    虽然我们卑微、虽然我们低贱,可我们是这个帝国最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原来我们竟然是如此的重要!

    一股前所未有的信心在百姓心中弥漫,使得他们的目光渐渐的亮起来,脊梁渐渐的挺起来!

    房俊高举手臂,大声疾呼道:“当今陛下励精图治、卧薪尝胆,为了大唐的繁荣昌盛殚心竭虑、废寝忘食,乃是千古以降从所谓有的明君,一手缔造了巍巍大唐帝国,一手缔造了煌煌贞观盛世!”

    大唐的百姓何曾听过这般热血激昂的演讲?

    纷纷血脉贲张的高举手臂,大呼道:“万岁!”

    “万岁!”

    “万岁!”

    几千百姓围聚在明德门的城楼下,振臂高呼,声势滔天!

    就连纷纷扬扬的大雪都被这股气势所摄,打着卷儿的在半空中废物盘旋,久久不敢落到地上。

    独孤谋面色凝重,心里犹豫着是否要采取强硬的手段将这些百姓驱散?

    房俊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可就是这样一位伟大的帝王,日理万机之余依旧要将天下死囚的判决权握在手上,就连吃饭、睡觉的时候都手持朱笔,深思熟虑每一个死囚是否当真罪无可恕、非死不可!本官一开始的时候并不明白这种行为,在一位至尊帝王的眼里,区区几个死囚的生命又算得了呢?边关一场大仗打完,阵亡的将士数以千计,何必去在乎每年那几十个斩首的死囚?后来本官才明白,陛下这是在用他的行动来表达对于人口、对于生命的尊重!陛下多付出一份精力,或许就能赦免一个不该死之人的死罪,为大唐保留下一条生命、一个劳力、一个兵卒!就在这里,就在长安城,就在天子脚下、京畿重地,却有那么一家禽兽丧尽天良、形同畜生,生生将八十一个如花似玉含苞待放的少女用最残酷的手段制作成人彘,充入墓穴之中陪葬!本官想要问问这家人,连陛下都在殚精竭虑的保存每一个大唐子民的生命,你们何以就敢如此肆无忌惮、泯灭人性的视人命如草芥,以活人殉葬?”

    他怒目圆瞪,声嘶力竭:“谁给你们的胆子?”

    明德门下,长街尽处,房俊紫袍玉带、振臂高呼、一身正气!

    随着他的这一声大吼,情绪已经完全被点燃的百姓用尽全身的力气放生大吼——

    “谁给你们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