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两百三十七章 怼皇帝!

第一千两百三十七章 怼皇帝!

    李二陛下看着长乐公主苍白憔悴的脸色,心中疼惜更甚,拍拍她的手安慰道:“放心便是,房俊那厮做官没几天,可其遭受的弹劾难道还少了?怕是别人当了一辈子官,也没有他这短短两年遭受的弹劾更多。况且那厮固然是个棒槌,但是做事亦非一味的强势胡来,他既然敢将东市大火置之不理,那就必然会有后手。就算没有后手,这区区的失职之罪又算得了什么?”

    长乐公主眨眨眼,莞尔一笑。

    官儿当到房俊这种人人喊打的程度,亦算是千古少有……

    她轻声道:“只是房俊此次为了救女儿身受箭疮,差一点便要丧命,便请父皇多多回护一二,算是还了他这份恩情。”

    李二陛下欣然点头。

    他最怕长乐公主与房俊之间发生点丧命不清不楚的暧昧,已经有一个晋阳公主对房俊表现出非同一般的亲近了,若是长乐公主亦如晋阳公主那般,李二陛下岂不是要气死?索性晋阳公主年龄幼小,即便是亲近得有些过分,也还是说得过去。

    长乐公主能够跟房俊划清界限,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不然李二陛下甚至怀疑自己会否拎着横刀将那个专门勾引自己女儿的王八蛋乱刀剁碎了喂狗……

    “父皇省的了,你安心便是。你也回去寝宫补一觉,瞧瞧你这脸色,父皇看着都心疼。”李二陛下安抚一句,又再三叮嘱,而后才起身向着殿外走去。

    “嗯,多谢父皇。”长乐公主温婉一笑,敛裾施礼。

    *****

    太极殿上,御史言官们各个磨拳擦掌,就等着待会儿皇帝上朝,便群起而弹劾房俊!那厮一次一次的面对弹劾终能安然无恙,无非便是倚仗陛下的袒护,屡屡化险为夷。

    这一次房俊玩忽职守证据确凿,面对东市大火视若无睹,就不信皇帝还能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再次袒护于他?

    不过这回御史言官们也都学精了,想要将房俊一杆子掀翻是不可能的任务,既有陛下的袒护其本身又的确有几分本事,长孙澹一案这么大的影响都能安然无恙的从刑部脱身,其运势可见一斑。

    既然不能将房俊一举打落尘埃,那边退而求其次,只要剥夺其京兆尹的官职亦可以接受。

    房俊这个棒槌对于关陇集团的威胁实在太大,这厮卯足了劲儿跟关陇集团对着干,破坏力十足……只要卸任京兆尹,那天下之大随便房俊去得,无人再去管他,哪怕就算是官升一级,世家门阀们觉得也不是不能忍受。

    只要从京兆尹的位置上滚蛋即可……

    刘洎站在御史言官的首位,顾盼自雄,意气风发!

    房俊的两首狱中题壁传遍关中,得到民众的推崇爱戴,而刘洎果断站到房俊一方成为维护正义、铁骨铮铮的天下第一御史!这一次投机成功使得刘洎名望大涨,在朝中的影响力更是倍增。

    但是以后他就会坚定的站在房俊一方吗?

    绝对不会!

    因为投机房俊可以获得巨大的政治利益,所以刘洎毫不犹豫的忽略掉他与房俊之间的仇怨。但是忽略并不等于消弭,仇怨依旧存在,现在利益到手,若是有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他自然不会保留半分力气……

    昨天深夜自刑部大堂返回家中,便有人上门,细说今日弹劾房俊之事,刘洎当即表示赞同。

    只追究房俊失职之罪,将其调离京兆尹的位置,而不是一棒子将房俊打翻在地,这便是刘洎的主张。

    刘洎将目光看向不远处的杜楚客。

    房俊前去终南山追捕长孙冲未果,现在依旧未曾回京,看来今日代替京兆府参加朝会的便是这位在房俊入狱期间代理京兆府事务的杜楚客了。

    只是不知一会儿弹劾房俊的风潮骤起,杜楚客要如何应对?

    殿上大臣云集,各自酝酿着自己的谋算……

    殿后侧门开启,几个内侍簇拥着一身明黄色团龙袍头戴冕旒的李二陛下走进大殿。

    李二陛下径自到得御案之后落座,殿下群臣躬身施礼,而后便在各自的茵褥之上跪坐……

    李二陛下抬起眉毛,目光透过面前的冕旒上垂下来的五彩缫绳扫视着殿内群臣,沉声问道:“今日大朝,诸位爱卿可有何事启奏?”

    话音刚落,刘洎便起身到殿中躬身施礼,手持芴板,道:“微臣有事启奏。”

    众位大臣纷纷惊异,暗讨这刘洎当真是无畏的战士,几身为治书侍御史执掌御史台,手底下冲锋陷阵的御史言官无数,何以竟要急吼吼的头一个站出来?

    有些沉不住气了……

    李二陛下面无表情,看着殿上的刘洎,缓缓说道:“爱卿有何事,即刻道来。”

    “喏!”

    刘洎清了清嗓,说道:“微臣弹劾京兆尹房俊!房俊虽然自刑部释放,然其所涉及长孙澹一案并未结案,三法司亦未宣判其无罪,故此,实乃是因为形势特殊方才特事特办。然而,房俊虽然官复原职,却不顾京师安危只知营救长乐公主,而将东市大火置若罔闻,任其燃烧彻夜,焚毁货殖、屋宇无数,整个京城都在大火威胁之中。营救长乐公主固然重要,但是孟子有云: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君上亦不比民夫贵重,何况一公主乎?房俊此举,明显是为了讨好陛下,却将京师百姓弃之不顾,此等阿谀奉承、寡廉鲜耻之徒,何以担任一方牧守、看顾百姓?微臣斗胆,恳请陛下以及诸位宰辅,免去房俊京兆尹一职,令任他用!”

    大臣们都吓了一跳!

    这个刘洎也太猛了吧?

    你弹劾房俊就弹劾呗,骂两声也没啥,可是你居然当着陛下的面说房俊营救长乐公主乃是阿谀奉承、寡廉鲜耻?

    御史言官们则各个神情亢奋,斗志昂扬!

    就是这样!

    不愧是吾等的头领,单单参房俊一本算什么本事?

    就是要连带着皇帝一起骂,那才是大气魄!

    天下人皆畏惧于无上之皇权,唯有吾等披肝沥胆、坚贞不屈,为了维护世间正义哪怕是斧钺加身、丢官罢职亦在所不惜!也只有吾等,方能在混沌一片的朝堂之上持身守正、弘扬正义!

    皇权不是至高无上吗?

    那咱们就怼皇帝!

    李二陛下鼻子都差点气歪了……

    本来正琢磨着如何替房俊开解几句,反正朝堂之上跟房俊关系愿意为房俊说话的都是诸如程咬金尉迟恭等武将,这些夯货打架一个顶俩,但是论起嘴皮子却实在不成。

    可是这个刘洎怎么回事?

    居然将矛头直接对准朕了……

    就算李二陛下曾说过“民为水,君为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种话语,但也只是意识到百姓的力量一旦被逼迫着爆发出来足以如同毁天灭地的洪水,可是骨子里头李二陛下可不会认为老百姓的命比自己的金贵……

    怎么着,房俊去救朕的女儿,就是阿谀奉承,就是寡廉鲜耻,你特么当朕是什么东西?

    李二陛下双眼冒火,直勾勾的瞪着刘洎,一口牙都差点咬碎了,恨不得现在就扑下去将刘洎生吞活剥!

    你眼里还有没有朕?

    岑文本心说这刘洎就是条疯狗,逮谁咬谁……

    他站出来说道:“刘御史此言差矣,京兆府之职责虽然是负责京师事务,但是诺大的京师事务繁冗,京兆府从中取舍先后,亦是难免。此间便有一直代理京兆府事务的官员在场,何不听听京兆府的解释,再行论断?”